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Covid-19 揭示科學界的關係網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Raul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 Ara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 Ara

勞倫斯·塞林(Lawrence Sellin)博士嘉賓訪談

2020年12月的《印度國防評論》上必讀的這篇文章中,Sharad S Chauhan博士給出了清晰的「機會生物恐怖主義」定義:

「預知某種行為會損害或殺死人類及動植物,通過故意或不作為行為隱瞞生物制劑,病原體或疾病的突發事件,以此恐嚇或脅迫政府或平民,意圖達到進一步政治或社會目標,或利用這種局面來獲得權力或優勢。」

「機會」就是COVID-19,這是中國共產黨(CCP)採取的政策和行動的產物。

首先每個人都必須瞭解到的,至關重要的一點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研究中心和民用研究中心之間沒有區別。中共「十三五」規劃(2016-2020年)第78章描述了軍事和民用研究的融合,包括「合成生物學」領域。甚至在該計劃公佈之前,中共就將軍事研究中心的名稱改為更平民化的名稱,而中共國科學家掩飾其軍事聯繫是慣例。中共軍民融合項目的第二個組成部分是將在國外工作的中共國科學家整合為網絡的一部分,甚至是已經成為美國公民的中共國科學家,他們仍是中共項目的活躍成員。這樣,外國機構和資金實際上成為了中共研究計劃的合作夥伴,中共國的軍事和經濟的貢獻者。

中共軍民研究計劃中最有用的美國白痴參與者中,最耀眼但遠非唯一的是安東尼·福奇博士。他的過敏與傳染病國家研究院(NIAID),通過CCP的長期研究合作夥伴Peter Daszak(EcoHealth Alliance的負責人),資助了武漢毒研究所對冠狀病毒的研究。軍民病毒研究的CCP合體是由軍事醫學科學院領導的,人民解放軍(PLA)少將兼病毒學家陳薇博士是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據推測是中共國生物戰計劃的負責人。

2020年1月,中共派遣陳薇少將前往武漢,負責應對這種大流行病。她還負責中國的COVID-19疫苗開發。也是陳薇少將自己的經驗和研究聯繫為COVID-19的起源提供了背景。

一些代表中共國軍民研究計劃融合的更廣泛,更深入的內部和國際網絡的快照。

在2004年至2005年,陳薇少將在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與流行病研究所工作,她利用「RNA干擾沈默病毒的基因表達」的基因技術,研究首例SARS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以及分析SARS患者的免疫療法。根據她的發表記錄,2008年至2013年間,陳薇少將在重慶第三軍醫大學微生物學系進行了登革熱病毒實驗。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吹哨人閆麗夢博士聲稱,COVID-19病毒的骨架,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或ZXC2,是在重慶第三軍醫大學的監督下進行了特徵化和基因工程。

2014年左右,陳薇少將回到軍事醫學科學院擔任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期間主管在非洲進行的基因工程病毒載體埃博拉疫苗的人體測試。

周育森博士是中國軍事科學家之一,他協助陳微少將應對了COVID-19的爆發2004年在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與流行病學研究所,他在與陳薇少將的相同研究中心工作,他接受過軍事醫學博士的培訓,並研究了首例SARS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2004年周育森的科學文章「重症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上的免疫缺陷位點的鑒定:對SARS診斷和疫苗開發的意義」的共同作者是Shibo Jiang。

Shibo Jiang也是軍事醫科大學的畢業生,在紐約血液中心的林茲利·金博爾研究所工作了近二十年,獲得了超過1700萬美元的美國研究經費,其中絕大部分來自福奇的NIAID。在此期間,Shibo Jiang與美國其他病毒研究實驗室建立了廣泛的合作研究網絡,並成為將中共國的軍民研究計劃與美國的研究計劃聯繫起來的紐帶。

同時,Shibo Jiang與周育森和解放軍的幾個實驗室保持了研究互動(在此進行了詳細介紹),同時邀請其他中共國科學家進入他在美國的實驗室。

其中一位是杜蘭英博士,據稱是周育森的妻子,她仍然是紐約林德斯利·金博爾研究所的僱員,最近還從福奇的NIAID那裡獲得了一筆為期5年的資助,總計410萬美元。Shibo Jiang的美國網絡由進行尖端冠狀病毒研究的實驗室組成,其中包括有爭議的「功能獲得」實驗:

Ralph Baric博士,北卡羅來納大學 Chapel Hill分校 

李芳博士,明尼蘇達大學醫學院,Minneapolis

Linfa Wang,新加坡杜克大學-國大醫學院新發傳染病研究項目主任

Chien-Te K. Tseng,德克薩斯大學醫學分校加爾維斯頓分校,國防部資助的生物防禦和緊急傳染病中心和高病毒BL-4收容設施的所在地。

以上所有這些都是通過周育森或「蝙蝠女」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石正麗博士,與中共軍民研究計劃相關的。與中國軍隊和美國最高研究計劃有聯繫的另一位中共科學家是高福博士,他是病毒學家和免疫學家,又名喬治·F·高,曾任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CCDC)。在2019年,他當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和美國國家科醫學院外籍院士。高福是 中共國軍方的長期研究合作夥伴,他發表的論文(鏈接)2002年2005年2006年2007年2008年a2008年b2010201120132014A2014B201820192020

高福在中共國疾控中心的同事Wenjie Tan博士不僅與Shibo Jiang 格和周育森有聯繫,而且還是在武漢的人民解放軍中央戰區司令部總醫院胡振宏博士的親密合作者。

胡振宏在第三軍醫大學進行了研究,據稱COVID-19病毒的蝙蝠骨架起源於此。

第三軍醫大學也是陳薇少將的就職地點,為期五年。

根據患者數據,爆發的震中最早發生在解放軍中央戰區司令部總醫院(地圖坐標30.53148、114.34356),也許並非偶然。該位置距離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湖北省病毒病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P-3級實驗室不到一英里(地圖坐標30.53941、114.35085)。

該信息還與武漢武昌區衛生局公佈的數據相符,該數據表明,疫情爆發初期感染最集中的地方是距醫院約一英里的居民區。這些觀察結果在時間和位置上都符合從新浪微博平台獲得的社交媒體數據,該平台旨在作為可疑的COVID-19患者尋求幫助的渠道。

有趣的是,在2020年5月期間,美國國家科學院發起了中美科學家之間的一系列電話會議,以交流有關正在進行的COVID-19大流行的信息。打電話的三名中國參與者是高福,Wenjie  Tan和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蝙蝠女」石正麗。這些電話也可以說是中國軍隊的情況通報。

關於COVID-19的起源,我們仍然知之甚少,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中共領導的掩蓋行動,以及西方科學界一些成員,一些美國政府官員和合規媒體的協助。

綜上所述,可以說他們都是「機會生物恐怖主義」的同謀。

原文鏈接: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1/04/yes-covid-19-biological-attack-chinese-communist-party-lawrence-sellin-ph-d/

康州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