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20-2/2)冠狀病毒人類第一把手Malik Peiris是極端共產主義者

簡述:大老板叫馬裏奧(即:Malik),這個也是斯裏蘭卡人,他先生也是斯裏蘭卡人。這個斯裏蘭卡人,這個王八蛋!這是人類上最壞的東西。這個是傳染病冠狀病毒人類第一把手,就是最早跟那個WHO、那個譚德賽王八蛋站出來說,“這個病毒不傳人,可控可防。”你看,就這孫子。香港P3實驗室,絕對的極端共產主義者。——郭文貴2020年7月12日
閆麗夢指出的兩個老板(潘烈文Leo Poon和馬利克·佩裏斯Malik Peiris)隱瞞知曉武漢疫情。港大非常心虛,潘烈文Leo Poon也不敢站出來回應,馬利克最狡猾,先退休跑了。——2020年7月12日路德訪談2
比如SARS1,因為美國沒有這方面數據。世界上第一個研究SARS的是Malik。易博士把閆博士報告轉給科學家同事,所有人一致得出此病毒是生化武器的結論,他們讓轉達對閆博士和路德節目的敬意。易博士揭露閆博士名字被Malik去掉的一篇重要文章裏信息也被科學家證實。病毒量和癥狀不成線性關系也是此病毒為生化武器的證據。Malik研究過怎樣讓病毒逃過人體免疫,這會影響抗體研究。——2020年10月2日路德時評2

圖文:這個斯裏蘭卡人,這個王八蛋!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壞的東西。

00:32:14 – 路德: 1,2020年1月22日,管軼發文,2003年港大實驗室如何鎖定SARS源頭,裏面提到了馬利克、袁國勇、陳馮富珍、鐘南山。管軼(2003年是博士後)在其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2,這次管軼發了文章,發在自然雜志,說穿山甲身上發現的S蛋白和新冠病毒100%相同。這是CCP軍方做的,管軼署名的。3,冠狀病毒從SARS開始(主要在香港 北京爆發),之後是MERS。在冠狀病毒領域,他們深深影響學術界,一句話決定誰能上。在閆博士之前,您是否意識到了這一點?

00:34:48 – 林博士: 病毒學界在配合政府隱瞞疫情,軍方和管軼一起做說明,穿山甲測序為何要拿到廣州做?他們一直想找動物宿主,一開始甩給蝙蝠,包括RaTG13也是造假(2012年,當地工人在廢棄銅礦中清理蝙蝠糞便後感染,三人死亡。當時病毒代號是4991)石正麗2013年文章中,沒提到人被感染,這是類sars癥狀,卻完全不提?石正麗6年後,謊言一個接一個。鐘南山去武漢之前就知道人傳人。國際上一些科學家也知道CCP在做什麼,但心照不宣不提了。
00:38:31 – 路德: 1,4991是部分病毒序列,沒有分離。有證據:雲南礦工事件是假的,帶風向的!回頭揭露!邊做節目邊發來情報。2,從WHO到論文,到科學界的全面控制,閆博士是科學界第一個站出來的,後面會有頂級實驗室站出來。如果閆博士不爆料,那對新冠病毒的認知,就像當年SARS一樣,被CCP牽著鼻子走,全世界醫療系統被病毒擊潰,CCP放毒還成了英雄。3,FOX采訪對英文世界的影響力?
00:41:31 – 林博士: 加強美國人對CCP病毒追逃的訴求!很多人指責川普為了競選,但閆博士的爆料引發全美關註。下周還有兩個電台節目(其中有一家節目有500家電台轉播)一定會在全美引發更大效應,並要求對CCP更加強硬。疊加港版國安法,香港又有勇敢科學家爆料。當年蔣彥永(揭露SARS)也是對西方爆料。
00:43:17 – 路德: 1,不上路德節目,因為最重要的是英文媒體,兩黨不要內鬥了,才能滅共。這不是政治問題。2,閆博士說不要指望疫苗和群體免疫,因為對病毒不了解。怎麼看待?
00:44:33 – 林博士: 1,很多國家的公共衛生人員都低估了病毒,下一波疫情可能更嚴重。病毒傳染性和對免疫系統的躲避能力很強,有人說這是“完美病毒”。這個病毒加入了furin切割點,太可怕!2,很多疫苗公司都不敢公布一期二期數據,中國開發疫苗問題很多都是強迫人去用。病毒界和免疫學界應該追逐不同病毒的血清型,但現在卻不受重視,挑戰了疫苗開發前景。3,應該想想為什麼發生這麼大的疫情,思考教訓。
00:48:07 – 路德: 1,冠狀病毒的ADE(病毒在特異性抗體協助下覆制或感染能力顯著增強,在感染過程中會引發更嚴重病理損傷)也是馬利克發現的。2,閆博士說:不要指望疫苗,因為只研究了綜合抗體,其他抗體還沒研究。病毒有變成慢性病的趨勢。
00:49:05 – 林博士: 1,(慢性病)被認為長期與人類共存,這其實是偷換、混淆概念。像登革熱也長期與某地區的人共存,時不時回來,但每次回來都很嚴重。2,登革熱的四個血清型,科學界想研究一個疫苗,同時適用於這四個血清型,但一直不成功。登革熱只有四個血清型,疫苗研究了幾十年都沒突破,新冠怎麼可能這麼快?
00:51:09 – 安紅: 1,一時半會可能真的沒有疫苗。2,登革熱有四種血清,新冠病毒僅僅在美國就有19種毒株。3,如何喚醒世界?在最短時間內,向全世界更多人傳播真相。
00:52:08 – 墨博士: 1,新加坡登革熱已經有2萬人患病,10多人死亡。新加坡唯一方式就是:滅蚊。只能抑制不能根除。2,全世界很多地方封城兩個月後,解封後大量爆發,為何中gong國不太受影響?
00:53:25 – 林博士: 1,中gong國的數據本來不太值得相信。虛假檢測,隱瞞疫情等。2,流感病毒為何到一定季節就走了。有可能下一波病毒海嘯到來,人們都不知道。00:56:11 – 路德: 1,班農於福克斯訪談中表示,在閆博士勇敢爆料後,將有更多“中gong生物武器室驗室”知情者相繼站出發聲,這些知情者有些已成功逃至歐洲。其中有一些爆料人已經抵達歐洲、英國和其他地方。班農強調,川普總統應該對中gong砸下重錘,包括脫鉤港幣、制裁中gong銀行、制裁王岐山甚至習近平,“行動,行動,再行動!”是美國接下來的核心。2,閆

