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1年3月30日文貴先生直播視頻

1
餵餵,餵餵餵,中不中?中不中?中不中?Mongolia,但這不是Mongolia啊,這可不是Mongolia,(郭先生鏡頭前展示身上的長袍)大家看看,長袍長袍,長袍啊,典型的。相當的不孬啊,咱今天本來是沒有直播的,沒直播的。本來是沒有直播的兄弟姐妹們,因為我今天早上是8:40和日本一個基金開會,然後突然這基金發通知說這會開不了了郭先生,我們公司可能要宣布破產了,我說哇塞這啥情況,哎呀,他說要宣布破產了,現在大家都是趕快緊急開會,大概過個一兩周我估計這個新聞會出來,這很嚇人、很嚇人、很嚇人。

這麽大的基金要破產,現在市場還不知道呢。如果金融市場知道了首先科技股得暴跌,科技股肯定暴跌啊,然後我覺得要形成雪崩效應的話,共產黨的所謂中概股那會造成重創!重創、重創、重創!嚇死人了,說實在話我在幾個小時以前我都不相信這家基金會垮,因為它的資產還是很好的、很優良的,但是這幫小子絕對有事兒瞞著我,它這回所有的這次它要破產,我不能說這家公司,你們絕對猜不到、絕對猜不到,它絕對是跟共產黨的國有企業有關系,這就是現在的整個情況。嗯,這個金融市場要出大事兒啊,要出大事兒啊。

2
行了,前奏剛才是。兄弟姐妹們好今天是3月30號2021年,大家如果能記得2020年的3月30號在幹啥了嗎?咱記得吧兄弟姐妹們,有誰記得在這兒說說。

(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我看誰說的,野村證券,七哥,這麥穗扣的衣服漂亮,醬香小螞蟻啊,醬香小螞蟻,絕對不是一般人,不是一般人吶,你不是一般人]這個衣服啊,很 ,中國人一般不敢穿這種藍色,中國人因為穿不起來,這個絲是高絲,咱們這個醬香小螞蟻為啥我說你厲害呢,麥穗扣衣服呢,這個衣服就是最值錢的還真不是這個料子是真這個扣子,這扣子是金絲編的麥穗扣,然後是現在咱們信仰之星,這邊這邊,哈,摸錯了,七哥的手摸這地方老是摸錯地方,摸不對地方。

信仰之星非常的舒服,裏面還有一個這樣一個Cashmere的襯,你看看,非常的舒服,但是很少中國人,今天早上剛才我第一次穿嘛,你七嫂說哎呀這不好看,我看看她沒吱聲,你說今天你嫂子穿了一套衣服超級漂亮,那個叫做絲合Cashmere的,你嫂子穿的,她很少穿皮鞋,今天穿一皮靴,哇撒,蹬上一皮靴老酷了。然後我說你穿挺好看,咱也沒法和她吵架呀,你跟人家吵架、你跟家裏大領導吵架你有好日子過嗎?是吧,沒好日子過。

但是她不知道哦,因為很多中國人啊他不敢穿這個藍,這個藍它是有獨到的特色,非常非常的漂亮,就這種,你看你看,你看你看,是吧,就是舒服,按山東話說這叫熨帖、很熨帖,吃好了叫吃的很熨帖,穿的很熨帖、很舒服。我們山東老家舒服叫熨帖,很熨帖。咱們真是醬香小螞蟻高啊,這戰友一眼就看出來哪值錢。

3
(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G-TV測試版2020年3月30號上線的,虎嘯東方,中,中中中中,虎嘯東方,虎嘯東方,相當的厲害啊,雄鷹翺翔,七哥好,念念我,謝謝七哥。現代化的傳統服裝,Miles ,Miles Guo is hero ,Kottens。我可不是什麽hero,啥hero都是騙人的。叫文駿,文駿啊。城外民夫戰友,文駿,文友,七哥念念我。沒問題。沈默不是金,拳打趙家人,買暴G-coin,七哥念念我,小豬胖胖681,然後韓國姐姐,BBQ and韓國姐姐。這是老戰友了。兩只小兔子 小餃子戰友,ANT。這我知道,我是小螞蟻,很好。蔡桃惠,我來了,七哥,我來了我來了。七哥的眼鏡帥有型,顏色和國旗一樣]。

還真跟國旗不一樣,看這顏色和咱這國旗還是不一樣。中國人不太敢穿藍色,不太敢穿藍色。但是我們的路波切不是在直播中講了嗎?是不是?未來就在天空中。就是我們的新中國聯邦旗子信仰之星49個星叫天空。還有一個就是藍色天空藍,但是這個藍的是咱們G-Fashion的。

