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雲長天時評48期】中共是“完美犯罪”學理論踐行者 ——案例十九:(1)中共閹割中國人的完美犯罪心理

作者: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捆綁CCP一千年

人們在深入了解中共《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時候,事實上,你已經隨著歷史的穿越回到了1930年代的中國,這個時期的中國應該說是三股思潮的匯流與碰撞,即封建帝制殘余和三民主義帶來的“德先生”和“賽先生”的思考造成了與共產主義交鋒的兩種結果。我們從整個華夏文明看,這兩種結果卻以大小不同的疆域存在下來,即中國臺灣和大陸。遺憾的是,共產主義陣營卻占據了中華文明的大半江山。這是人們都知道的歷史事實,即中國共產主義成為主導思潮,後來人們稱其為“紅毒”或新納粹。

中共第一次大屠殺是在江西贛西南

共產黨的做大和毛澤東的殺人成性是分不開的,筆者在前文《中共欺騙靈魂的完美犯罪》中提到“習近平更是明確提出‘要堅持和運用好毛澤東思想活的靈魂’。”“事實上,毛澤東是中共歷史上厲行肅反的始作俑者。”這就是習近平為什麽要求以毛“活的靈魂”來為自己撐腰壯膽,因為習找到了毛殺人集權的真諦,並自淫為毛的靈魂附體一樣。習知道,只有像毛那樣不斷殺掉反對他的人,剩下的也就歸順了,正如陳毅在中共中央的表現那樣,也不得不臣服於毛。

根據《紅太陽是怎樣升起》一書描述,毛是直接參與領導了1930—1931年鎮壓“AB團”的行動。而中文維基百科資料記載,“AB團(Anti-Bolshevik League)是中國國民黨中反共者於1926年12月在江西成立的一個團體。”這實際上是國共第一次合作期間,中共滲透在國民黨內部的“共諜”成員。

歷史回到1929年7月前後,當時贛西南地方紅軍和黨組織的內部一些知識分子黨員和農民身份的黨員之間因對共產主義認識和對毛的戰鬥路線不同看法而產生激烈而尖銳的分歧,在這種情況下才發生了毛澤東對“AB 團”的大清洗。 這場事變的直接原因是,“毛在江西蘇區的權威遭到以李文林為首的贛西南地方紅軍和黨組織的挑戰,毛不能容忍在他鼻子底下有任何違抗自己權威與意誌的有組織的反對力量,而不管這種反對力量來自紅軍內部或是地方黨組織。為了維護自己在根據地的權威,毛一舉掙脫黨道德和黨倫理的約束,不惜采用極端手段鎮壓被他懷疑為異己力量的黨內同誌。”(見 《紅太陽是怎樣升起》)毛的這種大屠殺目的是為了在黨內樹立列寧式的領袖形象。可以說,毛自登上領導權力開始就有想要取代蘇維埃政權在中國的地位,甚至暴露出領導整個國際共產主義陣營的政治野心。

正因為野心的膨脹,毛澤東不顧眾怒,執意肅反AB團成員實則是中共黨內第一次內部權力格鬥的血洗,血洗到何種程度呢?根據阿波羅網報道,“《搜狐視頻》中共黨史專家披露:‘後來肅反到什麽程度,站隊以後用鏡子照,如果你臉紅,就說明你心虛,你就是肅反對象,就拉出去殺掉。’所有在酷刑下招供者,都被立刻處決。為了節省子彈,處決方式主要是梭鏢刺殺,棍棒打殺,大刀砍殺。‘那個血,把(殺人者)的手和大刀的手柄黏在一塊,拿不下來。’”在當時的時代,沒有攝像頭,沒有互聯網,誰能知道?一場完美犯罪行為!只要高舉黨國為重的黨內大義滅親,一切變得那麽的正義。