博士在FOX的節目都會嚴格審核,不能隨便說“犯罪行為”。所以FOX要給視頻中提到的相關人士發函。3,還有人說班農先生被調查,其實都是偽類造謠。

01:01:16 – 林博士: 1,對中國政府是大規模陣地戰,調度要紛紛到位。昨天開始警告在中國大陸的美國人,撤僑前奏。無論軍事還是金融界都要做好準備。爆料和制裁是很好的配合,在國際社會上會有更多同盟。2,全球看美國,美國將帶動全球對CCP追責。

01:03:53 – 安紅: 滅共集結號,班農先生都挑明了。練好心臟等好消息。

01:04:17 – 墨博士: 1,班農先生在閆博士出來兩天後,以民間身份為川普政府接下來的行動做鋪墊。嘴上宣傳要與實際行動相結合。信息+政策的方式效果更好。2,美國的領導地位,需要拿出證據和行動。

01:05:59 – 路德: 1,文貴先生爆料革命說,班農先生說,上FOX後,納瓦羅肯定要出來說,然後白宮很快就要行動。2,和習的徹底脫鉤後,就意味著要鏟平CCP。3,爆料革命英雄科學家能在FOX出來,就代表美國達成了滅共共識。4,閆博士跨越黨派,有香港背景,英文很好。而武漢實驗室的人不一定能說英語、或者能站出來。

01:09:14 – 林博士: 1,陸續報到是很好的策略。保證持續熱度。期待不斷保持壓力,讓國際社會對CCP的制裁能一波一波。2,第一次聽班農先生說“推翻CCP”,以前只對馬杜羅政府這麼說過。好奇蓬佩奧、彭斯會怎麼說。

01:11:42 – 路德: 不用找了,中間宿主就是CCP。CCP跨物種傳播給了人類。

2020年7月15日

我從來不覺得我偉大、也不覺得我了不起,是上天安排我的。你覺得是正常人能幹的事嗎?啊?對不對啊?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咱就別浪費自己的時間。世界正在走向一個巨大的、改變的時刻,戰友們不要因一時一事、短暫的意識、短暫的一個看法、無知,毀掉自己。我們中國人現在是全世界上對世界的認知和對世界的整個的認識,和在世界上道德和法律水平,可能是全人類最低的。我們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到了真的是要麼就是將永遠沒有機會回頭了——走向了人類的災難,在全世界上成為最煩的一個民族;要麼就成為一個新的開始——成為世界上最尊重的民族和國家。這是我們現在真的面對的一個事實啊!

