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望疫苗“群體免疫”解決CCP病毒問題是不可能的任務

加拿大溫哥華戰友團 桑梓⽂醫(⽂醫)

CCP病毒肆虐全球已經⼀年多,⼈類社會,經濟和⽣活⽅式習慣發⽣了巨⼤改變,已近崩潰邊緣。

圖片來源:humaevents.com

在這個⽂貴先⽣所說的“全世界⼈民的安全,經濟,政治,勇⽓和正義就像當年的泰坦尼克號⼀樣,不可逆轉的撞上共產黨這個流氓冰⼭……” 的危機時刻,世界上最瘋狂的事情卻是全世界⽆論政府,國際組織,主流媒體甚⾄主流科學醫學界不僅不追問病毒來源,反⽽⼀⽅⾯不遺余⼒地打擊抹⿊既安全又便宜的羥氯喹的預防和早期治療作⽤,打壓閆麗夢博⼠和爆料⾰命傳播真相和正義的聲⾳,另⼀⽅⾯誤導甚⾄不惜出臺⼀些荒唐的法令法規迫使公眾接種疫苗,讓全世界將⼀切希望寄托在極不安全的疫苗上,幻想通過疫苗產⽣所謂的群體免疫。

例如今年2⽉4⽇,Tom Randall[1]在Bloomberg撰⽂,企望著全美只要75%⼈⼜完成兩劑疫苗接種就可以達到群體免疫⽔平⽽使社會恢復正常。

圖片來源:Bloomberg.com

但現實很殘酷,越來越多的數據和研究顯⽰:沒有搞清楚CCPVirus真相之前,⼈類必須放棄任何祈望通過所謂疫苗群體免疫回到過去的幻想!邪惡的CCPVirus讓⼈類很難產⽣針對它的群體免疫,也驗證了閆博⼠和爆料⾰命⼀年前提醒世界的忠⾔:留給⼈類的時間不多了!

早在今年1⽉,Devi Sridhar[2]根據巴西Manaus數據發表在《Science》的論⽂指出,當地76%⼈⼜⾎清陽性率下,依然⽆法阻擋CCPVirus在當地的爆發,發⽣了更為嚴重的第⼆次⾼峰,令世界感到震驚。

3⽉18⽇,Christie Aschwanden[3]在《Nature》雜誌發表⽂章,本文根據她和近期其他研究結果,從以下⼏個⽅⾯闡述了⼈類為什麽⽆法產⽣針對CCPVirus的群體免疫。

圖片來源:nature.com

一. 尚不清楚接種疫苗後是否就能阻⽌新冠病毒傳播

群體免疫的關鍵是,如果群體⼤部分⼈因感染或接種疫苗獲得免疫⼒,當病毒來襲,該病毒⽆法在⼈群中傳播,獲得免疫⼒的易感個體也不容易被感染。就是說群體免疫只與具有阻斷傳播的疫苗相關。

Christie Aschwanden認為⽬前WHO註冊的所有疫苗都缺乏可以保護⼈群免受感染(包括⽆癥狀感染)或阻⽌將病毒傳播給他⼈的數據。 ⾃2020年12⽉起,世界各國家正式緊急授權民眾⼤規模接種疫苗已近4個⽉,但CCPVirus肆虐的步伐似乎並沒有停⽌。

以⾊列接種⽐例全世界最⾼,截⾄4⽉5⽇【4】【5】,以⾊列每100⼈接種疫苗劑數已達117.14,⾄少50%以上完成2劑疫苗接種,但仍然⽆法完全阻斷病毒的傳播,每天依然平均有全國⼈口的0.3~0.5/萬新增病例。

圖片來源:ourworldindata.org

二. 疫苗接種的比例不均

理論上,如果全球完美協調統⼀⾏動,同⼀時間段都接種疫苗,或許有可能阻斷病毒傳播。但是這個只是理論,不可能成為事實。以⾊列與輝瑞達成數據共享協議,並由此獲得了輝瑞⾜夠的疫苗供應,⽬前接種⽐例最⾼。但是其他國家,尤其是第三世界貧窮國家,只能繼續等待國際組織捐贈疫苗,期望全民疫苗接種更是遙遙⽆期。