毛在這一次血洗中吸足了“同誌們的血”。根據江西紅安縣七裏坪鎮村民回憶:“整個山,人從上面往下倒,把整個山溝都填滿了。”(見《阿波羅》)這讓筆者想到了《聖經》中的殺戮谷,古以色列人不拜上帝拜假神,“在欣嫩子谷建築陀斐特的邱壇,好在火中焚燒自己的兒女。”(以嬰兒獻祭方式)耶和華神說:“因此日子將到,這地方不再稱為陀斐特和欣嫩子谷,反倒稱為殺戮谷,因為要在陀斐特葬埋屍首,甚至無處可葬。”(《聖經》耶利米書7:31—32)可見,整一座大山的峽谷,堆滿了嬰孩的屍體。這直接導致以色列災難不斷的原因。中共如今將近百年,他的殺戮行為已經惡貫滿盈了,該到上帝拔除他的時候了。

眾所周知,托洛茨基主義即“布爾什維克列寧主義”才是正統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既然如此,為何毛澤東要反對他呢?中共豈不都一致認為毛澤東是一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嗎? 持這種觀點的人是對中共不了解的結果,毛澤東才是按需理解馬列主義的機會主義者,卻一棍棒打到陳獨秀,根基史料記載,1929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作出了《關於反對黨內機會主義與托洛茨基主義反對派》的決議,系統地批判了托洛茨基反對派的理論。而該會議就是批判陳獨秀的大會。大會(決議)嚴肅地批判了陳獨秀的托洛茨基主義觀點和反黨分裂活動,指出陳獨秀必須服從中央的決議,停止一切反黨宣傳與活動。筆者認為,當時的陳獨秀已經是中共中央的第一任書記,豈有自己反自己的道理?“停止一切反黨宣傳”似乎在文革時期批判劉少奇一樣的滑稽可笑,作為時任中共國主席的劉少奇竟然也成了“反動分子”。

無論中共黨史如何撰寫、修改,總之,它都無法掩蓋血洗同胞的犯罪事實。無論中共如何綁架輿論,他們的犯罪都和最高領袖有絕對關系,對所信奉的共產主義這一套理論就是一種完美犯罪心理學理論的實踐,其實踐的關鍵障礙是你如何跨過人性的障礙。至於如何以所謂理論掩飾犯罪行為,完全是根據偉大領袖的按需理解共產主義而決定的。中共就這樣把一群執迷於共產主義又在蘇聯得到真傳的領軍人物如陳獨秀等稱為按圖索驥的玩意兒。認為只有毛的思想才是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實際,這在後來文革中林彪鼓吹毛澤東為世界領袖的講話可以得到印證。林彪說,“毛主席比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高得多。現在世界上沒有哪一個人比得上毛主席的水平。”(見 《毛選的悲劇》)但中共血洗異己者不分你是否誇獎過他、是否與他共枕眠,問題是他要你的心完全忠於他。林彪被打成反革命叛國者即是一個精心策劃的完美犯罪的結果。

反王明路線與延安整風運動

毛澤東反對王明的路線主要出於嫉妒和專制欲使然,在毛澤東眼裏沒有任何國家利益的概念,而只是為了一個剪去辮子的王位奮鬥而已。如筆者前面所述,毛澤東的嫉妒心理暴露了他的野心。而王明就是試圖挑戰毛澤東權力的人。

王明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呢?根據筆者研究所得,王明是一個癡迷而又純粹且無人性的典型的蘇維埃共產主義者。1904年王明出生於安徽金寨,當時他是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的孩子,早年他在武昌領導過對日本產品和北洋政府腐敗選舉的抵抗運動。1920年進入固始縣誌城小學,隨後他進入革命人士朱雲山創辦的安徽省第三農業學校學習。學校為學生介紹了許多所謂進步雜誌和書籍,例如《新青年》和《共產主義ABC》。在這個學校裏,王明認識了陳獨秀的共產主義思想。在學校期間,王積極參與政治運動。於1924年畢業後,就讀於武昌商學院,並在那裏學習了一年。他在那裏發表了幾篇有關革命和共產主義的文章。同年,他參加了5月30日運動,該運動在武昌北伐戰爭中進行了反對帝國主義的罷工和抗議活動。1924年夏,王加入中國共產黨。(見 《王明》)這和他後來留學蘇聯,進一步追求共產主義打下了一個堅實的基礎。

