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苛捐雜稅掏中國人的胃

作者:CPA Jim

图片来源:许梅村推特

據2021年3月27日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發布的Gnews文章《有關被美國製裁的中國化工集團下屬全球最大的農業化工公司先正達集團的調查報告》透露,2020年6月18日,中共兩個央企中國化工集團有限公司(China National Chemical Corporation,ChemChina,簡稱“中國化工” )與中國中化集團有限公司(Sinochem Group,簡稱“中化集團” )進行資產重組,在中國化工下面設立全資擁有的先正達集團有限公司(Syngenta,香港註冊),試圖通過央企全資子公司先正達集團壟斷全球的農藥和種子市場。本文將通過分析中國化工、中化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及中國食品供應鏈中的其他上市公司的年度報告揭露中共通過對食品非法徵收的苛捐雜稅,對中國老百姓掏胃,中國共產黨是真正的掏胃黨。在開始討論之前,先建立一個整體認知:

1.食品為農業生產者銷售的自產農產品,由於免徵增值稅,食品消費者的支出=農業生產者收入=農業生產者淨利潤+種子農藥等農資產品成本+人工成本+運費、油費、電費等其他相關成本,

農資產品、運費、油費、電費等採購成本

=增值稅+供應商營業收入

=增值稅+營業成本+稅金及附加+銷售費用+管理費用+所得稅費用+減值損失+公允價值變動損益-投資收益+營業外支出-營業外收入+淨利潤。

2. 在消費環節,食品不免增值稅,食品消費者的支出=增值稅+營業收入=增值稅+營業成本+稅金及附加+銷售費用+管理費用+所得稅費用+減值損失+公允價值變動損益-投資收益+營業外支出-營業外收入+淨利潤。

1949-2005年農業稅的致命掏胃

共匪通過苛捐雜稅掏胃,對於很多中國農村孩子的父母或祖父母一代,不是新鮮事,而是一個不容忘卻的記憶,很多中國農村老人一提到這個問題,就會淚流不止。根據中共中紀委網站的一篇文章,

“ 20061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稅條例》正式廢止,…195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稅條例》頒布,採用地區差別比例稅率,規定全國平均稅率為常年產量的15.5 %,最高不得超過25 %。很多農民回憶,每年夏秋農作物收穫時,農村家家戶戶便開始準備交“公糧” 據統計,從1949年到2005年的57年間,全國累計徵收農業稅約4200億元。” [1]

可見中共從1949年到2005年對中國農民徵收了57年農業稅,上面提到的金額“4200億元” (除非明確標註,本文所用貨幣計量單位為中共人冥幣)肯定是按扭曲的價格計算的,因為在中共統治下,中共國從來沒有出現過自由公平交易的農業產品市場,價格是被扭曲的。網易網站一篇文章顯示,到2000年的52年間,共匪收了農業稅7000多億公斤糧食。[2]

據美國之音網站報導,河南省信陽地區1959年的糧食產量有20多億斤,但是卻虛報為72億斤[3]。按1958年中共國務院定的河南省農業稅稅率15%計算,收了農業稅10.8億斤,實際剩餘糧食9.2億斤,由於上述稅率未考慮地方附加以及共匪官員實際徵收過程中的濫用權力另外多收情況,因此實際稅負率不低於54%(10.8/20×100%)。美國之音另外提到信陽“農民全年的口糧就只剩下100多斤,僅夠吃三、四個月的。”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中共為何在各個領域都要進行數字造假以及數字造假的嚴重後果,無論是中共所謂國企的財務造假,還是中共病毒感染數據造假,中共病毒疫苗事故率造假,失業率數據造假,…。據上述美國之音文章,“信陽事件”造成至少100萬人死亡。

上述報導有個缺陷是沒有分析中共農業稅的稅制缺陷。在英國,對個人收入實行綜合計稅制度,商業利潤、工資薪酬、出租收入等分別計算應納稅所得額後再合併計稅,低於年度免徵額的免所得稅,可見如果將該制度運用於中共農業稅,糧食產量少的農戶就不用交農業稅。但是中共的徵稅權本身是非法的,不尊重任何人的財產權和生命權,不會考慮這種人性化製度。

那麼農業稅之後,中國共產黨就不再掏胃了嗎?