你們知道,在美國內部現在已經產生裂變和這種矛盾,還有美國人現在將要面臨的問題,你們千萬不要忘了冠狀病毒,我們Doctor Yan博士這幾天掀起的這個,全世界都在研究共產黨的問題!冠狀病毒它已經決定了共產黨必死無疑!閆博士就是來最後第三道大門來滅共的!而且把美國和歐洲、文明世界連在一起,就是冠狀病毒!就是我們閆博士!多大的事啊?見過一個中國人長的這樣子——那種形象、那種談論、那個英文、那個歷史,在FOX受到這樣的關註、點擊率。

昨天在歐洲的哥們告訴我說,他說:“我作為一個男人真的不如這個閆博士,閆博士太了不起了!但是她可能也不知道在香港P3實驗室的兩三個人”,他說:“亞裔裏面有5、6、個人吧,兩三個人全是解放軍背景。”呦呵!把我嚇壞了!我說你咋還有解放軍背景啊?趕快我找閆博士。我說閆博士咋回事?閆博士說:“是啊!有一個女的——現在回到解放軍科學院研究病毒去了”。你看看,你看看!香港的P3實驗室、幾個亞裔人當中,竟然有到解放軍的病毒研究所的人!這是什麼概念?我說你和你老公要研究研究是不是能做出來?她(閆博士)說:“是的,我和我老公我們幾個做任何病毒都能做出來。”就像到廚房完全具備了——做肉的、做菜的、還有大廚、副廚、完全可以做出任何菜來。你說這嚇不嚇人啊?歐洲這個哥們跟我說:“閆博士和她老公、Mario他們合作在一起任何病毒都做的出來,可以用任何方式放到世界任何地方去!”我說你是不是誇張了這個?他說“是”。昨天晚上都半夜了都12點了快,閆博士說“是的”。你說嚇人不嚇人?嚇人不嚇人?

我現在這幾天就是給人——閆博士她給的文件、英文版的,每個國家領導人看完以後,他說:“ Miles ,任何這一個字、這一行要是驗證了,我們就得跟中共要戰爭了。”你說啥時候這信息回來,我都興奮的我都想跳,我這兩天就天天跳舞,老放著音樂。班農說你太開心了,他羨慕的不得了。我就跳,樓上樓下的跳、海裏跳、岸上跳,我就是喜歡、高興的我不行。這多大的事啊?連亞洲他最相信的國家,他說Miles這個事只有是真的,他說:“我會傾其一生,我會跟共產黨打下去。”

我說這就是閆博士呀,閆博士的手機呀,閆博士所參與的事情啊。閆博士是唯一一個WHO官方合法的與大陸的醫學界溝通的人士,她老公是這個領域最牛叉人之一,他老公的老板馬裏奧就是跟她老公最好。他三人在一起幾乎能作出全世界病毒,而且這個病毒的事務所的人,現在有人回到了解放軍——叫做防化生物學院,已經去當病毒研究院所科學家去了;另外的二個人是MIT什麼背景,也跟中共說不清、講不明白。你相信這病毒是從樹上長出來的?來自果子貍?來自三文魚?來自舟山蝙蝠?我說你們誰相信是你們的事,就這麼簡單。

我的律師接觸過閆博士,那天來了見了我以後跟我擁抱半天,哢把口罩給擼下來了,把我嚇一大跳,嚇的我趕緊抓口罩去啊。他說我必須告訴你,他說這個閆博士實在讓我太佩服了,他說這個閆博士真的在拯救世界。

2020年7月19日
現在美國所有政治家、經濟學家貪婪之極,自私。這個世界不能相信什麼什麼家,全人類沒有人敢面對共產黨說,孫子,告訴我們病毒咋回事。很簡單,把石正麗、郭德銀、malik、閆博士老公都給弄過來,這不就解決了嗎。這麼大的國家和全世界,沒人敢問問共產黨,這可怕不?全人類都在人間煉獄,中國又要面臨水災。