與此同時各國基本按照危險度分層接種疫苗,⽼年⼈優先獲得了接種,⽽且⽬前尚⽆⼉童疫苗。美國預計2021年秋天,⾼中⽣可以獲得接種,⽽⼩學⽣可能需要2022年春天才能獲得接種。美國有24%的⼈未滿18歲。這意味著,即使成年⼈全部接種疫苗,並且接種都獲得完全的保護⼒,才能達到理想的76%。但有巴西Manaus的前車之鑒[2],即使達到這樣的接種⽐例,真的能使美國回歸常態嗎?

三. 傳播性更強致病力更高的變異株不斷湧現,極⼤地降低了免疫效果

英國變異株傳染性更強,也更致死。南⾮變異株則使得⽬前疫苗的保護⼒⼤幅降低,如阿斯利康疫苗的保護⼒降低到10%的⽔平,接近⽆效。最明顯的是巴西Manaus市在76%⾎清陽性率下,依然發⽣了更為嚴重的變異株P.1 爆發。康復者⾎漿對P.1的中和活性減少了6倍。這⼀結果解釋了,為什麽Manaus市在76%感染過新冠病毒的情況下再次爆發更為嚴重的感染,因為康復者⾎清中抗體對突變毒株⽆⾜夠的中和活性[2]。近期也有數篇論⽂分別發表在《Cell》[6]和《Nature》[7]
雜誌上,證明變異株可以逃逸包括⾃然感染和接種疫苗所誘導的免疫保護。

四. CCPVirus及其疫苗誘導⼈體產生的免疫保護作⽤到底能持續多久

群體免疫⼒來源計算要包括疫苗和⾃然感染。但是CCPVirus刺激⼈體產⽣的免疫⼒會持續多久,這個問題不僅被Christie Aschwanden[3] 提出,越來越多的研究者也困擾於同樣的問題。這個邪惡的病毒肆虐全球⼀年多,隨著再感染病例以及疫苗監測數據的湧現,⽬前的研究結果都顯⽰⼈體針對這個狡猾的病毒的免疫保護⼒持續的時間很短【8】。

五. 人類社交活動

⼈類的社交活動是對於模型預測群體免疫最⼤的挑戰。因為沒有⼀個社區是孤島,社區間的免疫環境互相影響。隨著疫苗接種⽐例增⾼,社會將重新開放,其結果是⼈與⼈之間接觸的⼏率較前極⼤增加。也意味著以低社交為基礎的模型⾯臨挑戰。

六. 人類行為模式的改變

CCPVirus的流⾏,使⼈類⽣活在前所未有的時代,並且以前所未有的⽅式⾏事,因此對⼈類⽽⾔最⼤挑戰除了⽣物因素,還包括⼈類社會學因素。到⽬前為⽌,在所有期待疫苗產⽣群體免疫的模式中將⼈類社會⾏為的因素排除在外,因此不能忽視⾮藥物⼲預將繼續在控制病例⽅⾯發揮關鍵作⽤,阻斷傳播途徑,限制社會接觸和持續的保護⾏為(如掩蓋⾯具)有助於減少疫苗推出時新變種的傳播。

因此歸根結底,最最關鍵的是⼀定要找到新冠病毒的來源,否則就意味著這個隱蔽的來源還會源源不斷地向⼈類輸出新的冠狀病毒或其他病毒。欣慰的是西⽅⼈民已經開始覺醒,消滅共產主義這個⼈類歷史上最⼤的毒源已經指⽇可待!

參考⽂獻:
【1】When Will Life Return to Normal? In 7 Years at Today’s Vaccine Rates
【2】Herd immunity by infection is not an option
【3】Five reasons why COVID herd immunity is probably impossible
【4】COVID-19 vaccine doses administered per 100 people
【5】COVID-19 CORONAVIRUS PANDEMIC
【6】Evidence of escape of SARS-CoV-2 variant B.1.351 from natural and vaccine-induced sera
【7】Fast-spreading COVID variant can elude immune responses
【8】A case of COVID-19 reinfection in the UK


編輯 發稿 雲起時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