4
這是你看看啊,王雁平是昨天剛從洛杉磯回來,過去兩到三周吧是兩周是三周我忘了啊,一直在洛杉磯,帶著所有的投資機構的律師還有會計師到洛杉磯去。在洛杉磯這幫傻貨,你說這G-Fashion有多傻,她跟人說“一個月多少錢成本”?他們說”哎呦七十多萬吧”。然後她說“再算算”,“一百多萬” ,他都不知道一個月多少成本。最後人說“你算算,把你這個財務賬給你算算”。一加一個月200萬美元。就洛杉磯就200萬美元,戰友們你想想咱那個網站上才掛了多少件衣服啊?掛了多少件衣服?然後他們跟我算“郭先生你在直播中說設計費是銷售額的五倍”。他說你錯了,50倍都不止,設計師是銷售額的100倍還多。他說就短短這幾千萬美元就花出去了,你想啥呢郭先生?我一聽這我也嚇一大跳,我說這下去還得了嗎?他說“這很簡單,你只要不賺錢,你只要不賺錢,你這就是要賠大錢”。

我們新來的你知道是香奈爾的美國總裁來,人家總裁在哪兒辦公知道嗎?香奈爾總部就在我家對面是曼哈頓最貴的也是全世界最貴的寫字樓。豐田、愛馬仕、還有勞斯萊斯引擎、勞斯萊斯汽車全在對面兒叫nine west西九號,就在58街西九號你查查這個樓。就在我們家對面兒白的每次你看那個樓,五層樓香奈爾在那兒,250美金一尺。

我原來的合作基金在那樓上最頂樓280美金一尺、一簽合同簽20年,一年大概將近兩千萬美金的租金簽20年。人家香奈爾在那塊五層樓,它一年最起碼五千萬美元最低,五千萬美元一簽20年,你看多少錢去了?十來個億租辦公室!人家這總裁到咱G-Fashion來工作來了。你看看人家是吧,人家這個寫字樓就在那塊兒一年要幾千萬,四、五千萬美元,光寫字樓。

然後王雁平原來對洛杉磯這個G-Fashion橫挑鼻子豎挑眼的,她跟G-Fashion搞得非常不愉快,然後他們一提王雁平就頭都大、都怕她。結果王雁平這回是和投資機構者到那去了幫他處理問題,哇塞!所有人都愛上王雁平了,說每個人都覺得王雁平太酷了。

5
到那塊兒去以後,就王雁平被培養這十幾年,從法國留學回到中國,第一個工作她本來家人找的是國營企業,她家裏人都是共產黨員,很好的工作,她去了盤古,第一個工作,我是她第一個老板啊當時是。然後到了盤古以後,就在董辦工作,然後主要是對外,這十幾年把她培養得,結果這回在那塊工作兩三周,所有的這個洛杉磯跟我說,他說王雁平太酷了,沒有一句廢話而且事情都說重點,每個人都喜歡她喜歡得不得了,現在還解決了很多問題。

那麽G-Fashion王雁平原來就心裏面有點看不起人家似的,老玩大的是吧,覺得人家好怎麽著,結果一看這回她傻眼了,王雁平也被改造了,她一看人家那真的G-Fashion從設計師出來→畫草圖→審圖→設計師審核→審核完再看再選擇出來→然後選料子→然後打版,打版師→打版師完打完版再修正→修正完再樣板,咱光買LORO PIANA 的衣裳就這樣就這料子,幾百萬美元打版也就幾千萬人民幣,她看到料子全都傻眼了,王雁平也不舍得花那麽貴的錢去買那個料子。我可以告訴大家,你看我穿那幾個就T-Shirt了嗎戰友們,你們看了嗎G-Fashion,我可以告訴大家任何一件那T-shirt你在任何一個名牌店買就是二檔牌、一檔牌哪一個都在3000到5000美金,因為它成本就給你弄住了,它成本那擺著吶,那個料子是在視頻上看不出來的,王雁平看了以後傻眼了,王雁平一件G-Fashion都沒有,結果到那以後人家給了她6件,3件穿不上,她太胖了,啊哈,然後號太小,3件她穿上了,我還沒看還沒穿,昨天我見她沒穿,好幾周沒見了。

6
昨天你七嫂穿了一套G-Fashion,哎喲那個漂亮啊,誰一看,Ho~~~(驚艷贊美….. )漂亮,就G-Fashion的衣服,就是咱們現在做的有些件不是太好的,但絕大多數未來都會成為孤品,不會有人再花這價錢讓你買到這個衣服永遠不可能。

頭兩天我這是在家裏面,我們家郭美從來不買名牌,我妮子都是買國內那淘寶衣裳,然後老跟我爭執,爸爸你別老以為淘寶就不行,淘寶的質量真的是挺好的,然後就跟我講什麽什麽什麽,哎喲我的媽呀給我講半天,你說俺倆一為這事就吵架,我這閨女是平民派好像他爹就是貴族派,我說你爹也是草根,我說的是藝術是設計,它絕對淘寶網上很多東西它不一樣,國內很多工廠產的東西,別說,她說大多數都是中國產的,她說這個沒有太大差距,我這閨女跟我老吵架,你說咱也不能老吵啊。 我說差距很大,它絕對很大,首先在設計原創上,這點她承認。再一個關鍵在國內的材料,材料差距太大了。

