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22-3/3)想找解藥必滅共,靠共產黨給你是不可能的!

簡述:求求戰友們:守得住孤獨,這是要命的事兒,不要那麼早的沖出去。在不絕對安全的情況下,不要和任何人鬥,不要和任何人玩兒命,也不要沖出去。一定要等到…會有解藥的,會有解藥的!解藥會出來的!解藥出來就沒事兒啦!等到解藥吧!明白嘛?兄弟姐妹們!——郭文貴2020年2月15日
最後呢,也是最根本的措施,是徹底摧毀中國的金融和經濟帝國,阻止中國繼續作惡強。逼迫中共交出病毒的原始毒株和來源,盡快研發疫苗和解藥,在人類文明徹底毀滅前扭轉不利趨勢。——2020年3月2日路德訪談2
解決冠狀病毒絕對靠的不是你現在什麼得病以後吃的藥,是發展出疫苗,解決辦法—解藥。只要你想找到解藥,你不把共產黨滅了,靠共產黨給你那是不可能的。——郭文貴2020年4月15日,
但是全世界的經濟家,有腦子的人,精英們都知道,共產黨絕對有解藥。共產黨的高官不染病、不死人,沒有解藥控制不到這個程度。要想安全,找共產黨要解藥!要想好少感染,真正解決問題,少和共產黨合作。如果共產黨能把解藥給拿出來,世界的經濟將一個大迸發、大覆蘇、大發展。一旦確認共產黨有解藥或者未成功的疫苗,共產黨又不給的話,那戰爭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中共給解藥,就坐實了共產黨制造的生化武器。跟共產黨之間將有一段巨大的政治、外交、金融方面的較量,無論經濟戰爭還是火戰,最後都不可避免以戰爭結束。——郭文貴2021年2月6日

封面圖文:解藥會出來的!解藥出來就沒事兒啦!等到解藥吧!——郭文貴20年2月15日
共產黨絕對有解藥。共產黨的高官不染病、不死人,沒有解藥控制不到這個程度。

我這時候再告訴你這個,整個共產黨現在為啥要在兩會和香港的事上出現這個時間點,他遇到兩核心的四大問題:第一,香港如果這一次五月十號,兩百萬人上街,再兩百萬人上街,他只有面臨一個選擇,官方戒嚴;或者給香港所有他們“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覆香港”,就讓他實現,就這個問題;

第二,最大的問題,四月十六號官方宣布兩會沒開,現在全國已經全部回去工作了,五月十號再不開,你知道五月意味著什麼?如果現在中國人,你去問一問,所有普通的員工,我在中國最起碼有上百家我投資的企業,過去的兩周,沒有一家企業員工不要求覆工。不是共產黨要他覆工的,是員工要求覆工,為啥呀?活不下去了。

車貸、房貸,生活再加上你那小房子,跟家人的矛盾、生活,各方面都快崩潰了。老子寧可死在這冠狀病毒上,也不要呆在家裏頭。這就是共產黨牛的地方。就是中國人被綁成房奴、車奴、錢奴、貸奴,所有奴之後,就是你寧可選擇死亡也得為我打工、得勞動。

五月份絕對是最後的期限,誰說的?郭文貴說的。我從一月份說,這個事情最大的極限,人(堅持)三周,然後三個月。現在發生了麼?這到了最後致命時刻。共產黨這時候,我再不出來,老百姓說“這幫當官讓我覆工,它咋不出來”,它要表演一下。這個表演你會看著這個兩會啊,會非常滑稽,就完全是給攝像機準備的那個鏡頭。然後你看到了,我覆工了,這就完了。這就是解決國內的經濟、市場、就業問題,這是第二個。

第三個,現在向全世界交代。我現在我告訴:“我這邊兒沒事兒了。我這,我解決了! ”是不是?我是共產黨,我是優越的體制和救疫的危機,和這個集中集權的能解決大事兒,集中全力幹大事兒。我要體現政治優越性、體制優越性,我這老不開業咋辦吶?我得開。這有意思。

最後一條,大家沒有意識到,這一次是共產黨上層再一次權力劃分。“王岐山你個鱉孫,你不是好人。”“孟建柱,你不是好人。孫力軍,不是好人,野心家!”共產黨如果沒矛盾,不制造內部矛盾、人民矛盾,它活不下去;它不制造仇恨,它活不下去;它不制造災難,它活不下去。所以這次開會,把矛盾再激化,把黨內矛盾再激化。“又一撮野心家,然後就要殺你們吶,結果呢我救了你們。”然後這些老百姓,“你看看,多少貪官啊!都是TM壞蛋!包括這病毒,都是他們的錯。”

