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4.7早間(路安墨談):中共判處兩名新疆官員投敵叛國死刑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強)、熊嘟嘟、四十而立、freecat、蓉兒(文蓉)、APPLE(文渺)、葉落知秋(文秋)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4/7/2021路德時評(路安墨談)中共判處兩名新疆官員投敵叛國死行;中共戰狼外交警告日本手不要伸的太長意味者什麼?

摘要

1.當全世界都在談論新疆種族滅絕罪的關鍵時刻,中共披露兩位維吾爾族的新疆官員因分裂國家投敵叛變犯罪事實屬實判處死刑;罪名為出賣國家和人民利益,並向境外人員提供非法提供情報為達到分裂國家目的,以宗教為幌子採取政治拉攏,宗教扶持,經濟幫助,法律庇護,成為中共在海外種族滅絕的重要的證人。

2.中共在新疆問題上無計可施狗急跳牆達到最後的瘋狂,用高壓殺雞駭猴手法維護它種族滅絕罪,審判結果竟然是在新聞發布會上公佈,省略法院審理步驟直接定罪的極端形式,且在不公開的情況下說他們認罪悔罪;預示著中共到了黔驢技窮和到滅亡時的對末日恐懼。

3.中共對美國西方國際秩序的徹底的藐視,預示著滅共趨勢已到頂點,中共徹頭徹尾的向全世界展現它摧枯拉朽的勢力只要重重地敲下,輕輕踹一腳狠狠擂一錘,便轟然倒下;中共戰狼趙立堅列舉了美國殖民主義,種族主義,輸出動亂,干涉主義,雙重標準的侵犯人權五宗罪。

4.中共思維停留在二戰的鬥爭思維,沒有意識到全世界主流普世價值,人權自由科技創新文明前進全球一體化,共同遵守認同秩序,中共理念觀念的落後最終會導致全盤皆輸;日本的改造是分兩步走,第1步明治維新脫亞入歐,建立三權分立,第2步脫歐入美。

5.歐洲藥品管理局的醫療評估主席第一次爆出了疫苗與血栓有關係,說明疫苗本身不安全;在逐漸審視醫療用品;很多國家在接受中共疫苗的死亡案例都有報導,唯獨中共接種的1.4億人沒有任何的報導。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0)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墨談,今天是2021年4月7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早上8:45。我們今天看這個,剛剛幾個小時之前這個新疆披露說有兩位新疆的官員,直接因為分裂國家、投敵叛變、犯罪事實屬實、主動認罪,判處死刑。這兩位新疆的是維吾爾族的,是一個新疆政法委副書記、司法廳廳長,還有個政協副秘書長,說他們出賣國家和人民利益,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情報。我們待會深入來談這個話題,這個話題非常重要,在這種關鍵時刻,全世界都在談新疆種族滅絕的事情,中共直接迎迎風而上,這意味著什麼?

好,首先安紅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安紅(00:01:25)

路德好、墨博士好、戰友們好。第一條消息呢來自香港。香港大律師公會,近日呢再次捲入政治風波,連日遭到這個建制派和涉親中報章的這個阻擊,主席他叫夏博義,這個名字翻譯成中文的,夏天的夏、博士的博、這個義薄雲天這個義、義士的義,但真正的他是一個西人就是個英國人,那更成為了焦點攻擊對象。大公文匯還有香港商報呢,月初先後發表社論,批評大律師公會主席夏博義抹黑香港國安法,企圖將公會變成這個縱暴反中的政治工具,要求當局重錘出擊,收回其法定權力;這個新島旗下《頭條日報》呢,當地時間應該是昨天也是採訪這個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的主席,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等人,提出瞭如果律師團體以講政治為主,政府可以收回監管權。路德社的節目曾經早早就預告過,說香港到了這個大律師公會或者大律師那12個大律師,一旦是被這個港共或者說中共指派的港共去做這種運作的話,沒有一個大律師最終能夠善終,而且很多人其實已經有人選擇就回去,或者不再繼任了,還有一些人呢就是乾脆就不再做大律師的,那麼起碼現在這個主席夏博義先生他還在堅持做。但是本身就說明這個大律師也好,和這個大律師公會也好,其實就是港共或者是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

第2个还有一条消息也是来自这个香港,就是《东方日报》和《香港01》今天分别引述消息指前香港立法会议员郭荣鑑先生的已经是去年11月底吧,那目前呢,到现在为止呢,这个一直都没有回来,他可能是先去了英国伦敦,然后呢转抵加拿大。这个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一部分人是坚守在香港,有一部分人呢真的是暂时离开香港,只要人在啊,这个那种精神就永远在,而且呢,真的不怕港共在现在这个阶段呢继续的疯狂,它可能还会做出很多这个令世人令世界瞠目结舌的事情,或者说是卑鄙无耻的事情。但是总有一天,跟他们算总账的日子一定会尽快到来。好谢谢路德。

路德(00:03:47)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3:49)

大家好,這里分享一條。就是今天歐洲藥品管理局的醫療評估主席Marco Cavaleri說,這個牛津的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與腦部罕見的血凝塊之間存在聯繫,但是可能也有原因不清楚。現在去第1次爆出了疫苗與血栓有關係,而且阿斯利康已經停止了年輕人的這個疫苗試驗,現在這個進度仍然在觀測之中。所以說疫苗本身安不安全,應該有個什麼專家評估小組,而不是由自己賣藥的人自己來說明。

還有一條就是現在加拿大也開始逐漸審視醫療用品,加拿大檢測了中國進口的N95的口罩80%不合格,也就是說這些口罩裡面有很多只過濾約20%的顆粒物,實際上是非常危險的,也就是說現在全世界正在接受中共的這種醫療設備的掠奪性,也是這種超限戰的這個策略之一,大家開始各個國家開始逐漸重視到了。

這裡面還有一條比較奇怪的消息,就是這個吉爾吉斯坦的一個衛生部發言人在社交網站發帖說,其外交部的一個副司長在接種中共國這個新冠疫苗後死亡,馬上中共國的駐其使館就開始去吉爾吉斯他發炮,然後在今天開始說,吉衛生部門已經澄清,確定這個人沒有接種疫苗,而且接種疫苗與死亡無關,可見中共國這個疫苗死亡是非常非常的上心。這裡面大家一直知道,現在中共疫苗的死亡案例在其他的比較透明的國家都有報導,唯獨中共接種的1.4億人沒有任何的報導。這是不是反常的奇怪?只可能說明一件事,它的死亡率奇高,並不敢報導。

好,像這裡面還有一個討論,就是說國際奧委會居然在這個冬奧會開幕前還剩10個月又爆出一個醜聞,就是說國際冬奧會把這個東京奧運會和北京冬奧會統一合同給了中國公司恒源祥,而且恒源祥是公開使用新疆棉的,也就是按國際奧委會公開支持中共國的新疆棉,與全世界唱反調,可見中共這個事情上現在花的錢和花的精力非常非常的大。

今天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新聞會跟隨後的新聞都有所關聯。好的路德。

路德(00:06:36)

