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聞】顛覆法律倫理,親共派倡政府監管大律師公會

蒐集/編撰:天滅中共 / 封面合成:文粵

中共聯手特區政府接連強推《港區國安法》及閹割香港民主選舉制度之後,政務官,建制派之流為求在新制度下佔領優勢,在香港掀起一陣文革風潮,不但紅藍之間打得火熱,各專業團體都難以倖免。

黨媒撰文威脅大律師公會

近日,大律師公會再被捲入風眼,現任大律師公會主席夏博義甫一上任,因其對《國安法》的看法,就不斷遭受黨媒狙擊。

(大律師公會主席 夏博義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本月初由中聯辦操控的《大公》、《文匯》發表社評,威脅大律師公會若繼續包庇夏博義,輕則喪失所有法定權力,重則將被保安局以國家安全為由勒令停止運作。

《香港商報》今日(7日)亦撰文形容大律師公會是「縱暴反中的政治工具」,要求中共當局「重鎚出擊,收回其法定權力」。

正所謂黨媒撰文猶如聖旨駕到,一眾嗅覺靈敏的建制派們馬上撲出來幫「阿爺」造勢。

親共派荒唐建議引法律界側目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張國鈞、前律師會會長蘇紹聰在接受親共媒體訪問中相繼指出,大律師公會換主席之後,變成政治組織,過往亦經常以專業身份就政治議題發表意見,若不再中立,不應再給予其自我監管的權力,建議港府可應情況修訂《法律執業者條例》收回律師團體的自我監管權,日後可由政府部門代替,又或者由政府成立獨立組織,邀請業界人士、非業界人士及政府官員處理,做法可參考地產代理監管局。

對此,前大律師公會主席梁家傑回覆《蘋果日報》查詢時指,英國的律師會和大律師公會中,不少會員都是保守黨、工黨等政黨成員,故對蘇紹聰身為前律師會會長,有如此觀點而感到詫異。

(梁家傑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梁家傑表示,實行普通法的民主國家或地區,全部都是行業自律,而法律界更因由行業規管,他舉例指「你找我打官司,是因為律師有獨立、自律、自主的製度,可以信得過我不會受特區政府擺佈,如果每年要律政司鄭若驊發牌照,我作為律師要顧及飯碗,又要顧及牌照,誰會相信我是一個只服膺於專業守則的律師?」

葛珮帆驚人言論遭大律師黨友狠批

學歷屢被質疑造假,毫無法律背景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平日最鍾意抨擊司法界,她昨日(6日)在《東方日報》撰文,批評大律師公會和主席夏博義,多番抹黑《港區國安法》,她認為,公會主席是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成員,可左右本港法官的任命,因此急需改革。

不僅如此,她更大膽指出,香港至今保留「大律師」是毫無必要的,這會給予部分人「過高權力」,屬於「巨大漏洞」。

葛珮帆的驚人言論,遭到大律師黨友,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馬恩國的批評,他接受《明報》查詢時直言葛珮帆多管閒事,對大律師業務一知半解,更怒斥「大律師公會已經不出聲了,你總懟它做什麼?」。

他認為葛珮帆「這樣做根本不是在幫中共中央」,如果為迎合政治要求再繼續搞事,亦會令法律界更反感。

「筆者評論」:

顛覆倫理 閹人滅港

無論執行何種法系,無論是法官、檢察官亦或是律師,無論服務的對像是誰,身處法律界,都有一個必須遵守的基本倫理:維持獨立性。

就律師而言,必須獨立於政府、獨立於個人政治、道德及社會信念,在不違背法律的前提下,對當事人負有忠誠義務。建基於這一法律倫理,律師應與政府、官僚機構保持適當距離,以長期維持其獨立性,為社會大眾所信服。

另一方面,律師的操守亦受法律條文所限制、專業守則所規管,律師公會所監督,以維持其專業形象,為社會大眾所尊重。

今時今日的香港,一日不死都有新鮮事發生。

建制派們,為了親共,不僅賣港自閹,還要法律界也閹割尊嚴,顛覆倫理。如果律師公會受政府管治,律師照黨章辦事,整個法律界都放棄獨立、拋棄守則、背棄法律,香港的法律地位將無法繼續在國際上立足。

那麼,繼廉潔、自由被毀滅之後,香港的最後一塊基石,法治都將被終結,為了效忠中共,賣港都不夠,要滅港才死心?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立場新聞

覆核: 卡西歐./ 上傳:文粵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