2020年9月1日路德訪談2
01:02:57 – 艾麗: 8月份以來,蓬佩奧宣布的重點政策:①清網計劃。對中共的防火墻都會形成沖擊。②金融方面、中資企業。對抖音、微信等企業從美國股市中踢出。③病毒方面,最後的殺手鐧要拿出來了,尤其是故意放毒的情報,為何病毒就在美國爆發,故意制毒,如何放毒等。包括對malik的工作,可能發出針對病毒的72小時通牒。
01:05:34 – 路德: 1,猜測方向:①說不定是對台灣的重要舉動,可能川普突然去台灣,那就是中美聯合公報作廢。②對中共追責。③南海相關事情,已經對南海相應企業全面制裁,相當於斷水斷電,中共已經準備好了島礁重建。④先摟住。
01:07:54 – BO博士: 開腦洞:對國家主權債券的索償立法。川普手上的牌太多了,中共鐵了心要搞美國大選,這是美國的立國之本,而且距離大選沒幾天了,可以出牌了。
01:09:34 – 艾麗: 1,要用最少的代價打擊中共,空軍一號降落台灣,沒有太大損傷,效果還很好。2,金融方面,卡爾·巴斯離開GTV後,好奇他在牽頭金融方面的打擊。3,閆博士出來證明了香港P3在冠狀病毒方面的權威,國防部和斯裏蘭卡總統通話,可能會有與malik相關的。各種都有可能。
01:11:19 – 路德: 1,可能有脫鉤,但覺得比脫鉤大。2,欺民賊西諾的兒子被國土安全部帶走調查了幾次,讓他解釋大額轉賬。曾宏、韋石、西諾、黃河邊,都被盯上了。3,中共疫苗在全球使用的時候,死了不少人。內蒙古有學校被要求打疫苗,很多人生病之後,被封在學校裏不許出來,又在抓人。ADE疫苗毒效應,羥氯喹、119全都被驗證了,這才是最重要的。4,蓬佩奧說了,對中共是先不信,再去驗證。中共的邪惡超過了FBI的想象。
01:15:16 – BO博士: 1,司法部文件,DAVIS的認罪將背後大佬釣魚,連深圳密會的資料都能拿到,可見無面人戰友的力量。2,每個兩三天就有針對中共的重錘砸下來。3,偽類沒有眼界,大陸和香港不通關,不到特殊位置是想象不到的,偽類的想象力非常貧乏。4,不掃滅中共,中國人真的沒有出頭之日。

01:18:21 – 路德: 2018年就說過了深圳的這件事兒,malik也去了深圳見了常委。閆博士的先生,如果看到這個,立刻站出來做汙點證人吧,因為跑不掉。

2020年9月7日路德社
路德: 1,川普總統為什麼提到了豬流感?摟住會議上,最牛的專家告訴了川普總統,這也是生物武器。 2,全球研究流感病毒最牛的:還是malik所在的港大P3實驗室。國內是:曹務春現任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曾在英國劍橋(Cambridge)大學、瑞典卡羅琳斯卡(Karolinska)研究院、泰國馬希敦(Mahidol)大學進行客座研究。所有履歷和Malik基本吻合,先搞流感,然後是SARS,現在是新冠。是新冠背後重要的一股力量。 3,已經鐵證如山。美國必須承受對方的攻擊,核心是有能力還擊。川普現在才出來說因為要做到①軍事部署②對中共內部的反滲透③通過司法部文件,對美國內部滲透的清理,已經抓了幾十人。 4,除了流感病毒,還有其他病毒,只是有的沒有成功。

2020年9月22日路德訪談2
路德:這個高福啊,他他、大家都知道他是中國疾控中心的主任,cdc的主任,那還是什麼呢?這個2019年當選美國科學院的外籍院士啊,比馬利克晚一年。然後然後呢,他是、還是2015年美國微生物學會的所謂的這個院士啊。然後呢這個微生物學院啊,學會啊,其實這個是高福專門啊,到香港港大啊,向馬利克去,表面上是公開演講,實際上就是啊,向馬利克去致謝的。因為他進入到美國的這個科學院啊,這是馬利克介紹啊、給他投了一個很重要的一票啊。是一個這樣的情況,所以他這個圈子、我們放這個照片,首先啊、是告訴你這個圈子很小,就相當於啊博博士你們搞你們這個圈子很小,加起來可能也就幾十個人,上百個人頂尖的,低頭不見擡頭見、明白吧、就這個意思。

博博士:每個行業幾乎都是這個樣子

路德:對

博博士:搞到頂尖的話就那麼一點人

路德:對、你你這個頂尖的這個行業裏頭的東西,打兩個電話你就知道,基本上就知道真相了。是不是博博士?比如說你們要投個標什麼的

博博士:是的

路德:比如哪裏要招個標,你可能打兩個電話行業的噢,這個標什麼什麼誰負責,什麼多少個項目、嗯怎麼怎麼未來你可能都知道,根本不需要,還什麼什麼去啊,去派人去現場,基本幾個電話你就得到了真相,是不是這意思嗎?