好,我們看,幾個小時前這個新疆一個大的通報,是一個大的新聞發布會,說這個新疆的高法首次公開披露,新疆在反恐去極端的鬥爭中查處長期隱藏在重點職位上的兩面人,希爾扎提巴吾東,這是一個,他曾歷任新疆自治區司法廳廳長、新疆政法委副書記、並官至新疆自治區政協副秘書長,說他以黨員領導幹部身份,為掩護長期策劃、實施長期策劃實施分裂國家活動,投靠東伊運組織、出賣國家和人民利益,並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情報,然後就是說,怎麼說他的?說為達到分裂國家目的,以宗教為幌子採取政治拉攏,宗教扶持,經濟幫助,法律庇護等方式,唆使、支持、縱容分裂分子,宗教極端分子,公開宣揚宗教極端和民族分裂思想,促使宗教極端思想急劇升溫,為實施分裂國家暴恐活動培植思想土壤,提供行動環境,長期在和田地區,墨玉縣充當三股勢力保護傘,為獨立建國保留火種,在經濟上扶持分裂分子,積極儲備分裂資金,並主動或通過境內分裂分子勾結境外分裂分子,以達到分裂新疆的目的。然後怎麼說的?說到2003年5月巴吾東任和田地區墨玉縣公安局局長期間,與從境外回到墨玉縣的恐怖組織東伊運骨干成員阿巴斯會面,共同謀劃民族獨立,巴烏爾承諾會盡及所能提供幫助,2006年巴吾東安排墨玉縣大清真寺原哈提普阿布拉江·巴克爾(已判刑)出國朝覲,與塔伊爾·阿巴斯會面,互通信息;2015年,這個巴吾東的突出貢獻被東伊運組織定為新疆獨立建國後的領導人選;2015年9月,巴吾東在前往境外考察時,向境外人員提供情報,法院說中共的偽法院說,巴吾東還教唆他人參加東伊運組織,將其受賄所得120萬元和一套房產提供給東伊運組織使用,唆使支持墨玉縣大清真寺原哈提普阿布拉江·巴克爾干預司法行政事務,邀請宗教人士在其女兒婚禮上進行非法講經活動,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牟取利益,收取賄賂112萬元,徇私舞弊,違規為服刑人員提供庇護,故意。

這句話就有意思,“違規為服刑人員提供庇護”,估計這就是大量跑到海外的都是這個通道出來的,然後成為中共種族滅絕在海外的重要證人。這句話就驗證了,這齣來的都是什麼?是可以作證的。

說故意隱瞞服刑人員逃脫事實,身為司法工作人員故意包庇違反犯罪嫌疑人。然後巴吾東怎麼判,這說的很恐怖的,說分裂國家罪,投敵叛變罪,現在還有投敵叛變罪,為境外非法提供情報罪,參加恐怖組織罪,幫助恐怖活動罪,用極端主義破壞法律實施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徇私枉法罪,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說巴吾東認罪悔罪,未提出上訴。這個最後認罪悔罪這塊有意思。就這幾點,安紅首先你看這個你什麼感覺?第1遍先說一下。

安紅(00:11:28)

這個絕對是他們要殺雞駭猴,他們也要這個處置一兩個典型事例所謂的典型人物,他們要達到他們的目的。

這個也感嘆了這個能夠判了死刑,最後還是這個緩期兩年,說白了就是判了個死緩。判死緩呢就是畏罪,就是認罪畏罪,最終沒有上訴,讓我們想起了很多以前在電視節目上認罪的那些人,起碼給你一個承諾,你只要這樣做,你只要那樣做,不管你是否真的有這些罪行,反正就是他強加於你,這個無論如何你只要認的話呢,它還給你一個優惠,但是下面那些起碼免你年內不死,不能說優惠,起碼年內不死。但這個在了到監獄裡去住的時候,這個會怎麼樣,咱們真的不知道。

第3個呢,我也注意到一個時間節點,從2003年2005年這個一度這個敘事講述下,這個案情還挺詳盡。那麼我們也就看出來了,為什麼2003年2005年的那些事蹟到現在2021年才曝光出來,18年之後,也就是說中共用它們的時候,其實從來沒有相信過他們,尤其是少數民族的巴吾東,我們就可以想像到早就監視你了。那這個時候給你拿出來,就這個時候給你這個溜溜到底是所意何為,其實無外乎就是起震懾作用。

第4条想说的是呢,我们知道很多被中共冠以东突恐怖分子的那些人,其实都没有,他只想争他一份自由,他只是希望能够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前几天节目还分析哈,他根本就没有提到什么宗教信仰,也没有在他所谓的大外宣的片子里拍那些清真寺等等,没有,从来没有过。那么我们就知道其实中共,中共哪里有什么信仰,不管你是什么样的遭遇,你真的扛着牌子说大街上有个讲一讲这个民主自由法治它的24个词里面的一个,那真的有可能你就可能就也是要被入狱、被判刑、被抓起来,那么现在他们用这种借口来说,你就可以想象就是他们真想捏造罪的话,那10个8个100个你都有,你的这个万死不得其咎。对不对?这个如果它要说你哪天没罪的时候,那可能是大笔一勾就一切都不了了之了。所以但是看在这个节点上,在美国强调了再三,一而再、再而三,包括布林肯先生这个,现在的国务卿一直在说这个种族灭绝,就是中共犯下的罪行,那么在这个风口浪尖上,中共突然把这两个所谓当地这个新疆的官员判处死刑,其实无外乎还是想强调一下,它那根假擀面杖暂时还是挺硬的。谢谢路德。

路德(00:14:18)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14:20)

首先我覺得這個是中共在新疆問題上已經無計可施之後的狗急跳牆之策。首先大家知道這個新聞說是新疆這個審判的結果是在涉疆問題的新聞發布會上,居然不是在某個法院的庭審上公佈,大家不覺得奇怪嗎?判處死刑居然不是由法院在法庭上判,而且整個所有的大家去網絡上查,這個事件從來沒有審理過,沒有經過法院審理定罪,知道嗎?這就是說中共現在徹底不要臉。連法院審理這個步驟都省去了,直接定罪,直接由法官定的,沒有任何審理,沒有任何的這個宣判,沒有任何的東西,直接定罪,這說明他們現在做的東西已經來不及準備這些東西了。大家可以去查一下,現在還可以查的到,這個希爾扎提的,我查了一下,在百度上他們自己的信息,這個人是18年因職務犯罪被捕的,從此以後一直沒有經過任何審理、審判和拘禁,突然在三年,兩年半之後的今天的新疆問題被全世界關注的時候提出死刑,大家覺得奇怪嗎?沒有審理,然後放了兩年多,突然抓出來安了一個與以前抓捕時完全不同的罪名判處死刑。可見中共現在已經瘋狂到什麼地步了,而且也預示著他們在新疆問題上絕對是已經到了黔驢技窮之時。好的,路德。

路德(00:16:02)

好,這個,首先我想說一下它的這個通報,剛才墨博士說得太好了,就是整個法院的所有的相關的文件沒有公開,直接在什麼新聞發布會上,說判了這個人死刑。他如果說是08年還是什麼時候判的沒說,沒說什麼時候判的,看到沒?(墨博士:什麼都沒說)對。說不定已經執行了,因為它說緩期兩年,說認罪悔罪未提出上訴,是不是?這個所有的全部都是不公開的情況下,居然說他認罪悔罪。首先,看到這個我們從幾個角度來看這個事情。第一黨內的人士,就說新疆那些黨內人士,咱們叫做啥?這個被中共洗腦的這幫人,看到這個以後,意思說你看,你找那個就給你抓起來,死刑,你根本沒有任何機會,黨內的人看完以後,就說這麼多罪隨時滅你。是不是?然後並且說哪怕你有國外有任何的這種聯繫,你想讓海外來保護你,保護不了。現在哪怕對咱中共說是種族滅絕,我們照樣說乾就乾。因為這個種族滅絕現在這個風很大,勢頭很大,就對新疆,就是中共統治的這些新疆的疆姦,是不是?應該叫維姦,維姦,絕對有鬆動,中共看到了這種鬆動的跡象,感覺:如果不殺雞駭猴,為什麼開這新聞發布會,不就是這個意思嗎?是不是?肯定,這樣鬆動的人很多,就這所謂的兩面人,他就是兩面人,肯定是很多。因為維吾爾族他肯定各方面骨子裡他一定是想擺脫中共的這種邪惡統治,很多骨子裡,很多說白了,也是敢怒不敢言。

