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TN憑空編造出法國記者為種族滅絕辯護

新聞來源:《布賴特巴特新聞網》| 作者:約翰·海沃德(John Hayward) | 發佈時間:2021年4月5日

翻譯/簡評:葉知秋(文義) | 校對/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來源RFA

簡評:

如果排除“計中計”這一陰謀論的話,“強大”的中共政權淪落到如今這個地步,連個像樣的演員都找不到了,也著實讓人感到可憐。

不禁回想起中共國中央電視台製作的“貫軍、劉成杰和孫瑤”的假視頻,不知道當時假視頻裡面的主人公如今還在不在了……

真假記者暫且放下,看看這名所謂的“法國記者”筆下的新疆:“……我能感覺到這裡的人們發自內心的快樂。各族人民經營著他們的小生意,穆斯林群眾有宗教信仰自由,按照他們自己的喜好穿衣打扮。對我這個異鄉人,他們充滿熱情地歡迎……”

這麼美好的新疆,中共又有什麼可怕的呢?有人質疑,就邀請那些質疑的人到“美好的新疆”來,跟這位記者一樣,實地去看一看,還有什麼做法比眼見為實更有效果呢?何必在這里天天打嘴架?

中共國造假的新疆再教育營婦女“載歌載舞”視頻

依然記得2015年黑龍江農民徐純合在慶安火車站被警員擊斃一事,那時候,新浪微博還可以看到一些真實的信息,有專業人士通過網友發在網上的現場視頻跟央視播放的官方畫面比對,分析出央視利用抽幀技術,修改了現場錄像,為警員的不當行為洗白。

中共的假是骨子裡帶出來的,新冠病毒真相被掩蓋一年多,才允許世衛組織安排“中共專家小組”去武漢調查。現如今,各方面證據都指向實驗室洩露,中共承認了麼?沒有!

國際社會對付中共這個邪惡政權,真正有效的方式是行動,僅僅停留在口頭上,再互罵幾十年也不會有效果。中共如今就是挾持著14億中國人做肉票,不論你說什麼,就是死不承認,又能怎麼樣?

建設南海島礁,進行軍事部署;越過宮古海峽,挑釁美日,威脅台灣;建立新疆集中營,對新疆人進行種族滅絕;加固網絡防火牆,控制國民防止真相外露;掩蓋病毒真相,繼續用病毒和疫苗危害全世界人;與伊朗簽署為期25年的用基礎設施的投資換取伊朗石油的協議,加快中共的去美元化進程……

中共的做法很現實,嘴上跟你鬥,行動上馬不停蹄為自己的全球擴張加緊佈局。而國際社會雖然有所行動,力度依然不夠。特別是美國、日本及歐洲各國,是時候仔細審視一下自己的問題了,綏靖政策當適可而止。

原文翻譯:

法國媒體:中共國編造了假法國記者來為他們的維吾爾族種族滅絕行為辯護

法國的《世界報》(Le Monde)上周懷疑,名叫羅萊娜·博蒙(Laurene Beaumond)的“自由記者”是否確實存在。這位記者在中共國國家電視台《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似乎寫了一篇報導。

博蒙表面上批評西方媒體對中共國對待新疆地區維吾爾族穆斯林的報導是不准確的。《世界報》沒有在CGTN聲稱的博蒙就讀的大學找到她的任何記錄,並且也不存在使用她名字的獲得認可的法國記者,但隨後中共國官員堅持說博蒙是個真實人物。

在CGTN網站上以博蒙名字發表的一篇文章聲稱,指控中共國對維吾爾族人使用集中營、絕育和強迫勞動是從未去過新疆的人寫的“假新聞”。博蒙說,她是“法國人,在中共國生活了近7年”,2014年至2019年間曾去過新疆。

