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養老保險與養老模式未來發展

  • 作者:土飯團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4月8日電/西喜社——

在全球正義力量圍剿中共的當下,其滅亡勢不可擋。未來在新中國聯邦的監督下,法治的基礎上重新建立關乎民生的養老體系,解決當前社會上許多老人老無所養的問題,是要事之一。在養老問題中,養老保險和養老模式是重中之重,關系到老人的錢袋子和生活質量。我對這兩方面的未來發展,闡述一下個人的觀點和設想。

養老保險

談養老保險發展前,首先看一下中國養老保險問題產生的緣由。現今世界上流行的養老保險制度稱為養老三支柱模式。法律強制的基本養老保險、企業年金、商業養老保險。目前中國後兩者占比很小,僅依靠基本養老保險在支撐。

當前中國基本養老保險連年的虧空,財政補貼大幅的增長,第二次嬰兒潮出生人口即將逐步退休,出生率持續降低,新生人口斷檔。而基本養老保險模式屬於待遇確定型模式(Defined Benefit,簡稱DB),一種現收現付制,同時期工作的年輕人繳費養老人。這種模式能否持續關鍵取決於人口結構,中國人口結構目前處於倒金字塔形,一個年輕人養幾個老人,此模式無以為繼。其根本原因在於中共當初慘絕人寰的計劃生育政策以及數十年來掠奪了大部分本該屬於老百姓的利益。人民口袋裏沒有錢,負擔不了各類生活開支,更不會有生育意願,新生人口數量下降,未來繳金人數也就更少,惡性循環。

再說企業年金,由於中共統治下的市場環境惡劣,目前參與企業年金的基本都是大型央企、國企,截至2020年底參與人數才2700多萬人,普通民營企業本已被橫征暴斂,生存艱難,再加入企業年金不切實際。而根據私人意願自主投資類的商業養老保險更是剛起步,便出現養老機構、養老產品頻頻爆雷,沒有規範監管的情況下,老有所養只會變成老無可養。

在消滅中共之後,養老保險發展情況就會變得完全不同。首先肯定會在法治的基礎上建立新的政治體系和稅收制度。當前兩者高效、透明、規範化和標準化以後,原來那些令老百姓深惡痛絕的三公消費、公共安全支出(維穩經費)、隱形稅、重復征稅、地方稅務的各種“人治稅”等不合理稅收,都會降到最低或不復存在。老百姓的收入便會大幅提高,工資增長落後於GDP增長,居民收入占GDP比重連年下降的情況必然反轉,出生率自然會有一定比例的回升,基本養老保險的壓力也會相應減小。

在法治環境下,企業年金同樣也能夠順利發展。面對現在已經存在的低出生率和老齡化問題,借鑒國際流行的繳費確定型模式(Defined Contribution,簡稱DC)是必然選擇,DC模式以個人繳費為主,不依賴於人口,在一個真正的市場經濟的環境,高效的金融監管機制下,大幅降低企業經營成本,企業之間有公平競爭機制,DC模式才能夠實現。員工工資固定比例和企業補貼存入年金賬戶,繳費比例可以在法律規定範圍內自由設定,存入該賬戶錢可以給予稅收遞延或免稅,使企業和員工雙方得利。公司年金賬戶可進行股市、國債、基金等多種投資組合,達到保值增值的目的。

對於商業養老保險,屬於全體公民自願參與。政府所需要做的是政策支持和市場高效監管,例如像美國允許個人開設各類個人退休賬戶(IRA),有存錢可延稅,也有投資收益免稅。另外,相對於較為刻板的社保,個性化需求定制的商業養老保險也會受很多人的青睞,如不同年限的商保產品、儲蓄和投資結合的產品、各種意外險、重疾險。這時市場監管就顯得格外重要。

企業年金和商業養老保險的發展步入正軌後,這兩支柱的崛起會優化整體結構,降低基本養老保險的負擔。養老三支柱可以分散風險,穩步運行發展。

經歷過漫長的農耕社會,中華民族註重家庭文化觀念。把贍養老人作為法律義務是可行的,世界銀行曾提出過類似概念,這也是體現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具體形式,可以成為中國養老第四大支柱。例如可以規定,子女收入按比例用作贍養費的支付。贍養費設上下限,稅率分為多個級數,結合個人所得稅,個人實際收入情況,實行累退稅或者直接免稅,鼓勵多支付。對於贍養老人總費用超過收入一定比例的個人或家庭應獲得稅收的減免。設立相應機構或組織監督子女贍養老人情況,不達標的可以扣除信用分數,或者進行罰款,罰款用於老人贍養或補充基本養老基金。

從全球來看,養老保險制度實施較成功的國家有兩點關鍵因素。激勵個人或員工增加長期養老保險資金的稅收優惠政策,以及完善的金融資本市場監管。調動老百姓參與養老保險儲蓄的熱情,使得參與其中的個人或機構投資與資本市場(股票、債券等)的健康發展形成正循環,是養老保險長期穩定發展的根本原因。