中共看到這種鬆動,所以趕緊召開一個新聞發布會,告訴這些人,告訴現在這些疆姦,就是疆姦,類似於二戰時候,是吧,這個日本快垮台的時候,快投降的時候,前幾個月估計對這個南京什麼偽政府還在那裡忽悠,是吧,我們美國什麼什麼這個戰場,雖然這個島丟了,照樣,他們打到我們日本本土,你也得花幾年時間,至少兩年時間,但打到我們本土之前,我先搞死你,掐死你是分分鐘的。所以這個新聞發布會的第一,就是對內的,那就是一種更加的一個高壓,就是殺雞駭猴,維護它這個用新疆人,就是用維吾爾人來治維吾爾人的這樣的一個事實,這種情況。但是可見反過來我們就可以看到實際上這個種族滅絕對他們內部,就中共在新疆的統治內部,這個土確實鬆了。因為這個人都已經判刑這麼多年了,估計都已經執行死刑可能很久了,把這個事拿出來,現在拿出來,之前不提,是吧?可見…因為你要知道,之前都不敢提,之前為什麼不敢提?你一提,那不明顯的你什麼分裂國家就是給…就這個新聞發布會說白了就是給美國的種族滅絕是一個重磅實錘,說白了就是證據。投敵叛變這種話都放得出來,並且是死刑,就是更加證實了中共在新疆的種族滅絕,但是他們中共寧願在這個時候放出來,它知道種族滅絕這個罪名不可能給它搞掉了,就你通過各種方式都搞不掉,這個時候反正那個罪搞不掉,我必須得把這個東西殺雞駭猴,用新聞發布會的方式,先穩住自己內部。同時反過來…就作用力反作用力嘛,就知道內部已經出現了很大的鬆動,大量的這樣的巴吾東在蠢蠢欲動,中共想給這些蠢蠢欲動的,告訴他們別看美國製裁,美國就算哪怕…這個新疆你之前,我捏死你們還是輕輕鬆鬆的,通過所謂法律的方式,給你死刑就死刑,你還直接認罪悔罪。因為現在這是不只一個,就是我在網上找的這個,判處維族是不止一個,是兩名,還有一個是哪個?就是除了巴吾東還有一位也是判處死刑,所以就是通過這個就可以看到這個中共最後的瘋狂。破罐破摔,這句話說的對了,就是破罐破摔,知道已經挽回不去了,同時這個就是給美國下馬威的,就說白了,撕破臉了,就徹底,這一個舉動就是給歐盟、美國徹底撕破臉的舉動。就你們 對新疆這個種族滅絕,沒問題,我們照樣該殺殺,殺多少,然後為了維護這種更加用更加強壓的方式來對新疆來進行各種統治。但是其實就是告訴,就跟那個緬甸一樣,我現在就是用這種方式,說他們怎麼,我就是把這些人抓起來殺了,怎麼滴,你能把我們怎麼滴?就這個概念,安紅。

安红(00:23:03)

嗯,同意,这个杀一儆百,那他也是觉得这个盖子捂不住了,这样的人太多了。那我们不太清楚这个到底是不是他们已经就从这个死缓之后还是最终被执行了死刑。但是感觉是什么呢,就是他从监狱里,他有很多这样的案子非常之多,还可以挑上这么一两个,两三个作为一个特例。也就是说这些人即便是当时能免于一死,判了死缓,那最终呢还是难逃。这中共可以分分钟把你这些人,它这个比较合适的人选,它认为的拿出来做一个标杆跟榜样,然后呢,这个就直接给你用这种方式来震慑,或者说威吓还有很多像他们这样的人。一定会有作用力,有作用力,就一定会有反作用力,那我想呢那个真正有信仰的民族,真正从小到大他们自己的生存环境被中共破坏殆尽,他们的所有当地的这个富裕的这个厂,无论是矿产还是其他农产品,还是像棉花这样的其他的作物产品等等,他们都是被中共直接剥夺走的,他们的工作机会、教育机会,甚至他们自己这个族裔里面通婚都不可以再有自由,完全是要按照中共的方式,并一定要嫁汉,都要吃猪肉。我们换位想哈,如果我们是其中的其中一个人,我们遭受这种不公,我们也一定会反抗。那为什么中共对这个维吾尔族或者说对新疆的这些同胞下手下得比较狠呢?其实就是因为他们本身的个性中,他们喜欢反抗,他们一直在坚持在坚守,有不平的时候他们一定要站起来反抗,也就是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中共在新疆的恶行,这个可以说是变本加厉。

第2個呢,就是想說一下,就是因為他還給他冠名號:黨的干部,利用他們的位置職權,而且他們這個行踪都被查了個清清楚楚:去了什麼地方,見了什麼人,說了什麼話,早就在監視之中,那麼遲遲不動,這個時候拿出來,也就說明他也想顯示一下,你不要以為你們做的事情我們不知道,我們其實CCP也都什麼什麼也都知道,分分鐘滅掉你。但是他們真的忘了這個所謂的這個山外有山天外有天,這個它自己制定的惡法之外,還有世界正義的法,早晚會收拾他們。只是說在這個期間裡,我們不太清楚還有多少這樣人或者那樣的無辜,會受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但是依舊相信或者是永遠相信這個勝利黎明真的馬上就要來了。所以有點像這個東德跟西德合併之前,我記得有個年輕人名字叫什麼忘了,他當時依舊想翻過這個柏林牆,但是這個警察最終還是直接把他這個也是處死了。他在法庭之前為自己辯護的一段話的大意是這樣,就是說你們今天殺掉我,你們永遠殺不掉這個真正的德國人民希望兩邊統一和追求自由民主的那顆心。所以一條命可能沒有了,但是他能喚醒很多人;兩條命沒有了,它一定泯滅不了真正那些維族同胞或者那些新疆人民願意反抗,或者主動起來反抗這個中共專制強權的那顆心和他們的實際行動。好謝謝路德。

路德(00:26:25)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26:27)

好的,我查到了,我剛發到群裡了。另外一個是新疆的一個教育工作者是編撰教材的,居然也被判死刑。一會兒路德先生給大家看一下。這裡實際上大家還要注意一點,這個人就是巴吾東,實際上是中共政法委的內部人士,也就是我覺得還體現了一個問題,就是中共內部的包括政法委自己的高官和體系開始出現了嚴重的這個叫做什麼人心不穩。說句電視劇的那個台詞叫做:人心散了,真正的習的隊伍不好帶了。這就是現在的問題,但是習要全力的壓制,所以說出現了這種極端死刑的現像出現。

而且我相信大家知道,這裡面會有一個最近的口號,就是國內說什麼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也就是說它現在非常害怕,害怕到什麼,如果你不光是兩面人,只要稍微對習和中共有一點點的其他情緒,都會被這種分裂國家罪定義和抓捕甚至判死刑,這是在黨內,包括底層和高層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情,實際上預示著我覺得是中共通過新疆的這個,在全黨和整個政府開始展示什麼恐怖統治了,就是它對自己人也開始行這種白色恐怖的手段,可見中共內部的這種分裂已經到了很大的力度。我覺得這個很多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爆料革命大量的信息傳遞回到國內,讓很多人開始反省,讓很多人開始認識到中共,不管多少,開始對中共的不滿和審視增加了,這一點讓中共非常的恐懼,他們一定要及時制止,用最恐怖的手段來製止。好的路德。

路德(00:28:25)

