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制裁的奧布萊恩議員呼籲美國對中共採取行動

新聞來源:《保守黨之家(conservativehome)》| 作者:尼爾·奧布萊恩(Neil O Brien)| 發佈時間:2021年4月5日

翻譯/簡評:隨波逐流| 校對/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簡評:

近日,包括“中共國研究小組”創始人,美國保守黨議員尼爾·奧布萊恩在內的西方國家的9名人員因呼籲針對中共在香港和新疆等地實施的侵犯人權行為和“種族滅絕”罪行,對中共國及相關官員採取強硬行動,而遭到中共制裁。尼爾·奧布萊恩說,我們的製裁是為了抗議侵犯人權行為,中共的製裁是通過恐嚇我們來鎮壓這樣的抗議活動。他認為自成立“中共國研究小組”一年以來,全球對中共國侵犯人權行為的意識日益增強,尤其是針對維吾爾族人民的侵犯人權行為。除此之外,世界也逐漸意識到中共為了在經濟、軍事、政治上達到全球領導地位的過程中,所採取的各種不正當的競爭手段,以及給世界各國帶來的巨大威脅。全世界至少已經開始思考如何應對具有侵略性的中共國,美國、日本、歐盟各國正在計劃對此採取行動。

中共對內瘋狂鎮壓,在新疆、香港、西藏等地施行大規模侵犯人權的行為,主要是以此來打壓持不同政見者,鞏固自己的統治。對外的願景是增強在全球生產鏈中的優勢,加強國際生產鏈對中共國的依賴。他們成立“軍民融合”企業,偽裝成普通公司進入其他國家上市,同時利用派出的大量間諜到世界各國竊取知識產權,以期在全球技術競爭中獲得優勢,取代美國的超級大國地位,最終成就其稱霸全球的野心。目前看來,上世紀90年代人們頭腦中虛幻的烏托邦式的無國界、無競爭、和諧共進的未來新型世界關係,殘酷地被現實打醒。世界各國仍然處在不斷的競爭中,而且這些競爭往往伴隨著侵略、偷竊、殺戮、欺騙以及種種骯髒卑鄙的手段。而中共國集所有這些惡行於一身,它的所作所為造成了今天全世界的人都無法安穩度日的後果。每個自由國家都擔心,如果它獨自抵抗中共國,可能會輸掉。好在我們終於看到,美國和西方民主國家正在積極協調,並尋找機會共同對抗中共。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更多的全球聯合行動會不斷發生,中共必將為自己的惡行付出慘烈代價,直至滅亡。

原文翻譯:

尼爾·奧布萊恩:中共國對我的製裁我可以一笑了之但我們不能對它構成的威脅置之不理

尼爾·奧布萊恩(O’Brien)是保守黨政策委員會聯席主席,也是哈伯勒市(Harborough)議員

很典型的,不是嗎?你正試圖讓孩子們去上學和托兒所,因為你四處尋找兒子的長頸鹿而遲到了。你已經計劃好了忙碌的一天,會見當地報社和還有一個被威脅驅逐的咖啡店店主。

接下來你知道了,一個共產主義超級大國親自向你宣戰。

我是受到中共國製裁的九個人之一。很想一笑置之。畢竟,沒收我在中共國的資產不會讓共產黨變得更富有。而且在他們綁架了兩名傑出的加拿大人之後,無論如何我也不打算去那裡了。

第二天早上,中共國大使館仍然向我們的議員們發送定期的宣傳電子郵件,郵件開始是:“親愛的朋友們……”看來聯合政府是不可能的——即使在獨裁統治下。

但這不是開玩笑的事。真正的目的並不是要恐嚇我或其他國會議員,而是商業人士、學者和其他人。為了製造不確定性、恐懼和自我審查——令人想起了的被稱為“吊燈中的蟒蛇”戰術。

越來越多的企業不得不努力解決這一問題:中共國政府目前威脅要摧毀在中共國的耐克和H&M,因為它引起了人們對奴役勞工問題的擔憂。

自我們成立“中共國研究小組”以來,現在已經一年了。在過去的12個月中,事情已發生了很多變化。

首先,全球對中共國侵犯人權行為的意識日益增強:尤其是針對維吾爾族人民的侵犯人權行為,也包括內蒙古、西藏乃至整個中國。人權觀察組織說,這是自天安門事件以來最糟糕的人權時期。

對香港的殘酷鎮壓以及中共國撕毀《中英聯合聲明》並結束“一國兩制”的決定表明,中共國為維持絕對控制權而做出多大的犧牲。在那裡,所有主要的民主運動人士現在都處於流放、監禁或審判中。

