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直播要點回顧】2017年4月19日文貴先生VOA專訪(一)

出品:GNews編輯部郭先生資料庫整理組

VOA斷播將共產黨在美國媒體界的佈局徹底暴露,引起了全球關注,也將滅共戰役成功拉入國際戰場。這一戰,郭先生「知蔣乾用蔣乾」,利用中共間諜「火雞龔」成功傳遞信息,迫使王岐山為首的盜國集團被動迎戰,集一國之力發起狙擊。專訪前盜國集團威逼利誘不成便利用國際刑警組織發佈紅色通緝,專訪中「火雞龔」張機設阱不成便在節目的關鍵時刻(爆料王岐山)強行掐斷,一場正義與邪惡的曠日之戰就此拉開帷幕。

要點一:中國公安部對文貴先生髮出紅色通緝之來龍去脈

2015年1月10日,上百特警進京抓捕我兩百七十個員工、八個家人、邊控三千多員工,至今已經三年。紀委、公安的專案組在辦案的過程中對我的家人和員工的虐待,在明鏡一期和二期都有報導。三年以後發出了紅色通緝令,又恰恰是在美國之音公告了即將專訪我的三天后,也是我在推特公告的三天后,這是非常有意思的。所謂的紅色通緝令簽發必須有三個條件。第一,必須和當事人直接面對面溝通後。第二,必須將真實身份、真實的資料核實後。第三個,犯罪事實必須清楚。紅色通報只具備一個通報的作用,它不是一個國家的執行機關,沒有執行權力。在這次直播採訪前,有很多人企圖說服我們不播這個節目,也有很多鼓勵播出的,還有很多威脅我們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官方第一次對我的案件進行了答复,過去三年來都是我一個人在通過《財新》、《博訊》來“造謠”,這次的官方回應非常重要。所謂的紅色通緝中所涉及的我的個人信息,護照、身份信息沒有,行賄六千萬給馬建副部長完全是虛造。 2016年12月,我和中紀委、政法委派來的代表在倫敦有過三次見面,都很詳細地談到了馬建的案情,必要的時候我會公佈所有細節。

要點二:為阻止文貴先生海外爆料,中共虛構個人身份信息並違法發布紅色通緝令

關於中國公安部發布紅色通緝令上的信息:“郭文貴出生於1967年2月2號,居住在北京市大興區,且戶籍所在地為大興分局的一個派出所”。這些信息絕對是不准確的。我已經近二、三十年沒有使用過任何的中國身份,我現在持有的是外國國籍。我很驚訝,外交部和大連市公安局發布的所謂通緝令中,竟然對我的個人信息都不加以核實。昨天我聽說,三年來他們一直想威脅我不要爆料並想要回他們所恐懼的視頻,還有官員腐敗的資料,但是經過各種審核,我根本不具備發出紅色通緝令的條件。我現在是美國居民,持有中東、歐洲等十一本護照,而且已經二十八年沒有使用過中國護照。關於紅色通緝他們已經準備兩、三年了,我有心理準備,希望他們發。中國政府一年花六千萬美元拿到了國際刑警組織秘書長的職務,就是為了阻止中國老百姓知道掌握他們腐敗信息的人在海外爆料。這就是我在明鏡第一期直播時強調的:絕對不要理解成網絡控制、信息控制、意識形態控制!一切都是為了掩蓋貪官污吏、盜國賊們偷走中國老百姓錢的醜聞。

要點三:國際刑警組織就是國際保安,不具備任何執政能力

我1月16日到達美國以後,FBI和CIA都跟我接觸過。現在當地的警方也一直都跟我保持聯繫,門外的這些保衛人員很多都是美國警察、退役警察、官方人員。我們一直有聯繫,我的保衛團隊中有三個人和國際刑警組織是有聯繫的。國際刑警組織是個鬆散的組織,他是中國政府用來嚇唬老百姓的,對我而言是非常的低級、庸俗的。所謂的國際刑警組織,給錢就工作,就是一個可以招聘的國際保安,不具備任何執政能力。之所以在專訪(2017年4月19日美國之音專訪郭文貴先生)之前搞這種低級庸俗的動作是因為國家機器已經不為國家、人民服務了,成了某些人掌控的一個恐怖工具。

要點四:文貴先生67年2月2日護照來歷之謎

我那個身份證件當時是被國家安全部已經發公函註銷了的,今天又要拿這個身份來說事。關於67年2月2日這本護照的來歷是國家安全部為了方便派我去海外跟達賴喇嘛先生、國外領導人、敏感人士接觸而給我辦理的。我想用都不讓我用,給我註銷了,這就是他們三年來一直想邊控我的原因。所謂通緝我的罪行是不合法的、沒有任何證據。我會用十億美元來和國際刑警組織打官司,一定把這件事情搞明白,因為他完全是犯法的。

要點五:文貴先生自述與中國國家安全部之間的關係

國家安全部對一些有影響力的商人進行利用,稱作商業挂靠。實際上就是任他們擺佈,當然不會讓你去搞情報、殺人。任何人把我們這種商業挂靠的人說成是特務,都是無知的,因為他們不會信任你,只是利用你的海外資源,讓你拿錢給他辦事,並幫助他們建立一些關係。所以他們給我辦了67年2月2日這本護照。

視頻鏈接


發佈:台灣寶島農場 – Cute panda、喜聯盟編輯部 – Isaiah40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