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中美之爭正處於戲劇性的轉折點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DongDong

編輯上傳 水星

japantimes.co.jp

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傑米·戴蒙(Jamie Dimon)對這場有望載入史冊的 21 世紀大國間全面競爭進行了長篇分析。他認為,只要美國勇於直面失敗,從反省中深思長計,則可趨利避害,成功狙擊中共國覬覦全球領導權的企圖。

在周三(4月7 日)發表的致股東的年度信中,戴蒙全方位剖析了中共國的優勢和劣勢,同時捫心自問了美國自身的優勢和劣勢,他認為中美之爭正處於戲劇性的轉折點。

這位華爾街高管寫道,“中共國邁向世界經濟霸主之路注定蜿蜒崎嶇”。同樣,“儘管我篤信美利堅合眾國具備百折不撓的品質,但上帝並未賜予我們成功的神權。”

戴蒙在信中說,中共國領導人眼中的美國日漸式微,我們在科學技術、基礎設施和高等教育方面節節敗退,美國的政治氛圍和平等精神歷經著撕裂的陣痛,結果是兩黨無法調和的矛盾導致政府施政綱領左右搖擺難以實現宏偉的國家目標。

中共一黨獨裁專政的體制確保其國家政策能數十年如一日延承不變,不會朝令夕改。若要與中共國正面對決,戴蒙認為,美國政府也需要貫徹實施穩定的長期預算、規劃和報告,以實現廣泛深遠的公共政策為兩黨己任。

戴蒙還呼應了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對美國“後疫情時期”經濟復甦的願景,他表示,某些領域僅憑自由市場經濟尚無法推動發展,因此華府需要的是靈活多變的產業政策,無論是對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還是為推動關鍵技術的研發提供資金,都應有的放矢。

美國還必須解決其社會中的不平等問題,這也是美國社會割裂和政治干預手段失靈的癥結所在。

這位投行家的信中說,“斷層線(Fault Lines)是不平等的”。

斷層線是一個金融術語,目前一般翻譯成“金融斷層線”或“斷層線”,源於印度經濟學家拉詹(Raghuram Govinda Rajan)的一本書,指的是能夠引發金融危機的重大風險。

它藉用了地質學中術語“斷層線”,即當地殼岩石承受的壓力超過其本身的強度之後,就會發生斷裂,出現斷層。地質學家發現,地震往往是沿著斷層線發生的。例如,第一條可引發金融危機的“斷層線”就是社會各階層收入差距不斷擴大,以及政治團體之間的激烈衝突。收入差距不斷擴大屬於經濟不平等,政治團體之間的激烈衝突涉及種族歧視、法西斯主義等。

戴蒙認為北京當局也不是一個不可戰勝的對手。戴蒙篤定中共國在未來40 年將無法迴避一些十分棘手的問題:從日趨惡劣的自然環境到國有企業的效率低下,從屢創新高的債務規模到漏洞百出的金融市場,從指日可待的人口老齡化到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從來自西方政府日益增長的政治壓力到與亞洲鄰國間頻繁爆發的小規模衝突等,不一而足。

最近,中共國所謂“主動出擊”帶來的成功令其領導層對自己的獨裁統治手段雄心萬丈,“與日俱增的中產階級幾乎都渴求政治權力,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專制體制內的領導層毫無意外會在體量龐大、錯綜複雜的經濟體中左右搖擺,尋找靠山。” 他認為,政體的不透明度和法治的不健全對該國的金融體系或人民幣的國際化都不是好兆頭。

戴蒙最後說,“尋根究底,我們無需畏懼中共國的成功,我們唯應對自己的失敗心懷敬意,因為唯有失敗的恐懼會令我們裹足不前。” 美國祇需要“面對我們曾犯下的錯誤,能做到擼起衣袖、用我們超凡的領導力補過拾遺”。

最後的言論讓人想起了橋水公司聯合主席雷·達利歐(Ray Dalio)的類似觀點,他在 9 月表示,美國 “最大的戰爭是與我們自己的戰爭”。

展望近期,戴蒙主張兩國之間應建立“健康的戰略和經濟關係”。

摩根大通在同樣於週三發布的 2020 年度報告中表示,中共國 “是我們客戶和公司最大的機會之一”。

截至去年年底,該機構在中共國的涉及貸款、交易和投資的總風險敞口為 212 億美元,是其在美國以外的第四大風險敞口。

去年,摩根大通在獲得一家本地合資企業的多數股權後,成為首家在華外資資產管理公司,預計今年將擁有該企業的全部所有權。某些中共國大型公司大規模在美首次公開募股,該投資銀行也是其主承銷商。

參考鏈接:
[1] Wall Street CEO talks of great power competition with US in annual letter – NIKKEI ASIAN – 2021/04/08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