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共產黨將如何滅亡(文化篇)(二)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義武奮揚 | 編輯、美工、發布:滅共小宇宙

往期鏈接:

【重磅】共產黨將如何滅亡(政治篇)(一)

【重磅】共產黨將如何滅亡(政治篇)(二)

【分析】共產黨將如何滅亡(經濟篇)(一)

【分析】共產黨將如何滅亡(經濟篇)(二)

【分析】共產黨將如何滅亡(經濟篇)(三)

【深度】共產黨將如何滅亡(文化篇)(一)


(接上文)

上回說到共產黨黨內大鬥必然要配上相應的經濟政策,而筆桿子就是做這兩者之間空隙的補充。於是順理成章,1978年5月老乾集團先發炮寫什麼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隨後再發動手下在原有的西單民主牆上張貼大字報炮轟華國鋒,天天像開趴體一樣嗨,其中就有我們的小魏,日後的魏主席(魏京生)。這樣造成官民合流呼應的輿論環境,在年末鄧小平會見外國官員時一錘定音說人民有表達自由的權力,全然忘了反右時他的心狠手辣。

華國鋒是走狗屎運上升的,論經驗眼光自然不如幾十年刀口舔血的老乾,而手底下要麼是維持會長村支書紡織女工出身的,如陳永貴等,要麼是牆頭草陳錫聯等人,而有豐富經驗的汪東興,作為類似於漢唐時期十常侍神策軍中尉的人,而且又有背叛舊主的黑歷史,華國鋒心再大也會忌憚,自然不會言聽計從。

老乾集團於是文宣開道,背後串聯,會議發難,無需動刀兵,也大獲全勝。當次年大局已定後,老乾江山穩了,宣傳的口子自然收緊一點,出台四項基本原則,再把一批批當時的刺頭抓起來,其中最出名的還是日後的魏主席。

那麼為什麼老乾坐穩江山了為什麼僅僅只把文宣口子收緊一點點,而不是改開前的文宣情況呢?

其一,要是文革前,老乾自然支持階級鬥爭滿世界革命這套文宣,因為他們作為既得利益者,又深居高層,能輕易鬥到他們?而當他們嘗到十年失去權力的痛苦後,沒想到江山打下來了反革命的帽子也能扣到他們頭上,而且他們復出後要是還是以前那套文宣,他們反革命帽子咋摘掉?名不正言不順如何掌權?更何況中國人在這套文宣熏陶下已經幾十年了,做熟不做生,毛澤東牌最正宗,就和張成澤或者崔龍海成功做掉金正恩一樣,如果還是按照原先白頭山神聖血統的文宣來,朝鮮人憑啥認你?即使死了也認其他姓金的一個道理。於是只能淡化毛澤東的形象,但是毛澤東的旗幟又必須保留,在政治權力和個人私仇面前,肯定政治權力為先,而且自己年事已高,二代衙內又青春年少經驗不足,生理年齡實在相差太大,自己死了,還指望兒子接班呢,但這空白期又必須走過去,只能求穩定環境,等時間到了,紅二代鍍金鍍資歷憑借根正苗紅的身份獲得權力輕而易舉,如薄熙來,習近平等人就是這個路數走。要想達到目標,那也必須保證這空白的至少幾十年時間里局勢穩定,那自然得讓文宣既不能向左,但也不能向右,維護合法性的同時再釋放權力給自己信得過的團派鳳凰男和技術官僚,如王兆國、江澤民等人,幫二代守江山。