2005年之後中共繼續掏胃

據網易報導,農業稅免除後,農民除了面臨教育亂收費,計劃生育亂罰款,農資價格大漲價等問題以外,還面臨增值稅等間接稅,中共稅務總局副局長許善達曾指出,據初步測算,目前中國農民在購買生產資料等生產過程中交納的增值稅,每年在4000億元至5000億元之間。根據中共的增值稅暫行條例,農業生產者銷售的自產農產品免徵增值稅,用於免徵增值稅項目的的購進貨物、勞務、服務、無形資產和不動產所負擔增值稅不得從銷項稅額中抵扣,而農民不是一般納稅人,沒有銷項稅額,如果農產品銷售方有銷項稅額,那麼購買農產品的消費者也是最終的增值稅負擔方;農民實際負擔的稅收不僅僅包括增值稅,農資產品銷售方的其他稅費支出來源最終也是對農民的農資產品銷售收入。

食品銷售企業的稅費

以一家餐飲、食品加工為一體的上市公司西安飲食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年報(飲食年報)來說明消費者食品銷售環節所含稅費。[4]西安飲食所擁有的餐飲業務包括但不限於西安飯莊、同盛祥飯莊、老孫家飯莊等,主要經營主要經營涼菜、熱菜、牛羊肉泡饃、葫蘆頭泡饃、水餃、烤鴨等;食品加工業務的產品主要分為糕點烘焙類、肉製品類、速凍食品類、方便食品類。其2020年年報93頁披露了西安飲食的稅種及稅率,如下圖:


[1]農業稅歷史. http://www.ccdi.gov.cn/yaowen/201909/t20190922_201043.html

[2]從1949年至2000年的52年間,農民繳納了7000多億公斤糧食. http://news.163.com/special/reviews/taxburden0612.html

[3]信陽農業稅慘案. https://www.voachinese.com/a/article-20110705-8-great-leap-and-the-great-famine-125025309/784122.html

[4]西安飲食2020年報. http://static.cninfo.com.cn/finalpage/2021-03-30/1209476115.PDF

图片来源:巨潮资讯网

西安飲食的食品加工業務所生產的陝西特色蒸碗、黃桂稠酒、醬滷製品、中秋月餅、端午粽子、特色糕點、速凍水餃、五一大包、袋裝方便牛羊肉泡饃等通常按該圖列示的13%稅率徵收率徵收增值稅,如果消費者直接從該公司購買並開了發票可以看到增值稅稅率為13%,但是銷售渠道主要是KA商超、BC連鎖超市、線上銷售、經銷商等,因此消費者從超市購買上述產品時索要發票,可以看到增值稅稅率為13%,但是2019年4月1日前該類產品的增值稅稅率為16%,2018年5月1日前17%,可見自2017年開始的爆料革命對牆內增值稅稅率的影響。餐飲收入的增值稅稅率為6%,購進農產品可以計算扣除增值稅,還可以抵扣購進其他原料、固定資產發生的增值稅,但是消費者就餐成本包含所有的增值稅。食品加工和餐飲收入的小規模納稅人徵收率為3%,但是購入產品時所含有增值稅不能抵扣,就會計入食品銷售、餐飲服務成本,提高實際售價,買單的還是消費者。93頁也列示了其享受的稅費優惠政策,但是提到的中共病毒疫情期間適用免徵增值稅政策,其本質和小規模納稅人的低徵收率一樣,不能抵扣或退還用於免稅項目、簡易計稅項目的購進材料、服務、設備等價款含有的增值稅。

飲食年報131頁列示2020年西安飲食發生了城市維護建設稅、教育費附加、房產稅、土地使用稅等。根據中共的《教育法》第58條,教育費附加主要用於義務教育。[1]可見義務教育的經費來源來自稅收,由消費者承擔,可恨的是中共用義務教育來給消費者自己和消費者的父母、孩子洗腦,宣傳愛國就是愛黨,明明中國共產黨非法徵稅用於欺壓、欺騙中國人民,中國共產黨自己已經叛國。

飲食年報110頁、112頁、114頁、116頁、118頁列示其2020年年末固定資產、在建工程、土地使用權無形資產的原值、長期待攤費用、其他非流動資產的餘額分別為4.84億元、3.07億元、0.29億元、0.62億元、0.62億元,固定資產包括房屋建築物、辦公家具、電子設備、運輸設備等,根據《透過房地產產業鏈看共匪苛捐雜稅(1 )》和根據《透過房地產產業鏈看共匪苛捐雜稅(2)》,不難看出房屋建築物、辦公家具、電子設備、運輸設備、在建工程、長期待攤費用、預付工程款、預付租賃款成本包括材料成本中所含有的資源稅、消費稅、車輛購置稅、關稅、所得稅等稅費,消費稅分為針對乘用車、塗料、實木地板、汽柴油、菸酒等徵收的消費稅,土地使用權成本包括但不限於契稅,非流動資產的成本所包括稅費通過折舊與攤銷列入利潤表的營業成本、銷售費用、管理費用、非流動資產處置損益等項目,成為消費者的支出即銷售方的營業收入所需要覆蓋的內容,從現金流量表來看,含有稅費的非流動資產投資導致的現金流出最終需要通過消費者帶來的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所收到的現金扣除經營活動所產生的現金流出後覆蓋(對於消費者購房來說這種投資來說,含有共匪苛捐雜稅的房地產投資所導致的現金流出需要消費者產生的若干年現金流入扣減現金支出後的淨額覆蓋) 。

