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三條海外洗錢和藏錢路線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永

【編者按】 中共通過幾十年經營,在海外布下了一個複雜的資金網絡。本文結合路德直播內容和相關司法文件,分析其中的三條線路,讓讀者對中共的洗錢、藏錢手法有所了解

英文裡有句話,叫做Follow the money,就是說只要盯住錢的流向,就能找到真相。中共在海外的藍金黃和一系列運作,都離不開洗錢、藏錢、以及資金的運作。了解這些資金的流向,對於分析中共在海外超限戰的相關信息至關重要。

路德在2020年8月22日節目中講到[1],中共在美國經過幾十年的滲透、經營,布下了一張非常大的資金網絡。這樣一張網,不僅方便中共洗錢、藏錢,還可以支持它影響美國政治、司法等等體系的一系列運作行為。郭文貴先生是為數不多的,知道這個網如何佈局、有哪些關鍵節點的人。郭先生正是通過爆料,迫使中共啟用這張網的力量,從而暴露它在美國的佈局。

可能新戰友會有疑問:要實現資金轉移,可以通過銀行轉賬體系,直接從銀行轉過去就好了嘛。為什麼要洗錢、藏錢呢?

這裡有兩個原因:

第一,中共的有些錢可能來路不明,無法直接進入銀行系統。舉個例子,比如你去銀行存錢,一般現金超過一定數額,銀行都會問你錢的來源。對於大額的資金,如果不能證明資金,就無法在銀行系統轉賬流通和使用。銀行這樣做,是為了防止非法資金流入銀行系統。而中共的非法資金,可能來源於和伊朗、北朝鮮這樣的被制裁國的交易,或者受賄、毒品等其他非法交易。把這些非法資金通過某些手段合法化,能夠進入銀行系統流通,這就是“洗錢”。

第二,中共不希望第三方追溯到資金的來源。比如中共在美國買通的一些政客,他們可能平時在美國政府正常工作,但是關鍵時刻會站出來替中共說話。這些人就成了中共在美國的“沉默的力量”。中共不希望這些政客暴露以後,司法機關查到錢的來源,最終找到中共頭上。所以和這些政客之間的金錢往來必須盡量保證無法追查。這就是“藏錢”。

郭文貴先生在2017年開始爆料時就暗示中共有很多洗錢、藏錢的途徑。比如在2017年9月10日直播中講到[2]

“還有孟建柱書記,我告訴你,你整個賭場,… 你安排的黑社會賭場的事情,澳門賭場的事情,你和孫力軍掌控的澳門賭場洗錢的事情,包括網上賭球的事情 …

孟建柱、孫立軍、傅政華,你們控制著中國的金融,地下錢莊洗錢…

傅政華控制整個專案組,剷除異己,剷除知情者,貪污所有的贓款贓物,控制公檢法,所有跟他辦案相關的人,同時讓他弟弟傅老三傅衛華向海外洗錢…”

在9月19日直播中講到盛京銀行時說到[3]:

“這個盛京銀行的貸款,存款戶很多當地駐瀋陽的部隊,還有事業機構在那裡存款,有關係。他當時大概在2013到2015之間,(存款)大概在8000億左右,現在大概一萬多億吧。這些存款絕大多數都是國營的賬號和機構。還有當地政府的機構。但是他也是公檢法,紀委所謂的一塊肥肉。貸款啊,洗錢啊,換外匯啊,擔保啊,幾乎都是盛京銀行。”

遺憾的是,這些線索涉及到的背景信息,大部分都是非公開信息,所以普通戰友很難進一步追踪。

幸運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相關的美國司法調查文件逐漸浮出水面,路德節目在點評這些文件時也透露了一些相關細節,給我們提供了更多的參考信息。本文就根據路德節目中提到的信息,以及相關美國司法文件來分析一下中共的三條海外洗錢、藏錢的路線。

路線一 :通過澳門賭場洗錢

路德在2020年9月25日直播中講到[4]

“昨天我們說有一個協議是3000萬美元啊… 第一次見面就給了100萬,後來總共合同額是3000萬美元的一個合同,拜登跟某某籤的… 這個錢中共怎麼(轉)出來的,錢怎麼走的?這個合同就是David Boise的律師事務所去簽了這個合同… 但是我要告訴大家,這(只)是最後一個環節… (那麼)到律師事務所的錢,中共如何(轉)出來的?…