博博士:是的,這也就是我為什麼我覺得閆博士說的非常靠譜的原因,因為到了這個程度的話,你很多東西都是因為每一個、因為人的這個啊經驗和學識和各方面的這個術業專攻的話,你對東西的看法會不一樣的,就好像閆博士到這個程度以後,她會有很多東西對於我們來看、都是天方夜譚一樣的一樣東西、在她來看就很自然。所以說這個呢大家一定要知道啊,這個是有差別的啊

路德:對,就說你想想這個就是圈子很小,就是所以我剛才說終南山,他本來是3月份、是這個無癥狀感染者是要合作的,所以為什麼說咱們為什麼對中共的這個、無論高福、鐘南山,還包括有個叫李蘭英的,他為什麼?包括中共的人都很了解很熟,很熟,就像閆、這個咱

們冠博士啊、你你這個行業、估計你是不是也是、打幾個電話,你大概就知道咋回事了,真相你基本上就判斷出、差不多了,冠博士你說是不是啊

冠博士:嗯,對是的,就是說、你一個行業、尤其是像這種,比如說病毒的行業、病毒相當於是、還是稍微比較小的一個行業的人,頂尖的人就那麼幾個人、確實是這樣的。就是那幾個人你來回溝通、你就知道怎麼回事,向我、比如說我自己的經驗也是一樣的。就是你這一個一個行業內就那麼幾個人,他是掌握著你這個行業的風向標,如果有什麼新的東西、你就直接去問他們就、就都知道了,你甚至就是說、你把那幾個人都問一遍,你就知道這個行業的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都可以就是了解到了。所以說、這張照片絕對是這樣,就說明閆博士看和這個馬利克,這個當然這個都很、由於閆博士的老公和馬利的關系是非常非常近的,那包括這個閆博士和鐘南山又有這種是合作、合作的這種關系,然後又和高福這種關系,那就相當於閆博士,就完完全全是一個內部人和中共的幾個最高的,這個從這個馬利克制毒的、到這個高福這種cdc的管傳播的,疾控的、都知道都認識,所以說、這件事情就真的、就是說明閆博士絕對是這個內部的人,絕對是掌握非常非常多的內部資料,可能很多都沒有向這個我們透露。好的、路德

路德:所以我就告訴大家;這裏頭啊、任何人啊、就是為什麼說閆博士在這個世界上是、她是獨一無二的。你看這個高福、他都要到港大去拜碼頭,到馬利克那裏拜碼頭,那你、他是cdc的主人,那你就知道港大在這個江湖中的地位是什麼樣子。是不是啊,學術界一打電話、問一下都知道啊,這是第一啊。第二、那你要知道啊,據我了解啊、包括高福那裏的人、都有啊、都有港大畢業過去的。包括軍事科學院、都有港大畢業過去的。冠博士知道的啊,港大畢業的、在軍事科學院、專門生物,就是生物微生物系啊,專門做主任的、就專門研究生物,生物武器的。前段時間突然死了的一個人,他老婆就是港大畢業過去的。港大博士後,07年還是08年?冠博士知道的,是不是?這個人是軍事科學研究院,直接是、就是曹務春手下的,這是有人給我爆料的啊。給我發個重要的信息,這個人就專門研究生物武器的,生物這塊的,5月份還在發論文、前兩天還在發表論文,突然間就死了,並且這個人、冠博士、哎你可以說一下啊、你這還、還有點淵源啊,是不是?

冠博士:好,對、他是我記得,他是他是叫什麼來著?