《世界報》和其他法國機構進行了調查,未發現負責頒發此類證書的法國委員會(法國職業記者證委員會)發給博蒙的身份證明。此外,也沒有記錄顯示,在索邦大學(Sorbonne),有一個以她名字命名的畢業生的專業被CGTN認為是她的,在她應該為之工作的法國報紙上也沒有羅萊娜·博蒙(Laurene Beaumond)的署名文章。

博蒙的推特賬戶是一個月前才創建的,除了3月31日在另一家中共國官方媒體機構網站上的一篇帖子外,谷歌搜索沒有發現她以前寫過的文章。

《世界報》寫道:“問題是,羅萊娜·博蒙並不像中共國官方媒體想要展示的那樣存在。”

另一家法國報紙《費加羅報》(Le Figaro)隨後聲稱“羅萊娜·博蒙”是一個筆名,但作者是一個真實的人,或者至少有人回應《費加羅報》記者,自稱(羅萊娜·博蒙)是她。

此人說,她現年40歲,曾任北京一家新聞節目的翻譯和主持人,這似乎與CGTN為她寫的傳記完全不同。她說,她開始使用筆名是因為她“擔心自己的安全”。

她告訴《費加羅報》:“我對那些攻擊我簽名的卑鄙行為感到震驚,居然能說我不存在。”

CGTN誇張地解釋說:“使用別名通常可以使表達更加自由,不受限制,不僅在新聞領域,而且在歷史框架中也是如此,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抵抗運動。” 似乎沒有人有興趣解釋一下,為什麼一個居住在中國的女性,在撰寫了一篇捍衛中國共產黨的社論後,會擔心自己的安全。

《世界報》仍然持懷疑態度,認為CGTN及其匿名作家仍未透露足夠的有關她真實身份細節,以確認她具有聲稱的背景和證書。

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週四憤怒地堅稱使用“羅萊娜·博蒙”這個名字的人是“法國國民”,她“在中國生活了很多年,多次去過新疆。”並且她為對中共強迫勞動和種族滅絕的指控辯解的文章“記錄了她在新疆的所見所聞以及當地的真實情況,非常客觀和公正。 ”

誰去沒去過中國,中共“外交部”擁有最終解釋權

“如果一個外國記者報導中國的方式不同於許多西方媒體,他或她就不能是一個西方記者,甚至可能是中國虛假宣傳的一部分。這種想法非常不健康。”華春瑩冷笑道。

“未經嚴格證實,《世界報》就聲稱這個人’不存在’,說是由法國CGTN頻道’捏造’的。我想知道到底是誰在製造假新聞?正如我剛才所說的,這個問題本身就反映了一些國家和媒體的不健康的思想,他們認為任何不符合他們的想像以及他們所謂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的東西就都一定是錯誤的。這是毫無根據的指責和貼標籤,沒有任何好處。”這位外交部發言人說。

根據華春瑩的指責,GGTN撰寫了一篇憤怒的社論,聲稱《世界報》通過指責中共國製造假新聞的方式來製造假新聞,並抱怨“反華”社交媒體助長了《世界報》的“誤導性內容”,“來自西方的聲音一直不斷努力,讓所有質疑維吾爾少數民族傳統智慧的人失去合法性和信用。”

緊隨其後的是一篇冗長的抨擊,指責西方認為自己“壟斷了可以被稱為’政治真理’的東西”,而這些東西源自於其可惡的“基督教遺產”和西方對絕對道德的信仰。

“世界必須意識到一個事實,關於新疆的報告不是出於善意做出的。他們完全將注意力集中在虛假的敘述上,並協調一致對中國發動混合戰爭。”社論怒斥道。

CGTN抨擊的“反華”聲音之一、研究員阿德里安·曾茲(Adrian Zenz)週四指出,中共國外交部並沒有試圖為CGTN聲稱“羅萊娜·博蒙”是一個在法國工作、如今住在新疆地區的新聞記者的主張辯護,它只是聲稱,一個“經常去新疆旅行”的活人以博蒙的署名寫了這篇文章。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