為何共產主義迅速崛起?雖然和民國政府一些公認的腐敗問題有關,但筆者以為,這不應該成為你攻擊蔣介石失敗的理由,或否認民主的借口。當時有影響政治走向的中國人都是前清過來的人,包括蔡元培等人,你不可能指望他們真了解民主,但他們放棄武鬥,轉而在選舉上的鬥爭本身也是一種進步,即議會鬥爭。對於一群剛剛脫離清政府封建帝制的國民來說,又要面臨趕走袁世凱、徐世昌帝國主義的尾巴的危機,才於1922年呼籲黎元洪執掌大任,黎元洪的復出也就成了眾望所歸,他擔任大總統後迅速宣布民國政府在北京恢復國會議會制,而議會鬥爭隨即展開,如段祺瑞之流,裹轄著大清封建余毒進入現代意義上的議會選舉即今天的民主選舉,不可能不去玩弄政治於股掌。誰說不是呢?如2020年美國大選,雖然被中共外力顛覆,但美國畢竟按照民主與憲法走完所有程序。美國民主自我修復機制註定他絕不是幾次腐敗選舉就會被徹底擊潰的國家。不要笑話這些愚蠢的行為,新中國聯邦即將走上歷史舞臺,當它行使權力的時候,“選戰”又會如何?如果爆料革命人仍然天真地認為“民主了就一勞永逸地解決了中國所有問題”那就不是合格的爆料革命人。如果那樣想,豈不也要造成“民國政府在權力與民主鬥爭之間錯誤平衡中失去權力”一樣的結果?誰敢說,在新中國聯邦接管權力之前,不會出現袁世凱、徐世昌、段祺瑞之流呢?因此,中國的命運走向也就在此一舉,如郭先生所言,開啟民智,杜絕共產主義死灰復燃,或潛伏在新政府領導班子裏面。按照爆料革命的智慧,只有把中共釘上人類恥辱柱,讓人們引以為戒,才能真正翻轉中國。

要知道,1930年代的民主鬥爭這一形式,既不被當時很多中國人看懂和看好,也令人對民國民主運作方式產生懷疑,如上所述,實質上是一群流氓政客通過手段拉選票、賄賂選票的犯罪行為已經滲透在民國資本主義民主小苗中,似乎這顆民主的小苗一破土就風雨飄搖,危在旦夕。正被一群主張共產主義的人搶走了輿論的焦點,而王明之流在抨擊民國政府腐敗中贏得了中國未來希望的話語權。——許諾給中國人一個天國般的民主世界,這在參與民主鬥爭的精英們看來,似乎王明、毛澤東等人的民主觀更加燦爛和美好。但歷史實踐證明,他們追求的共產主義不僅僅是烏托邦那麽簡單,而實質上就是一個與德國納粹同等的反人性的集團。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以及後來對蘇聯冷戰的目標都是為了清除國際共產主義,而中共的共產主義顯然成為二戰歷史遺留問題。

當時的國民政府從黎元洪到孫中山,以及後來的蔣介石,還是美國以及西方陣營,他們似乎都忽視了毛澤東這個人將成為中國民主進程的主要威脅。這導致毛澤東在贛西南肅清AB團時顯得尤為大膽,將王明的銳氣殺下來後,中共和共產國際產生嚴重分歧。1937調任王明回延安任中共中央統戰部長是降級處分。王明作為蘇維埃共產國際特派員,高級長官,權力高過毛澤東。要知道,毛澤東的性質本身就是一個匪氣、殺氣十足地變態狂。共產主義鬥爭哲學本質上就是殺戮,王明也不例外,“王明曾經在訪華途經新疆時,下令臭名昭著的中共安全負責人鄧發逮捕中共余秀松,黃李特等幾名中共高級領導人。其中五人在被指控為托洛茨基主義者在監獄中遭受酷刑和處決。”這可以說是中共在新疆的第一起屠殺案。王明自以為為黨立下大功。“當王明向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張國燾誇耀自己的骯臟工作時,被視為持不同政見者的張大為惱火,因為他對這些老共產黨員非常了解,並擔心自己會受到迫害。事發後,張某鄙視王某,永遠不會支持他。”(見《王明》)綜上所述,足以得出一個結論,張國燾等一些共產黨高級官員並不主張殺戮,但這引起了毛澤東的註意。

