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宏平和黃燕玲上了榜單是否意味著武毒所零號病人已板上釘釘

撰稿:喜馬拉雅的肉夾饃;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Lawrence Sellin博士Dr. Lawrence [email protected]下午2:57 · 2021年4月8日·Twitter Web App發佈了推文——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s Hongping Wei, mentor of alleged #COVID19 “patient zero” Yanling Huang, has links to China’s military including the Third Military Medical University source of #COVID‘s suspected bat #coronavirus backbone ZC45/ZXC21. #CCPvirus #UnrestrictedBioweapon

中文大意是: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危宏平,所謂的#COVID19“零病患”黃燕玲的導師,與中共軍方有聯繫,其中包括第三軍醫大學#COVID的可疑蝙蝠#冠狀病毒主幹ZC45 / ZXC21的來源。 #CCPvirus#不受限制的生化武器

這一次危宏平和黃燕玲上榜了——

Lawrence Sellin博士的這則推文引出一段懸案,而這段懸案與危宏平有關、與石正麗有關、與武漢病毒所有關、與廣受猜疑的中共冠狀病毒零號病人黃燕玲有關,而這一系列的人物和機構都是圍繞著黃燕玲是否為中共病毒的零號病人表演的重要角色——

武漢病毒所已逝“零號病人”?當事人:我還健在(2020年02月16日 12:25 新京報) [2月15日,一則關於“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以下簡稱武漢病毒所)一名女研究生黃燕玲是新冠病毒肺炎零號病人”的消息在網路流傳。

網路流傳的截圖顯示,武漢(新冠)病毒肺炎的零號病人是黃燕玲,系武漢病毒所科研人員,2012年考入武漢病毒所的碩士研究生。而根據武漢病毒所發佈於2011年11月4日的《2012年度推薦免試碩士研究生擬錄取名單公示》顯示,黃燕玲系西南交大推薦的學術性碩士。

網路截圖還稱,黃燕玲的指導博導是危宏平,並質疑稱“武漢病毒所關於黃燕玲的資料都沒了,此人到底在哪裡?”

就此事件,今日(2月16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危宏平朋友圈發文回應。其稱“我近2天接到許多電話或郵件,諮詢曾在本組學習過的黃燕玲同學近況,我是她導師,黃燕玲同學2015年7月碩士順利畢業後,一直在外地城市工作。經與她本人電話確認,目前黃燕玲同學身體健康,一切安好!” 危宏平還稱“網上與此不一致的傳言皆為謠言。因抗疫工作繁忙,怒(注:原文如此)不再一一解釋!”

危宏平朋友圈截圖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朋友圈截圖

武漢病毒所官網資料顯示,危宏平是武漢病毒所研究員、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副主任、診斷微生物學學科組組長、中國微生物學會分析微生物學專業委員會委員、湖北省微生物學會理事,主要從事病原微生物檢測與新型抗菌分子的研究。 【名詞解釋】“零號病人”,通常指的是第一個患某種傳染病,並開始散播病毒的病人。在流行病調查中,通常被叫做首發病例。在傳染病的發生發展和傳播過程中以及傳染病的認知、研究過程中首發病例一直是佔有重要的地位,通過對首發病例的細緻調查,能為疾病來源、病因分析、預測、控制措施採用、預警機制的建立提供大量寶貴資訊。

相關報導 網傳武漢病毒所一研究生系“零號病人”,回應:無一人感染 

2月15日,一則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一名女研究生黃某某是新冠病毒肺炎零號病人”的消息在網路流傳。 2月15日晚間,新京報記者就此事向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流感病毒實驗室研究員陳全姣求證。兩人均表示,對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 黃某某的女研究生並不掌握,但可以保證武漢病毒所目前無一人感染新冠肺炎。“怎麼可能?這個一看就是假新聞。”石正麗說,“我可以保證,包括研究生在內,我們所沒有一個人被病毒感染過,我們所是零感染。”對於上述資訊,陳全姣也表示,“我們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一例感染,我們病毒所絕對不是‘零號’。”]

對照Lawrence Sellin博士Dr. Lawrence [email protected]下午2:57 · 2021年4月8日·Twitter Web App發佈的推文,可以從新京報的這一則報導裡看出更多的資訊,首先來說危宏平和石正麗已經上榜了,武漢病毒研究所也已經上榜了,但是我們一定要再一次溫習一下功課,那就是科學女巫石正麗不僅研究和製造了中共病毒,而且還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中共病毒零號病人黃燕玲進行了掩蓋,同樣的,黃燕玲的導師也對中共病毒零號病人黃燕玲進行了掩蓋! 另外我們還要對Lawrence Sellin博士的名單進行補錄,那就是新京報這則報導裡附上的陳全姣——

當然了要在Lawrence Sellin博士的名單進行補錄的還有很多,包括新京報在內的所有為中共病毒零號病人黃燕玲掩蓋的媒體和背後的操控者稍安毋躁,排排坐,吃果果,我們要一起盯住他們,別讓他們跑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4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