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要等每日重要信息0409-中共病毒真相(思緒漣漪))

康州盤古農場 & 喜聯盟GNEWS編輯部 聯合項目

作者:康州盤古農場 喜馬拉雅的文雅

圖片來源:康州盤古農場 霹靂年

勞倫斯-塞林博士的聲音

4月8日勞倫斯-塞林博士繼續煽動中共病毒真相的翅膀,進一步抽取病毒來源線索,配合英雄天使科學家閆博士提出的超限生物武器論和爆料革命對中共病毒的定義,在推特發文宣傳:

“在武漢#COVID19感染高峰期,武昌區密度最高&其最高密度出現在武漢大學P-3動物實驗室、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和解放軍軍區醫院等區域。

“#中共病毒 #超限生物武器 #中共病毒大流行來源 #冠狀病毒”

塞林博士夜以繼日、按部就班地發表病毒真相的線索,4月9日淩晨發推如下:

“解放軍中部戰區司令部總醫院是解放軍廣州軍區總醫院在地圖上標出的新名稱,在#中共病毒大流行 的起源上與武漢大學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延伸的軍事院校有關聯。

“#中共病毒 #超限生物武器”

“武漢多重機構(也是中南醫院)在#中共病毒大流行 的實驗室來源中所扮演的角色,包含在一個秘密的與軍事有關的病毒類粒子疫苗項目中,這也是中共在納米技術上稱霸全球的目標之一。

“#中共病毒 #超限生物武器 #中共病毒大流行來源”

“據了解,中國人民解放軍與大學和私營公司一起參與了減弱病毒(如輪狀病毒)疫苗的人群測試,這種疫苗可以自發恢復到致病狀態。”

“圖片信息:美國印太總司令部解釋:根據中共的法律,中共國軍民融合項目要求,任何組織和個人必須在生物和醫療領域為中共的統治體制貢獻信息和幫助

“中共病毒大流行釋放假定:

  1. 從基因改造的冠狀病毒直接釋放
  2. 減弱病毒的冠狀病毒疫苗形成發病狀態
  3. 來自失敗的抗擊病毒的疫苗

“#中共病毒 #超限生物武器 #中共病毒大流行來源 #冠狀病毒”

郵件中的情報

4月7日《美國知情權》刊登文章《中共國關聯期刊編輯求助反駁Covid-19實驗室起源假說》。作者:Sainath Suryanarayanan 。點擊查看原文

文章稱美國知情權組織獲得的電子郵件顯示,《新興微生物與感染》(EMI)駁斥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來自實驗室。該雜誌的編輯工作由中共國的上海尚藝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音譯,Shangyixun Cultural Communication Co.)負責,並與總部位於英國的出版商Taylor & Francis合作。該雜誌的幾位編輯和董事會成員都在中共國,其中包括一些隸屬於中國政府的成員。EMI董事會成員復旦大學醫學院的蔣世波(音譯)和中山大學的舒躍龍(音譯)是尋求改變新冠狀病毒名稱以拉開與中共國距離的中國科學家之一;董小平(音譯)是中共國疾病控制中心的政府官員,他是2020年2月與世界衛生組織聯合考察團闡明SARS-CoV-2起源的中方二號專家。

馬薩諸塞大學醫學院的主編陸珊為EMI雜誌征集了由美國病毒學家撰寫的評論,題為 “沒有可信的證據支持SARS-CoV-2實驗室工程的說法”,於2020年2月發表。這與27位科學家在不同期刊上發表的科學報告和聲明大約在同一時間發表,這些報告和聲明都斷言新的冠狀病毒有自然來源。

這篇評論用科學勢力加強了中共病毒自然起源確定性的表述,在中共國武漢首次報道疫情的幾周後就發表出來。EMI在提交評論後12小時內就被予以發表,這表明一個科學刊物為了表達政治觀點而進行了膚淺的同行評審程序。

這篇評論的作者包括病毒學家劉善璐(音譯)和俄亥俄州立大學的賽夫(Linda Saif)、賓夕法尼亞大學的魏斯(Susan Weiss)以及當時隸屬於北卡羅來納大學的蘇立山(音譯)。作者在文章中反對SARS-CoV-2來源於實驗室泄露的可能性,這一可能性是基於一種落戶在中共國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內、名為RaTG13的蝙蝠冠狀病毒。