(我告訴大家,)80%都是通過澳門!那個安德森(Adelson) — 就是我們之前說過的,給川普總統第一捐款人… 就是拉斯維加斯的世界賭王、金沙集團的老總; 澳門威尼斯人、威尼斯人的酒店的老闆- – (中共)基本上都是通過他,通過他洗錢。洗完以後,然後律師事務所到了這種華信,比如說葉簡明這種(白手套)… 然後通過外包的方式3000萬幾千萬幾個億啊,然後呢給律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呢,是不是?那就很簡單了,可以​​通過各種方式,因為到他賬上,他就是合法的,合法的錢… 然後通過合法的他可以通過各種方式政治獻金啊等等一系列啊,各種方式都可以、都可以操作,這是一個(轉錢的途徑)。 “

這裡面提到的安德森,是指Sheldon Adelson。根據維基百科顯示,Adelson是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的老總,剛剛於2021年1月17日病逝[5]。美國《News Week》報導,他曾於2016年出資2000萬美金支持川普競選,成為川普2016年總統競選最大的私人資助者[6]

這段裡提到的另外一個人物David Boise(本文簡稱鮑伊斯),是美國知名的律師,曾代表美國政府起訴微軟壟斷市場,並最終獲得庭外和解[7]。郭先生也曾經請他做代理律師。

回到這條資金線路,通俗地講,就是中共把來路不明的資金,通過澳門賭場來洗白,轉為合法資金,然後通過華信能源轉到美國,如圖中線路1所示。

第一条路线-华信能源
圖1,第一條路線:從澳門賭場、華信能源到律師事務所

這裡順便提一下,為甚麼中共喜歡用賭場來洗錢呢?因為賭場每天的現金進賬量非常大,如果混入一些額外的現金(比如每天5%的額外現金)也不容易察覺。而賭場把這些現金做為營收入賬以後,這些錢就可以正常進入銀行系統流通了。

有了這些“合法”現金在賭場的賬上,中共可以利用其白手套葉簡明控制的華信能源這種公司,和賭場簽一個服務合同。比如說,華信能源提出,給賭場的供電,安保提供諮詢服務。這樣賭場可以合法地把這部分錢,以服務費的形式轉給華信能源。

華信能源拿到這些“合法收入”,就可以“請”美國鮑伊斯的律師事務所給它做法律諮詢服務,把錢以律師費等理由,合法合理地轉到鮑伊斯的律師事務所名下。

整個路線在表面看來,都是通過合法的合同,進行資金轉移,所以隱蔽性很高。

路德在這次直播中也講到,郭先生也曾請鮑伊斯做他的代理律師。這很可能這又是郭先生“知蔣幹,用蔣幹”的一種策略。

當然給中共當白手套最後也難逃卸磨殺驢的下場。華信集團最終於2019年宣告破產[8]。而路德在2020年10月21日的直播中也提到,曾經的華信能源的CEO葉簡明,也已經被滅口,而且死前也是飽受折磨[9]

“我們之前說葉簡明心髒病,他有一次心髒病直接就送到停屍間,然後他又活過來了,然後又把他搬回看守所、很慘。據說在上海死的,直接就心髒病,屍體都扔到河裡去了,在河裡被淹死的。”

路線二:通過劉特佐以及美國律師事務所轉錢

第二條路線是通過劉特佐,以及中間人,把錢轉給布羅伊迪。更準確地說,是轉給布羅伊迪的妻子羅賓 羅森茨維格(Robin Rosenzweig)的律師事務所Colfax Law Office。如圖中線路2所示。

圖2,第二條路線:從劉特佐、戴維斯到布羅伊迪

這條路線中涉及到爆料革命中經常提到的幾個關鍵人物。

其中之一就是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馬來西亞的私生子劉特佐(Jho Low)[10]。劉特佐是震驚世界的一馬發展銀行(1MDB)詐騙案的主要涉案人之一。該案件中,涉案人挪用一馬發展銀行(相當於馬來西亞的主權基金)金額達45億美金,其中有超過10億美金被轉到美國,部分資金轉至好萊塢電影公司Red Granite,以及部分被用來拍攝電影《華爾街之狼》,而其他資金被劉特佐用來購置大量房產,以及其他揮霍,其中包括送給維秘名模Miranda Kerr的價值八百萬的首飾[11]