飲食年報132頁顯示其在管理費用列支中共病毒導致的停工損失0.11億元。

糧食流通環節的隱形稅

據網易《中國糧食收購:肥了國企,坑了全民》報導,中共對糧食實行“托市收購”,牆內糧價不是市場自行形成的,而是中共特許的收購主體,按照官定的“托住市場糧價不跌”的收購價敞開收購,不受市場供求的影響,在銷售“托市收購”來的糧食時是“順價銷售”,即以收購價格為基礎,加上“合理費用”和“最低利潤”形成的價格進行銷售,收購主體糧食的庫存損耗浪費、甚至糧食黨企的貪污舞弊損失等“沉默成本”和倉儲管理費等支出,都會在拍賣時被加諸於糧價上,拍賣價將遠高於托市價甚至市場價。這樣層層加碼,中國消費者為國產糧承擔的糧價自然遠高於國際糧價。所謂的“托市”高價,並不直接支付給種糧農民,而是支付給“中儲糧”控制的經紀人,而中儲糧的經紀人付給農民的,卻是較低的農村市場流行價。[2]

筆者查詢了《糧食流通管理條例》(2016年中共國務院令第666號修正本)[3]、《中共糧食收購資格審核管理辦法》(國糧政〔2016〕207號)[4]和黑龍江糧食收購資格審核規範文件(黑政發〔2011〕78號)[5]證實中共實行的是糧食收購許可製度,並且規定了條件苛刻的許可證取得條件,同時在製度上給與黨企壟斷優勢。

農產品進口關稅

根據中共2020年進口產品暫時稅率方案規定,對小麥等8類商品實施關稅配額管理,配額內的進口按配額稅率計算關稅,配額外的按其他稅率執行,比如最惠國稅率65%,關稅配額需要糧食進口企業去申請,另外糧食進口還需要繳納增值稅,船運的需要繳納船舶噸稅,進口糧食的增值稅計算公式:關稅完稅價格*(1+關稅稅率)*增值稅稅率;因此進口糧食的成本構成:不考慮船舶噸稅的進口成本+船舶噸稅+關稅+增值稅。可見牆內自產糧食的稅至少佔65%,因為關稅的一個目的就是為了避免進口商品的稅負比國內稅負率還低,壓垮國內產業,不管是壟斷還是高稅負造成的稅負,以維持高稅負支持的獨裁專制。2020年糧食進口關稅配額總量為:小麥(包括其粉、粒)963.6萬噸,其中90%為共產黨企業貿易配額;玉米(包括其粉、粒)720萬噸,其中60%為共產黨企業貿易配額;大米(包括其粉、粒)532萬噸,其中長粒米266萬噸、中短粒米266萬噸,50%為共產黨企業貿易配額。[6]部分糧食進口關稅稅率如下圖:


[1]中共教育法. http://www.moe.gov.cn/s78/A02/zfs__left/s5911/moe_619/201512/t20151228_226193.html#:~:text=%E7%AC%AC%E4%BA %8C%E6%9D%A1%E5%9C%A8%E4%B8%AD%E5%8D%8E,%E6%94%AF%E6%8C%81%E6%95%99%E8%82% B2%E4%BA%8B%E4%B8%9A%E7%9A%84%E5%8F%91%E5%B1%95%E3%80%82

[2]糧食流通環節隱形稅. http://news.163.com/special/reviews/grain0706.html

[3]糧食流通條例. http://search.chinalaw.gov.cn/law/detail?LawID=334662&PageIndex=2

[4]糧食資格收購辦法. http://www.gov.cn/xinwen/2016-11/01/content_512​​7293.htm

[5]黑龍江糧食資格審核規範. http://lsj.hlj.gov.cn/Services/show/8305

[6] 2020年糧食貿易配額. https://www.ndrc.gov.cn/xxgk/zcfb/gg/201909/W020191024490541207787.pdf

图片来源:中共国务院网站,欲知详情,点击:http://www.gov.cn/xinwen/2019-12/23/5463213/files/8870ff189a3a44ba88504c6aebc062da.pdf