所以說我這個王雁平看完以後她說:老板真明白了。 就你在G-Fashion這個衣服我可以說今天誰買了你都是賺的。因為這都是賠錢,現在G-Fashion現在對G-Club會員傻眼了,說這G-Club的人買走以後怎麽可能賺錢永遠不賺錢,說新來的這些G-Fashion管理層說你們這麽賣G-Club怎麽能賺錢呢? 這本來就G-Club就不是讓你賺錢,當然就不讓你賺錢啦,為啥要買你的卡啊? 為啥每年要繳你管理費啊?當然你就不能賺那麽多錢啦,你有一點點意思就行了,有些你還得賠錢呢,對吧,就這麽簡單,你能維持住,最重點的下一步你賺錢是把它變成了G-Mall,就是像G系列的亞馬遜一樣,對吧?所以說這是戰略,後來他們經過這幾周開完會以後。 她認為一旦做大絕對了不得,認可了我這種商業模式,所以這投資機構者吧都傻子呢以為有錢。

7
(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大聖文越,大聖文越戰友,蒙古風情。哎對了真是啊,蒙古風情,有點兒]。 所以說戰友們要這個衣服啊、這個服裝啊、藝術啊,這真得的搞明白它的概念,它是藝術品還是工業品,我們的G-Fashion要的是什麽?愛馬仕的工藝就是它的質量,我們要的材料是什麽?Loro Piana,Loro Piana,我們要Lora Piana的那種材料。要的什麽樣的設計呢?要的是日本的Yohji Yamamoto,還有Sling、還有Riko Ovan,還有Chrome Hearts這種設計唯一型、現代型,這是我們要要的,絕對藝術化的唯一性的設計。但是要的大廠的那種工藝,他們賣的就是工藝嘛。但是我們要獨創性,材料世界上最好的。所以說很多人他搞不明白,這就是真正的。王雁平知道G-Fashion 值錢了她傻眼了,她每件她都會珍惜。你像在她頭一段時間搞了個笑話送給咱們幾個戰友的褲子,送了一些,送給郝海東先生的、葉釗穎妹妹的,送去了幾個月他們都沒有收著,被UPS給扣住現在找都找不著了。

然後送給老江、送給了科學家還送給了路德,送給科學家的是用Cashmere設計的,Cashmere那個料子就是LORO PIANA都是打版的,都是做的給大家用的,那件衣服任何一個如果是大牌裏面兒的一定是一萬三到一萬五美金一件的,咱們做下來成本幾千美金。那麽給科學家做的呢她就寄去了Cashmere的,科學家給我拍了照片“啊,太舒服了、太漂亮”。老江財神也發了個信息,說:七哥,謝謝你,我收到的褲子太棒了。我說,江財神你知道嗎那是Cashmere的,那要在任何品牌都一萬多美金,老江說是嗎,我看不懂。欸,這事兒就過去了。

頭兩天兒他們給我看那個成本的時候說這光買那個料子就花兩三百萬美元,哎呀我說你們瘋了打版幾百萬美元。我說怪不得你們送這些戰友、科學家、路德、江財神都送這個都是Cashmere的,欸,但是我發現江財神那個上面成本才多少錢,成本才八百美金。就是我穿的那個絲的呢市場價是一千八,成本下來應該是大概在五百多美金,如果計上行政成本大概是八百多美金。我這覺得不對呀,這老江怎麽是八百美金,上面寫材料沒寫清楚啊,後來一問我們那個現在G-Fashion咱們戰友在那兒工作呢,是吧?二把手是咱戰友,三把手也是咱戰友,說老江那是絲的,我馬上說老江你把褲子拍給我看一看,老江一拍是絲的。

那就是那個絲的就一千多美金,就這個料子(指郭先生自己身上穿的)差不多啊,顏色是黑的。那跟Cashmere是不一樣,但是它經典是絲的。你看我穿的很多就是絲的很多是棉的,然後就是Cashmere的,還有絲和Cashmere的。但是那個褲子你要過去買,就是原來最早咱已經把這專利買了一千八一條,而且每年也就出個四五款。就是買這個褲子我才認識了這個設計師叫Dony,就是咱們那個Dony很酷那個男孩兒,很酷的男孩兒,現在是咱們G-Fashion設計師之一。咱們那個總裁凱米爾是洛杉磯潮牌店叫Allen Lorenzo這個牌子,Lorenzo這裏面兒工作了26年還是28年,他就是那個創始人之一。所以說,這都是所有全世界人到洛杉磯買潮牌就到這幾個店去:Chrome Hearts、Allen Lorenzo,這幾個人全讓我挖過來了,這就是G-Fashion!

8
所以王雁平這回去了以後她感受深刻,她說你選這個人,原來他倆死磕,凱米爾一聽說王雁平的聲音就發抖害怕,啊~就害怕了,哎呀~~就是不行了,就像魔鬼一樣,王雁平就老呵唬人家。但這次他對王雁平佩服得五體投地,覺得她太有執行力太有能力了,腦袋清楚而且看事情很有站位、很有高度。那同時王雁平對凱米爾也有個看法,就凱米爾這個品牌愛到心裏面去了,人家家是法國人老娘都很大歲數了,現在連給老娘打電話時間都少了。王雁平昨天給我說,她說她覺得她一年前見的凱米爾和現在覺得凱米爾老了十歲,就是凱米爾每天要給意大利打電話,啊~就這意大利的廠家,你知道嗎,真老了十歲,真用心了!

