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23-2/2)中共病毒和疫苗就是中共給全世界準備的人屍丸!

簡述:現在是各種疫苗、測試劑蜂擁而上……捐測試劑的、捐疫苗的多了去了。但是兄弟姐妹們,我說過,我在幾周以前就說過,什麼疫苗啊、測試劑啊,會蜂擁而上。讓我說啊,可以嘗試,但別上當;而且共產黨玩的就是這個,放毒者一定給你解藥。
什麼叫人屍丸呢?2017年爆料的時候就說過人屍丸這個詞。在共產黨邏輯裏面,是人都得讓你相信,共產黨的黨員,讓他吃了人屍丸一樣。啥叫人屍丸?就是給你吃了人屍丸,你就得聽我的指揮,那你還能活下去嗎?你不聽我指揮,你就不能活下去,讓你死你就死,讓你變壞你變壞,讓你幹啥你幹啥。因為下一次你要吃解藥,不吃你就得死,這就是吃了人屍丸的命運共同體。共產黨玩的其實很簡單,就是人屍丸的這種邏輯——玩大了!它現在想給全世界都吃人屍丸——CCP冠狀病毒。這回玩大了!誒,它也在弄解藥呢,看著辦吧,看看全世界能不能被它給打趴下。——郭文貴20年3月20日
你吃了他的“人屍丸”,你怕得病,得了病你得吃他的藥。而且一旦你不去工廠工作,你的房貸、你的車貸,將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這就是共產黨的綁架,他的“人屍丸”。——郭文貴2020年3月28日

封面圖文:吃了人屍丸,就得聽我的指揮……不聽我指揮,你就不能活下去,讓你死你就死。……中共現在想給全世界都吃人屍丸——CCP冠狀病毒。——郭文貴20年3月20日

竟然有人愚蠢、混蛋到這種程度,有兩個破錢,給人家捐個三百五百的,你就覺得,哎呀,這是我的人了,甚至他殺人我都不想承認他的錯,因為我不能承認我捐錢捐錯了,我給他捐錢了。你能不能長點腦子啊,你捐錢是你的無知捐錯人。因為你要證明你捐錢捐對,你把原則都不要了,把中國人的未來都不要了。可悲呀!

你們不知道多嚴重啊。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一旦定下來,我們所有人滅了共,在世界上就沒有生存之地;我們的家人,我們的子女,我們所有的人都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開玩笑呢這是,多大的事啊,這才叫大事,這才叫重磅中的重磅。

我這幾天給大家說,我所有的精力,我其中就是要給美國任何人,要說服他們不能定義“中國病毒”。這事多可怕呀,像當年納粹一樣,定義為世界恐怖組織、反人類罪。如果“中國人病毒”,“中國病毒”被定上的話,我們所有的中國人,都是世界反人類罪的其中一部分;你還想不想活了,你還能活得了麼?

在這事上還竟然有人說情,還有人在那塊不懂是非。可悲!可憐!

為什麼共產黨會在中國強奸綁架70年,為什麼共產黨能讓全中國人吃人屍丸,就是因為我們這個腦子有問題,懦弱、無知、自私,可悲!

你們真不知道這事兒有多大啊。定義為中國病毒,任何一個商場不讓你中國人進,任何一個教堂都不讓你進,你見過現在有一個地方敢收留納粹的嗎?敢提納粹這個字嗎?“中國人病毒”了,共產黨就贏了,所有中國人都回到中國當它的人屍丸的那個人屍者。

你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必須被共產黨統治,這就共產黨達到目的了。全都嚇回國了,沒有華人了。比當年孟宏偉,國際刑警組織還牛,不用通緝,直接就回去了,是吧?這是多大,多愚蠢的事啊?孟宏偉沒幹到的事,一個這個就直接嚇回去了,騙回去了。

如果定義為中國人病毒,中國病毒,不要說中國人,就中國病毒,我們就都慘了。不管你拿哪國護照的,甭在這兒做夢,只要你是中國臉,你走哪去都危險,你躲在哪都危險。這種事你們還沒看出來。咱走著看,再過一兩個月你就感受到了。就像把中國人扔海水裏一樣,這麼冷的天,扔到海水裏邊,大家說你該死。你在開玩笑呢嗎,還有人為這事解脫。

中國病毒?中國人是無辜的!我們幹了最大的事,就是把中國人和中共分開,不能叫中共等於中國人,不能讓中國人等同於病毒。還想啥呢你們?可悲啊!