那麼知道了配額內關稅稅率為1-10%左右,那麼這個配額佔中共國年度糧食消耗量比例多少呢?非常低。根據中共糧油信息中心2019年12月的預測,2019/2020小麥消耗總量預計為1.235億噸;[1]根據美國農業部統計數據顯示,2019/2020年度中共國大米消費量1.45億噸,進口量;[2]中共國2019年玉米消費量為2.76億噸。[3]雖然中共國糧食進口看起來很低,更多和黨企壟斷糧食進出口貿易經營權相關,屬於進口黨營貿易管理的貨物包括糧食(含小麥、玉米、大米)、棉花、食糖、原油、成品油、化肥等6種,壟斷和黨營本身就是一種稅。[4]

除了大米外,化肥也實行關稅配額制度,2020年化肥進口關稅配額總量為1365萬噸,可以推測牆內自產化肥稅費佔比不少於50%。其中,尿素330萬噸;磷酸二銨690萬噸;複合肥345萬噸。共產黨企業貿易關稅配額數量分別為:尿素297萬噸,磷酸二銨352萬噸,複合肥176萬噸。中化集團公司、中國農業生產資料集團公司在該類總量內申請關稅配額。

農業生產企業的稅費

黑龍江北大荒農業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報(北大荒年報)第8頁披露其主要生產水稻、玉米、大豆等農產品。[5]很明顯北大荒是一家典型的農業生產企業,下游是消費者或食品生產商等,上游是化肥、農藥等農資產品供應商,其2002年股票公開發行並上市時發布的招股說明書第58頁和第65頁予以驗證[6]

北大荒年報118頁披露其事農業項目免徵企業所得稅,農業生產者銷售的自產農產品及農業生產資料、批發和零售的種子、種苗、農藥、農機免徵增值稅。對該等免稅項目需要注意的是:用於免徵增值稅項目的購進貨物、勞務成本所涉及並實際支付給供應商的增值稅不能抵扣或退稅,需要計入產品成本,實際上還是消費者承擔;農業生產者銷售的自產農業生產資料免增值稅不代表非農業生產者銷售的自產農業生產資料也免增值稅,下文提到的農資生產企業不是農業生產者,就沒有披露其生產的農資產品銷售環節存在免增值稅的情況。

雖然北大荒年報117頁和118頁只披露了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城市維護建設稅和免稅情況,但是152頁披露其2020年發生房產稅332.24萬元、城鎮土地使用稅272.86萬元。北大荒年報133頁披露其2020年年末固定資產賬面原值為66.72億元,含有房屋建築物22.80億元,除房屋建築物以外的其他固定資產折舊費為0.46億元(機器設備折舊費0.38億元加上運輸工具、辦公設備及其他折舊費0.02億元、0.06億元),北大荒年報153頁披露其計入管理費用的固定資產折舊費為0.52億元,只有用於行政管理辦公用的折舊費、攤銷費才會計入管理費用,說明自用房屋建築物至少部分為辦公用房,消費者間接承擔了按房產餘值計稅的房產稅,174頁披露了其房屋建築物關聯租賃情況,除非免稅,還會按房屋租金的12%計徵房產稅,出租方計入稅金及附加,承租方將房產稅作為租賃成本計入管理費用等科目。購建固定資產發生的材料、機械費、分包成本、間接費等成本也會負擔其上游供應鏈廠商的鐵礦煤礦資源稅、車輛購置稅、汽車消費稅、契稅等稅費,最終會轉入上述折舊費,由食品消費者承擔該稅費。上述固定資產成本也會包括間接由供應商承擔的潛規則費用即隱形稅,筆者在審計某重點工程項目時就發現過某合同成本項目的招標時間晚於中期驗工計價時間、承包商的成立時間晚於工程結算單記錄的開工時間、材料價格未按合同約定調減等異常情況。

根據《國家稅務局關於檢發〈關於土地使用稅若干具體問題的解釋和暫行規定〉的通知》(國稅地字〔1988〕15號)第十一條,免城鎮土地使用稅的直接用於農、林、牧、漁業的生產用地不包括辦公用地,北大荒年報137頁披露2020年計提了無形資產攤銷費411.53萬元,154頁披露其無形資產攤銷費用全部計入了管理費用,說明其賬面的土地使用權全部是辦公用地,消費者間接承擔了其辦公用土地發生的土地使用稅。土地使用權成本一樣不排除含有隱形稅。

