【聚焦】中共的文化霸凌正在摧毀香港

翻譯:大海無量

校對/譯評:文泓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墨爾本雅典娜農場設計組(精靈藍)

譯評:

近期沉寂已久的香港明星們開始爭相露臉,劉德華、容祖儿、陳奕迅等一干明星舉牌力挺帶血的“新疆棉”,回應全世界制裁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與此同時,昔日繁花似錦、百家爭鳴的香港文化圈,在《香港國安法》的重壓之下,在中共預設的諸多愛國條款限定之下,香港文化人一言一行都需要“自我監督”,整個香港文化圈已是噤若寒蟬、萬馬齊喑。香港真的已經淪為了中共國內地一個普通的沿海城市。

中共的文化霸凌真的可以摧毀香港這座不屈的城市嗎?回望2019至2020年間香港“反送中”運動,香港社會各界不屈不撓堅持抗爭,“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追求民主自由的香港普通民眾發自肺腑的聲音震撼了全世界,兩百多萬市民參加的大規模和平示威遊行,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蹟,自此香港已成為中國人心目中的聖城。迫於中共的淫威,香港同胞遠遁英倫三島以及世界各地,影帝黃秋生先生已遷居台灣,但是歌手何韻詩和影星杜汶澤繼續留在香港堅持,香港還有很多不畏中共打壓的香港藝人。

古羅馬哲學家西塞羅對文化的定義是“靈魂的培育”。香港民眾受過良好的教育,具有堅定的信仰,中共的文化霸凌與香港各界民心相背,只能粉飾太平一時。相信不遠的將來,爆料革命會在全世界開花結果,將中共的各種黑暗行徑暴露於世,全世界聯合滅共的大潮必定勢不可擋,而香港這座聖城也必將重回自由和民主的懷抱。

譯文:

中共為了把香港改造成一個符合自己心意的城市,建立了一個新的安全機構和法院體系,以執行新的國家安全法律(《香港國安法》)。中共當局強迫香港公務員宣誓效忠。他們正在徹底重建本地教育系統,用以剔除西方啟發性的“通識教育”,塑造年輕人熱愛中共國的思想。他們還重建了選舉制度,以便瓦解民主反對派,並確保未來香港所有地方立法機構候選人都具有愛國主義思想並得到北京的認可。

但也許這裡面最隱蔽的是對文化和媒體的打壓,這種企圖似乎旨在壓制不同的觀點,控制人們的所見、所讀和所聞。參考一下最近數不勝數的一些案例:

香港影評人協會被迫取消了原定在上個月放映的一部獲獎紀錄片《紅磚牆內》的計劃,該片講述了2019年11月發生在香港理工大學的警方與抗議者的暴力對峙事件。親北京的媒體曾警告說,這部匿名拍攝的影片煽動了對警方和中共國的仇恨,放映這部影片可能違反《香港安全法》。

香港浸會大學在3月下旬宣布取消了世界新聞攝影社安排已久的校園展覽,因為展覽的157幅照片中有5幅是2019年香港抗議活動的場景。一個不知名的親共網站警告說,該展覽在煽動仇恨,美化抗議者。(該展覽後來在一棟寫字樓裡找到了一個私人空間,並向大量市民展出。)

香港立法委員會的親中成員警告香港藝術發展局,不要向任何主張獨立或推翻政府的藝術家提供資助;另一家親中的報紙指責藝術發展局向支持2019年反送中抗議活動的被稱為“黃色電影圈”的製作人提供了資金,包括《紅磚牆內》的發行商。

由公共資助的獨立廣播公司香港電台,最近由一位非新聞專業的老公務員擔任負責人,他取消了幾個自認為不合適的節目。香港電台的新老闆們最近還要求兩個新聞獎比賽——人權新聞獎和亞洲出版商協會獎——撤回所有參賽作品,這兩個組織在最後一刻都拒絕了這一不同尋常的要求。