你們不知道有多可怕。我每天開會,每個人都說:如果中國病毒要被定義的話,Miles,所有在這個國家的中國人都將遇到最大的危險。我昨天晚上跟英國的一個高官通電話,他說英國完了,英國絕對完了。說Miles,你的家人還在這兒,為啥不讓他走啊?趕快讓他們走吧。他說,如果英國最後發現死了幾十萬、幾百萬人,他們第一個攻擊的對象就是亞裔人和中國人;如果定義為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那就合法地攻擊你,甭說是中國人病毒,就中國病毒。

還有人給人家打賞、給人家錢!走著看,郭文貴說的話,大家走著看,你會為今天所有說的話感到後悔。悲劇啊!

連我們的船員都說,郭先生,如果要是說把中國人定義為病毒了,那就太可怕了。查查歷史,多可怕啊。共產黨那麼快得要把這病毒推出去,那是為什麼?它們非常清楚,如果這個病毒定義為共產黨病毒,那它就完了。(而)你想背這個鍋。

為了貪點錢,這不要臉的東西。有些人說是大外宣,他屁大外宣,他配當大外宣嗎?這卡麗熙亂說話在那兒,盡給人家抓把柄。他就是一個貪財的、有民族仇恨的、卑鄙的、可憐的,把個人仇恨,把民族仇恨,把一個恐怖分子(罪名)加給中國人的,就是那個Inty。你還把那個Inty說是什麼大外宣,你太看得起他了,他算個屁啊!什麼大外宣啊,就是貪財!就是恨中國人,恨中華!把民族矛盾,把民族仇恨,準備要借刀殺人,讓美國人,讓世界人殺掉所有中國人,這還難道不懂嗎?

在這事上大家還糊塗,誰跟他有仇啊?從一開始都是給他,給他錢、給他東西、給他支持,戰友們開十天的車免費給他搬家。打著爆料革命的幌子,他就是個貪錢的一個仇恨,骨子裏邊仇恨華人的,骨子裏邊就是恐怖分子。這事還糊塗,多麼的可悲啊。

2020年3月25日
警示九千萬黨員不要成為皇帝死前的陪葬
大家知道嗎,全人類整個現在現存的物資,如果按著這個生產下去,全人類能生存多少年?能生存多少天?哪個企業能承擔的了員工感染上病對你的集體訴訟;哪個企業能承受得了如果疫情再次爆發對你的打擊。現金流怎麼來?你不可控的物流你怎麼辦?要不要有庫存,誰來給你供原材料?整個全人類的供應鏈都斷了、運輸鏈都斷了,你憑啥你一家獨贏啊,可能嗎?

整個去年十月份、九月份我就說過,美國的產業鏈,它得從四月份才開始從中國往回撤,怎麼得八個月到十個月。現在那就根本,更不可能。它要撤到越南、柬埔寨、印度、東南亞國家,這些國家也有疫情,而且接下來會非常嚴重。它怎麼辦?也不可能。

而且大家現在別糊塗,美國現在口罩可以說整個茲拉達它來生產,還有什麼酒業生產這些東西。我告訴你,糧食是要地裏長出來的,肉是要一點一點長大的;美國的全產業鏈想回來,那是需要更長的時間。

這就是共產黨下下的、在美國身體裏邊種下的人屍丸。我把你打跪下,我讓你沒有選擇,因為你需要時間。這是美國人現在咬牙切齒、不敢揮老拳的原因——身體裏邊有人家的毒啊。它回來可是不那麼容易的,戰友們。現在看來,美國這個供應鏈想全回來,那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美國的勞工制度、美國的人權法、各種勞工保護法案,一旦員工聘用了,你要染上病了或者集體感染,這家公司天老爺也讓你活不了。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全世界的政府,我沒見到一家政府現在冷靜想清楚問題的。

我們不是神。動不動說“哎呀,文貴你趕快去給他建議呀,讓他建議呀”、“趕快開打呀,趕快一腳把共產黨踹死”、“派幾個戰機到中南海把它炸了呀”……現在很多人就把文貴、把爆料革命想成神了。
……
最後一條,第四條,戰友們,共產黨員你將成為第一個犧牲品!包括你家人。接下來覆興郭寶昌生產的氯喹,給你藥吃。我頭兩天給戰友發動,誰能買到藥,很多人“啪啪啪”給回覆。好多人都買了,一百盒、一千盒、五千盒、一萬盒。我們得到了一個準確的信息,這是有計劃、有組織的。這個氯喹就是那個“人屍丸”。讓你共產黨員都染上病。遼寧檢察院的,沈陽檢察院的還有這個什麼北京法院的,公安上的人,都讓你染上,給你忽悠你都染上。你染上以後,你求誰呀?你找不著藥啊!這藥哪來呀!氯喹啊!是吧!共產黨組織給你,你吃了,只要你染上病,吃了藥救你過來,感謝組織、感謝黨、感謝王岐山、感謝你的“搟面杖子”、感謝孟建柱、感謝孫力軍,感謝完以後怎麼著?感謝完怎麼著?還、你活著吃藥,吃藥什麼?奉獻。“人屍丸”這個詞,文貴說出以後,現在在中國百分之百的正在上演。

