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共產黨將如何滅亡(文化篇)(一)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義武奮揚 | 編輯、美工、發布:滅共小宇宙

往期鏈接:

【重磅】共產黨將如何滅亡(政治篇)(一)

【重磅】共產黨將如何滅亡(政治篇)(二)

【分析】共產黨將如何滅亡(經濟篇)(一)

【分析】共產黨將如何滅亡(經濟篇)(二)

【分析】共產黨將如何滅亡(經濟篇)(三)


在共產黨這里,經濟決定政治操作思路,政治決定經濟運行方向,那麼文化就是在這兩者之間空隙一個填充。政治經濟篇已講,這次開啟文化篇,嘗試指出共產黨不可遮蔽的文化死穴。

眾所周知,共產黨是靠暴力和欺騙起家的,暴力是槍桿子,欺騙就是靠筆桿子,靠文化宣傳。雖然看似筆桿子無用,但無論是誰要搞事,除了要錢招兵買馬以外,也要筆桿子洋洋灑灑寫一些東西,給予隊伍合法性,增強組織力。

從大澤鄉魚腹藏書到辛亥革命的排滿宣傳(清朝類似於當今共產黨,也是以寡暴眾,主動放棄權力不可能,那時若不把清朝和中國分開,照樣行不通,要成功必先剪掉辮子再挑起這場爭論煥發大多數人漢民族自尊心,當清朝滅亡後則立即實行五族共和,就無須搞排滿),中間連大漠鐵木真和東北努爾哈赤都創造文字建立國家發布檄文攻伐敵人,即使知道自己陣營百分之九十九大字不識的文盲,但仍然這樣乾,為什麼?就是創造合法性,提升逼格,凝聚人心,給自己陣營加士氣。

可見對於想搞事的豪傑或者野心家來說,宣傳工作是必不可少的。而共產黨尤為甚之。 且不說共產黨在日本侵華前夕煽動無知熱血的青年逼迫準備不足的國民政府開戰,在國共爭霸之時,利用統戰和宣傳給自己塑造合法性,在撕破偽裝之前,取得海內外廣泛支持,為贏得天下創造充分條件。

共產黨的文宣水平在那時還是有獨到之處,善於發掘人性的弱點,加以擴大,為他們所利用,如果再結合發生的時事,更是風助火勢,借機上天,奪權後宣傳也是共產黨最重視的一塊之一,中央有管宣傳的常委,地方宣傳主管也是當地黨委常委之一。

“革命”這個詞最早來源於湯武革命,順天應人,夏桀做了什麼惡目前只能從史料中找,但商朝的殘暴從今天安陽的殷墟隨處可見支離破碎一群群被殉葬的骷髏頭顱可以證明(可能包含食人行為),而比之更甚的紂王那就有過之而無不及。周武王以微弱之眾擊敗殷商,隨後頒布周禮明令禁止這種行為,摒棄血腥無道,重建人倫綱常,作為殷商後裔的孔聖人一生所追求的就是這些,正義邪惡,一目瞭然。

由此可見“革命”這個詞是好詞,但共產黨毀詞不倦,日本戰敗後,由於沒有外敵,於是把在日本侵華時期唱的“愛國”調子調低,把之前降低的“革命”調子全力以赴抬到最高,再把共產黨和革命兩字緊密結合起來,宣傳口子為“革命”二字瘋狂造勢,刷上一層閃閃發光的金漆,烙刻在每個人心裡,從而為後續行為鋪路。

此後如鎮反土改中,把潛在敵對勢力安插上反革命罪名槍斃,再以這個理由搶奪對方財產。只要成了反革命,即使是大善人,那也是該殺,把社會中層名聲搞臭搞爛又肉體消滅的做法著實把政治花瓶可嚇壞了,此後更不敢說半句共產黨不愛聽的話。

乾掉中層,壓服上層,那麼在土地國有和資本改造中沒有中層組織對抗,沒有上層發聲的情況下,沒有一絲雜音,共產黨宣傳口配合造勢,共產黨就能隨意以“革命”名義搶劫和破壞殺戮,底層自然毫無應對之力。

對外共產黨找準定位,與美蘇陸續翻臉的情況下,打反侵略,不乾涉內政旗號,占據宣傳制高點,深得亞非拉那班人渣惡棍的歡心,可以名正言順虐待人民,一旦有國家看不過眼要乾預,就可以開啟宣傳工作指責對方,順帶欺騙一波民眾,真是“美妙”。

其後直到改開前,對國內鬥完黨外,對黨內也是給對方插上“反革命”的標簽,反右、文革、抓捕四人幫莫不如是。對外除了團結亞非拉人渣惡棍以外,順便輸出革命,輔以大撒幣政策,例如日本赤軍和波布爾特紅色高棉等等。

文革結束後,政權依然被華國鋒這樣的後起之秀把持,而且因為華國鋒依然選擇扛毛旗。那麼文革被打倒的老乾集團自然無法掌權,即使被恩準出山,也只能做個閑職。

被後起之秀壓在頭上讓這些老頭難以忍受。怎麼辦?無論文革前是何種派系的老頭老太都達成共識,把“革命”的聲音調低,才能給自己派系後續行為增加合法性。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GNews平臺無關)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