人們可以試著想一想,一個出生在安徽農村,追求進步思想的青年,在他厭倦了封建王朝那一套後,有一種新的願景在你眼前展開時,在你還懵懵懂懂的情況下,你能說,你會拒絕共產主義?共產主義在當時可謂一場頭腦風暴般席卷整個中國,蔡元培培養了這些精英骨幹。在這思想變革時期,王明顯然認為自己抓住了歷史轉折的契機,他留學蘇聯學習馬列主義,那已經是他個人極大的成功。何以後來被毛澤東打下來了呢?

“1935年8月,中國共產黨共產國際代表團發表了8月1日宣言,呼籲中國人民團結起來對抗日本。”王在後來一次會上指出,“中國的敵人是日本,而不是蔣介石,中國革命者有可能與蔣介石結盟。”王明天真地認為,共產黨可以作為國民政府未來一個政黨,共同治理國家,明確指出,國難當頭,敵人是日本軍國主義,而不是蔣介石。俗話說,是外人,而不是自己人。這一表態確實有歷史戰略眼光,試想,當初共產黨如果真的以國家大義為重,真誠地協助國民黨抵禦外敵,日後國共兩黨以選舉的方式參與政治,也不失為一條出路,即便像俄羅斯共產黨名義上的存在一樣,也畢竟是人民選擇的結果。這一倡議首先受到毛澤東極大反對,但王明似乎認識到自己在中國實現政治抱負將得以終結。

毛在延安整風運動中確定極權領導地位

王明回到延安即等於權力處於下風。如前所述,是毛澤東肅反AB團的結果。顯然,王明在延安如入毛澤東的虎穴,因為那是他建立的大本營。“在延安整風中被毛派批判犯左傾、右傾錯誤。1949年負責法治工作,1956年復出至1974年病逝,和夫人孟慶樹(1911-1983)均葬於莫斯科新聖母公墓。”(見《澳洲新聞》)顯然,毛澤東毫無原則和邏輯地將“左傾”和“右傾”的帽子同時扣在王明的頭上,因為人正常的邏輯就是要麽左,要麽右或者中立,但不可能同時犯有“左傾”和“右傾”錯誤,即極左和極右錯誤。這是人格分裂的典型做法,顯然王明沒有瘋掉。但王明並非一個值得同情的人,他首先是一個留學蘇聯的共產主義學派的學者,親自接受過蘇聯共產主義的洗腦教育,按照時下說法,王明等留蘇學者作為國際共產主義使者,可謂共產主義專家,而毛澤東只不過是一個追隨者,對於共產主義充其量是一個業余者水準,對於共產主義如何開展毫無興趣,只不過是玩弄概念與政治的業余水平。因此,筆者稱中國共產黨皆出於毛,非蘇聯也。因為毛澤東完全是按自己權力欲和喜好按需解讀共產主義,從毛對王明可笑的批判即可得知。

延安整風運動是在共產黨長征結束後在陜西北部偏遠山區延安的共產黨基地舉行,可以說是由“毛澤東發起的第一次群眾思想運動,這盡管是在第二次中日戰爭期間即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共黨衛軍開始脫離國民軍領導,退回到山區不抗日,卻躲在窯洞集中精力處理內部異見人士,主要批鬥對象是王明一派系。由於毛澤東在延安確定的核心領導地位,成為中共後來精神激勵的搖籃,可以說,也是共產黨完美欺騙犯罪心理的一次轉型。何以見得?