到了2016年7月,美國政府已經開始起訴劉特佐[12],並查封他在美國的資產。為了解決這個案子,劉特佐通過中間人普拉斯∙米歇爾和尼基∙戴維斯,找到布羅伊迪(Elliott Broidy)。

布羅伊迪是川普2016年競選委員會(Trump Victory Committee)的副主席[13],在美國政界也有相當大的關係網,和川普總統的關係也很密切。

普拉斯∙米歇爾是(曾經)著名的黑人樂隊Fugees的成員之一。熟悉音樂的戰友可能知道。

尼基∙戴維斯是夏威夷人,曾經在好萊塢發展,參與製片和導演多部電視劇[14]。根據路德節目在2020年8月23日直播中內容推測,戴維斯很可能是中共在美國埋下的暗線之一[15]

大致了解了相關人物以後,我們來看事件的經過。

在2017年初,劉特佐請布羅伊迪妻子的公司Colfax Law為他做法律諮詢,並簽訂了一份金額巨大的法律諮詢合同。在司法部尼基戴維斯文件中[16],給出了這一份合同簽訂的前後經過:

“第17條:2017年3月左右,戴維斯和布羅伊迪提到,有個馬來西亞的客人想要讓他幫忙解決一個資產查封的案子。

第21條:2017年3月13日左右,在布羅伊迪的要求下,戴維斯轉發給普拉斯米歇爾一份Colfax Law公司和劉特佐之間的“起訴服務費用協議” 。該協議中規定,劉特佐預付800萬美金,另外如果案件在180天內解決,額外支付7500萬美金。如果在356天內解決,則支付5000萬美金。協議中包含附件A指出該案件是指1MDB的資產查封案件。而實際上,普拉斯∙米歇爾、布羅伊迪、Colfax Law、戴維斯和布羅伊迪的妻子都沒有給劉特佐提供任何法律顧問和起訴服務。該協議的真正目的就是讓布羅伊迪動用他的關係為劉特佐在司法部和政府裡進行遊說。 ”

在郭先生2018年11月20日新聞發布會文件中(Elliott Broidy.pdf),公佈了這份顧問合同的具體內容[17]

圖3,劉特佐和Colfax Law簽訂的顧問合同(圖片來源:布羅伊迪文件第6頁)

在該文件第七頁中明確顯示了費用金額,以及付款方式。其金額與司法部公開的尼基∙戴維斯文件中所述完全吻合。

圖4,劉特佐和Colfax Law簽訂的顧問合同(圖片來源:布羅伊迪文件第7頁)

另外在合同的附件1中顯示,劉特佐想要解決的這個案件就是《華爾街之狼》電影涉及洗錢的案子。

圖5,劉特佐和Colfax Law簽訂的顧問合同附件A(圖片來源:布羅伊迪文件第10頁)

在司法部起訴尼基∙戴維斯的文件中第33條則更加明確地寫出了資金的分配和流向:

“第33條: 在2017年5月2日左右,戴維斯、普拉斯∙米歇爾和布羅伊迪來到泰國,在泰國之行中,他們和劉特佐在酒店了見面… 在談到付款問題時,布羅伊迪要求資金不要從劉特佐直接轉過來,(錢的來源)應該且必須乾淨。… 布羅伊迪、普拉斯∙米歇爾和戴維斯最終同意,先把錢匯給普拉斯,然後匯到Colfax Law,再由Colfax Law付給布羅伊迪。布羅伊迪同意把他收到的30%給戴維斯。普拉斯∙米歇爾也會把他收到的一部分給戴維斯。…”

而該文件的34-40條中進一步詳細列出了劉特佐轉賬的金額、時間等內容。由於篇幅原因,不再贅述。有興趣的戰友可以自行閱讀。

結合上面兩條路線來看,通過中間人和律師事務所簽訂合同,然後轉賬給律師事務所,是中共慣用的一種轉錢、藏錢方式。

路線三:通過前司法部官員轉錢

第三条路线-司法部官员
图6,第三条路线:从刘特佐到司法部官员

2018年10月份左右,美國司法部公開了一份前司法部員工的起訴書[18]。該起訴書指控其前員工喬治∙希金鮑塞姆(George Higginbotham,下文簡稱“希金”)在司法部供職期間,幫助劉特佐向美國轉移資金並隱瞞資金來源。這些資金被用來游說美國政府官員,以幫助解決劉特佐1mdb資產查封案件。另外還有部分資金被用來游說遣返郭文貴先生。