至少世界已經開始注意到並採取行動。實際上,我們成為中共國的目標,是為了回應30個民主國家最近對新疆侵犯人權者採取的協調製裁。

歐洲各地的議員和歐洲議會所有主要政治團體的議員都與我們一道受到製裁,美國的一些政治人物去年已經受到了製裁。

因此,我們大家都在一起,並得到首相的支持——再通過他獲得美國總統——以及來自歐洲各地朋友的大力支持,真是太好了。

當然,制裁不是“同等的”。像我這樣的議員僅僅因為寫這樣的文章而受到製裁。相比之下,民主國家正在製裁新疆官員,是因為他們代表一個政權,以工業化的規模強制維吾爾族婦女絕育;用強姦作為武器,在其龐大的拘留營網絡中打壓持不同政見者;推出由人工智能驅動的監控狀態,以識別和控制少數族群;並從地球上徹底抹去維吾爾族的文化和宗教信仰。

我們的製裁是為了抗議侵犯人權行為。他們的製裁是要鎮壓這樣的抗議活動。

中共國的所作所為至少與種族隔離的南非一樣糟糕。但是相比之下,到目前為止,國際上對中共國的反應比較冷淡。部分原因是中共國使記者很難獲得採訪機會。但也是因為中共國比南非強大。

幾十年來,國際社會對南非的壓力越來越大,已成為一場巨大的文化運動。它隱約大部分出現在我的80年代童年時期的流行音樂中:“自由納爾遜·曼德拉”、“內心如此強大”、“銀與金”、“吉米期望喬安娜”都是熱門歌曲。

現今,好萊塢電影製片廠想要確保他們的電影讓中共國接受:他們認為這個市場太大,不能冒著失去的風險。

我寫過有關中共國日益增長的全球審查​​制度的文章。儘管如此,真相正在流出,而且全球的批評之聲越來越大。

這表明一年來的第二個積極變化:在拜登時代,民主國家進行協調合作的新機會。

協作是必不可少的:中共國的經濟和政治戰略依靠分而治之。每個自由國家都擔心,如果它獨自挑戰中共國,將會輸掉。

共產主義政權挑選了幾個挑戰它的國家,例如澳大利亞、瑞典和加拿大。像所有欺凌者一樣,他們確實在嘗試教其他國家低頭。

不過,雖然川普曾經與其他領導人的關係還算湊合,但拜登的當選使合作更加容易。

我們不僅需要讓團隊重新團結起來,並使G7發揮作用(儘管這一點很重要),而且還應將包括印度、韓國、澳大利亞和南非在內的更廣泛的民主國家聚集在一起。首相推崇的“ D11”概念是正確的。

第三個大變化是改變了西方對有關中共國經濟政策的態度。

最近關於綜合審查最好的一點是,清楚地了解到國家之間目前正在進行技術優勢的競爭。

在1990年代陽光燦爛的烏托邦主義中的虛構理論是,世界將變得平坦、無國界,競爭發生在公司之間,而不是國家之間。技術很酷,但不是一個國家的問題:英國可以只專注於專業服務。令人驚嘆的新全球供應鏈意味著您無需擔心您的供應品來自哪裡,無論是是疫苗、呼吸機、個人防護設備、芯片或電信設備。

中共國有一個截然不同的願景,而它的崛起意味著我們必須轉變我們的思路。中共國促進了“軍民融合”,而隨著進口替代政策的發展,其進口已大幅放緩。

習近平說,他“正在建設一個優於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並為我們贏得主動並佔據主導地位的未來奠定基礎。”他解釋說,中共國必須“增強我們在整個生產鏈中的優勢……我們必須加強國際生產鏈對中國的依賴。”

美國已經意識到這一點,而且在美國和中共國之間已經有一個共識,即這兩個超級大國正在爭奪未來技術的主導地位。喬·拜登談到“贏得未來”。

日本、韓國和台灣長期以來一直將技術競爭視為一項共同的國家努力,並製定了與之相匹配的政策。難怪:通過“中共國研究小組”與來自這些國家的政治人物會面,我開始理解了他們必須承受的持續威脅的程度。

我們也必須適應這個更加國家化的世界。

首先,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強大的創新體系。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時期,美國和英國在研發方面投入了類似的資金。但是裡根在我們讓資金投入枯竭的時候,逐漸加大了聯邦的支持,此後我們一直在不同的層面上開展工作。關於如何讓政府資金為我們的經濟做更多的事情,我之前有過很多討論。

其次,我們需要保護我們自己以免讓中共國拿到技術。為企業提供更多幫助,以抵抗來自中共國家網絡力量的網絡攻擊。如果你在中共國開展業務,可以在某處尋求有關不失去知識產權的建議。

除了非常受歡迎的《國家安全和投資法案》,我們還需要確保新的投資安全部門擁有與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在美國享有的安全服務相同的資源和投入——而且我們需要準備使用新的權力。

同樣,喬·約翰遜(Jo Johnson)的最新報告也強調了由於對我們的大學和中共國的伙伴關係考慮不周所帶來的風險。奇維塔斯(Civitas)和《每日電訊報》的調查顯示,英國大學實際上正在幫助中共國開發新的武器技術。我們必須牢牢掌握所有這些夥伴關係以及大學資金的來源。

在過去的一年中,我們學到了很多東西。英國和整個西方國家的政府已經開始採取行動。但是,我們仍然只是開始思考如何應對更具侵略性的中共國。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