這四個結果,共產黨員你將成為最後的一塊被燒焦的那塊肉。記住我今天說的話吧!9千萬黨員和我認識的朋友們,你們只要是9千萬黨員,你將試試。

最後如果你們都倒下的時候,你會看到世界大戰,世界大戰大家看一看,二戰期間、二戰期間,無論是西班牙(摩拳擦掌)還是(擊掌三下)德國、蘇聯、法國、英國,最後定義為不是“德國納粹”,是叫“納粹”,不是“德國人納粹”,是叫“納粹”。

德國人是無辜的,德國人也是被害者,德國納粹。所有的納粹黨員和家人,坐公交車、坐出租車,參加工作、福利都是不可以的。全人類喊打,到今天如果查出你是納粹的家人和納粹,你都是完蛋的。

9千萬黨員死了的就死了,燒你都很難,弄不好就給你扔了,偷偷的埋了。現在全國到處、到處埋人坑。活著的將被全世界有可能的火戰,第三次世界大戰,經濟大戰或滅共大戰的結果把9千萬黨員變成最大的一個恐怖組織。

完了,共產黨現在就把你們徹底綁架。這是為什麼我說,你們只有一個選擇,你們推翻共產黨,你們成為全人類英雄。解放你全家、解放全中國、解放全世界。我希望這是雅典娜的計劃能在你們身上發生。

最近的大火,還有很多戰友們問我的國內的、黨內的戰友,軍隊的戰友問我一些答案。我已在昨天,在GTV、在那個電影裏給了你答案了。我知道很多戰友沒看到,我無所謂,我們國內的戰友又、又、又那個,都看到了。我已經告訴你這個答案,看那電影去,看那個電影就是答案。

最後是殺人的人,還有覺悟的人,還有所謂共產黨所關的人。所有西班牙的那些被關在整個集中營的人,最後德國的那個殺人犯在鐵絲網上。你們去看去,最後那膠卷成了一個,膠卷啊!膠卷啊!那個膠卷在庭上審判了多少納粹。這就是未來審判共產黨的時候,你手裏有沒有膠卷和你現在有沒有膠卷,還有家人,太重要了。

說到家人,剛才我又說到莊烈宏先生這個事上,我很驚訝。據知莊烈宏夫人應該是個有修養的人,應該是有修養的人。為啥這時候讓莊烈宏罵出這麼臟的話,這麼粗魯的話,我很驚訝。包括這個“細絲”,“細絲”的妻子也受過教育的人,為啥能讓“細絲”能幹那麼多壞事?

家人有多重要,包括那日本的戰友很喜歡他,我們的一位小哥給我發信息說:郭叔啊!你把他舉到了你頭上,他在你脖子上都可以拉屎尿尿了。這話說對了,我從來沒對一個戰友這麼好,我把他舉到頭上去。因為我覺得他的家人讓我看著很舒服,都受教育的。但是沒想到最後是瘋狂到如此。

所以說,文貴傷過很多心,家人有多重要。所以說我給戰友們最後一個要說的,戰友家人多重要。共產黨員如果你家人糊塗的話,全家一起死。如果家人有個明白人,你可能拯救全家。這是為什麼我認為丈夫、妻子,家人太重要了。

2020年3月28日
親愛的戰友們,歷史會給你們一個永遠不會抹去的一個偉大精彩。特別秘密翻譯組是我們這六十多個全世界精英中的精英,絕對的挺爆料革命的這些秘密的戰友,這一次的貢獻太大了。所以剛才我說那些話都是在G20會之前我們已經發給了這些參加會的這些國家領導人和機構,結果他們都非常之驚訝,說你們所了解的情報參加共產黨中國政府參加會議的方式、會議室,以及包括中共領導人使用的大屏和中共領導人的講稿全部百分之百正確。感謝內部的戰友們提供了這麼準確的信息,再一次證明了我們爆料革命國內的以共滅共的力量那個巨大。增加了西方國家對我們爆料革命的信心,太重要了,太重要了,太重要了!