這個另外一個叫做沙吾提是之前是新疆教育廳的廳長,自治區教育廳副廳長,然後說專門挑選多名具有民族分裂思想的人員進入教材編寫組,說編寫組在過程中逐步形成以沙吾提為首的分裂國家犯罪集團。你看,說在編寫教材時,是違背教材編寫宗旨和指導思想,以突出,只是突出地方特色,本民族特色,體現本民族歷史文化,就說他們的教材在宣揚民族分裂,暴力恐怖,宗教極端,去中國化鄧分裂國家目的。你看它只是說地方特色,本民族特色,體現本民族歷史文化,就做這樣的教材都被直接打成死刑。然後別的說什麼牟取利益,中共就所有的這個東西想讓你搞出牟取利益,那太簡單了,是吧?然後是在說他是在哪裡2003版的41篇,2009版的43篇。那肯定是2009以後抓的,對吧?抓了很早的,抓10年了都可以,早就判了,兩年可能都已經在集中營裡頭抓,早就那個了,可能都已經執行死刑了。說這41篇加43篇的問題教材,這2003版41篇總共84篇,說這個有一些人參與了這個“7.5”烏魯木齊打砸燒搶嚴重暴力事件,參與了“4.30”火車南站烏魯木齊火車站暴力恐怖活動,說另外一位叫阿提坎木∙肉孜參加了中央民族大學教師伊利哈木∙土赫提為首的分裂國家犯罪集團並成為其骨幹。這些所謂的參與,安紅,這就是事後的,可能就相當於香港那個運動一樣,你可能在街上去參加了,然後被拍了照片,就說你參與了。活動的定性就是暴力犯罪活動,對吧,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多恐怖。

這些人能參與編寫教材,那中共早就對他的祖宗三代都已經審核過了,安紅,絕對的,我在2009年還是2007年去西藏,去西藏有個最大的寺廟,三大寺之一色拉寺裡面最著名的就是辯經,對吧,它有個辯經的展示,每天下午3:30在辯經。然後我們是漢族,對吧,有很多人在那拍照。然後很多藏民在那裡,在旁邊穿著便衣在那裡,我一看這就是監視的,是吧?然後我就過去跟一個監視的藏民,我就跟他聊天。就是他們利用西藏的人監督這些,然後我就問他能出來辯經的這些人,這些藏民,這些喇嘛都是一定都是…他說:這些人,我們第一不是誰都可以出來辯經的,知道吧?辯經萬一跟外面這些人接頭,他們也盯著有沒有接頭,給個紙條,不是隨便誰都可以聽出來;第二他說你都不知道,他們你看他沒手機,但是他說達賴喇嘛在海外只要隨便說一句話,第二天就全部到他們這裡來了,全部都知道。他們就很奇怪他,他是什麼通道了解的。明白吧,這啥意思?就是還沒有說西藏當時叫做,不是當時那個有一個就08年,我是08年之前去的,08年西藏不是308是西藏不是這個大昭寺前面一個大的那什麼中共導演的一個戲嗎?是不是?說什麼西藏喇嘛叛變什麼動亂;在那個之前,就是在那個之前,所有的喇嘛都盯得死死的。我告訴你,就說意思就是說這些能參與編教材的,一定之前就早就給你盯的死死的,只不過這人可能正好出現這事兒,說不定出去看看,就被別人拍著了,就相當於這個香港反送中運動,去參加遊行,很多人是本著一個正義之心,根本沒參與任何的什麼中共定義的打砸搶燒,最後抓起來判刑,然後就到這個最後殺雞駭猴,找一個什麼廳長副廳長來頂罪,這就是中共的這種邪惡統治的現狀。當時烏魯木齊無論什麼5.7呀,什麼4.30等一系列,我告訴大家,當時100%他們怎麼忽悠當時這些老百姓,也是說,我們政府會給你們解決問題的,是不是?都這樣的,我記得當時韶關哪個是“7. 抓成“宣揚民族分裂”,你想咱們如果回國呢,別說回國了,我天哪,那得死多少次啊?安紅。抓成“宣揚民族分裂”,你想咱們如果回國呢,別說回國了,我天哪,那得死多少次啊?安紅。

安红(00:36:55)

我们可能也是被我们可能也早早就被冠以什么,我以前说过吗,要做这个家族的败类,这个什么什么家庭的逆子,民族的败类,叛变国家的分子,然后什么被西方所谓什么什么什么思潮影响的这些,那我们可能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因为你只要觉醒了醒悟的,你只要敢跟中共传统的洗脑教育不再沆瀣一气,而是敢这个针锋相对的去反驳他们,去跟他们碰壁啊,去跟他们这个去,去这个进行这个鸡蛋碰石头的这种不畏强暴的这种运动或者这种争斗的话,你肯定会被冠上这个种种这个罪名,所以想来想去的这个我们所谓我们可能早就已经被他们在报纸上有什么海外敌对势力,或者把我们污蔑为这个海外反华势力,其实我们是海外的灭共势力,应该这么说,不仅仅是反共灭共势力,这也叫爆料灭共革命势力。但是中共它永远在这儿是要搅浑水,把这个囯和这个所谓它这个党连在一起,说我们是动不动说别人是反华,其实他们最反华的。他们杀戮了数亿的这个同胞,可以是1.2亿以上起哈,然后灭掉了至少4亿的我们那些我们那些后代孩子,这是它自己披露的数字,所以它真正才是最邪恶,但是它竟然指斥我们。我们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出卖国家的主权和领土,我们也没有任何一句说把这个国家的这个民脂民膏全部以这种各种变通的方式转移到海外,我们也没有那种野心说像中共一样,他们试图把这个世界上这个在上帝引导下的这个美国都要给它灭掉,然后它妄图这个能以此统治世界,它不惜以这种延揽人才制造这种超限战的生物武器投放到全世界,它不惜以这种方式来打倒它这个邪恶的目的,但是它竟然可以倒打一耙说别人。

我们知道一个民族的文化,真的是这个语言文字在哪文化在哪,那么中共呢是苦心孤诣的想把这个给剿灭掉,那么真的是一个人在家,一个人在家庭,一个家族,以前那个还要修家族谱呢,那个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的传承,一个家庭好了一个家族兴旺了,才有可能整个社会整个这个国家兴旺,所以真的是没有人,没有家族就没有这个国家,但中共给我们的教育恰恰是反过来。

還有就是說,你怎麼能夠繼承你這個民族的優良文化傳統,但它自己還宣傳呢,這個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民族的是有特色的,那為什麼它號稱說可以給它給所有這些少數民族以自由,但真正在這個人家爭取這個自由的時候它是絲毫都不給,你怎麼能讓這種所謂的這個文化延續下去的話,無論是藏族蒙族維族苗族其他的都是這樣,語言的傳承,還有它的文化的歷史,他都可以去做,但是真正這個一旦做大的話中共是最擔心的。可以說從中共一直開始,無論是藏族蒙族還是這個維族,中共一直是特別特別害怕這些地方出事,但是中共當政的時候他們曾經也是引發過,我忘了那個案件叫什麼這種叛亂,最後這個很多人其實也是,當時你這個在新疆有共產黨,這個跟那個邊境上出了很多問題,然後導致數万人這個集體跑到那個新疆,跑到那個蘇聯去。有很多這樣的事情發生,真正的那時候做的是中共幹的,它就從來不說它自己也是一個所謂的這種叛亂,或者說所謂這種出賣國家民族利益的組織和團體,它就不說了。所以真正現在開始用這種,我們只有在字裡行間去讀它這種所謂的中共宣傳,才能讀到它背後的一些故事,一定有很多血淚,一定有很多這個動魄驚心,也一定有很多的淒慘無比。但是現在這個事情擺在案子上,說白了,就是像剛才路德先生演繹的一樣,他們已經豁出去了,他們什麼都不在乎了,他們是流氓他們誰都不怕。他們對全世界在這現眼耍流氓,他們覺得心安理得,他們覺得這是他們最好的應對方式,但是永遠逃不出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這兩塊被釘得死死的這麼個牌子;再加上超限戰和生物武器,我想啊,只能說明他們在迴光返照,希望這是他們最後的那個扑棱。好謝謝路德。