路德:周

冠博士:是、對曹務春的手下。然後,然後他老婆是在

路德:杜

冠博士:是在美國好像是是在美國。然後之前是在這個港大

路德:對

冠博士:之前是在港大、然後做的博士還是博士後,我忘了。然後、她老公是5月份的時候,我記得他們是投了那個文章,投了那個文章之後,投了那個文章,反正是5月2號的時候,我記得當時還有一篇新聞是報道他,說他是這個,說他是什麼科研人員,然後之後、突然那個文章出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就寫這已經是過世了。也就是說在5月份之後去世的,也就是說這件事情它是在這個、閆博士到美國之後,他突然的這個去世和死亡的,所以這個是比較不正常的,而且他在這一段時間還是一直在。一直在做研究,一直在這個活躍的工作,所以,所以這件事情是有些蹊蹺的。好的、路德

路德:我告訴大家;這個人叫周育森。育;生育的育啊,森;森林的森。他老婆叫杜蘭英,港大博士後。周育森啊、是軍事科學院微生物系的一個主任。他的其中,他底下還有幾個人也是港大過去的。他們之前是在哪裏?是在紐約血液中心,血液中心大家知道是幹什麼的?就是收集這些血液細胞。啊、閆博士跟我說了、他們就是經常要做細胞實驗的時候,你就必須得有別人的血液細胞啊,是不是,就是、這個杜蘭英就是港大博士啊,港大博士07年,所以他這個周來就突然間就死了,他老婆沈默的很奇怪。並且死因不明、死因不明。他老婆就是這個袁國勇和馬利克他們帶的啊。你知道他們之前、是在紐約血液中心啊。他他們夫妻倆都在紐約血液中心啊,工作,這裏頭啊,你看看,這裏頭牽扯的面就太多了。這個紐約血液中心,就是在那個,就是在曼哈頓,那個叫什麼?一一那個很著名的一個地方啊,裏面那叫什麼?待會我我記起來跟大家說一下啊,那裏叫…所以,大家知道這裏頭啊,這個圈子特別小,特別小,小到基本上啊,這個可以說啊,幾個電話就可以把很多事情啊、真相了解得差不多了,最後再去驗證就行了,艾麗女士你怎麼看?

艾麗:嗯,這個真的是家族式的啊,做這個病毒到這個、小的這個圈子裏,基本上我看很對都是、嗯兩口子啊,因為可能做血液的,就說做這種研究的,到一定程度也沒有什麼共同語言,大家就是做、再加孰知你看都是夫妻夫妻的這樣的啊,這是一個我、我從外行的一個角度來看,另外呢你看、剛才講到的非常關鍵,就是在5月前後,在閆博士從香港到達美國之後,這個事情對中共的、在做軍事病毒研究的這些人裏邊,起到了多麼大的這種山呼海嘯的震動。大家應該能看出來,就是說、可能因為很多、首先、先說是港大吧、港大它是很重要的位置,然後很多人都培養,培養了很多,然後軍事科學院、之前我們也講過,有一次路德也講過,就是說、其實很多是委培的啊。就是提這些技術學院代培的

路德:對、定向的

艾麗:到這來做項目的。就是通過這種方式,然後又不拿你的名額,又不出現在任何公共場所的

路德:對

艾麗:那麼、他們這些都是非常隱秘的來這裏學習。就是來學技術的啊,說白了、就是因為它的技術水平非常高,所以在這裏邊其實替中共培養了很多。所以我們說、從97年香港回歸以後,中共利用香港這個位置和世界各國的聯通,特別是科技技術、人才這上面的培養、是完全是利用香港港大、還有理工大啊,什麼這些,所有的這些學院,向西方盜取技術、來培養中共的人才。那麼中國培養人才幹什麼?都沒幹好事。所以就是說、整個因為方向、他們作為被培養的人,他們可能不清楚,但是上邊的中共的核心領導人,他們是非常清楚的,我要幹什麼,所以在這一點上呢,也就看到這是一連串的動作啊,這個是一個。另外呢、我們也看到閆博士和高福的這張照片可以看出來,就是cdc的頭都要來港大拜馬拜碼頭,真的是這個詞啊。而閆博士是什麼樣的角色?是馬利克的家裏人、應該這樣說,她是這樣的一個角色。她是必須不可以忽視的重要人士、她是如此的關鍵啊,可以這樣講,而且她本身學術水平又這麼高,所以啊我覺得這個真是啊,真的是天賜閆博士這樣的一個、這個絕妙的啊,這個天使應該這樣講。那麼另外在看到這個整個的、這一這一盤關系剛才講到;紐約的血液中心、還要放到紐約去培養,那麼這後邊還有什麼,這真是不得而知。好、路德

路德:大家看吶、這個、就是周育森啊周育森。你看他是安徽淮北人。博士研究生導師、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生物學研究室主任、病源微生物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病原生物學專業實驗室負責人。鄭州大學,天吶、美國匹茲堡大學客座教授。