先正達旗下農藥企業概況

根據安道麥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年報(以下簡稱安道麥年報)第9-10頁,2020年6月,安道麥集團加入新成立的先正達集團,成為該集團旗下的獨特成員。先正達集團的業務囊括了植保、種子、化肥及其它農業與數字技術,同時在中國擁有先進的分銷網絡。隨著中國化工農化有限公司將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劃轉至先正達集團,安道麥正式加入這一新生的農資行業領軍集團。而先正達集團為中國化工集團所屬子公司,劃轉後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未發生實質變化。[7]佐證了本文第一段所引用的戰友做的《有關被美國製裁的中國化工集團下屬全球最大的農業化工公司先正達集團的調查報告》的相關發現,同時意味著安道麥的實際控制人也是中共國資委,先正達是安道麥公司的母公司。安道麥主要從事非專利作物保護產品的開發、生產及銷售,通過其遍布全球各地的約60家子公司向100多個國家的農民提供除草、殺蟲及殺菌解決方案,還生產和銷售膳食補充劑、食用色素、口感及口味增強劑、及營養強化劑原料、用於香水、化妝品、護膚品及清潔劑的香精產品、工業類產品生產。第18頁顯示其最主要收入來源是除草劑,2020年為117.64億元,佔總收入40%以上,其次是殺蟲劑和除菌劑,收入分別為80.96億元、58. 98億元。

第10頁“集團與世界各地購買其產品的終端客戶之間的產業鏈通常包括如下幾個環節:進口商/製劑生產商->經銷商->零售商->農民” 也暗示了稅費如何傳導到農戶和消費者,也暗示食品所承擔稅費包括進口商/製劑生產商、經銷商、零售商的稅費。稅費包括隱形稅和顯性稅。

農藥企業的工會經費

第60頁提到“公司​​工會積極響應湖北省與荊州市總工會的號召,從恩施州宣恩縣定點採購22.995 萬元扶貧物資” ,而工會的費用來自於企業支付的工會經費,工會經費與其他職工薪酬一併計入成本費用科目,意味所謂的精準扶貧費用由農民和消費者承擔,扶貧物資的價格由中共自己決定,誰知道上面的物資採購價格是否公允、是否經過了公開、公平、公正的招標和比價程序、物資質量是否合格,誰又知道扶貧物資受益人是否為村幹部關係戶,或者發放後隔了一段時間又被中共村幹部收回,很難說啊。因此共匪的所謂精準扶貧其實就是剝削老百姓、苛捐雜稅、貪污腐敗。

從精準扶貧物資支出走工會經費支出科目,可以看出中共在這方面也是用了完美犯罪套路。中共的精準扶貧通常與企業日常經營沒有多大關係,通常列為營業外支出,但是列為營業外支出太顯眼,就走工會經費賬戶。企業計提工會經費的賬務處理是藉方和企業經營密切相關的成本費用科目,貸方應付職工薪酬-工會經費,然後上交工會經費給中共控制的上級工會,上級工會返還一部分到企業實際控制的工會專款賬戶,如果企業沒有實際控制工會賬戶,那麼為何要把不相干的工會的精準扶貧活動披露為企業的精準扶貧活動,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中共統治下的工會不獨立,不是為保護勞工利益服務的,是共匪的走狗。

農藥企業的環境成本

       安道麥年報第62頁顯示其主要污染物排放均“達標” ,但是評判是否達標的也是中共政府,中共政府與該企業同受中共控制,況且中共實行的是以假治國,以貪治國,很多事情可以通過賄賂中共政府官員搞定,地方環境保護部門官位級別又不如中共央企子公司的級別高,在中共體制下實行的是下級服從上級,官大一級壓死人,環評機構難以獨立、客觀、公正執業,中共又是中共國養老金實際管理者,社保基金理事會主任都是前任中共財政部部長,放任環境污染,可以讓消費者、農民達不到退休年齡,傷害養老金受益人,減少養老金發放,怎麼可能均“達標” ?如果排污不達標,農民和消費者在承擔這種假的治污成本之後,還得以承擔健康風險的方式另外承擔環境污染的成本。

中共影響力活動成本

        安道麥年報第74-76頁顯示消費者、農戶承擔了中共藍金黃、盜國集團的成本費用。安道麥公司董事長、先正達集團首席執行官Erik Fyrwald同時是瑞士-美國商會、美國禮來公司董事,曾任美國軍火商杜邦公司農業與營養部門集團副總裁;Chen Lichtenstein先生,以色列國籍,現任董事及全資子公司Adama Solutions董事,先正達集團首席財務官(負責戰略、整合及生產力)及其全資子公司Syngenta AG首席財務官,以色列民主研究中心董事和特拉維夫大學之友託管委員會成員;獨立董事葛明曾任安永華明會計師事務所董事長、主任會計師,安永華明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管理合夥人、主任會計師及高級顧問,同時擔任中國平安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分眾傳媒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及亞信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獨立董事,上海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蘇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監事;首席財務官兼副首席執行官Aviram Lahav,以色列國籍,之前擔任Synergy電纜有限公司(曾為特拉維夫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首席執行官,歷任Delta Galil Industries Ltd.集團(以色列)首席財務官、首席運營官、首席執行官,2000年榮獲以色列年度首席財務官稱號。179頁顯示2020年關鍵管理人員薪酬為0.57億元,但是安道麥漏披露關鍵管理人員的構成,通常關鍵管理人員薪酬包括但不限於公司董事、高管。這些有巨大影響力的管理層會影響美國、以色列、歐洲等國家對先正達一系列收購涉及的經營者集中審批、國際融資、國家安全決策以及國防技術情報等多方面。

