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室泄漏不一定是100% 但它似乎是病毒的唯一邏輯來源 (一)

翻譯/整理:阿娜

據美國領導調查病毒起源的調查人員稱,至少在中共政府承認其城市爆發新型病毒六周之前,來自中共國秘密武漢實驗室的研究人員患上了類似於“ 冠狀病毒”癥狀的疾病。 

領導美國國務院調查病毒起源的大衛·阿舍爾(David Asher)周日對《郵報》表示,據稱有三位科學家在2019年11月的第二周患上神秘的呼吸道疾病。 

他說:“出於充分的理由,有人懷疑最初在2019年11月份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關的一群人開始住院治療。”阿舍爾說:”很難斷定這肯定是管狀病毒,但非常像。“

阿舍爾說:”根據來自關系密切的外國政府的“可靠的”信息,一位武漢病毒實驗室研究人員的妻子於11月底去世。這是一個傳染人的明顯跡象,但中共政府直到去年1月中旬才向世界衛生組織確認這一關鍵事實,那時冠狀病毒已經在中共國蔓延,然後開始全球擴散。到12月份,如果不再早一點,中國人也應該必須知道他們自己眼下的問題是有一種神秘的冠狀病毒在武漢傳播。作為世界冠狀病毒專家,中國人“必須知道” 這不是正常的流感。” 他補充說:“如果中共沒有掩蓋人與人之間的傳播,那麽全世界數百萬人將不會死亡。” 

曾在民主黨和共和黨總統府任職的阿舍爾此前曾領導美國對伊朗,朝鮮和巴基斯坦的生物、化學和核擴散進行調查,並追蹤伊斯蘭國和毒品卡特爾首領的財務狀況。

他補充說:”如果中共不講真相,或者我們不解決這場災難,那將是人類社會歷史上最大的失敗之一。中共在武漢進行了一系列令人震驚的危險實驗,這些實驗是高致病性的管狀病毒樣的人造版本。實驗室泄漏不是100%肯定的,但在現階段似乎是唯一合乎邏輯的來源。“ 

如果發生事故,並不意味著您與中共國的關系就終止了,但我們必須了解導致這種情況發生的社會本質,並對生物技術施加新的控制措施,因為我們已經看到了對世界如此的危險。 

在越來越多的人呼籲認真對待這一建議的情況下,阿舍爾的言論加劇了人們對中共國可能掩蓋實驗室事故的擔憂。最初,許多頂級科學家將這個想法稱為“陰謀論”,指的是某種來自動物的自然傳播。但是直到今年早些時候,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病毒學家兼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告訴今晚在美國播出的一部60分鐘紀錄片,他相信最有可能的起源是在2019年秋季 ”來自實驗室泄漏“。 

阿舍爾說:“實驗室中正在研究的呼吸道病原體感染實驗室工作人員的情況並不罕見。” 他認為,對於這種適應性良好的疾病自然傳播的建議幾乎沒有生物學意義。 

他不認為這是從蝙蝠身上傳給人類的,在那個時候,該病毒……成為了我們所知道的人與人之間傳播的最具傳染性的病毒之一。”

武漢擁有數個重要實驗室,其中包括中共國唯一一個具有頂級生物安全性的研究中心,專家在該實驗室對蝙蝠冠狀病毒進行了危險的實驗,批評家們長期以來一直擔心這種實驗會引發病毒大流行。

阿舍爾還指出了在武漢生物制品研究所的工作,該研究所是由武漢病毒研究所與國藥控股(Sinopharm)共同運營的一家相鄰實驗室,國藥控股被認為正在研究一種可抵抗所有冠狀病毒的疫苗。有趣的是,國藥集團現任董事長於慶明在去年的一次采訪中透露,中共國是如何於去年2月25日批準“有條件銷售”該公司疫苗的,而高級管理人員則在3月接受了批準。 

阿舍爾的介入是在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國務院發布的一份公告之前進行的。該公告稱,2019年秋季,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幾名研究人員出現了“與Covid-19 (中共病毒)和常見季節性疾病相一致的癥狀”。該文件還指責武毒所 “至少自2017年以來” 代表解放軍開展 “秘密軍事活動” 和秘密研究,包括動物實驗。

請看下文鏈接:實驗室泄漏不一定是100% 但它似乎是病毒的唯一邏輯來源 (二)

新聞來源鏈接:

🔗A LAB LEAK ISN’T 100% CERTAIN BUT IT SEEMS TO BE THE ONLY LOGICAL SOURCE OF THE VIRUS


審核/校對:Ting Guo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4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