路德(00:41:45)

墨博士分析一下。

墨博士(00:41:50)

路德先生剛才說的讓我想起了,我求學的時候真的是有很多的地方上的民族學院,很多大學有民族班,還有很多地方就是每年很多的大學都有這種民族特招生,實際這些民族特招生就是從這些自治區來的,其實這些孩子其實家裡都很有錢的,特別是內蒙新疆西藏的,不要看他們膚色,也是這些家裡家庭背景都非常非常的好,也就是說基本上全部是由中共篩選過的。大家知道嗎?這個他們這種回族班和民族學院的興起,大約就是跟改革開放是同步的,也就是與這個鄧小平和江係為主的,大部分現在的官員上位,大家可以查一下這些官員的這個履歷,大部分的成長和上位是江派在時大部分上來的,也就是說這些官員很可能都是中共的江係人,對吧?因為這個新疆的官員的培養不像內陸官員你隨便撤換,因為識字的和培養的就那麼幾個人,他一個地區就那麼點人,你要殺了就沒有了。但是習現在出現的一個問題就是說,這些人很可能他懷疑是江有可能這些人會通過江的勢力運作,把很多的新疆和事實放出去讓他不利,所以說他有點現在就是要殺雞儆猴,要警告江派的這些各地的少數民族官員,讓這些官員們閉嘴。

還有一點就是說,安紅女士剛才說的對,就是說現在的中共到了一種就是滅亡的時候,它以這種極端的形式,反倒說明他們現在已經對這個末日的恐懼非常非常厲害;否則的話有自信和有控制力的人絕對不會行這種極端之事。這說明反倒說明中國現在對這個新疆的事情的外洩和失控,已經到了一定的地步。

還有一點就是說明大家要注意一點,就是說大家記住新疆的模式很容易反饋回進入大陸內部,也就是說這種模式如果定性的話,分裂國家罪就可以進入到中國的各個地方。但是我一直想一個問題,記得路德先生一直說他在那時候拉斯維加斯被人搶劫,人離開一米你才能告他搶劫罪,但是中共的這個分裂罪不需要事實的,這個是很恐怖的。就說你就像個孩子兩個人吵架,我要殺你,有的時候我要殺你,我要打你,另外一個人就可以被判死刑。因為你殺人這個就是分裂罪的東西,你只要表現出或者是它認為你有分裂罪,你就可以被判死刑,這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情。你甚至不說話,真的就有可能過兩天你看路德社節目,就是不要說我們回去了,看到那些說了天線寶寶,人家就說你是分裂罪,就有可能把你判死刑,這個絕對是極端恐怖的事情啊。你說包子,你說小白楊,可能過兩天就有人把你告了,抓去判刑。這個時候絕對是中共國內絕對是什麼,叫做風聲鶴唳!好的路德。

路德(00:45:09)

是啊,這個首先剛才我們第一分析了一下,這個對內他們主要的目的就是什麼?殺雞駭猴!是吧?殺一儆百。也可以看到現在中共這個很多的以維吾爾人為主的這些統治基礎,現在說白了出現了鬆動,這是一個這種信號。

  • 我們要看到,就是說白了,就是跟美國、跟西方世界、文明世界對著幹。因為在這裡面所說的這種東西,基本上就是有點破罐破摔了,只要突出地方特色,本民族特色這些東西,就直接是民族分裂、暴力恐怖,宣傳暴力恐怖、宗教極端思想。這些說到底,安紅,你覺得就是它判兩個死刑的話,這個對美國一定是一個巨大的,這個可以說是對西方的這種國際的秩序的徹底的藐視。這藐視,你覺得接下來美國、西方世界會有一個什麼樣的舉動?你怎麼看?

安紅(00:46:29)

应该随着前一期整个阶段这些所有真相被曝光,就是这个现任国务卿布林肯先生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个言辞凿凿,掷地有声地强调,这就是板上钉钉的种族灭绝和这个反人类罪的话,那中共其实已经没有任何余地可以逃了。那么现在这种事情发生,只能让所有这些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无论他曾经对川普有意见,还是这个对对拜登有看法,无所谓!但是在灭共的这个统一意见上,说白了,中共这种做法又给它增加了一个确确凿凿的事实证据。因为让更多的人看清楚,如果正义力量不出手,那么所有的世界这些正义力量,无论你在哪个地方、国家、地区,你都有可能遭受中共这种不宣而判,完全是无法无天,然后这个口含天剑就可以在嘴巴里就可以决定人的生死,完全没有任何法治,纯粹就是人治。那这种现身说法和这个真实再现的这种实力,全可以让这些所有这些人,可能还有一些人半信半疑、将信将疑,也有可能很多人,有些人可能还不是100%的相信的话,那他现在开始就被这种一招一招中共自己甩出来的实锤证据直接雷醒。所以说为什么这个我们其实是昨天的节目也是每一次听的时候呢,我觉得这个世界或者这个速度,灭共的速度其实已经开始进行加速度了。这是我们可以能看到的,肉眼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除非你拒绝听这些真实的消息,但是你只要关注这个世界,关注自身,关注这个整个的运作变化,你就会发现这个速度其实已经非常的快了。

那前期它有积淀,在这个节骨眼上,中共恐怕也打错了算盘,他误以为这种方式能够吓唬吓唬西方,能够真正震慑一下所谓把它定成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的这些美国正义力量,但是真正他们恰恰又出了一个大LOW招,恰恰又再一次暴露自己的无能。

还有就是说,它已经彻头彻尾地向全世界展现它自己其实就是空心大萝卜,他已经内如糟糠、内部彻底腐朽,这个摧枯拉朽的势力其实重重地摇一下,轻轻地踹一脚,或者再狠狠地擂一锤,其实它已经就是无论是什么样的庞然大物,它都要轰然倒下了。

我们从这里面看,还有他它试图以这种强硬的风格跟方式,以这个把人处死的这种实力来警告或者是威胁、震慑那些新疆维族同胞,但是如果横竖都是死,说白了死一条命又算什么?所以很多人不会就屈服在中共的淫威之下,也不会屈服在中共的所谓这种血腥镇压和专制下,他们一定会有更多的人。那时候我倒要看看中共它怎么收拾?他自己内部可是管公检法的都是有相当地位的人,这个地方松动,往往比这个所谓的那些百姓阶层或者是草根阶层这个这个韭菜阶层,真的是可以说他们起到的效应非常之大。而且这个中共可能一系列的做法,最终恰恰适得其反。谢谢路德。

路德(00:49:50)

墨博士分享一下,你怎么看,西方?

墨博士(00:49:56)

这里面我觉得西方实际上中共这个我们把这个新闻如果翻译给西方的话,其实西方正好对应了前面说的一件事情,就是新中共在新疆的一个是反人类罪,一个是种族灭绝,因为这两个新疆官员未审就判,或者未审就处决,这都有可能。还有一个就是什么?没有证据和任何的情况下就对人进行这种处决,这正好是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对吗,对新疆人?对一个地方的官员也没有做任何的有理有据的审判,就对人进行处决和拘押,这不是反人类罪吗?这不是这个种族灭绝吗?这就是人类罪!也就是中共的这种行为反倒证明了,所有国家和美国对他的定义没有错;西方国家也会看到,如果这两个官员是这样的情况,那我请问,几千万的平民,新疆的平民待遇比这个官员好吗?肯定不可能,对吧?所有的少数民族会比官员好吗?那香港的平民和自由会比他们好吗?也不会好。那只能说明比这两个官员的待遇更糟、更差,那你中共还怎么抵赖你的新疆是自由的,你对新疆是和平共处而不是反人类罪呢?其实这两个事情放出去西方应该更认清楚,中共就是反人类!

