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香果-中共滲透加拿大科學界之諜影重重

路仁

2021年3月22日, 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加拿大國會中加關系特別委員會,命令加拿大公共衛生署(PHAC)上交有關加拿大最高安全級別實驗室解雇兩名科學家,以及早些時間向中共國武漢病毒實驗室轉移病毒的所有文件。特別委員會限定公共衛生署20天以內上交未編輯的原始文件。之後,特別委員會將召開閉門會議並同國會法律團隊商榷,如何在不違反國家安全和不泄露正在進行的皇家騎警調查的情況下公開其內容。而公共衛生署署長易安.斯圖爾特在會議中拒絕回答為什麽要在1月份解雇邱香果和程克定夫婦。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道,加拿大衛生部媒體關系主管莫裏塞特發郵件證實:“自2021年1月20日起,這兩名科學家將不再受雇於加拿大公共衛生署。出於保密原因,我們不能透露其他信息,也不能發表評論。”

從網上可以找到的公開資料我們可以得到以下信息:

邱香果博士,天津人,1980年16歲考入河北醫學院(河北醫科大學前身),1985年在河北醫科大學獲得醫學學位,1990年在天津醫科大學獲得免疫學碩士學位。她於1996年作為訪問科學家前往美國德克薩斯州MD安德森癌癥中心,次年作為研究助理前往馬尼托巴癌癥治療中心。據網上文獻推測,邱香果博士大約2003年前加入了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的特殊病原體計劃。而她的丈夫程克定,則是一位病毒學家,同樣就職於加拿大公共衛生署下屬的國家微生物實驗室。

位於加拿大曼尼托巴省首府溫尼伯的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於1992年開始建設,1999年正式建成運營。NML是加拿大唯一一個可以處理最致命病毒的P4實驗室。

2019年3月31日,兩個分別裝有號稱“全世界最致命病原體”的埃博拉和亨尼巴病毒株的小瓶從溫尼伯寄出,經由多倫多搭乘加航商業航班運往北京。据CBC的報道,寄出病毒的,正是邱香果博士和她的丈夫程克定,而病毒的接收方,正是在這次全球中共病毒大爆發中處在風口浪尖的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CBC記者也查到了中方收件人在這個特殊的包裹抵達後發來的感謝郵件:”我們衷心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尤其是邱博士和安德斯!非常感謝!!期待著我們在未來進一步合作。”

2019年5月24日,加拿大皇家騎警收到加拿大公共衛生署的委托,對微生物實驗室涉嫌”政策違規行為“進行調查。

2019年7月5日,邱香果和她的丈夫程克定以及她的幾個華裔研究生被警方強行帶離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他們進入實驗室的許可證被取消。同事被告知勿與他們聯系。有消息稱,早在幾個月前,邱香果辦公室電腦就被更換,她過去頻繁的出差中國的許可也被取消。


2021年1月20日, 記者被告知,邱香果夫婦被加拿大公共衛生署解雇。但即便是面對國會特別委員會成員,衛生署署長仍舊不願意透露到底是什麽原因解雇兩位科學家,理由是隱私原因。

時至今日,加拿大皇家騎警對邱香果夫婦的行政調查已經進行了一年多,但無論是公共衛生署還是警方都沒有公布調查進展。對於調查為何遲遲沒有結果,公共衛生署發言人在解釋說,行政調查必須公正而徹底,同時必須遵守程序,尊重當事人權利。

然而,對於這件事,渥太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和流行病學家阿塔蘭(Amir Attaran)認為,整個時間事件是“可疑的,令人擔憂的,可能危及生命的”。
他在接受CBC采訪時說,”現在的情況是,加拿大皇家騎警從全國安全級別最高的實驗室中逐出一名研究人員,原因是什麽政府不肯說,要保密。我們知道的是,她在皇家騎警出現之前,把全世界最致命的病毒之一寄往中國,寄給一個從事危險的基因功能增強實驗的、與中國軍方有聯系的實驗室,而且被寄出的病毒株有多種基因差異,可供對方進行不同的實驗。adio-功能增強試驗把新基因直接導入一個細胞或個體以觀察其變異。這類實驗因為過於危險而加拿大沒有做,世界上大部分國家也都望而卻步,只有中國在從事了大量的這種實驗,我擔心我們可能幫了他們。” 他說:“武漢病毒研究所做這些實驗,而我們向他們提供埃博拉和亨尼巴病毒。稍微有點腦子就能明白,這是一個不智的決定。” 在采訪中,他表達了對加拿大有關管理裏部門的“極度不滿”。

另據CBC報道,僅在2017-18年度,邱香果博士在就職加拿大微生物實驗室(NML)期間至少訪問中共國5次。包括一次是給新獲認證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的科學家和技術人員做培訓,而這個實驗室,正在進行著最致命病毒的研究。比較蹊蹺的是,這些旅行都是由第三方出資,並不是加拿大公共衛生署的預算。在CBC記者得到的文件中,這個第三方出資者名字被抹掉了。

文件同時顯示,在2017年9月19-30日的出訪中,她還與北京的合作方見了面。而文件中這個合作方的名字同樣被塗抹掉了。

在2018年發表在《Journal of Virology》上的一篇關於伊波拉病毒的論文“Equine-Origin Immunoglobulin Fragments Protect Nonhuman Primates from Ebola Virus Disease”,在共同署名裏面,我們能看到的熟悉的名字,除了邱香果博士,她的丈夫程克定還有中科院中國CDC主任高福等,其中第一作者王華磊來自於中國軍事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

由此可見,邱香果博士與中共國軍事科學院,中科院以及武漢病毒研究所之間的聯系。

那麽問題來了:

  1. 邱香果博士曾經去武漢病毒實驗室給那裏的科學家和技術人員做培訓,那她一定和武毒所的相關科學家和技術人員熟悉,那麽她知不知道武毒所一直從事的實驗?尤其是冠狀病毒功能增強型實驗?她有沒有參與?
  2. 邱香果博士除了寄出伊波拉等兩種致命病毒外,還有沒有寄出其他類型的病毒?
  3. 誰是邱香果博士訪問中共國的第三方出資人?
  4. 邱香果博士有沒有和中國軍事科學院有合作項目?

加拿大一直是中共“藍金黃”的橋頭堡。在左派自由黨執政的今天,加拿大已經淪落稱為中共的後花園。以下事件可以明顯看出:

  1. 前些日子媒體爆出的加拿大軍方在加拿大訓練中共國軍官的事件
  2. BC省每年都在培訓中共警察
  3. 加拿大SEC無辜凍結戰友GTV投資
  4. 加拿大部分商業銀行無辜打壓新中國聯邦戰友投資匯款
  5. 加拿大國會定義中共國在新疆“種族滅絕”的投票中,加拿大(自由黨)內閣集體缺席
  6. 公共衛生署PHAC和RCMP至今都未能就邱香果事件給出調查結果
  7. 公共衛生署署長拒絕就解雇邱香果夫婦給出原因
  8. 在本文首提到的中加關系特別委員會命令PHAC必須交出所有有關文件的會議中,全部5名自由黨會員投了反對票。(共12個委員)

希望在不久的將來,隨著中共的土崩瓦解,這些事情的真相都將浮出水面。不可置疑,邱香果博士夫婦是有才華和傑出的科學家。然而“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有中共惡魔的無處不在,無孔不入,這些傑出的人才都難逃被撒旦引誘而墮落的命運。


編輯、發稿 文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