她才知道每一件G-Fashion 出品都是這麽難,每一件產品都是我們的原創,要經歷這麽多東西。而且王雁平就跟他商量說是不是有些在意大利的廠生產的東西咱拿來以後有些款咱還能用,哇,這個凱米爾就是刺激得受不了,說絕不可能、絕不可能、絕不可能。我太了解凱米爾了,就是凱米爾絕對不會接受你抄別人的,他絕對不會允許的,他認為對他是個侮辱。那麽這些大牌裏面兒有的很多產品,我們在它那個打版之外加上我們的logo進行我們這個設計融合以後可以,但你是完全抄人家的他是不會接受的、他是不會給你幹的。

王雁平還擔心香奈爾的總裁能看上凱米爾嗎?結果人家倆見了面以後兩小時,人家嘰嘰咕咕跑一起了成好朋友了。啊!很多背後故事你們還不知道,很大的故事,很大的故事!在這兒我就不多說了,涉及到人個人隱私,很多是跟我們滅共有關系的,就因為滅共人才來咱這兒了。人家一年幾十億美元的營業額到你這個現在百八十萬、幾百萬、幾千萬營業額的一個企業來,那這是什麽概念啦!是吧,

這就是王雁平重新認識,原來每件衣服都不一樣。你看我穿的這個高領的,這low那,我都是試啦!我運動的時候都穿,你嫂子說你穿著這衣服運動?你嫂子說你瘋了啦!我說我就是運動穿我看它這個質量。現在你嫂子天天一開始讓她試G-Fashion時候還不太耐煩啦!別試了吧!我說你得試試你代表我們女戰友試啊!這兩天天天穿著。就是G-Fashion一定做到讓你穿上後一生愛不釋手,否則就一定是失敗的。

昨天約翰摩根我們的J摩根是我們的還是我們新GTV的主席、董事,頭兩天我送給他的,因為摩根先生仨孩子,我送給他口哨,頭一段時間我直播說到送的哨子、送的手鏈、送的戒指、送的那個口罩,他的那個大女兒現在已經18歲了,但是因為他是三婚嘛,還有他夫人超級漂亮,摩根夫人送給他們的。他的孩子去跟她的同學見面,每個人都愛死了咱們的哨子、戒指、手鏈、口罩。發了幾次信息感謝,昨天又接到另外的倆孩子回來,喜歡的不得了,給王雁平發E-mail表示感謝,說孩子太喜歡了,還有她的同學太喜歡了,這就是魔力啊!你說摩根的孩子,摩根先生都喜歡,都喜歡成這樣,摩根先生也都帶上哨子,這個真是有意思,摩根夫人跟他開玩笑,你帶著掛在脖子上萬一你摔倒了你好吹著叫我。

9
唉呀,這真是。所以說咱G-Fashion這個藝術性實在是太重要了,它是唯一性它是藝術性,太牛了!所以這次凱米爾對王雁平重新認識,王雁平對凱米爾重新認識,而且王雁平對G-Fashion也重新認識。你想想別說戰友你們理解不了,你們暫時這樣,連王雁平她都是剛剛接受得了,她才明白,什麽叫G-Fashion。

就剛才我們的這個螞蟻兄弟一看這個這是麥穗式的扣,但這個不是普通的麥穗扣,這真的是很特別、很特別的,而且這絕對不是假的工業絲,這是純高絲,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說我今天花那麽多時間講G-Fashion是幹什麽的,我希望戰友們真的是把G-Fashion你不要買了當、真別當淘寶便宜貨去買,因為你要去買那貨你去淘寶買,不要來G-Fashion買。

10
第二個你要是會員G-Club的話你一定要珍惜你這個卡,一定要珍惜這個卡,因為這個卡你一定要記住,它有你買到的東西是在任何地方買不到的。這個世界最大的悲哀是當你擁有什麽東西時候你從來不懂得它的價值、你從來不懂得享受它、你從來不懂得珍惜它,當你失去的時候你才知道它的美好、珍惜它,那已經晚了。人生的悲劇莫過於如此啦!

兄弟姐妹們,所以說你看我把你嫂子的衣服,我們家來過我們家的人、戰友們都知道我們家的衣櫃裏三分之二是我的、三分之一是你嫂子的,現在你嫂子三分之一也被我占了一半,她現在已經是五分之一了我是五分之四了,都是一個一個掛著G-Fashion,很認真地掛著G-Fashion,我真是把它當成神物來供仰著,因為我知道每一件都來自於我們的內心世界,而不是在國內找一個打打版、Copy Copy,絕不是那樣。所以說兄弟姐妹們講一講G-Fashion。
好,說完G-Fashion了,咱再說說正事。

(郭先生念戰友名字,新中連,烏蘭巴托)

11
我從昨天到現在我收到了很多信息,戰友們這段要掐下來,我下邊說的這一段啊,我把我現在說的這一段我希望戰友們把前面因為很多都是聊天了,就下面這一段是作為其中一段咱們放到我們G-TV上去,請木蘭還有秘密翻譯組,這不一定翻譯,但是一定要放到上面去,這個是我再重申一遍啊,從現在開始啊戰友們這段是關於我們要防騙、防騙。

