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快評】從蘇伊士運河航道堵塞到霍爾木茲海峽能源危機——郭先生一語成讖

作者:洛杉磯天使農場 – 煙波浩淼
審核: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嚮往真理
編輯:洛杉磯天使農場 – V

引起各大媒體關注的“長賜號”貨輪在蘇伊士運河對角擱淺,完全阻塞航道近一周後, 在船尾船首處挖出約3萬立方米的沙子,並動用了11艘拖船和兩艘強大的海上拖船才將其拖出擱淺地方,重新浮起使航道開通。

圖片來自網絡

“長賜號” (EVER GIVEN)貨輪建於2018年,船長400米,寬近60米,是一艘22.4萬噸級的集裝箱船,也是世界上最長的集裝箱巨輪之一。船東為日本今治造船子公司正榮汽船株式會社。台灣長榮海運公司以濕租(至少一名船員隨船出租)方式租為旗下的長榮黃金級貨櫃船,負責運輸長榮貨櫃。 3月23日清晨,該貨輪在蘇伊士運河擱淺,阻塞航道,3月29日得以解困。

被稱之為歐亞大動脈的蘇伊士運河貫通埃及,連接紅海和地中海,運河全長193公里,交通十分繁忙,地理位置極具戰略意義,是連接歐亞的最短海運航線,也是全球少數可以通行大型商船的無船閘運河。

全球海運物流中,約15%的貨船要經過蘇伊士運河。根據國際航運業刊物《勞合船舶日報》(Lloyd’s List)數據顯示,每天有近200萬桶石油經過該運河。如果運河阻塞一天,就會導致96億美元貨物停運,相當於每小時4億美元/330萬噸貨物,每分鐘670萬美元。如果繞道非洲的好望角需要多航行10-12天2 ,貨運成本將會大幅增加。

圖片來自網絡

世界保險業巨頭德國安聯保險集團(Allianz)預計,這次運河堵塞對全球貿易造成每週約60億至100億美元損失,年增長率減少0.2 – 0.4個百分點。 《華爾街日報》援引海運中介公司Braemar ACM 的數據顯示,事故發生後,亞洲到中東海運航線的貨輪租金大漲47%3。由此可見蘇伊士運河在世界海運中的重要地位。但此次巨輪擱淺事故,讓全球意識到它原來是如此的脆弱。

關於這次事故的起因,目前多數的媒體報導都是一般廣為流傳的已知版本,即所謂“長賜號”貨輪於3月23日從中國前往荷蘭鹿特丹港途中,在通過蘇伊士運河時遭遇強風、沙塵暴,船身偏離航道,觸底擱淺,橫卡在北向河道。然而,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當局主管拉比(Général RABIE)將軍對最初的沙塵暴導致事故之說提出了質疑,他認為,原因更可能是“技術故障”和 “人為失誤”。

有海上、運河、內河航行知識的人都知道,輪船在航行過程中遇到困難復雜航道,惡劣天氣,設備故障等情況,船長必須親自在駕駛室指揮。現代輪船都裝備有助航儀器,如雷達、衛星導航、無線電定位儀、經緯儀以及其它船舶安全航行的設備,夜間也能保障正常航行。俗話說,大船掉頭難,像“長賜號”這樣的巨輪發生“意外”掉頭,自然因素確實難以自圓其說。

就在蘇伊士運河阻塞發生之際的3月25日,伊朗與中國簽署了一項為期25年的協議,該協議包括中國對伊朗能源和重要基礎建設等關鍵領域的投資5 。伊朗駐俄羅斯大使吹捧說,該地區新的南北貿易走廊可能成為蘇伊士運河戰略航道的”替代方案“。此協議的簽署當天已在全球頭條新聞中引起關注。

“長賜號”卡住蘇伊士運河的事件,怎麼就如此湊巧發生在上述中伊協議的簽署期的節骨眼上?不能不讓人懷疑此起事件的背後是否是某種預謀?

說到這裡,筆者不禁聯想到郭先生多次在視頻中提到中共慣於攪混水摸魚。郭先生在2018年10月17日參加《路德訪談》時提及另外一個號稱全球石油運輸的 “總閥門”,連接波斯灣與印度洋的重要通道霍爾木茲海峽。

圖片來自網絡

2019 年1月25日,郭先生在直播視頻裡又提到:“委內瑞拉、安哥拉、還有中東,佔中國80%的石油、氣的供應量,都是要通過馬六甲海峽和霍爾木茲海峽”。

2019年5月12日,緊鄰霍爾木茲海峽的阿聯酋富查伊拉港發生爆炸,造成7艘到10艘油輪嚴重火災,阿聯酋官方證實是人為的“蓄意破壞”。這又是誰在霍爾木茲海峽製造危機呢?

郭先生在2019年6月20日的直播視頻裡再次談到:“我2017爆料就說過,霍爾木茲海峽是個大火藥桶,也是帝國的墳墓。某天某日霍爾木茲海峽,伊朗一旦出現問題,我當時就說伊朗的協議是扯蛋的事,伊美協議不會進行下去。某一天共產黨和伊朗和某些人就會合作,把那個油船給炸了。大家知道一個油船是多少噸呢?想想數量多少噸?最窄的地方大家看一下霍爾木茲海峽,阿聯酋與伊朗接壤的地方,其中有兩三個小島,有多麼的淺,多麼窄,一兩個船就擋住了,你想清理掉要6-8個月。6-8個月將使能源停止供給60% 到80%,全世界的資源會是什麼樣子?整個世界經濟格局是什麼樣了?共產黨最信奉的一條就是:渾水才能摸魚!你家的災難就是我的機會。今天的共產黨,已經成為了全人類認為的威脅。那個時候的共產黨,或者說那個時候的中國,全人類都忽視了你,或者當你不存在,沒人認為你是威脅。現在完全不同了,你想再渾水摸魚,你就是黑手!”

圖片來自網絡

無論是蘇伊士運河、霍爾木茲海峽還是馬六甲海峽、巴哈馬通道,中共通過香港的長江和記實業集團已控制了數十個潛在的經濟咽喉,包括全球52個港口的287個泊位< sup>6。在被美國國防部標記為“美國生命線和過境地區” 的八個扼流點國際地區中,和記就控制了6個港口,這對美國和世界安全構成的潛在威脅是難以低估的。

因此,筆者認為,蘇伊士運河航道堵塞事件之後,未來在霍爾木茲海峽仍然還將大概率發生新的破壞性事件。請保持密切關注。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資料:
[1]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businessNews/idUSKBN2BL1VK
[2] https://www.gnews.org/zh-hans/1032181/
[3]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6563579
[4] 苏伊士运河: “长赐号”搁浅因失误? (rfi.fr)
[5]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6561203
[6] https://www.abxusa.com/ckhuy/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