1,鞏固了毛澤東在中共內部的最重要作用。
2,從1942年到1944年;通過中共黨的憲法確認馬克思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為指導思想。
3,此舉正式確立了毛澤東與莫斯科蘇維埃政黨即國際共產主義分道揚鑣。即所謂毛澤東的“使共產主義適應中國國情”這一重要概念的定性。
4,整風運動成功說服或強迫了中共其他領導人支持毛澤東。
5,延安整風經驗成為中共肅清異己的主要範式。

毛澤東在延安清除王明共產國際影響後,認為大獲全勝,並在後來反復使用一些已經成功的經驗。“他覺得有必要壟斷政治權力的戰術。”這在很大程度上,延安整風運動成為“中國人思想的系統重塑”。也可以說是改變了中國的國運。(向下的國運)毛澤東強調,這場運動的目的是“糾正錯誤的思想”,而不是擁護錯誤思想的人。(見《整風》) 毛澤東認為“擁護錯誤思想的人”的那個“人”就是王明,而擁護者包括周恩來等,但該運動被中共黨思想領域認為“中國消除了對蘇聯模式的盲目模仿”。其實中共至今對前蘇聯和現在的俄羅斯一直很依賴,尤其是蘇聯專家幫助期間,使中共原子彈的研發成功,以及後來許多重要軍事領域的技術支持。

圖片來源

結論:毛澤東的完美犯罪起於延安整風運動

毛澤東以勇武善戰取得中共黨中央信任後逐漸執掌大權,而延安似乎成為毛澤東政治搖籃或山洞王國,開始展露霸權心態,中央調任王明回到延安時,“由於他對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的博學和深刻見解而受到大多數中共黨員的敬佩,是才華橫溢的馬克思主義者。一些中共高級領導人,包括周恩來和彭德懷,表現出對王的尊重,據報道,這使毛嫉妒和惱火。”(見《王明》)可以說是觸犯“天子龍威”,此時的毛澤東當然一山不容二虎,必先除之而後快。

此時的王明政治嗅覺並不敏感,當然,王明只是一個執著的學者型布爾什維克型的共產主義者,他對毛澤東的殘暴性情並不了解,於是“王開始就毛澤東在統一戰線上的重大問題開始不同意毛澤東。王認為,中國共產黨的一切工作應在統一戰線的框架內進行。毛澤東堅持說中國共產黨應該保持其獨立於統一戰線的地位。”也就是說,毛澤東認為是時候脫離政府軍的控制,而王明的見解很明確,就是中國應該繼續在國共合作基礎上共同抵禦外敵。但指揮權在毛澤東手上。王明“為了執行他的政策犯了一個錯誤,即離開了中共中央書記處的日常工作,轉而擔任中共揚子部總書記處理統一戰線的問題。”這實際上脫離毛澤東的視線後,毛反過來卻像抓住天賜良機一樣,要將王明在統一戰線問題上做成支持蔣介石,毛認為共產國際的王明既然主動離開延安,就等同於放棄對中共的權力控制,畢竟王明有周恩來等人的支持。

毛澤東處理王明還是有一些心理障礙,主要障礙來自共產國際領袖,保加利亞人格奧爾基·迪米特洛夫的一封電報,毛澤東才停止了對王明的迫害。而中共揚子總部“隨著武漢國民黨的到來,這意味著王已經離開了延安的權力中心,而毛澤東現在可以在不受到任何幹涉的情況下,使用一切手段來加強他的權力控制。”(見《王明》)

在整風運動的後期第7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毛澤東將王明安置在中共中央委員一職上,表面看上去仍是黨的高級領導。最終,隨著毛對王持續敵對後,導致“王的信譽和影響力減弱,莫斯科領導人開始承認毛的領導。”在延安整風運動中為了徹底整垮王明集團,周恩來等高級領導均在毛澤東的逼迫下,中共第一代領導人均在延安做了批評和自我批評運動。這是毛澤東完美犯罪心理學的獨創,所謂“批評”和“自我批評”。批評一詞意在“批評別人”時要直擊要害,多數針對對象即你的同事和上級,如果你真這樣做就意味著你開始要被消失了;而“自我批評”則要求觸及靈魂深處。問題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只有流氓才會自信自己是完全人。往往在認真地展開自我批評後,自己的意誌力和自信心徹底被奴化,而共產黨的奴化教育就是在閹割中國人的人性特點,使其整個民族毫無創新力可言,尤其在思想領域和文化界,人們手中的筆變成了歌頌黨和偉大領袖的助推器,而非針砭時弊、批評政府的工具,更談不上思想家。筆者曾看過一些中共的名家演講,其中就有易中天,最後都在2019香港反送中問題和中共超限生物武器問題上保持沈默,甚至攻擊正義人士。