農資及日常生活用品增值稅

     安道麥年報第126頁披露其2020年在中共國的所得稅稅率為25%,在美國、法國、以色列等國按7.5-34%繳納所得稅,增值稅稅率為2.5% – 27%,未具體披露中共國對其徵收的增值稅稅率,145頁披露其2020年末應付未付增值稅1.66億元,該等應付未付增值稅為其銷售額所含增值稅扣除購進環節增值稅的淨額。根據從稅屋網站查詢的結果,農藥增值稅稅率在不同年度不同,農藥包括農藥原藥和農藥製劑。如殺蟲劑、殺菌劑、除草劑、植物生長調節劑、植物性農藥、微生物農藥、衛生用藥、其他農藥原藥、製劑等等。1995年10月以前稅率17%,先後調整為13%、11%、10%、9%。


[1]小麥消耗量. https://translate.google.com/translate?hl=en&sl=zh-CN&tl=zh-CN&u=http%3A%2F%2Fwww.cereal.com.cn%2Fhtml%2F2019%2Fidm1576327353279 .html&prev=search

[2]大米消耗量. https://www.weihengag.com/index.php/home/article/detail/id/8323.html

[3]玉米消費量. 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2101221785447967.html?faodatalab=2021-01-22-1

[4]糧食進口經營壟斷. http://zw.china.com.cn/2019-07/08/content_74965240.html

[5]北大荒2020年報. http://static.cninfo.com.cn/finalpage/2021-03-30/1209473690.PDF

[6]北大荒招股說明書. http://download.hexun.com/ftp/all_stockdata_2009/all/000/550/550171.PDF

[7]農藥企業安道麥2020年報. http://static.cninfo.com.cn/finalpage/2021-03-31/1209484866.PDF

图片来源:税屋

  從上圖可以看出,在中共國,除了農藥以外,飼料、化肥、農機、農膜等農資產品、食用鹽、食用植物油、自來水、煤氣、石油液化氣、天然氣、圖書等都被徵收了增值稅,稅率都在9%以上,而在英國多數食品、兒童衣物、哈蕾帽(用於保護自行車、摩托車駕車人)、圖書報紙等印刷物、新建民用住宅及所用建材、建築服務、大於10人的客運服務等的增值稅稅率均為0%,天然氣、暖氣等貨物的稅率為5%,也比中共國低。[1]英國食品增值稅稅率為0%意味著,銷售的這種商品所用購進的服務、材料等的增值稅也會予以退還,並不是要計入產品成本由消費者承擔。

中英增值稅稅率差異原因

        這種差異的原因與英國稅法是英國人以透明公開的程序選舉產生的議員公開辯論表決通過的不無關係,並且每年的財政法案也要由英國議會辯論通過,確定是否需要調整稅率、免徵額等方面。而中共國增值稅稅率每次調整均未通過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辯論,增值稅到現在都未能完成全國人大立法,還是按暫行條例收稅,本來全國人大及常委會就是偽民意代表機構、橡皮圖章,人大代表選舉沒有任何透明公開的選票印製、發放、投票打勾、投票人身份驗證、監票、計票等流程,無代表不納稅,中共收的任何稅都是非法的。

農藥企業間接支付的稅費

        安道麥年報第152頁披露其2020年發生稅金及附加0.89億元,未披露具體稅種構成情況。138頁披露其2020年底房屋及建築物、運輸設備原值分別是33億元、0.22億元,其中購進0.63億元、0.23億元,140頁披露其2020年底租入的土地、房屋及建築物原值4.69億元,根據《透過房地產產業鏈看共匪苛捐雜稅》(1)[2]和(2)[3]以及中共國稅法,如果該等財產均位於中共國境內,可以推測稅金及附加里包括車船稅、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等稅費(2020年湖北省有減免城鎮土地使用稅行為,但不能報證一直持續下去,中共這種人治制度下。也不能報證事後因政敵鬥爭認為減免程序非法),計入當期成本費用科目的使用權資產折舊費含有租賃房產稅(通常按租金12%繳納)、業主購房時直接和間接承擔的房地產相關稅費(無論是否直接承擔,業主的利潤表都應滿足等式:租賃收入=租賃成本+稅金附加+所得稅+淨利潤+其他損益),固定資產折舊費包括契稅、土地增值稅、車輛購置稅、資源稅、消費稅、企業所得稅、社會保險費、個人所得稅等。156頁披露其2020年發生當期所得稅費用3.27億元。位於中共國的農藥經銷商、零售商、其他農資產品的生產商、經銷商、零售商不可避免的也會承擔並轉嫁該等稅費到農戶及消費者。