文章稱,在2020年2月11日的一封郵件中,劉善璐(音譯)邀請賽夫作為 “幾乎完成 “的草稿的共同作者,“就一些謠言,對2019-新型罐裝病毒或SARSCoV-2的可能來源發表評論”。劉在郵件中表示,他是應EMI主編的邀請,與蘇立山(音譯)一起寫了這篇評論。賽夫同意加入。2月12日,劉還邀請魏斯教授也作為共同作者,她也立即同意。

賽夫曾在《柳葉刀》上發表聲明,他是簽署人之一。該聲明是由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彼得-達斯紮克(Peter Daszak.)策劃的。 生態健康聯盟是一個非營利組織,曾獲得美國納稅人數百萬美元的資助,用於對病毒進行基因改造,包括與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科學家合作。

2020年2月,EMI又發表了兩篇評論,均對中共國政府在SARS-CoV-2起源問題上的立場表示支持。

  • 2月4日,一篇題為 “HIV-1沒有對2019-nCoV基因組做出貢獻 “的評論,作者是美國的中國科學家,隸屬於中國的大學;
  • 2月28日,中國科學院上海的科學家發表了一篇題為“SARS-CoV-2是否源於實驗室”的評論,作者是中國科學院上海的科學家。

一些科學家認為,撰寫EMI評論的專家們並沒有考慮到WIV中存放著未發表的與SARS相關的蝙蝠冠狀病毒,這些病毒可能成為SARS-CoV-2的實驗室起源模板。

文章稱,迄今為止,關於該病毒起源問題的爭論仍未結束,調查自然以及實驗室起源情況的呼聲越來越高。

斯坦福大學教授David Relman在PNAS的一篇文章中寫道,反對刻意人工合成理論的論點 “沒有承認已經發現了兩個或更多尚未披露的祖先(比RaTG13和RmYN02更接近的祖先)早已在實驗室進行研究,例如,一個具有SARS-CoV-2主幹和穗蛋白受體結合域,另一個具有SARS-CoV-2多基弗林酶切位點。這本來是一個合乎邏輯的下一步,想知道重組病毒的特性,然後在實驗室裏創造它。”

了解更多信息:

  • 美國知情權組織通過公共記錄申請獲得的俄亥俄州立大學教授琳達-賽夫(Linda Saif)的郵件,可以在這裏找到。賽夫電子郵件第1批:俄亥俄州立大學(303頁)。
  • 美國知情權組織正在為公共記錄要求公布我們為生物危害調查而提出的文件。請看:關於SARS-CoV-2的起源,功能增益研究的危害和生物安全實驗室的FOI文件
  • 關於美國知情權對SARS-CoV-2起源調查的背景頁。

閱讀清單

4月7日《美國知情權》發布文章:“生物危害新聞追蹤:關於SARS-CoV-2起源、生物實驗室和功能增強研究的最佳文章”。作者:Sainath Suryanarayanan。

文章列出一份長長的閱讀清單,內容涉及SARS-CoV-2的起源、生物安全和生物戰實驗室的事故和泄漏、以及功能增益(GOF)研究的健康風險,GOF研究的目的是增加潛在大流行病原體的宿主範圍、傳播性、傳染性或致病性。文章稱,美國知情權組織正在對這些課題進行研究,並將研究結果發布在生物危害博客上。

中共病毒真相在爆料革命和英雄科學家天使閆博士的推動下,正在美國軍方、醫療、科技、情報、學術等多領域多緯度多角度、抽絲剝繭地被展現和揭露。塞林博士推文的分析思路、美國這個文明體系的“做事風格”、應對勁敵的戰略戰術,躍然紙上。塞林博士的推文體現出美國軍方明確解讀中國人被中共利用、成為中共獨裁體制下“軍民融合”的犧牲品,為未來美國官方、輿論界區分對待中國人和中共奠定基調。當然這一切源於郭先生從2017年發起爆料革命之初就從未停止的呼聲和智慧。凡此種種讓筆者情不自禁心起漣漪,雖然深知激動人心的時刻尚未來到……好戲還在後頭!

文章觀點部分僅代表作者本人。

(本項目持續更新)

《美國政要等每日重要信息》誠邀美東時段、亞洲時段的戰友加入,及時更新,歡迎和Discord 喜馬拉雅的文雅#9554, 喜聯盟GNEWS編輯部管理協調組聯系。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馬拉雅的文雅 Wenya Himalaya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爆料革命让我用它找到了光明和自由。The night gave me dark eyes, and 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find me the brightness and freedom. 欢迎深入探讨[email protected] 4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