然後到全世界:“你看看,我們幹多好,我們解決多少問題。”又要改革開放啦,我們又要是市場要超級開放了,然後免稅啦。然後呢全世界“什麼要救全世界啦”,然後中國的優越性了,然後給全世界開藥方啦,這又是一堆。

全人類,你查遍歷史,沒有一個黨、沒有一個皇帝、沒有一個政權像今天的共產黨,能把中國人愚昧到這種程度!

2020年5月16日:
所有(中共)病毒給人類經濟帶來的傷害,社會帶來的傷害都會在今年年底、明年六月份以前爆發。
它是一個規律,它是個不可抗拒的,什麼疫苗純胡扯的。你知道我的自己的私人醫生一家人全得了,他說: Miles,太痛苦了,一點味覺都沒有。然後是生不如死啊!生不如死。這個人他說我一定會把我的東西我得處理處理。我另外一個醫生也是,敏感醫生一家兩口子也得了。我原來的司機,非洲裔的司機一家人也好像六個人都得了,好像一個小孩過世。所以說你看這多可怕呀戰友們,他這種恐懼他不會有人再像過去一樣走到大街上去,想怎麼著怎麼著。本拉登說了一句話絕對做到了,我打不敗你美國但我能改變你生活方式。911全美國全人類生活方式改變了,到處是保安,到處是 check in,什麼匯錢都要什麼反恐。共產黨這回做到了,讓全人類的生活方式從過去的911全美國人到全世界自由旅行,到最後美國人不敢旅行呆在美國,這回共產黨做到了讓全人類的人不想離開家都待在家裏。所以說有些男士對媳婦兒好點吧,有些女士也對丈夫好點吧,對老婆婆老公公好點吧。因為未來人類家庭在一起過日子是你沒有選擇的。想再出去開開心心去、去花去叫去、去自由去?不可能的。網絡辦公將成為未來的流行方式,家裏辦公是流行方式,公共設施公共交通是將遭受重大打擊,這沒有選擇的。

2020年6月25日
我們在鳳凰城的律師,當地最大的律師跟Sara見面,Sara沒事,Sara就保護、就相信爆料革命,天天戴著口罩。那位大律師就染上了。你看可怕不可怕?Sara如果不戴口罩就麻煩了。我們另外一個醫生也染上了,醫生都染上了,你說多可怕?一定要小心。而且冠狀病毒我再次重申,下一、兩周你會看到,冠狀病毒短期內有解藥、有疫苗不可能,我們可能很長的時間要過在戴口罩和一個完全不同的生活狀態中,否則你只有作死,要記住。

2020年7月19日
美國和世界要認識到,所有這兩問題加一起也沒有冠狀病毒來得重要,這是真正核心。如何停止世界人民死亡。人類面臨最關鍵的選擇,要麼滅掉共產黨找到冠狀病毒真相,全人類合作研究疫苗解藥,第二個就等著全人類更多的死亡,把家庭變監獄,最後群體把政府廢掉。

2020年7月30日
a.只要中共滅了,經濟恢覆會是比較快的。美國負gdp,但是國家還是正常運作。歐洲一些國家存在極端,股票市場存在,第二個互聯網、信息市場把美國股票市場幾萬億美元擡起來了。還有一個就是電視媒體,因為大家都呆在家裏,人類行為模式被逆轉地進行改變,這也會誕生新型經濟。
b.像韓國經濟恢覆,一定會非常快,韓國人過去完全就是勤勞工作研發,這一次轉型只有韓國具備文明法治和科技的條件。病毒一旦緩解或滅共找到解藥之後,在恰當的機會接住一些機會,明白會有新型的轉型,這是人類財富重新分配。