化肥企業所支付稅費        安徽六國化工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報(六化年報)揭示了農戶化肥成本所負擔的稅費。[4]六化年報第8頁披露其“主營業務為化肥(含氮肥、磷肥、鉀肥)、肥料(含複合肥料、復混肥料、有機肥料及微生物肥料)、化學製品(含精製磷酸、磷酸鹽)、化學原料的生產加工和銷售”,“主要原料為煤、磷礦、硫酸”,第98頁披露化肥生產銷售涉及的主要稅種及稅率如下圖:


[1]英國增值稅稅目稅率. https://www.gov.uk/guidance/rates-of-vat-on-different-goods-and-services

[2]透過房地產看苛捐雜稅(1). https://gnews.org/zh-hans/1024711/

[3]透過房地產看苛捐雜稅(2). https://gnews.org/zh-hans/1025057/

[4]六化年報http://static.cninfo.com.cn/finalpage/2021-03-20/1209417403.PDF

图片来源:巨潮资讯网

   上圖顯示,六化企業所得稅稅率為15%是其通過向稅務局申請實現的優惠稅率,而不是25%,中共國做過高新技術企業申請業務的公司都知道申請高新技術企業得另外發生費用,包括但不限於中介審計費、代理費、認定費等費用。根據本文農資及日常生活用品增值稅所列示圖片,化肥的增值稅稅率根據發生時間不同,除非很早,為13%、11%、10%、9%,意味著農戶所購進的化肥成本所含增值稅在不同時間分別為13%、11%、10%、9%,如果農戶索要了發票,增值稅發票上通常會顯示對應的不含稅價格、數量、稅率、增值稅稅額等發票內容。但是增值稅發票所顯示的不含稅金額實際上含有主要稅種及稅率所列示的除增值稅以外的五花八門的稅費以及其未列示的其他稅費。111頁披露其增值稅借方餘額為1.78億元,可能是未抵扣的​​購進貨物勞務、固定資產等支付的增值稅、預繳增值稅,在中共國預繳增值稅通常是兩種情況,稅法明確規定要預繳、地方政府和地方稅務部門對納稅人潛規則、土辦法要求按稅負率繳納增值稅(叫做超前收稅或收過頭稅),收過頭稅的情況中共自己的審計公告公開披露過,但是屬於中共直到被滅亡也解決不了的中共專制制度固有硬傷,農業稅過頭稅,中共也沒有根本解決過,導致了農民暴力抵抗共匪農業稅的事件。六化年報第132頁和137頁披露了其直接支付除增值稅以外的五花八門的稅費,其中132頁列示的稅金及附加如下圖:

图片来源:巨潮资讯网

 上圖所稅金及附加科目未列示六化實際支付的包括在各類成本費用種的稅費,例如132頁列示的2020年廣告費600.18萬元,含有廣告經銷商、代理商等支付的文化事業建設費、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車船稅、車輛購置稅、所得稅、契稅等稅費。

化肥企業非流動資產相關稅費

        雖然稅金及附加科目列支了車船使用稅,但是114頁固定資產未披露自有的運輸工具相關金額,說明其將運輸工具錯誤分類列報到了其他類別的固定資產,比如通用設備,運輸工具就會涉及車輛購置稅、上游企業的消費稅以及其他稅費。12頁顯示其2020年發生運輸費用0.97億元,運輸費用是運輸公司的收入,也就間接承擔了車輛購置稅、汽車消費稅、汽油消費稅等稅費。

       114、115、133頁分別披露了2020年底房屋建築物、在建工程結餘金額為17.41億元、0.71億元和2020年研發費用1.31億元,包括上游企業直接或間接支付的《透過房地產看苛捐雜稅(2)》所提及的煤鐵資源稅、實木地板、塗料消費稅等稅費。

      六化年報118頁披露其2020年底土地使用權結餘成本金額3.39億元,包括土地使用權取得時繳納的契稅、耕地佔用稅等,除非屬於免契稅、免耕地佔用稅情況,通常化肥企業辦公用房免稅可能性不大。