但是中共现在有一个流氓作风,就是说我现在开始杀人质了,新疆人、新疆的官员就是人质,你再谴责我就杀人质,就是说白了这是最流氓的那个绑匪的特质。你只要一说话,我就拿无辜的人命来杀,以杀止制裁。这种行为我觉得绝对是中共现在想做和只能这样做的问题;但是西方的反应确定了未来中共的道路。我觉得西方应该更加强硬地出来,不然的话新疆和其他的少数地区绝对会生灵涂炭的局面出现。好的路德。

路德(00:52:08)

接下来再看一下其他的。这个中共现在这个战狼外交越来越狂妄了,越来越傲慢,说美国政府应当认清形势,改弦更张–中国日报网评。结合这个新疆的一系列举动你就知道,现在它已经知道,这个昨天做节目说的,美国拜登老年痴呆症,这个拜习电话说的不承认了,没办法了,找不到拜登了。现在都是知道这个布林肯,都是布林肯一步步发话。说改弦更张,什么意思?其实就是说这个拜登政府,我们手上有你们的黑材料,你们要注意;如果继续那个的话,你们可能,我就搞臭你,包括布林肯也是一样。

你看他们说这主要的,第一,这篇报道针对什么呢?第一就是布林肯向国会提出报告,继续暂停香港特殊关税地位,说他对香港的态度与臭名昭著的前任国务卿蓬佩奥几乎一样;然后多家媒体报道布林肯提交报告,重申了特朗普时代的认定,延续了特朗普政府的强硬政策。

所以这句话实际上就让中共彻底看清楚了,别指望美国换了政府以后,会对中共继续开绿灯,背后跟他们勾兑。那是不可能的。然后说,说布林肯是叫做雕虫小技,早就被国际社会识破了。哪个国际社会?中共现在把自己就代表国际社会,它不仅仅代表了14亿人,把咱们都代表了,现在代表国际社会、代表联合国、代表全宇宙。我告诉大家,下次应该是“你的雕虫小技早就被全宇宙社会识破了”,是不是?说美国政府政客费尽心机也难逃失败命运;然后就可见这香港的,针对马上要停止香港的这个特殊关税区的地位,对中共打击非常大。接下来重点就是港币,是吧,还有一系列的法律方面的。

然後在這裡,說白了就是這方面。我們再看趙立堅這裡也是,說怒批、揭批美國侵犯人權五宗罪。趙立堅在這個外交部的新聞發布會上說,說美方越是孜孜不倦地炮製涉華人權謊言,偽裝成人權衛道士,越說明他們對自己積重難返的人權狀況心虛不已;美人權遮羞布早已遮不住其做過的惡。其做過的惡!說列舉了美國殖民主義、種族主義、輸出動亂、干涉主義、雙重標準五宗罪。說美國你到美州的時候,你們對印第安人怎麼怎麼滴。那我們說,那在印第安人的時候,17多少年,是吧,16多少年,那你中共國所有的婦女都是裹小腳,是不是?男的必須得扎辮子,不紮辮子就殺頭。那你這話怎麼不說?所以中共的這種邏輯,現在就是說,你過去怎麼怎麼滴,所以我現在可以怎麼怎麼滴。就是這個意思。我過去,咱們這過去怎麼怎麼滴,你不能說,你叫做什麼?叫做歧視,編造謊言。

然後說奉勸美方放下傲慢與偏見,正視、檢視自身存在的嚴重人權問題,並採取切實措施加以改進,而不是對別的國家指手畫腳、說三道四。安紅,你怎麼看?

安紅(00:56:34)

瘋了,我覺得他們都可能是不是包子吃多了,還是怎麼了,下面跑肚子,還說這些人也都做了這個引流手術哈,這腦子血管瘤裡有什麼,腦子這個血管有問題啊。如果說我們從來沒有出過國;如果說我們從來沒有見識過這些世界;如果說我們從來沒有參與過這個爆料滅共革命,你就真的不知道他們的,他們還嘴大可能真是,牆內小粉紅還挺自嗨呢,但是真的是比較過、驗證過,看到他們的興奮程度,所以這個時候讀完了,就是可以說真到了這個迴光返照的時候,他們會突然還很警醒的那種情景。

第二,所有這些,你是這個國際法的這個審判庭嗎?你這裡面有國際法的法官嗎?你真正是全世界這個公公平平地坐在一起,不是你花重金買通所謂WHO,這個甚至包括原來譚德賽的這個位子,2000萬美金,2000萬美金的給他,塞給他,然後讓他在國內任由他在國內起碼在若干城市和這個地方都養他的情人;還是你徹底派很多類似這樣的運動官員,包括像孟宏偉買的那個國際刑警主席那個位置,包括那個世界聯合國里面,所以有很多那些位置都是中共拿錢買的。他們一直在用金錢買斷話語權,妄圖用這種方式操控和影響世界。這個時候跳出來指責美國,而且還把美國的歷史翻出來,那真的是這個大言不慚。為什麼?你中共的歷史才有多少?你所謂的1917年在前蘇,然後一直到什麼一陣風傳到了那個中共國,真正從那時候開始也不過就是百年的歷史,1921年到現在也不過才百年曆史。所以真正你有什麼權利跳出來這樣指斥責別人呢?所以就說用這種方式只能讓中共在全世界面前,這個丟足了面子,而且徹底暴露了,它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貨色?

第三呢,哎呀,我是覺得,他們高喊著雖遠必誅,可是派著這種所謂的這種什麼類似的這種漁民,其實就是所謂的民兵,結果稍微這個正義力量一震懾,他們就溜隊著回去了,可能還留下那麼一點的在那盯場的。還有真正開的這個冒著滾滾黑煙的瓦格良號或者所謂的這個航母到那巡視一番,哪裡可以抵得過馬上就來的這些軍事演習,對不對呀?我們明知道法國要參與。

第四,這裡面還有個小問題,就是說,你真正咆哮著說你這個衛星可以上天了,然後你這個軍事實力,地對空、空對地,什麼海對空等等,真正到了拉出來這個是騾子是馬遛遛的時候,你的實力在哪兒?

第五,你敢把子彈,你敢把真槍、真炮發給那些戰士嗎?他們的家庭父母都沒有退休金,年收入老兩口可能種著一畝三分地,最終可能年收入才3000-5000,年收入兩個人,然後他們真正可能已經面臨著被強拆,他們的親人或者他們的妹妹他們姐姐,他們的妻子都可能被那個潛規則,他們真正手裡拿著真槍真炮的時候,我敢保證百分之八九十,首先要調轉槍口殺了你們這些所謂的那些頭頭腦腦們。所以真正整個這些力量都在被醞釀激發,然後就是噴發,所以中共現在能夠打嘴炮,依舊在那嘴硬,完全因為它下面太軟了。謝謝路德。

路德(01:00:17)

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01:00:20)

我覺得實際上應該怪王毅和楊娘娘他們兩個嘴硬,害得下面人想軟也不敢軟,為什麼?中共的口徑擺在這裡,他們想不被踢下去和被抓起來只能跟著上面走,這就是中共的體制,下面人除了跟著上面一起狂吠以外根本沒有自主權。我覺得人民日報有一句話很搞笑,他說現在的美國政府更擅長掩藏在人權和民主的遮羞布下,其實肯定是聽了我們路德社,是路德社告訴他們,現在的拜登政府表面上就是人權和民主跟中共幾乎是一體的,實際上是另外一會事。中共現在罵美國政府,但是絕不提拜登的字樣,就是希望拜登能轉向,但是拜登現在就是我全部聽你的,全部打配合,但是下面的人事是國務院和各部委做的,我無權干涉和強制收回,也就是布林肯做什麼東西全部沒有掛拜登的名號,全都是美國政府的既定政策。這讓中共非常的無奈,因為拜登答應的事情,拜登承諾的事情拜登都做了,大家看到拜登從來沒有說一句跟中共敵對的話,甚至說只是競爭,只是各種東西,都按中共的說法,這讓中共現在對拜登沒有辦法,只能強硬一下,讓拜登再往前走一步。但是拜登現在還很油滑,該做的做,不該牽扯的不牽扯,我現在比較忙,忙著國內疫苗的接種,忙國內亞裔被欺凌的事件,當然我是很忙的,國際事務呢是應該有布林肯他們來做,軍隊是由這個國防部來做,我無權干涉,我已經都做好了。這個上面就可以看到拜登這個位置非常的好,他做得非常優秀,該做的全做,不該做的就不做。中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說只能在這裡喊口號。好的路德。