短短的這幾天,歷史在被我們改變,把已經在世界上即將產生的排華的危機、排亞洲人的危機、甚至造成種族大屠殺,1998年的印尼排華大屠殺和1947年和1847年、1841年,1850年的排華法案的這樣災難事情發生,再次發生威脅每個人的時候,我們將中國人病毒改成了共產黨病毒,同時我們在G20這一次中共成功的讓全世界吃下人屍丸,要讓全世界打跪下的這個戰略徹底失敗。

這些國家開完G20以後對我們完全不一樣,爆料革命已經再次樹立了最高的信用。很多國家領導人把我們當初提供給他們的香港的運動的信息重新翻開了看,很多人給我們說,特別是歐洲幾個國家,說對不起啊!郭先生,原來我們每個小組每天報告的關於香港你們提供的信息,我們只看,沒有幾乎沒有任何意見。現在我們再回看,香港從五月二十號你提醒給我們報告到六月三號、六月四號、六月六號、六月七號、六月十七號香港上大街到預警香港從這個官方戒嚴和隱形戒嚴和派到香港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在香港那個假警察叫黑警,包括在廣東東莞、深圳寶安所噴的香港警察的車輛、救護車輛和準備好香港的警服以及到香港的滲透,包括四大不要臉家族,包括使用準化學武器,包括要抓捕一萬人兩萬人,包括幾千人已經被殺掉,包括大陸人被從香港的抗議當中抓回大陸的幾萬人,包括死亡人數,包括軍事解放軍駐港設施建的監獄,包括陳彥霖母女是被殺害,這些證據讓他們傻了眼。

說Miles我們過去感覺到香港人是很可憐我們也在懷疑,但是我們沒感覺到痛,就像我們所有人都認為這個冠狀病毒只會傳染中國人和亞洲人不會傳染西班牙人、意大利人、英國人、法國人、德國人、加拿大人,美國人一樣。現在我們發現我們傳染上更可怕。所以他們說香港真的是你所說的滅共的第一道大門,我們深信不疑你說的這個冠狀病毒跟香港的運動是有極密切的關系。而且這些國家在G20會以後說我們會盡快的形成聯合的力量,在這些國家解決面對疫情的同時一定要和這些國家聯合起來讓中共說清楚這病毒怎麼來的。

所以接下來我們將為世界各國一定查清楚到底這病毒是怎麼來的,要中共面對調查,同時要把病毒查清楚跟香港這些孩子和運動什麼關系。香港現在幾千人被殺、被丟失,香港時時刻刻在流血;香港多少人資產被侵占、被侵奪;多少女孩被強奸、被輪奸。香港的黑警現在把強奸、輪奸、殺孩子已經當成了正常的生活一部分,這是多麼的悲催!
……
美國,平均一個人是多少錢,算一算,140萬億人民幣平均到三億美國人身上,是多少錢?幾十萬人民幣一個人,中共是多少?死一個人3000塊人民幣。美國所有的數字都是公開的,媒體是公開的;共產黨所有的數字都是假的。但是我請問所有的國內同胞,共產黨的政治局委員,常委家人有到前線去當護士的嗎?有去領骨灰盒兒的嗎?他們還在中國嗎?但是我們14億同胞,現在卻被推向前線去生產,繼續當他們的奴隸。否則你就是,因為你吃了他的“人屍丸”,你怕得病,得了病你得吃他的藥。而且一旦你不去工廠工作,你的房貸、你的車貸,將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這就是共產黨的綁架,他的“人屍丸”。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如果在這個人類遇到最大的挑戰和危機而且是共產黨第一次面臨著生死選擇的時候,只有一個爆料革命敢說出共產黨的真相。只有爆料革命是無私、無我的,沒有利益的在拯救全世界人民,在拯救全中國人民。

只有香港人民在為滅掉共產黨,每天被強奸、被輪奸、被殺害、被死亡。香港人民和我都不需要這麼做,但是我們選擇了這條上天和上神給我們的使命,我們就會堅決走到底,勝利一定屬於我們的,共產黨今年一定被滅亡。中國人將一定會擁有一個真正的法治和信仰自由的社會,受到全世界人尊重的社會。讓全世界人民打開大門,歡迎中國人就業、學習、交流。中國人將叫全世界認可為一個體面的,勤勞的,善良的民族。