該文件側面驗證了中共滲透美國司法體系的事實。在經歷過2020年美國大選的今天,我們已經都看到了中共滲透美國司法體系的影子,所以這份文件在今天看來,並不算是多大的意外。但是在2018年,這樣的事實被公開,還是非常讓人震驚的。

根據該文件第四條,2017年3月份,在希金於司法部任職期間,劉特佐通過米歇爾找到希金,想讓他給介紹一些能夠在政府影響判決1MDB洗錢案的人。希金推薦了兩家律師事務所,但是劉特佐並沒有接受,而是另外選擇了布羅伊迪。

第五條顯示,布羅伊迪不想讓劉特佐直接把錢轉給他,所以希金在其中做了幾個諮詢和服務合同,來掩蓋劉特佐和布羅伊迪之間的交易。

這些合同應該就是包含前面提到的與Colfax Law公司簽訂的7500萬美金的合同。

根據第六、七條,在2017年5月左右,米歇爾找到希金,想讓他協助遣返郭文貴先生。說這個項目比前面1MDB案子的錢還要多。在7月份左右,希金進入華盛頓的中國大使館,面見中國大使(應該是崔天凱),說近期會有遣返郭先生的進一步消息。

這裡面插一句:中國駐華盛頓大使親自出面,可見對司法部官員的滲透,不是單單某個人的個人行為,而是一個國家級層面的行動。也就是說,對希金的滲透行為,實際上是中共超限戰的一部分。

第十、十一條顯示, 到了2017年9月,希金在米歇爾的要求下,去中國見了劉特佐。三個人在一起討論如何把更多的劉特佐的錢轉到美國,來加快遊說進程。他們還講到美國在911以後銀行系統加緊資金審查的現狀。劉特佐決定,以後要把錢以小筆、多筆的形式匯入美國,希望這樣可以逃過監管。劉特佐提出個建議:讓希金做一家中國公司的法人代表,一旦布羅伊迪遊說成功,希金可以把這家公司的資產轉給布羅伊迪和米歇爾。隨後,希金簽下一些法律文件,正式成為這家中國公司的法人代表。

有意思的是,第十二、十三條顯示,布羅伊迪得知這個安排以後很不滿意。布羅伊迪要在看到錢安全到了美國以後才願意開始乾活。所以後來米歇爾和希金決定,讓劉特佐把錢打到希金的律師代管賬戶(當時希金做為律師,有資格代為管理其客戶的資金)。在10月末,劉特佐將4100萬美金匯進賬。希金把其中幾百萬打入普拉斯∙米歇爾的公司,做為中介費。在這前後,相關銀行多次詢問資金的來源,希金為掩蓋來源,提供了偽造的文件和資金來源證明。

所以在這條線路中,希金主要起了幫助轉錢和掩蓋資金來源的作用。

這裡要提一句,戰友們都知道,一般公開了的文件,都已經把敏感內容刪掉了。而且司法部的這份文件在開頭也明確說明,該起訴書不包含全部犯罪事實,所以這位希金僱員有可能還洩露了更為敏感的內容給中共,甚至可能觸犯更嚴重的法律。作者推測,希金很可能通過和司法部合作,比如交代同夥和上線,得以從輕處罰,最終司法部同僅以協助洗錢和掩蓋資金來源罪起訴。這個罪行相對來說還是比較輕的,因為僅以面見中國駐華盛頓大使一項來看,所犯罪行應該遠超這些。

郭先生在2018年4月19日直播中也提到[19]:

“最重要的事情,也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這些(和遣返相關的)文件來往於美國的司法部, 就是說塞申斯(指Jefferson Sessions,時任司法部長)的辦公室,那麼這個文件就證明了在美國的司法部有很多盜國賊的間諜為他們工作著。”

所以其實郭先生對中共在美國的整個佈局很了解。

小結:本文通過法律文件和路德直播內容,分析了中共在海外洗錢、藏錢的三條線路。當然中共在海外布下的是一個複雜的資金網絡,所以這三條線路也只是冰山一角,但是通過分析這三條路線,可以讓讀者對中共的洗錢、藏錢手法有所了解。

爆料革命在滅共的過程中,也要把這些暗線逐一暴露出來,並一起消除,這樣才能徹底斬斷中共在海外布下的暗線勢力。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文永

4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