路德(01:02:39)

這個趙立堅除此之外還對日本開砲,他在對日本例行的記者招待會上說,作為中共國的近鄰,日本對中共國內部事務應該保持起碼的尊重,不要把手伸的太長了。趙立堅這樣說,要對日本介入涉港涉疆等中共國內政的行為作出回應。同時社論還說,中共對日本不抱幻想就不會有失望,並說王毅與日本外長在五號的通話使雙方達成了很多共同點,如加强两國務實合作,互相支持對方辦好東京奧運會和北京奧運會等。但雙方顯然也有交鋒,說日本的外相重提了釣魚島和新疆香港的問題,王毅則直言日本不要被帶節奏,不要把手伸得太長。趙立堅也說不要把手伸的太長,總的來看,說日本近來在跟隨配合美國對華施壓方面跳得比較高,這給中日關係的改善的勢頭蒙上了陰影,說菅義偉本月中旬將訪美,美日雙方在這之前有對中共國展示一些強硬姿態來討好美國的機會主義動向;中日關係在去年年中就出現了新波動,是因為川普的原因。日本的患得患失有兩大原因,一是美國的牽拽,這個因素在日本對外關係中一直是主導性的,二戰中遭美國根本性打擊的日本是當下美國全球盟友中實力最強,但卻最溫順的一個;當華盛頓要選邊站時,日本似乎也是最不敢抗拒那一個,他的獨立自主性明顯不如同為美國盟友的韓國。另一方面就是日本打自己的算盤了,看到中美關係嚴重惡化,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想用強硬態度向北京施加壓力,迫使中方在釣魚島問題上做出讓步,以取消釣魚島在被日方2012年國有化之後中方開始採取的對該島海域常態化巡航等,日本邁出了乾涉中共國內政的第一步,但屬於跟隨合唱似的,除在外交表態層面,尚未敢像歐盟那樣啟動象徵性的對華製裁措施。這一輪的中日關係動盪告訴我們,日本屬於相當不可靠的國家,他的外交自主能力太差,美國對他影響是絕對的,而且他的外交道德感也很低。他說日本是個歷史上反复傷害過中國的國家,卻總是對中共國濫施偏見,對征服其的美國卻俯首帖耳,他的外交本性就不是維護正義,而是屈從於實力,因此可以預見中日關係好不到哪去,我們無需對此抱有幻想。

這個意思是說中共國的經濟不斷壯大,所以不斷吸引日本來對中共國的靠攏,意思說要對日本出手了,在根本上要解決日本這個,怎麼解決呢?就是說在經濟上徹底關住日本,讓日本這個島國孤立,看他繼續能怎麼樣?安紅你怎麼看這篇社論的?

安紅(01:06:13)

這個其實是因為美日韓對吧,我們已經做過節目,四國甚至韓國後來表示打算也要加入,其實中共這個文章寫的挺有意思,一方面想通過這個來拆散美日澳韓這麼一個體系,在日國和韓國之間搞小動作,表面上誇一夸韓國,然後再把日本給貶低一下。但文章里中共卻說日本可能在中美雙方之間搞小動作,中共就是用這種認為和理解在中日關係上進行操縱的。這文章寫的很有意思,我希望這篇文章被好好的翻譯出來,讓日本好好的看一看。

第二就是說中共一定是看了我們的節目,被節目中的判斷分析和推理嚇壞了,中共希望美韓日澳不要有這種結盟,因為新亞約一旦成立的話,對中共可以說又是一個重磅的釜底抽薪。那中共在這篇文章裡極盡其能事的前言不搭後語,無外乎就想拆散美日同盟,但同時這也會點醒日本。我倒是覺得日本一向是多多少少要考慮到中日之間所謂的一衣帶水,更要考慮到以前曾經以軍國主義入侵他國,同時我們在節目里分析過,日本在世界上不敢再塑造一個軍事強國的形象,他一向說我們是友好和平的,並用這種方式表達想挽回一度曾經籠罩在整個亞洲人民心中的戰爭陰影。那中共在這篇文章裡其實已經詳細的羅列出來中共是怎麼想的,在跟日方交往的時候他們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思,這一次如果美國的實力或者美國和世界正義力量的實力能夠讓日本韓國直接折服的話,那整個聯盟就形成了。中共這個時候用這種下三濫的方式耍筆桿子,無外乎就是想徹底拆散整個聯盟,甚至在裡面做手腳,希望分崩離析和瓦解整個聯盟所形成的新亞約的力量。可是它能夠能做到幾分呢,如果說日本明白中共的這種宵小心機的話,可能最好的辦法就是徹底置之不理。謝謝路德。

路德(01:08:49)

你看中共所有的思维实际上就是一个斗争思维,还处于上个世纪40年代,就二战之前的那种斗争思维,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全世界的主流是什么,就是普世价值和人权,和老百姓日子要过得好的需求,以及科技创新、文明前进,这种主流他没意识到,并且全球一体化,共同遵守一个大家认可的一种秩序。中共现在全是斗争思维,日本的这种改造他是分两步走,第一步就是明治维新,脱亚入欧。脱亚是什么?入欧洲又什么?第二步的脱欧入美,就是麦克阿瑟对日本的再一次改造。那第一步脱亚入欧是什么?亚洲就是中国历史上几千年的那种儒家思想,就是我们之前说的以道德为审判,就是道德说了算,皇帝和幕府有权有势就可以用道德把别人给灭了,没有事实;入欧入的是什么?欧洲当时建立的那一套法律体系是以法治为主,日本明治维新实际上真正解决的就是三权分立,有法治,有司法。那中国几千年大清朝断案都是县太爷在断案,没有什么法官,虽然欧洲那时候大陆法系是没有陪审团的,但是别人至少有法庭和法官。早在古罗马就有法官,就有元老院就有议会,脱亚入欧第一步就是你先建立这个体系,至少社会在公平上得到了一定的公平性。中共,中国大清朝哪有啥公平,县太爷说了算。是不是?法治最重要的这些东西,中共国到现在说白了都没得到;但是由于第一步不彻底。