爆料革命任重道遠,滅共,已不在話下,一定會實現。我們讓中國人得到全世界的尊重,和全世界人民一起來面對人類的大災難,那才是中國人的崛起。中國有萬萬個郭文貴,我深信不疑,我深信不疑。

2020年8月15日
但是蹲在馬桶上,尿自己一腿的事,這事是避免不了的,受點兒危險,受點兒恐嚇,失點小錢,這也是避免不了的。關鍵是你不能把這當買賣,你要做這個買賣,你說我要把這個農場當成大買賣了。瑪莎,你去看去吧,那早晚有一天會出大事。因為這個代價你付不起。不要以為今天給你錢的時候你覺得幸福,人家往回拿錢的時候,兩種可能。第一個,你是我的敵人。第二個,你是我的恩人。特別我們中國人這些年,要麼是我的恩人,要麼就我敵人,就沒有中間派。投資它本來就有風險,投資不成了各種原因。中國人不行,投資不成了,你就騙我了。投資成了,投資成了我應該的啊,我做的決定啊,是吧,我的決定啊。對了,是我的決定;錯了,是你騙我了。

所以說農場各種做事的時候要想到各種風險。再次回答你,把你盡可能的戰友凝聚在一起,做好所有你應該承受風險的準備,但是不要有抱怨。一切決定在你自己,沒人拿槍頂著你,沒有人說拿面包糊弄你,你也沒有人給你吃什麼人屍丸,一切決定在自己的心。但是俄羅斯這個國家有你們就很偉大,有你們就很成功,有你們就很好,謝謝,瑪莎。

2020年8月16日
老班長先生:謝謝文貴先生,這個太振奮人心了。我們可以看到最近特別是近幾個星期以來,國際社會發生了不可思議的這些變化,以及這場滅共、針對共產黨的一個圍剿態勢已經在形成了,非常令人鼓舞。但是我們也不要忘記、不要低估了共產黨的邪惡。共產黨不僅在援助像伊朗或者是像埃及等這樣的國家,正在建P3實驗室,也在中國各省抓緊的要開始建P3實驗室。我的問題是,以目前我們得到的資料來看,短時間內得到、生產出有效疫苗的可能性幾乎為零。那麼如果中共拒不交出實驗室的原始數據、基因序列,甚至就算CCP倒台之後,他們銷毀了這些數據。那麼我們人類是否就進入真正的黑暗時代,謝謝七哥。

文貴先生:謝謝老班長,這個問題實際上你已經看得很準的。共產黨的邪惡真的是遠遠超出我們常人能想象。你看看,你有這麼完美的家庭,你有兩個女兒,twins這麼可愛。我相信你當父親的最大的對你觸動的,就是孩子的安全和孩子的未來。就共產黨不但剝奪了我們幾代、我們的爺爺、我們的父親,我們這一代自由、安全、洗腦,讓我們當了奴才。然後接下來還要讓我們子女,我們可能子孫萬代都當它的奴隸。

最近這些天連西方人都在討論,共產黨不讓你信什麼?共產黨不讓你信邪,不要信邪。共產黨不信邪,它信啥?你得說共產黨信啥!它信馬列主義。就像我跟瑪莎俄羅斯連線時候說的一樣。俄羅斯原蘇聯把共產主義踢到中國去了,人家有本事踢出去,還弄個半民主的。咱們有種踢出去嗎?沒種踢出去。那沒種踢出去,不信邪,共產黨信啥?共產黨就信所有的一切都來自於槍桿子,就是暴力、暴力政府。在香港你看見了,在西藏你看見了,在全世界你看見了,在我們爆料革命中,你看見了。那麼一個相信暴力革命的,而且不相信神的、不相信上帝的、不相信正義的,不相信真的、不相信善的,這麼一個流氓政府,它能給我們帶來什麼呢?我們戰友每個人都要去想一想,很多人都不想這個問題。它給你帶來了什麼?然後過去所謂的成功的30年改革開放,大家去長長腦子、去想一想,一個貧窮了三五百年的國家、一個十幾億人口的市場,把國門打開什麼都不要做,就是我這市場打開了,我就是給你縫縫補補,就當打工妹、打工仔,我的GDP得值多少錢?你算算一個人一塊錢、14億,100塊錢是多少?1000塊錢是多少?這個帳大家能算吧!是不是!過去這幾十年,生生死死幾十億中國人了。那你說我們中國人現在得到了什麼?死了好幾代人了,當了幾代奴隸了。中國的土地也沒了,中國的水也汙染了,中國的空氣也汙染了,中國人的心也被汙染了。中國人的爹媽、爺爺、奶奶,你看看現在,咱在國外看中國人的臉和表情,都像吃了人屍丸似的。