香港備受矚目的新M+博物館,原計劃於今年晚些時候開館,也同樣受到了審查制度的影響。幾位親北京的人士警告說,該博物館展示一張中國異見藝術家艾未未的照片,可能是在“散佈對國家的仇恨”,並且違反了國家安全法。引起他們憤怒的展覽顯示,艾未未在天安門廣場豎起中指,這是藝術家名為“視角研究”系列作品的其中一張。親中共國的人士已經警告新博物館,他們將對其政治敏感的作品進行審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說,她的政府會“全面戒備”,確保香港的博物館不會展出令人反感的作品。

對於許多普通香港人來說,中共對這個城市文化霸凌最明顯的例子是,在美國舉行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將不會在這裡直播,這是50多年來的第一次。北京反對將有關2019年抗議運動的短紀錄片《不割席》列入提名名單。中共國崇尚戰狼外交的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指責這部挪威裔美國人的紀錄片,並引用中共國電影觀察家的話說,“它缺乏藝術性,充滿了偏頗的政治立場”。【備註:這部由導演安德斯·哈默拍攝的短紀錄片,記錄了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的許多重大事件,包括港警對香港中文大學的圍攻和對香港理工大學的圍攻,還記錄了2020年抗議活動和港警鎮壓,以及香港國家安全法的通過。】

北京的統治者還抵制出生於中國的電影人趙婷,她導演的電影《無依之地》獲得了多個獎項的提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和最佳女主角。抵制原因是在2013年的一次採訪中,趙婷稱中共國是“一個充斥了謊言的地方”,導致目前在中國大陸所有關於她和《無依之地》的內容都被審查。

在中共國大陸,以上這種對待文化和媒體內容審查的做法是順理成章的,因為中共長期以來一直想(按照自己的願望)書寫自己的歷史,控制公民的一切所讀、所聽和所想。在這個國家,一部關於小熊維尼的電影都被禁,因為網上活動人士將這只深受喜愛的卡通熊比作體態臃腫的習近平主席。一部描寫美國軍事優勢的電影,比如《菲利普斯船長》(Captain Phillips),在(發行方)還沒有提出改編上線來安撫中共國的情緒之前就被下架了,目前已被禁止在中國銀幕上放映。描寫同性戀主題或鬼故事的電影,經常被中共國的電影審查員拒絕,比如《捉鬼敢死隊》。

相比之下,香港一直是言論自由的堡壘。

例如,文化大革命在大陸很大程度上是一個禁忌話題,但在香港,關於中國那段混亂和暴力的討論卻很普遍;雖然中共當局試圖抹去1989年人民解放軍部隊在天安門廣場屠殺民主學生的記憶,但在香港,六四紀念日定期舉行燭光守夜活動,(每年)吸引數千或數万人到該市的一個海濱公園,直到去年因中共病毒疫情限製而取消。

在中共國被禁的書籍,包括那些批評國家領導人的書籍,過去在香港的書店裡很容易買到。在中共國被禁的電影在香港總能找到願意放映的場所和熱心的觀眾。記者、學者和人權活動家被拒發訪問中國大陸的簽證,但他們總能在香港工作,或進行短期旅行。

但現在已回不到從前了。現在的香港,似乎比以前的大陸更像大陸。

也許最險惡的是,各種新的文化霸凌並不是由國家安全官員或警察下令的。更多的情況就像浸會大學撤消攝影展和關於抗議活動的電影被取消一樣——都是機構和個人選擇了自我審查,往往是為了避免成為一些北京控制的媒體或親中共國的地方政客攻擊的目標,​​他們以此來表明(自己)對祖國的效忠。

香港現在已經進入了一個難以辨認的“新”時代。中共製造的文化霸凌,現在讓這裡的許多人不害怕午夜被安全警察敲門,卻更害怕在網上被網絡巨魔攻擊,或被中共控制的媒體網站單獨挑戰。

因此,香港人現在是(被迫)“自我監督”。正因如此,才彰顯新的《香港國安法》多麼殘酷而有效。

原文鏈接:

Beijing’s cancel culture is crushing Hong Kong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4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