2020年8月16日
我告訴大家,包括新西蘭的戰友們、現在正在看直播的戰友們,病毒的解藥幾乎不可能!不是我說的,不光是我們偉大的科學家閆博士說的。閆博士已經成了人類的英雄了。現在所有的大家、科學家、各國的衛生機構、軍事機構幾乎都在說,這是(生化)武器,這是(生化)病毒,找到解藥幾乎不可能。但是它還在制造更多的病毒。人類現在面臨的問題,老班長包括你們,千萬不要幻想半年、一年,你就可以像以前一樣晃晃蕩蕩的上街啦,開著車、不用戴口罩,上哪去吃飯,是不是?永遠不可能啦!而且這個人類到底能有多少人活下來,還真得思考思考。多少病毒啊!現在美國行動,咱們爆料革命的“行動、行動”,從2017年成為全人類現在的第一語言啦,是吧!今天你象福克斯,“行動、行動、行動”,都是行動、行動。行動、行動還能不能來得及?現在已經六、七月過去啦,連一個羥氯喹,大家都還沒有開放呢。現在美國的明尼蘇達州已經是非處方藥了,完全聽了我們爆料革命,根據我們英雄科學家閆博士的建議。現在歐洲好多國家馬上要開放了,他們都跟我聯系,包括這個科學家的采訪啊,大家都覺得很佩服。我們在拯救全人類,我們在拯救全世界啊。爆料革命現在每時每刻都在救人啊!我們路德最早把這個羥氯喹、把這個病毒、科學家給說出來的,我們爆料革命是惟一一個敢說出這是共產黨的病毒、人傳人的、生化武器的。

這種情況下戰友們還不蘇醒的話,你還沒有防範,你還沒有預測,你還不站在良知的一面的話,咱們的良心就大大的壞啦!所以說共產黨的邪惡程度,絕對超出你的想象,未來絕對不可預測。早一點滅共產黨,人類可能增加一點確定性,但是災難不可確定,解藥不可能。所以老班長,這是核心的問題,非常感謝。

老班長:謝謝,我們意識到這個局勢也是相當的嚴峻啊,所以下一步我們在做的重點工作就是,推動新西蘭的醫管部門和國會通過硫酸氫氯喹的合法使用,甚至非處方化。我們正在往這個方向做努力,任重而道遠,相當的艱難。我們做了最壞的打算,我們一定做全力的鬥爭。
……
反倒這個時候,我們要說,我得到了情報,戰友們跟我說的,像閆博士這樣的人說的,基本上解藥是絕不可能的。疫苗某種程度你叫疫苗,你可以制止,但千萬別得上,得上這個病這一輩子真的不確定性太多了。戰友們一定要吃羥氯喹,一定要吃阿奇黴素,一定要作長期打算。我剛剛直播之前,我跟他們開會,我說你們兩個千萬要記住啊,我不跟你說誰,我說你倆現在一定要記住,未來一年、兩年,我說我另外一個大船來了,那個大船有三個團隊,二十四小時,因為船員是要休息的,而且我們指定地點休息,而且不能離開房子,因為這個quarantine 的事情。另一個大船來了,是這個船的將近六倍大,五十個船組成員,甚至七十個船組成員,一班就七十個人,三班就二百多個人。那個大船大得比那個大房子還大,一年管理費都五千萬美元。我說咱們要做長期打算,我們要長期在船上活著,這Lady May就成了後勤警衛船了,就是服務船。你們睡覺都上到船上休息去,然後另外一個船要過來,是旁邊的一個,就是一個買菜啊,買水啊,通勤啊,檢查啊,我們現在船上配的就是檢查儀、口腔測試儀,這全套都要配上。包括醫生,我們要配兩個醫生,包括所有的東西進來都要掃描,都要全配好。

我說你們想到過沒有?這個病毒未來一、兩年內對人類依然是什麼?有兩個方面,所有人都沒分析過。我說你看一看,你需要的銀行卡,你去要買的必需的食品,和現在這人都在家裏呆著,都不穿時裝了,都在穿大褲衩,穿耐克,還有你這些時裝不買以後導致的整個社會生活方式的改變,我說你們知道你們有什麼變化嗎?他們當然說,郭先生,有什麼變化?我們就老老實實的呆著不走。我說,不是的,一半你這樣的人將沒有工作,我說你們未來會跪在這兒求我,保持我的工作,給我降半薪。我說我不是跟你開玩笑,當然我不會降你的薪了。我說你想過你家房子你能付得起貸款嗎?我說哥們,你家花園多少錢費用啊?他說我一年二十萬美元,各種管理費。我說如果你這工作沒了,你拿啥交?他說我沒錢交。我說美國多少人是已經寅吃卯糧了?你交啥房子?你交得起花園費嗎,美國稅那麼高?有人想過嗎?這是一個。