2020年8月22日
昨天楊潔篪要去西班牙,要去幹嘛去?要去想辦法遣返葉釗穎和郝海東,想去嘗試去。他還沒去呢,西班牙的政府告訴我了。西班牙說:我告訴你,西班牙人都死光了,他也動不了郝海東先生和葉釗穎女士。而且在兩個月以前他們就去了,人家那位女的外交官和情報官說:你把你的證據拿出來,別胡說八道。結果說:我們有證據……。大使給他們罵回去了。這回楊潔篪要去了。結果人家說了:我告訴你,西班牙死光了也動不了(他們)。然後你知道這人跟我說句什麼?郭先生,新中國聯邦,郝海東先生和葉釗穎女士的宣言,是對全人類的一個宣言,是一個真正的正義的需要。把我嚇一大跳,哎我說你怎麼能說出這話?她說:我都認真學習都看了。她說:郝海東先生和葉釗穎女士,我第二次看時,我是站著看的。她說:只要我在,誰都甭想。她說:有必要,我派軍隊保護他。
羅斯查爾德有這個能力嗎?共濟會有這能力嗎?它是桌子底下的,聯姻呢,是吧?幾個還什麼同族啊。我們的戰友素未謀面,素未見面,我跟郝海東先生和葉釗穎女士從未見面。我們英雄科學家在香港從未見過我,英雄科學家就把她那個老公給拋棄了,一腳給踹了,冒著生命危險就來了,到現在我們倆還沒見過面呢。是不是?你說多少戰友,在國內的戰友,為了這個爆料革命,不惜一切,多少啊!我們的大校,我們一個個的將軍,還有現在從武漢實驗室出來的一家一家的,對不對呀?這個力量,戰友們你們太拿過去的事當事兒了。
新中國聯邦的力量,把共濟會、羅斯查爾德加一起都不行。未來G系列是全人類上最大的金融系統。G系列所有的財富加在一起,一定是富可超國。戰友們未來在世界上媒體上,G-TV現在你給我找出第二個GTV,一樣的平台,G-News你給我找出第二個,G-Club, G-Fashion, G-Coin, G-Dollar, 你給我找第二個出來,不可能。能把這個放一起的,你把共濟會,你把羅斯查爾德,它全部的加一起,砸一起去,濃縮一下子,再摞幾層,給它Double一下,它連那個毛都輪不著。
現在不是偉大的猶太民族,也不是共濟會,也不是所謂的羅斯查爾德,這些都過去了,人類到來一個大同的時代。而且中國14億人,現在都是餵了人屍丸,喚醒百分之一是多少?喚醒千分之一是多少?兄弟姐妹們,你們要把眼睛開大了看,這個世界上不管如何,都是新中國聯邦的未來,誰都擋不住。謝謝!

2020年12月21日路德時評
鐘南山現在提出了環境病毒的說法,這又是一個陰謀。就是要強推他們的疫苗。要在1月份推出5千萬的疫苗措施。可見人屍丸的行動在進行中。
我們在華盛頓與川普最信任的人開會,那麼彭培奧也肯定會知道的。他說這些話是有根據的。

編者按:傳說有的少數民族(通常是住在邊遠地區、深山老林裏的苗族等)會放蠱,所謂苗蠱,那個蠱就是把很多的各種毒蟲毒蛇比如蜈蚣、蠍子、蜘蛛、青竹蛇、烙鐵頭、眼鏡蛇等和各種蛤蟆放在一個壇子裏,放在一起讓他們互相吞噬,最後幸存下來的就是那個降頭蠱毒。傳說有的苗族人家家傳這種蠱術,秘而不宣,它能殺人,但是他也有解藥,那個解藥也只有他有,他會定期給你解藥,不吃就會死,所以你得聽他的,任他擺布,他可以奴役你,勒索你錢財甚至情感。還有的苗族姑娘會放情蠱,她看上誰了,摸一下或者給他點什麼東西吃或者聞一下,就能被下降頭。中招以後你就離不開她了,終生依戀她,成了她的奴隸,負心漢死路一條——苗族有沒有蠱術,不知道,那是傳說。然而中共病毒就是這種思路,它是中共真正的蠱,它真的把各種毒物放在一起,讓他們集合在一起成為毒中之王,而且它差不多已經成功了。

整理: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
發稿:如風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