這段我給大家說一下,在過去的一星期有一個叫那叫王,我看看啊,(七哥看手機:哎喲喲,喲喲喲,哎喲喲,哎喲,哎呀我的媽呀,這這麽大事,我的天吶,播著播著這世界就出大事了,哎呀我的媽呀,嚇死我了,這世界太瘋狂了啊,共產黨真是玩球蛋啦)我再說一遍兄弟姐妹們,從現在開始防騙的問題,就是那個黃嘯傑,還有王什麽渝我發出去那個(註:指王靖渝),就連續這一周很多戰友、很多戰友發信息都被他騙,而且被騙的理由非常簡單,就是戰友被騙的這個過程和這個結果和這個事實就讓七哥哭笑不得,在中國你被共產黨騙了70年,然後有人被欺民賊、海外所謂的民運、假民運也騙了幾十年,你但凡你能睜開眼睛的人、你有點鼻子有點耳朵的有點嘴巴的人、你能睜開一縫縫眼睛細的人,你都會知道這個世界上這幫人就是騙子——共產黨、欺民賊、海外民運。

12
就這種情況下七哥一再呼籲任何人不要有一個任何僥幸的心理要真心的要睜開你的眼睛把自己當人待,被人家騙了是人對你人格的羞辱、是看不起你、是你的失敗,被騙不僅是錢是你人格的羞辱。就黃嘯傑這樣的人給戰友發信息,竟然有人找他所謂的幫你中介、匯款,你咋就能相信這麽一個人完全不知道幫你匯款呢,而且匯一萬、兩萬美金匯款,你知道中國國內匯一萬、兩萬幫你匯款的人有多少是騙子,90%以上都是騙子。

不但如此你讓人家匯款騙完一次還騙第二次,這個世界被騙第二次就是你的錯誤了,然後再來威脅你你再給我幾萬,你不給我幾萬我就打電話給警察說你支持爆料革命、說你支持新中國聯邦,然後你再匯幾萬。這已經是無法容忍了,你被騙第二次、第三次又來了,說我收到你第二次錢了,你再給我匯一次,你不給我匯款的話我已經報警了,你看語音、警察、他自己能報假案,有人再給他匯幾千塊錢、幾萬塊錢。

我求求你了戰友,你這樣的戰友我真的不想當,我不想讓你來當我的戰友,這對新中國聯邦也是一個恥辱,新中國聯邦不是養老院也不是傻子院、也不是智障院。一再呼籲、幾年來咱們講的是什麽——辨別真假、識辨善惡,真假善惡都不分你能是戰友嗎?你為啥要跟你當咱戰友呢,我們又不是慈善機構,這戰友你被騙了我在這重申,你任何情況下、你多慘,我都不會給你負任何責任,新中國聯邦不會給任何人負責任,還有在國內的給人民幣海外匯美金,還有人在進行這事呢,這簡直是瘋子。

13
我再次重申以下四點:未經喜馬拉雅委員會和推出的隨時更新的有資格代表農場的農場主和你已經確認了農場主的聯系方式並且你經過了雙確認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和農場主,任何人付錢和經濟行為,喜馬拉雅委員會、爆料革命、郭文貴不承擔任何責任,第一條;

第二條,我再重申一遍,就像韓國農場韓農場一樣,包括我們現在要增加一個法國小皮匠那,小皮匠那啊,小皮匠那兒!因為法國的法律和各種原因也不允許有任何代表韓國和法國小皮匠那兒、樸昌海那兒、哈恩那兒和未經批準的未經指定的任何人代持、代付、代購,未和聯盟確認的、未經聯盟授權的,一律屬於個人行為,所有法律後果自己承擔,一旦聯盟委員會查清楚以後會馬上公布,將你踢出聯盟委員會所有的名單,任何一個農場未經授權未經聯盟委員會授權審核資格、有代表資格的,任何人的擅自作為一概後果自負;

第三個,我是對所有農場系列的戰友們,所有被批準的農場、標準農場和正在審核的農場和已經大家加入到聯盟委員會咱們群的被審核過的,不管任何人在農場你任何一個人,我們只限你現在今天是30號,在4月7號以前你必須和各農場如實告訴你代持、代購,包括所謂的內部的在國內有些人共同購買什麽這些事情必須如實申報,向你加入的農場,如果沒有加入農場的請和聯盟委員會直接聯系,找老班長、長島哥、草根、大衛兄弟、安紅、木蘭,這都屬於鐵血組的人。和聯盟委員會如實地說清楚,聯盟委員會如果是你說的是實情會跟你一起來解決,把這些所有的事情都應該由聯盟委員來代持、代表,並和每個戰友的賬都要對的清清楚楚,如果人在4月7號以後你還瞞著不報或者你跟聯盟委員會不說實話,不管你任何理由,下次就是G-TV新G-TV重建一定讓你把你剔除,所有你代持的戰友、所有的這些一定讓你剔除,把你剔除,一定把你剔除,G-Coin一個都不會有,這是第三;