養老模式

按照目前中國人口老齡化的趨勢,未來養老產業的大規模發展是必然趨勢。居家養老、社區養老、機構養老是目前主流的三種模式。

居家養老顧名思義自己在家養老,親人照顧或自理生活,對於家庭觀念重的國人來說,目前居家養老是大部分老人的選擇。社區養老是在居家養老基礎上,由社區相關組織上門服務或托老工作。機構養老俗稱養老院,在中共多年的倒行逆施下,現在許多老人包括我的祖輩,對養老院這三個字可以說是談虎色變。養老院和沒人管、虐待、等死這些詞幾乎可以劃等號。

未來在法治的基礎上,重視養老產業,先有宏觀規劃,後在中觀微觀配套下,這三種養老模式會有更多的資源和功能加入,模式之間會有更多的連接和整合,建立統一養老服務平臺,用大數據分配與整合資源,彌補各自的缺點。

例如對於居家養老的老人,小區物業可以發展養老服務,物業對於周邊地緣和業主都有比較多的了解,方便給老人提供衣、食、行、家政、心理咨詢等各類服務。居家老人最令人擔憂的就是安全性問題,物業設立緊急呼救類的養老服務就能夠在老人發生意外時第一時間進行援助。

對於生活品質有更高要求的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貸款是一個可行的選項。顧名思義,房屋產權人把房屋抵押給銀行,保險公司,經過評估後,按月或年支付給借款人,直到去世。額外的固定收入可以用於消費,旅遊,或者對房屋重新裝修,有一個更好的居家養老環境。中共也有借鑒國外這一模式,稱為“以房養老”,但是在中共的體制下缺乏監管,反倒變成了老人的災難。

社區可以以街道為單位,依據大數據的分析,建立多個養老公寓,集餐飲、醫療健康服務、文娛、社交為一體。可以進行日托、短期、長期居住,或者康復治療和修養。老年人通常不喜歡離家太遠,脫離自己熟悉的環境,加上每個居家老人的個體差異,以社區為中心建設養老公寓很有必要,有效彌補居家養老的弊端。

社會誌願者“時間儲蓄”也是一個很好的輔助模式。年輕人通過照顧老人,年老以後,可根據儲蓄的時間接受年輕人服務的一種社會長效激勵機制。給予居家養老和社區養老的老人很好的輔助。現在難以操作的原因就是缺乏一個科學合理的認證標準。解決方法也不難,例如為老人買菜、陪伴聊天、照顧生病老人。對不同強度的服務加權,強度高的服務獲得更多的時間儲蓄,可以有效推進這個模式的發展。

對於疾病或各種原因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專業護理的老人,養老院必不可少。

目前的養老院除了照顧不周、虐待老人的現象,還有一個關鍵問題,養老院醫療資源匱乏。在養老生活中,高齡老人或多或少會需要一段時間的專業醫療護理。相信很多家庭都遇到過,老人送去了養老院,患了病有住院需求,只能排隊等號住醫院病房,因為只有醫院擁有完善配套的醫療資源,並且醫保規定15天還得轉院,耗時耗力,勞民傷財。

中共也曾提出過“醫養結合”,結果無需多言。首先要從整個養老產業的特點來看這個問題。養老產業是一個微利型的產業,這是市場共識。拿養老院來說,前期投資大,投資回收周期長,普遍需要政府財政支持。但在中共的體制下,民營資本不管是在融資、財政補貼、土地、醫療資源等方面都得不到政府支持,無法公平參與競爭,本就是微利型的養老產業自然得不到發展。

另一面中共的公辦機構又不作為,就像“醫養結合”,政策永遠只停留在口頭和紙上,不去執行落實。都知道養老機構的利潤微薄,公立醫療機構會有興趣進入麽。

未來的養老產業應由政府主導,財政支持,加上市場化運營,在養老院配置相關醫療資源,或者建立對口養老院的醫療中心,只對退休老人進行醫療服務。包括社區建立的養老公寓也應有一定規模的醫療資源,特別是老年常見慢性疾病藥物的配備,這些措施可以分級診療,省去老人及其家屬許多時間精力。對於居家老人進行專業上門護理和保健服務,治療小病或慢性病。有過照顧老人經驗的都知道,高齡老人一旦意外摔倒骨折,或者突發疾病,經歷一段臥床康復期後,身體和精神狀況會大不如前,影響生活質量和壽命。所以有一個健全的養老體系可以最大程度的對其進行預防和妥善照顧。

以各種養老方式讓老人獲得周全的照顧,安享晚年。需要長期臥床(中風癱瘓,阿爾茲海默病等)的老人需到擁有專業醫療資源的養老機構長期看護,子女更多的應該是精神上的陪伴與財務上的贍養,這是一個合格的政府對每一個納稅人應盡的義務。我相信鏟除中共後,有新中國聯邦的引領,在法治的基礎上,建立優良的養老體系,基於中華民族的勤勞儉樸、註重親情的文化傳統,這一天並不會久遠。

編輯:Victor Torres 螞蟻兄弟;校對:阿伯塔 ;組稿:神奇四俠;發稿:信心的選擇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