我說另外一個我告訴你,這糧食,還有這供給,你真的覺得就能滿足你們嗎?能滿足得了嗎?美國今年搞了幾萬億美元補給,大選完以後,你覺得美國還能拿出十萬億美元繼續補貼嗎?不能了吧?包括你新西蘭,包括歐洲。想啥呢兄弟姐妹們?你告訴我,哪個股市你敢說是漲的?你們跟我說說,舉手。我可以告訴你,未來只有我們G系列可能是漲的,你說它怎麼跌,它往哪跌去呀?沒啥跌,它就在地板上站著呢,咱往上一蹦就是漲啊,對不對啊?那你說現在,我問問戰友們,你們說咱們的風險在哪,你告訴我?咱們G-Club買了以後,你有啥風險?G-Coin、G-Dollar啥風險?說到這的時候,你要做長期打算,G-Coin、G-Dollar。還有這個病毒,沒有解藥,不是我說的。國內戰友說,郭先生,一定做長期打算,沒解藥啊,不可能的,這就是現在的科學家陸續說出來。沒有解藥的可能,幾乎不可能。所以做長期打算吧,戰友越團結越凝聚,咱大家共同發財,共同抱團取暖,共同面對挑戰。最後,人類不是歸到……不是口號,人類得救,只有一個,幹掉共產黨。讓共產黨交出全部的辦法,沒有解藥,可能會有疫苗這樣的事發生,會停止、會緩。就像我說的,你把蚊子都能抓到屋裏邊去,你能做到,共產黨,你把它放出去,你想再收回來,不可能了。但是最起碼共產黨它知道我抓了幾個蚊子,但有什麼毒的蚊子我們可以防止,這是可能的,所以災難遠沒有開始。這就像韓國,就像不同的地方發生的,包括國內,這多了去了,只是不知道真相而已。所以接下來,兄弟姐妹們,做好最壞的準備,往最好的努力,但是我們是幸運的,我們是人類走向新世界,我們是走在最前邊的人,我們已經改變了這個世界,誰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我們即將改變,可能拯救人類的真的就是我們。你怎麼知道Dr閆,閆科學家沒有招呢?你怎麼知道閆科學家背後的很多科學家沒有招呢?可能最知道秘密的就是我們戰友,我就說到這為止。謝謝!

老班長:感謝七哥,今天耽誤了七哥太多太多時間了,每次聽到七哥的直播和教誨,都有醍醐灌頂的感覺。

2020年8月23日
b. 糧食危機和共產黨瘋狂導致的災難,餓死人一定是百萬千萬,甚至更多,局部大饑荒、傳染病,然後甚至是局部的人類廝殺搶糧,和小規模的地區的人道大劫難,互相為了搶醫療、搶糧食的劫難,一定會有病毒。
c. 一定要做好思想準備,一定更猛烈的、更壞的時刻還沒有到來,全人類都沒有人準備好,這幫流氓政客無處不做,操作、虛假、僥幸、利用,太可怕了,上天到了懲罰人類的時候,人類太貪婪了,你又沒招,各國政府很多都等著老百姓死,都在利用選舉,羥氯喹最起碼目前管用吧,沒招,不讓你用,沒招也不讓別人有招,沒解藥也不讓別人嘗試任何解藥,沒有疫苗也不讓別人有疫苗,這個問題上全球無好人。
d. 中國14億人就是給你吃羥氯喹,你吃得起嗎?美國開放羥氯喹是所有人就能得到羥氯喹嗎?
e. 面對饑荒、疾病、人道大災難,是否是有人能存活下來,有人就不能,存活下來的人不就是靠權利、個人實力,沒有僥幸的,誰都知道。政客們都覺得自己死不了,共產黨高管都相信只死老百姓和窮人,不會死自己,中國老百姓還為黨獻身,太愚蠢了,火葬場不是隨便給老百姓燒的,八寶山一天限額不超過30個人,地方火葬場燒了,你買得起骨灰盒買得起墓地嗎?別傻了,人家讓你獻身嗎?