第四條,我再告訴大家像黃嘯傑這種垃圾爛仔,他竟然能被高冰塵能采訪的,你覺得這過去幾年高冰塵采訪的人有一個好命運的嗎?還有這種人,如果任何人再跟他們有聯系和任何一個人在各農場跟他們有聯系的或知情者不報的,戰友們我們視同你為偽類、視同你和這些壞蛋是一摸一樣的標準對待,我們會將你清理出去,就這四條。

好吧,謝了,就這一段,這算一段啊,翻譯組,秘密翻譯組就把這段掐出來,專門給推出去。好,咱今天說到這個就是今天臨時直播啊,現在還有16 分鐘,我就要參加下一個會了,所以說這是今天的核心防騙。

14
那麽今天其他直播本來我有很多事情,今天是3月30號WHO要病毒報告,因為我不想搞重磅重磅了,我一說把你們嚇著了,昨天和前天我說啥叫WHO啊,就是英文和中文的差距,它這是世界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世界衛生組織,我們這正好中國人的拼音吶不是這樣子的,我們拼音是武漢(WuHan),武漢(WuHan),這是owed,——武漢(WuHan)領世界。organization,我們把它稱為“武漢領導世界”這個組織LLC有限責任公司,叫“WHO”,我們不叫什麽世界衛生組織,我們說武漢領導世界,領,領導世界,LLC。為什麽這麽說呀?WHO已經成了武漢的代表組織了,WHO嘛,武漢領導世界LLC有限公司。現在WHO是我們最好的戰友,這幫王八蛋千萬千萬別老不早地跪著說出真相,老不早說出真相不好玩了。

現在大家看到了嗎?華盛頓郵報包括那垃圾紐約時報包括那垃圾CNN、左派包括是所有的這些極左,還有白左們。現在大家看到嗎?七哥原來說什麽,拜登當上總統比川普還反共,當時多少人罵我,哇塞好家夥,垃圾呀他聽不懂說人話,你知道嗎,這就是戰友一個辨別能力。現在怎麽樣?拜登政府的國防部長、拜登政府的國務卿,拜登政府的所有包括副總統Harris,最近在華盛頓圈裏邊炸了鍋了。

昨天下午,有一個美國沼澤地的九十多歲的大佬,給我打電話說,“Miles,世界在變化”,我說“有什麽變?” “拜登政府認識到了,所有下邊的人都知道,都知道享特.拜登和拜登總統和中共的關系,每個人都不想沾這個鍋,每個人不想牽涉進去,而且這些人都很明確寧可老子不幹也不會跟著你說親共去”,而且現在很多人說,“你要讓我在這兒幹,那就得滅共”。
最關鍵的事情就是今年的“以毒滅共”,戰友們你記住,七哥過去四年直播當中說的這些五大家族、七大機構,所有這些人都是推動整個滅共的最核心力量。彭佩奧、Pottinger(博明)、Miles余、皮特.納瓦羅,大家看到了吧?整個川普總統的系列,我們的班農兄弟,還有一堆的現在, 現在三個史蒂夫都出來了。

那天聽娜塔麗去講那個Patrick的時候,你看她講得多好,這背後都有人,這背後都有力量。我還想告訴大家,這不算重磅,好萊塢幾個大佬剛剛的在黃石公園開過會,好萊塢第一次幾個大佬互相仇恨的, 不一定好萊塢大佬都是一家人,包括我隔壁這個家夥。所有人開會說就是研究共產黨,基本最後都認為共產黨是他們的過去是掙錢的所謂的錢袋子,但是他們覺得所有的人、錢、安全、利益、未來、家人都受到了共產黨的威脅。這次H&M還有耐克、新疆棉花事件讓他們更加意識到,他們了解了很多真相也受到了威脅。這些人已經研究好盡快地從大陸撤出來資金,包括要全面推動政府一起滅共尋找病毒真相。

華爾街的這幾個大佬,大家記住,跟他們一起參加了視頻會,這老人家說了,我沒有想到我們好萊塢開完會跟他們一個視頻,幾個人跟我們想法一模一樣,比我們還極端。但所有人都說,“要給我們一年的時間從共產黨那把錢和資產撤出來”,這個老人家說,“Miles,你改變了世界,你改變了美國”。我毫不謙虛,我說“是的,我要告訴你是我們在改變世界,是我們在幫助美國。美國的垃圾、人渣很多,但美國這個國家的系統這個國家絕對是偉大的”,他還說這個美國國家對不住你、欠你的、對你不夠好,我說“不是的”,我說“今天我的律師也這麽說”,我告訴我律師,我說“我愛美國,我今天跟你這麽說,我還是愛美國,但這塊兒人渣很多,就被共產黨收買的”。

15
從昨天到現在多少人想買G-Coin、G-Dollar,戰友們去想一想,這是能吹出來的嗎、能編出來的嗎、能騙出來的嗎?誰能跟上時代的步伐,虛擬貨幣成了現在全世界金融最大的寵兒。共產黨在過去幾個月裏邊流出的資產很大一部分都流向了外面的虛擬貨幣,這是比特幣和其他幣所有火的根本原因。