然後在這裏啊,這個什麼極度緬懷,你看7月31號去世沒多久的,7月31號。中國軍事科學研究所尊師會周育森情誼深厚,他才53歲啊,在線發表這個論文的前幾天啊。這個小鼠模型啊,去世前幾天還在商討這個就是這個論文,他的。有人啊,在他們的微信群裏頭啊,在杜蘭英的微信群裏頭,咱們這裏都有人啊,咱們都有戰友,說這個杜蘭英沒說什麼話,一點這個,沒有任何啊,悲傷啊,這種感覺啊,這是別人跟我說的啊。這個冠博士你可以分享一下,你覺得這,你覺得這種事情正常嗎?這種

2020年10月2日路德時評2
CCP病毒的“精心”設計
中共病毒設計煞費苦心。如果是自然病毒,設計抗體將會很簡單,不會考慮福林酶切位點、細胞因子風暴、ADE,因為自然界沒有任何一款病毒是這樣同時擁有這三大問題的。易博士說只有ADE一個問題的病毒就用了20多年才研制出疫苗。細胞因子風暴的問題就更沒有人研究過,比如SARS1,因為美國沒有這方面數據。世界上第一個研究SARS的是Malik。易博士把閆博士報告轉給科學家同事,所有人一致得出此病毒是生化武器的結論,他們讓轉達對閆博士和路德節目的敬意。易博士揭露閆博士名字被Malik去掉的一篇重要文章裏信息也被科學家證實。病毒量和癥狀不成線性關系也是此病毒為生化武器的證據。Malik研究過怎樣讓病毒逃過人體免疫,這會影響抗體研究。
中共還有多種變異株,是否會是抗體失效
這是很有可能的。針對一種毒株研制的疫苗對其它毒株很可能沒效,否則就像中彩票。如果新毒株序列非常不同,就必須重新設計抗體。同意閆博士的觀點:如果不幹掉制造制造病毒的CCP,一直跟在它們後面跑,研究抗體,是毫無意義的。
川普總統已經出現呼吸急促癥狀,此藥會否出色完成任務
說明已經有中度癥狀。數據顯示病毒轉陰需要3-7天。希望川普總統3天就會轉陰。
藥物價格如何
雖然此藥只需一劑,但抗體藥物一般價格不菲。有可能政府把藥物全部購買給民眾使用。

2020年12月31日
LeoPoon2019年12月31日中午找到閆博士,讓其進行秘密調查,是代表了WHO和港府的意見。選擇閆博士有兩個原因:一是世界頂級學術能力。港大病毒研究核心圈中同時具有醫生博士背景和病毒學博士背景,僅閆博士、管軼和Malik三人。而來自內地的閆博士名聲最小、最不起眼,是最合適的調查人選。

2021年3月2日
共產黨曾經傷過我的肩部,一動都疼啊,兄弟姐妹!每天我都要讓共產黨記住曾經對我的傷害!我說“以毒滅共”的時候,沒有幾個人——包括我們的“路波切”,我們的科學家(閆麗夢),不明白我的意思。Malik回香港啥感覺?我剛才跟“路波切”、科學家說,Malik回香港,啥也不是,就是(共產黨)想把他圈在香港,不讓他出去,別到美國、西方這兒來,或者(把他)做掉,或者(防止他)把所有的秘密提供給西方!這是根本,這是一個根本的根本!(它)還要控制新病毒整個在全世界的蔓延和發展,包括疫苗!
這就是共產黨的瘋狂!它永遠把奴役中國人的僥幸成功,真的認為自己(有掌控)天下的能力,天下無所不能的超自然能力。它以為它每次以假、以黑、以貪、以警治國的這些招兒在全世界(都)管用。這就是上天:給了一些壞人一些特別能力的時候,他們(真的)就以為自己與眾不同了;(而)最終這些東西會導致它的滅亡!(這是)毋庸置疑的,包括現在大家看到的,整個全世界沒有多少人敢再跟中國做生意的!現在佛羅裏達保守黨大會,德州——就連加州議員都有人提出來:跟共產黨的來往,必須按照美國法律,限定你什麼時間來上報你跟它來往的細節——中間聯絡人包括所收的禮物、吃飯和住的地方、聯絡方式,就是怕被(共產黨)“藍金黃”!

整理: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
發稿:如風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