毛澤東通過發動輿論攻勢剝奪了王明的權力後,又阻止王發表自己的政治演講和文章。隨著1943年共產國際的解散,王明失去了挽救自己政治生活的所有希望。在延安整風運動中。“王成為毛澤東主義的主要對象,周恩來成為經驗主義的代表備受批評。盡管王明遭受了極大的屈辱,但幸運地擺脫了類似秘密警察頭子康生對中共其他成員所施加的酷刑。”(見《王明》)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中國共產黨所奉行的馬列主義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虛假體系。說到底,完全是“毛澤東納粹主義”,僅就AB團贛西南整風運動中殺害至少7萬人,在延安整風期間,全體黨員被殺害人數多達1萬人,毛澤東的部隊卻殘忍地存活了下來。而這才是中國人災難的開始,也就是說,毛澤東建國前,就靠著“肅反運動”大開殺戒一路鞏固了權力。其實,這裏存在一個普遍的迷惑性問題,周恩來、朱德等人完全有能力起來反抗毛澤東這位新暴君,當時誰最有可能站出來呢?究竟是朱德的槍桿子硬?還是周恩來的嘴皮子硬?筆者就此電話采訪了一位鄧小平的親家賀彪的秘書,他說,“最後可能反毛的人不是朱德,而是周,但周為什麽沒有這麽做呢?也不是所謂對政治路線認識不足的問題,周是有認識的,沒起來反毛主要是人性的問題。也不是軟弱這麽簡單,個人人性問題很復雜。”

筆者基本同意老先生的講話。正如筆者在《(2)中共舉“馬列”揚“顯學”意在造人》一文中說得那樣,當習政整人這一套用上高科技基因武器改造人的能力後,對人性閹割的能力就大大增強了,而這一套整人的靈感可以追索到毛澤東最早在贛西南打AB團的殘忍獵殺、集體奸殺的手段。“其目的是進一步造人,將正常的人進行人為地‘非人化’異化”。無論誰,處於這種非人化異化的過程中,出於人性的本能,必然要選擇自保,自保的方法不是沈默那麽簡單,因為你沈默本身就是罪,人在自保的過程中若不能沈默,必然出口就會傷害人,在傷害人的過程中,你的人性基本上被異化掉了,這也許是周恩來之流的宿命吧。

或許我們說,當我們在歷史大轉折期間,跟錯隊伍後,你將一錯再錯,就像習總加速師一樣,他不得不加速,意思是在站錯隊伍後感到生命危急時,人性往往引導你的是自保,而自保的結果就是慢慢地異化掉你自己。甚至最後,你連你自己都討厭自己,為什麽?一個異化了的人,他的靈魂深處總還有一點兒人性光點,當這個光點在閃光時,它就在譴責你自己的良心,迫使你良心不安,只是你的亮光點太微弱、太微不足道,以至於你無法戰勝自己。然而,惡要存在很長一段歷史時期後才被世界所認知。這就是為什麽說歷史會重演,如今,我們就處於這個爆料革命大變革、大滅共時期。為此,筆者有幸參與並對中共一些本質的東西做一些的研究,希望起到拋磚引玉作用,在繼續對中共反人性的本質進行更多的探討同時有更多人參與討論,在討論中得到自我境界的升華,因為筆者所做的就像一位病毒學家一樣研究“中共病毒”,目的在於遏制此類病毒不會在未來重演,而不是釋放病毒。

2021年3月31日15:30分寫於東亞

引用資料:
維基百科(運動)
阿波羅(肅AB團)
讀讀書(AB團)
GNEWS(毛選的悲劇)
維基百科(王明)
澳洲新聞
維基百科(整風)

免責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校對: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東洋武士
責任編輯: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文小白
發布: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煙火1095

0401C001a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