G-TV現在多少基金要跟G-TV說,G-TV現在評估大概出來可能是600億,600億啊。也就是說過去你買過100萬股的,現在可能是要給你是多少股啊?乘以30倍,那就是1800萬股啦,但是我覺得這不行太高。我說要把它壓下來,可能壓到200億左右。也就是戰友們1:20。你買過1萬股的變20萬股,10萬股的變200萬股,不能變30倍,太大啦,太大了!600億是多少倍啊,600億是30倍啊,太大了,10倍就行了,結果他們不同意。

他說你當時四月份是零價值20億美元,你現在已經是100個T的數據了,怎麽也得600億啊,而且這個市場的分析,咱沒有財務分析,咱沒有廣告,你沒有財務評估,它就是數據評估,還有個市場未來的預估嘛。他說600億保守估計!我說我不同意,200億。

也就是戰友們你們在過去的椅子和借貸者你可能拿到10倍的,就是過去買了1塊錢變成20塊錢、買10萬就是200萬、100萬是2000萬了,20倍啊10萬變成200萬了。但是這個私募完以後馬上就是一塊錢一股,馬上又一塊錢一股,現在幾個機構買的我說你等著,你未來只能買一塊錢一股,不能讓你享受這個椅子。
16
所以咱4月15號以前看來是有點來不及了,大概我們要可能把時間推遲到5月1號,5月17號我們要結束。因為咱們有一個SEC的和解函還有沒出來,大概就是這一兩天,明天應該有個大概的結果會出來。因為關鍵是九指妖這個王八蛋把我們坑慘了,因為咱要把讓九指妖的錢一定要給它退出來是吧。就她的事耽誤了我們大概兩周的時間吧,耽誤了兩周。就我們一定要要求SEC把VOG、九指妖騙的錢允許同時返還,當然戰友你可以返還你也可以繼續投資,但必須要納入這一攬子裏邊來,這是為什麽。所以說而且是如果九指妖這個錢不列入返還我們是不會和解的。

那麽和解完這個時間呢,我估計銀行允許你把這些錢存進去,把VOG的錢所有咱們戰友的投資的錢放到一個美國證監會指定的銀行監管賬號。然後戰友過去椅子者還有VOG被騙的人到那塊兒填表格——1、退回你原來的賬號;2、退回你指定的賬號。這就是這樣的,這樣的話時間肯定4月15號就來不及了,我們目前是想在5月16號結束。所以說我們現在就把時間從4月15號,推遲到5月16號為截止日。就新G-TV重建和椅子所有椅子增資、借款增資的所有的戰友們在你原來的數上你可以增加,原來的數上可以增加。所有的老戰友你可以作為增加新的投資,椅子借款者包括老戰友可以作為新的加入也是可以的,都按這個比例,還按老椅子1:20的比例、1:10的比例給你。但是到了5月16號以後,我們會大概也有2-3周的時間,會接受新的機構和個人的投資,那個門檻可能會高一點,但一定是一塊錢一股的。
目前預定為昨天知道大概是600億投資額,600億的評估我嫌太高,我想把它弄成兩百億,就把那400億的空間留給第二次募資或上市的時候。因為600億要很長的路要走,我覺得200億就夠了戰友們,別太貪,別太貪好不好?你給其他戰友留點利益。因為其他戰友加入進來的時候他有很快的成長空間,你把那600億都用完了、未來3到5年的價值都用完了,都讓你這些椅子都拿走了這又不公平,你們都暴富了,等到你們拿到這個兩百億利益值的時候,200億到400億再把第二批的戰友加進來,好不好?

所以這是大概就在200億,市值就在200億。那麽開始時間現在已經在開始了,馬上會有一個私募的所有的文件大概在下一周吧全部正式出來,私募的、認股書什麽的,不叫私募了,重建!投資文件全部出來各農場會發給戰友們。所以戰友們你在5月16號前所有的增資、借款增資、老椅子增資都是可以的,還享受這個待遇。5月16號以後就結束了好吧?再進來就是1塊錢一股,你不享受任何其他優惠待遇,哎呀,還有四分鐘,我們要上另外一個會嘍。

17
(郭先生播放音樂)這是我健身的音樂,王靖渝這個王八蛋,這個王八蛋,千萬小心!好了,我要去開會了,我再說一遍兄弟姐妹們,剛才我收到信息這個是央行、中國人民央行,人民、人民、人民央行啊非常有意思,昨天那個民主的事情,這個哥們——人民的主人、人民的主人的制度、有人民的主人的制度、就是共產黨、那就叫民主,呵呵,而不是人民作為國家主人的制度叫民主。還挺有意思的,跟我說了很多很多,昨天嚇壞了,說你直播完把他嚇壞了。但是我要告訴兄弟姐妹們,剛剛人民銀行又剛發了、連發兩道文在全國內禁止資金外流到虛擬貨幣,可不僅僅是對G幣,當然了它恐懼G幣。大家記住我們G幣將有很大的利好消息,更大的利好消息的公布!可能要提前到來。