2020年10月2日路德訪談2
艾麗:病毒不會三個出現的,所以制藥都沒有經驗,這一點讓人很震驚。就說這個病毒的它的人工制造的痕跡,它就是攻擊性如此之強,把所有最毒的東西都放在一個病毒裏面,我是這麼理解的。第2個事情就是說他說很詭異的就是啊,病毒你身體裏帶的病毒的多少和你的癥狀不成正比。就說你帶的病毒帶100個病毒,但你癥狀只有1。那個癥狀是100,但是他的病毒呢,可能只有20個,就說他不成正比。說這個也是人工制造的特點啊,這個我覺得聽上去這是第1次聽說啊,就說,所以它的這個顯現出來就是病毒多少和你的癥狀不能夠成正比,這就是不是自然來的病毒的一個非常大的特點,就是很詭異的這樣的一個現象,所以在制藥我們知道疫苗制藥它是對著病毒來的,說到這個現在的數據,如果沒有數據你怎麼去啊?如果沒有這個東西,就像牙嗑牙咬著一樣,他沒有左邊的牙,你怎麼去把右邊的這個反的治療他的這個疫苗開發出來,所以我覺得在這一點上中共做的惡絕對是他使用,就是這就是武器,他不給你分享信息,隱瞞疫情,本身就可以殺死掉制造業啊,就是讓你找不出來,找不到它的端倪啊,然後讓你造不出來解藥,然後死更多的人,所以這一點上這個。絕對是他的這個實錘證據的作案,路德。

2020年12月31日
那麼我們新中國聯邦2021年,對我們來講可能是最最最關鍵的一年,庚子年,共產黨已經大半條命廢掉了。用習近平總書記的話來說,泰山壓頂。2021年我們希望是,我們不是希望,我一定會讓共產黨徹底消失,TAKE DOWN THE CCP。政治上,國際上,2020年它已經完了,國內的經濟上、民生上,它已經完了。
03:25 2021年就是全球以共滅共,全球滅共,自動滅共,和以共滅共,以法滅共,最後就是總結性,結束,哢嚓結束。所以說2021年,我們大家都是個挑戰年,希望你戰鬥勝利,應該祝戰友們2021年希望你戰鬥勝利,滅共成功。我不想說你新年快樂,這種重覆了多少年的,事實上我們過去沒有快樂過。衷心的祝戰友們,滅共的戰鬥成功,滅共之戰勝利,百分之百的勝利。希望中國人得到解放,希望人類都走向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時代。讓中國人不像豬狗一樣,像奴隸一樣,被洗腦像僵屍一樣的活著。希望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們能團結在一起,讓我們的新中國聯邦,在中國大地,在世界大地,得到認可,團結更多的同胞和勇士,讓我們以爆料革命這個手段,實現新中國聯邦的目標,解放14億中國同胞,讓世界和平。查出冠狀病毒,盡快研究出解決的辦法,解藥我覺得是很難的。阻止共產黨再釋放更多的新型的病毒。每一個新病毒都可能是殺害我們戰友的家人和你自己的。這裏邊一定要無私無我,絕不放棄,這才是核心,其他的什麼新年快樂啦,新年幸福吧,吃好喝好吧,咱都說了好多年了吧,咱就不用重覆了,太俗了。對吧。

2021年2月6日
中共有病毒解藥
英國、法國跟共產黨減少了接觸和合作,少用了共產黨的疫苗,減少中共派來的技術和協助合作人員,疫情好轉。香港人不願意跟老共合作,減少了去共匪控制區。目前是中國所謂發達地區感染率最低的。天天舉著紅旗,跟著中南坑老雜毛混的地方,國內病毒全都出大事了。
如果病毒能控制住,是人類最大的幸福。但是全世界的經濟家,有腦子的人,精英們都知道,共產黨絕對有解藥。共產黨的高官不染病、不死人,沒有解藥控制不到這個程度。要想安全,找共產黨要解藥!要想好少感染,真正解決問題,少和共產黨合作。
如果共產黨能把解藥給拿出來,世界的經濟將一個大迸發、大覆蘇、大發展。一旦確認共產黨有解藥或者未成功的疫苗,共產黨又不給的話,那戰爭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中共給解藥,就坐實了共產黨制造的生化武器。跟共產黨之間將有一段巨大的政治、外交、金融方面的較量,無論經濟戰爭還是火戰,最後都不可避免以戰爭結束。
……
第二次蓋特視頻中,郭文貴先生提到最近世界經濟和政治的動蕩,以及在亞洲緬甸軍事政變之後產生的“懼共效應”。與此同時,各種創新型經濟和金融工具正在世界經濟中心曼哈頓誕生。郭先生還說,如果拜登政府傾斜於中共經濟,那麼中共造的假,超發的貨幣和在全世界金融領域的藍金黃將給人類的經濟帶來災難性的打擊。並且,為得到病毒的解藥,世界與中共之間將有一段巨大的政治、外交和金融較量,最後可能以戰爭結束。無論是經濟戰爭還是火戰,都不可避免。