中共病毒給化肥企業帶來的停工損失也要掏胃

     六化年報136頁披露其由於中共病毒發生了停工損失0.26億元,可見中共國消費者、農戶除了要承擔中共病毒給自己帶來的直接經濟損失、人身傷害損失、親人離去的精神損失、醫療成本等損失外,還要間接承擔中共病毒給化肥企業帶來的停工損失,中國老百姓是中共病毒的受害者。

化肥的主要原料所涉及的稅費

    例如上文提到其主要原料煤、磷礦、硫酸屬於資源稅徵稅對象,該等原料的供應商及上游企業也會直接或間接支付除資源稅以外的企業所得稅、消費稅、房產稅、車輛購置稅、車船稅、城鎮土地使用稅、關稅、契稅、環境保護稅、土地增值稅等其他稅費,詳見筆者在GNews發布的另一篇文章《透過房地產產業鏈看共匪苛捐雜稅(2) 》。

為了了解磷礦資源稅,查詢了安徽省司爾特肥業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報(司爾特2019年報),第11頁披露其“依托宣州馬尾山硫鐵礦、貴州開陽磷礦山儲量豐富的優質原料資源優勢,形成從硫鐵礦制酸至磷複肥產品生產、銷售較為完整的一體化產業鏈”,司爾特2019年報167頁披露其資源稅稅率為7.5%。筆者查詢中共貴州省當地稅務機關文件《貴州省財政廳貴州省地方稅務局關於全面推進資源稅改革有關稅收政策的通知》(黔財稅[2016]39號)[1],驗證了其所披露的資源稅稅率7.5%就是貴州省的磷礦原礦資源稅稅率。

   司爾特2019年報第197頁披露的稅金及附加、第201頁營業外支出和所得稅費用證明了磷複肥、磷礦承擔了除增值稅、資源稅以外的其他苛捐雜稅(年報第18頁證明其營業外支出列支的對外捐贈含有向寧國市慈善協會捐贈0.1億元,根據筆者對中共地方政府機構、事業單位、黨企的審計工作經歷,這類協會的內部控制和公司治理一團亂,整個財務體系很可能不符合中共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會計法》、中共財政部製定的《會計基礎工作規範》、《行政事業單位內部控制規範(試行)》等要求,也證明了共匪所謂慈善捐贈實際上還是老百姓買單),其2019年發生的部分稅費如下圖所示:


[1]貴州省磷礦資源稅文件. http://law.esnai.com/view/179119/

图片来源:巨潮资讯网
图片来源:巨潮资讯网

中共種子行業上市公司有豐樂種業、大北農等,讀者自己就可以通過閱讀其年報,分析其營業收入、營業成本、銷售費用、管理費用、固定資產、使用權資產、無形資產等項目所含有或會發生的稅費,加深對食品中所含稅費的理解。

中共財政補貼的蠅頭小利無任何意義

      有讀者會想不是在營業外收入、其他收益等項目列示了財政補貼金額嗎,中共多好啊,但是年報列示的財政補貼金額屬於時點數,更多是地方政府為了幫助上市公司虛構盈利不被退市,就有可能在資產負債表日之後退回財政補助,稅費在資產負債表日之後退回的可能性小,並且補貼通常是有專門用途附條件的,不大可能抵消所繳納稅費、稅收滯納金,所有國家的政府本身不能創造價值,財政補貼最終來源還是稅費。

     在正常國家,財政補助屬於預算支出,預算支出和稅收都需要老百姓選舉產生的議會同意,不是政府想給誰就給誰,想怎麼收稅就怎麼收稅,想用稅務稽查整誰就查誰的稅。

反擊共匪掏胃

為何中國人還沒有起來戰鬥廢除中共的非法徵稅權?《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說: “如果是沒有早期’鎮反’、土改那種殘酷血腥,大饑荒年代的農民、中國人就未必會那麼順從。大饑荒一來,為什麼那些農民都不敢起來反抗?他們就是從以前的運動中就已經知道,共產黨是惹不起的。”

2017年以來,爆料革命不斷強大顯示出越來越多中國人已經敢起來反抗中國共產黨的非法徵稅權,深知無代表不納稅的重要性。《新中國聯邦宣言》提到滅掉中國共產黨後的中國新政府將由中國公民一人一票選舉產生,將實現中國新政府徵收的每一分稅、每一分財政支出都是依據由中國公民投票選舉產生的議會表決通過的稅收法律、財政法案等徵收和使用的,新政府借鑒英國普通法和美國案例法沿革,並實行司法獨立、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維護納稅人的合法權利。

希望所有不願意繼續被共匪用苛捐雜稅掏胃的中國人站出來消滅中國共產黨,參與落實《新中國聯邦宣言》。

發布:GL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4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