所以G幣戰友們一定要記住不可能,昨天G幣所有的投資機構還有律師團隊就是通知說最多最多給3億,原來的是6.7億個現在是3億個,我說不行我們低於5億5不行。但是後來給長島哥、老班長他們談啥樣我不知道啊,談多少但是肯定不會超過5個億,肯定不會超過。
所以原來整個全體都得下降,但是讓我很驚訝的事情,各農場分了一百萬個G幣讓大家去分配去。有的農場幾個領導人自己一做主倆人把一百萬G幣給分了,你簡直是瘋了這是。所以我們要作出決定各農場根據你的椅子數和借貸項目數包括G-Club的購買數總額,按照你總做的貢獻和總戰友的幫助、對戰友的服務,因為你只要這個金錢額度高你對戰友的服務就高嘛。
那麽按這個比例分配每個農場一百萬的G幣不是大小農場都給你,是不可能的,那絕對是不可能的,這是讓我很驚訝的事情。一個分到農場就倆人把一百萬G幣給分了,得多少戰友要等著要G幣呢,現在是一幣難求,你一說就一百萬個,瘋了吧簡直是。
現在就連我們的工程師隊伍、我們的律師團隊,昨天第一個作出決定我們的律師團隊一個都不能要,本來他們要的是五千萬個,一個也不給。因為他們也沒有參與G系列投資為什麽給他們?你拿工資就行了嘛,不給。我們的另外的管理團隊要三百萬,不給。你管理團隊你是在這塊是工作,你也沒冒什麽風險,你憑啥給你呀?但是戰友們這是一幣難求,一幣難求啊!絕對不是說你想要什麽就要什麽的,所以說會做出一系列的調整,這個幣不是開玩笑的!

18
行啦,兄弟姐妹們,這瑪莎讓我什麽高一點,這高一點,這高啥呀,你看看這(展示服裝)。這瑪莎買G-Fashion買衣服,她要買人家G-Fashion的衣服,G-Fashion這都是當模特穿的,那都是唯一的一件兒樣板。結果寄到俄羅斯去,又是UBS啊寄到俄羅斯,俄羅斯咋回事?什麽海關,這個美國人寄來的東西在病毒期間不接受給打回來了。哎呀!這瑪莎還不高興了,還有說這是我買的這是什麽什麽,還給她打了五折呢,還打了五折還挑肥揀瘦,最後G-Fashion人家說了這咋辦呢你的戰友?我說你別賣給她,我說這個瑪莎可不好惹你賣給她你打了五折她也給你不拉倒,你就別賣給她,這是我下的命令啊,我都沒給瑪莎說。你別賣給她,她矯情著呢。我說她根本不懂得這個所謂雖然是舊衣服人家這是打樣板是你想要的,人家是非賣品你能買就給你便宜。
就像那個愛馬仕它絕不會讓一個次品賣出去,但是他的工廠裏邊就是那個東西全都是剪掉的,有一件全部剪掉、全部銷毀,但是皮包例外。皮包不能用愛馬仕就是很好的可以賣,只賣給家族而且是五折,你說這就是人家能成大牌的,沒有任何人可以占小便宜,而且是五折,那五折也不是誰買得起的吧,七哥有過那個東西,我感到很榮幸!瑪莎在那塊挑肥揀瘦,結果不賣給她了,你還選啥選?這想賣多少錢啊?三倍的錢也不賣給你瑪莎,你想啥想?還想穿著G-Fashion直播,哪那麽容易呀?這不是誰想要都想要的啊。

19
好,兄弟姐妹們,這亂聊差不多了,我這時間到了,我要跟人開會去了,過4分鐘了。現在我們一起為75億全世界人民、14億新中國聯邦人民、香港同胞、臺灣同胞、西藏同胞、所有爆料革命的戰友們和家人們祈福!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20
好啦戰友們啊,我本來有其它幾個話題要好好談談,等著吧,WHO這個出來以後,全世界以毒滅共,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所有人都知道Dr.閆博士——我們的天使,知道我們的路德訪談、博士軍團119,就那好萊塢團隊、華爾街的還有這歐洲的都知道,更知道我們新中國聯邦。戰友們,每時間過一秒鐘都是新中國聯邦升值的時候,每多過一秒鐘都是共產黨自己作死的時候。誰能覺得否定得了這個嗎?新中國聯邦過去四年爆的料,給人類、給世界帶來的貢獻將真的是百年千年都不會過時,大家走著看吧!
千萬千萬我再說一遍,你可以沒有錢但是不要沒有基本的智商,不要再上當受騙了,兄弟姐妹們,唔蓋噻啦,再見啦,俺要去開會去啦!給你掙錢去啦!再見啦兄弟姐妹們!哎呀哎呀,這下面那麽多人啦,咋這麽多人,我不好意思走了。哎呀、哎呀、哎呀、哎呀,78萬,哎呀我的媽呀!

Gnews編輯部
(Ara、貝貝、<文V>、清泉石上流、湘江之水、酸酸乳(文少)、萬物歸一、文琪、杯酒漸濃、Bruce(文遠)、文官、黎明之前、SCELF (文正))

發布:華盛頓DC農場 文顧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