為什麼不徹底?之前我們說日本輸給美國不是輸在信仰,日本人為了信仰天皇都可以剖腹的精神,在精神層面絕對不輸給美國,毅力也絕對不錯,個體的能動性絕對不輸美國,我沒說個體創新性,就是個體的能動,只要上面發一句話,指揮棒都可以最快速的傳導到每一個末端,這方面絕對比美國強;他輸在哪裡?就是輸在科技,就是我們昨天做節目中說的擁有美國類似於SIXTA這樣的組織,你日本想都不敢想,在這方面他只能在別人的基礎上去跟隨,在這個基礎上去,比如說有航母了,我們的創新就是把航母造得更大,但是他永遠不會去想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的東西,他想不出來;美國就是把不存在的東西我給你搞出來,無論原子彈,雷達,還是我們昨天說的圖靈機這種,有機器來給你破譯密碼,就是世界上不存在的東西美國可以給你搞出來。日本當時也是這樣,你看我們得到最新情報美國在搞航母,當時最早航母是英國搞的,這個東西非常好,我們要創新,他對創新的理解就是只是在這個基礎上,搞得越大排水量越大,裝甲裝得越厚;你說它有沒有創新,絕對有創新,至少比中共國要強很多,但是他只有研發能力,但沒有像美國這種製造不存在的東西的創新能力。日本最後就輸的就是這些,他想像不到的東西最後讓他輸了,他想像不到山本五十六的電報給破譯了,也想像不到美國航母上裝了雷達,那個時候還沒雷達;他也想像不到它的密碼能被破譯,原來美國有計算機,他更想像不到一個原子彈扔下來能死幾十萬人,他想像不到這個世界原來還有可以顛覆牛頓三大定律的科學,能量守恆。你說一個很小看不見的一個小原子沒有任何能量,但是在撞擊中居然產生這麼大的能量,這是絕對顛覆牛頓三大定律的,按理說應該是作用力與反作用力撞擊完又彈回去,日本絕對沒發現裂變反應能釋放能量,而原子本身是沒有能量的,但它能釋放能量,這就是顛覆,美國最偉大就是不斷的顛覆自己,所以說中共對日本還處在二戰之前的這種思維。日本他就說美國這麼厲害,你把我打敗了,我就跟你學,是不是?我學的什麼,學的就是你美國怎麼把在世界上不存在的東西變成存在。你中共國到現在說白了這幫人還沒明白,這個人類 的競爭已經到哪一步了,競爭啥?不是競爭天天忽悠洗腦,你有14億人,說白了你哪怕有70億人,在科技面前你都是沒用的。日本二戰比你中共國現在的能力要強多少倍,我告訴大家,各個方面都要強多少倍,無論它的工業實力,是吧,輕工業,還是它的經濟體系的各方面,糧食自給自足,各種方面,是不是?石油的煉油,包括它們當時的所有的殖民地。很多人說日本什麼,說日本跟美國戰爭輸的是能源或者是它國土面積不夠大,資源不夠。其實這是胡扯,為什麼?因為日本當時在太平洋的所有的殖民地加起來,就說它的資源,哪怕你日本老百姓可能餓點肚子,但是它的資源去支撐跟美國打仗這幾百萬軍隊是完全夠的。最核心的,就是剛才我說的,它沒有一個轉化,就像這個原子能夠轉化成能量,他沒有能力把想像不到的東西變成想像的到,這種創新的能力它沒有,它沒有這個。所以它就要學習美國,是不是?因為它是真正交過手,它真正交過手知道:我都已經各方面做到極致了,安紅,絕對日本那時候各方面做到極致,絕對的我跟你說,居然美國,我基本上沒得打。它都搞不明白在太平洋上為什麼別人一艘航母可以把它整個全部給滅了,它搞不明白,實際上別人有秘密武器。後來才明白了:哦,原來科技。是不是?中共你這是,說白了所有的就是理念觀念的落後最終就導致你整個全盤皆輸!安紅。不到的東西變成想像的到,這種創新的能力它沒有,它沒有這個。所以它就要學習美國,是不是?因為它是真正交過手,它真正交過手知道:我都已經各方面做到極致了,安紅,絕對日本那時候各方面做到極致,絕對的我跟你說,居然美國,我基本上沒得打。它都搞不明白在太平洋上為什麼別人一艘航母可以把它整個全部給滅了,它搞不明白,實際上別人有秘密武器。後來才明白了:哦,原來科技。是不是?中共你這是,說白了所有的就是理念觀念的落後最終就導致你整個全盤皆輸!安紅。不到的東西變成想像的到,這種創新的能力它沒有,它沒有這個。所以它就要學習美國,是不是?因為它是真正交過手,它真正交過手知道:我都已經各方面做到極致了,安紅,絕對日本那時候各方面做到極致,絕對的我跟你說,居然美國,我基本上沒得打。它都搞不明白在太平洋上為什麼別人一艘航母可以把它整個全部給滅了,它搞不明白,實際上別人有秘密武器。後來才明白了:哦,原來科技。是不是?中共你這是,說白了所有的就是理念觀念的落後最終就導致你整個全盤皆輸!安紅。

安紅(01:17:35)

沒錯,就是說因為我們看過啊,就說日本其實當時戰場鋪得多廣多大多深,那個現在後來曾經中共也一度改口說,這個所謂的這個國民黨抗戰或者說中華民國抗戰是給整個第二次這個世界大戰中,在亞洲部分最大限度的牽制了這個日本這個軍國主義,或者說帝國主義這種侵略這種行徑。它當時的戰火,像我們澳大利亞達爾文都曾經被它的這個飛機轟炸過,就說也就是說涉獵之遠之深之廣,真的是超乎了很多華人的想像。一直以為它是蕞爾小國,蕞爾之國,覺得它就是小日本,沒有什麼,可是真正說的就是它確實是如此。而且我們在節目里分享過很多次,它的這個技藝精湛;它的這個歷史沿革;它所有這些兢兢業業做事情這種精神,包括曾經也說徐福是鬼穀子的高徒,五百童男五百童女,都是簽下生死契約要去闖蕩的,所以為什麼那個民族裡面70%以上都是A型血,那整個那些人既遵守規則,同時又個個能撐著一隻小龍去做這種能直接下指揮下命令的事情,同時團抱在一起還可以成為一個團體,所以真正它曾經在整個的上個世紀,那個年代必須是承認,它的那個能力超乎很多人想像。但最終還是敗了,為什麼呢?就敗在正義和非正義之間,敗在這個它本身是非正義,行不義敗正義,就是怎麼回事。那現在呢,呵呵,中共用這種方式能否或者說,中共再一次又要說當年日本曾經軍國主義侵略過我們中國,我們中國人民如何如何民族主義民粹主義再去反的時候,我想這麼多年的這種洗腦式的教育,也一定喚醒了很多人:它並不能阻止,只要國門打開疫情緩解,它無法阻止,依舊有大批的年輕人到日本去旅行。它就算在國際舞台上用這種人民日報社論的方式,再三再四的前後矛盾,或者說苦心孤詣的試圖來勸服一下日本,拆散日韓之間的這種結盟關係,它也真正很難能做到徹底。為什麼呢?你背後的實情;你的超限戰的生物武器;你整個的種族滅絕;你的反人類罪,全都可以讓世人看得很清楚。

那我想呢,這個日本也許是需要出一位相當相當立場堅定針鋒相對,敢跟中共叫板。我們知道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先生已經表過態,那我們也其實個人希望這個菅義偉先生也能夠做到這一點。既然他們曾經看到了美國以及背後正義力量的強悍強大,或者說看到了世界有另外一股力量不會讓撒旦中共得逞的話,那我想怎麼樣站隊,這是日本的事情,非關中共,中共的手伸得也太長了,沒有權利去教育或者教訓日本這個國家。好,謝謝路德。

路德(01:20:35)

好,墨博士最後總結分享一下。

墨博士(01:20:40)

現在我覺得就是其實日本這個事情是中共內部,我覺得首先的問題,就是內部絕對有部分人想拉攏日本的,但是現在出現了這種問題讓內部開始出現,所以說它這個高度的幻想其實就是指中共內部有人有幻想,實際還是從內部出了問題。所以我感覺中共現在在外部這個全力反共的趨勢下出現了就是:中共是對內狂對外分的一個狀態,就是對內非常囂張壓榨老百姓,全力這种血腥的封鎖,對外呢就是像瘋狗一樣四處亂咬,但是也預示著這個東西,也體現出中共現在政治的統治和這個東西已經到了一個快到崩潰的邊緣,它自己內部的壓力和外部的壓力,它都難以消化,可見現在整個滅共的趨勢已經快到一個頂點。( 路德:對!)好的路德。

路德(01:21:33)

好,謝謝安紅,謝謝墨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不要忘了點贊分享。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發布:GL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4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