2021年2月8日
中共虛擬貨幣中心化的結果,讓所有人害怕。每個人的子子孫孫,都脫離不了魔鬼的共產黨的機器。
現在美國各派之間的較量離不開中共問題和病毒問題。談到病毒和真正來源,離不開閆博士、爆料革命。大家基本明白,病毒就是共產黨的武器。病毒的源頭一定會很快找來,大家全向共產黨找解藥,中共給不給解藥,都是問題。
中共的病毒真相、病毒經濟、疫苗經濟、數字化人民幣、藍金黃、直接威脅世界大統領,香港事件、緬甸事件,絕對掩蓋不了,不可能讓所有人閉嘴。共產黨內部,想保存自己的財富和讓子孫有未來,沒有任何選擇,必須滅共。加上全球沒有選擇的聯合滅共,共產黨一定被滅。

2021年2月11日

郭先生:閆博士為了揭穿真相、拯救人類、加入了爆料革命,失去了丈夫,他在CCP病毒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還有你的前老板,現在看來也是CCP病毒最關鍵的角色。似乎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CCP萬萬沒有想到出來個閆博士,您看到了文貴、路德訪談,這一切不可能是偶然,我相信是上天和萬佛萬神的安排。那在您的報告中的超限生化武器,現在看來傳染率低死亡率高,以及新病毒的出現,都在您的預料中,你認為在2021年病毒能到什麼程度?
02:01:30 閆博士:首先這個病毒不可能被消除。各國政府沒有采取有效的手段控制它,只要傳播種群足夠大、密度足夠高,這個病毒永遠有變異的可能,將來對動物都可能產生危害。我不認為傳播率在下降或上升、包括死亡率,我們手中的數據不足以判斷這些情況。但是無論傳染性和死亡率,這個病毒已經在實驗室被打磨過了,已經不是自然病毒,所以溯源非常重要。病毒本身包括很多密碼藏在基因組中,通過功能體現。我不能在我的報告裏通過基因組來解讀剩下的秘密,這也是我在做的事情。所以,CCP惶恐我出來打擂台並解開剩下的東西。這病毒只要存在,就會對我們人體造成潛在傷害,次生傷害,對社會造成更大的危害。我們要盡快讓全世界認清病毒是從實驗室裏出來的,讓全世界問CCP要真相和解藥。只有控制中共不再放毒,我們才把事情回歸到正確的起,。
02:06:30 郭先生:您不僅是成就新中國聯邦的人,您也將是未來在商業醫學研究發展上最重要的第一人。
2021年3月14日
郭先生的夢與現實的結合
過去的一年裏邊,我沒有一天休息過,就是一直健身,也沒有覺得累。跟隨我的貼身保鏢感染CCP病毒,生不如死。感染之前,郭先生在夢裏夢見他感染了病毒。全公司馬上去查,另外一個保鏢檢查的結果是錯的,假陽性。辦公室任何人,沒有被傳上。
因為檢查病毒,檢查期間幾天沒有運動,睡不了覺。兩個白皮書和重建G-TV,天天一大堆的工作。睡不著覺又不能睡覺,事又那麼多,渾身又疼。2月2一到,身體和感覺就沒事了。這就是我堅定的相信戰友,相信人沒有生死,只是換了一個維度。眼睛看到的虛幻、假象。
特別這次G-TV重建,是在上一個夢之後,悟出的道理。瞬間地解開了大疙瘩,一定是往右看別往左看,然後換個門再出去,這個門給你堵上了你得換個門,這個門完以後走另外一個門。人之外有各種力量在支配著你、在影響著你。至於是否感受到,完全取決於你的信仰、能量。現在穿的衣服,完全按照那夢中做出來。
在今年春節前,夢見八弟手裏拿著一個藥葫蘆。感覺到是八弟暗示我以毒滅共,解藥就是以毒滅共,藥就是治病的,病就是方法。解決這個病的方法就是藥,藥的方法就是毒,所以我才誕生出來,今年核心以毒滅共。

整理: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
發稿:如風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