其二,就是為後續經濟放開鳴鑼打鼓。後來這種宣傳思路大體延續到習近平十八大登基。六四的發生, 就是經濟大步向前,而政治卻在倒退,必然引發人們強烈不滿,為爆發創造條件,再加上實行經濟雙軌制,二代和一些聰明的倒爺可憑關系空手套白狼,吃得盆滿缽滿,而普通百姓卻面對快速暴漲的物價與縮水的工資欲哭無淚,又加劇了這種情況發生,再加上這時期共產黨宣傳水平還是老一套,而人們經過數十年連續不斷朝不保夕的計劃經濟和階級鬥爭的壓抑,正是需要釋放的時候,這時就差一根導火線。四月份,胡耀邦逝世,由於個人政治形象好,而中國的理想主義知識分子潛意識有青天老爺明君賢王禮賢下士夢,理所當然認為胡耀邦是被迫害死的,(這個說句公道話,大家都是玩政治的,就你白蓮花?被逼退那是技不如人,願賭服輸。看人家華國鋒不也從黨政軍三銜於一身跌落到隱居在家,老頭還在家練書法,陶冶情操 ,還活到了2008年)於是藉此事爆發。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李鵬出台的四二六社論讓本來旁觀的工人市民等職業人員徹底陷入到對幾十年前生活恐懼之中,更是風助火勢,一起去廣場嗆聲,聲勢之浩大把戈爾巴喬夫訪華的風頭都搶過去了。

這場本應讓共產黨完蛋的運動為什麼功敗垂成呢?

其一,定位不明確,這些學生會乾部出身的學運領袖和糾察隊,對於激進人員,如潑毛澤東墨水的餘志堅、魯德成、喻東岳三義士居然喊公安把他們抓走,這種王八蛋的事也能乾的出來,如果支持潑墨,在輿論環境中廣場嗆聲會日趨強硬,心態方面會增加勝算。天安門廣場嗆聲可能對於他們來說只是借機和共產黨講數受招安的平臺,而對於共產黨來說是奇恥大辱,做了幾十年的奴隸主,結果被奴隸這樣扇巴掌,難道就是賠禮道歉就能通過的? 以他們的年紀也經過了動蕩年代,最基本的道理要搞事肯定是盟友越多越好,但是看他們提出的非常溫和的主張,除了改良以外就是希望提高自己階層的待遇水平,半句沒提到其他階層,而工人市民也是對他們鼎力相助,他們卻連這種他們自己都不一定信的主張里不屑給盟友說話,不講義氣,實在讓人心寒,如果不是心裡想受招安才怪,宋徽宗對宋江們咬牙切齒,宋江們還想入朝做大官,心態就不一樣。

其二,趙紫陽雖是官僚圓滑性格,爭功諉過在所難免,比如事情發生了,還去朝鮮訪問。但他性格也是堅韌之人,這種人不會久居他人之下,特別是做兒皇帝。自然想建立班底另起爐竈,而從傳統官僚里選,做熟不做生,對官僚而言元老更值得跟隨。大家都是明白人,之前拍《河殤》親近自由派,就是如此。現在恰逢廣場嗆聲,如果與之建立良好互動,事半功倍。在四二六社論出現後,趙紫陽出來否定就是已經踏出做共產黨叛徒的一腳。做官很簡單,搞政治運動是要有技術的,而只有浸淫多年的體制大叛徒才知道體制弱點在哪裡。元老本質上希望掌握權力,但生理年齡到了,具體事務樂得給前臺做,前臺姓趙姓江沒什麼區別,若能與廣場形成良好互動,進退合拍,讓天下太平,元老便會認為非他不足以安天下,叛徒和在野勢力雙方合作愉快共同獲利,當然可能也有明白人知道這個道理,但奈何雙方沒有信任基礎,怕萬一這樣做結果被過河拆橋,不過到了廣場嗆聲地步,退也是死,進也是死,那賭一把向前進其實更劃算。世界上哪有那麼多兩全其美的事呢?而李登輝就是這樣和當時在野民進黨合作愉快,開啟台灣民主。六四初期,有民謠:鄧小平兒子搞募捐,趙紫陽兒子倒彩電。可見趙紫陽自身並不乾凈,但是在六四屠城前夕,無論是處於什麼政治心理也好,他和徐勤先等人拒絕簽字,置富貴榮華於不顧,表現了最基本的人性光輝,在烏黑的共產黨世界里也是光彩奪目。那些被屠殺的的學生和工人市民以及其他正義人士,這些人都是最純粹的人,他們的功績熱血必彪炳千秋,萬世銘記。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GNews平臺無關)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