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機】 14: 手把手教你制作超限生物武器(下)

作者:紐約香草山 Tiffany的早餐

第一篇闫報告發布後的幾天裏,論文的閱讀量和下載量迅速達到驚人的數十萬,之後更攀升到百萬,作爲高度專業的科學研究論文,這樣的閱讀量已經遠超普通意義上的暢銷書,可見對科學界和公衆的衝擊之大。

以CCP爲首的利益集團真正感受到了壓力。闫報告的專業性和深度、報告受到的重視程度充分表明,CCP過去試圖把闫博士描繪爲“身心不健康的、在實驗室只是養倉鼠的低水平外圍工作人員”這樣的抹黑失敗了。闫博士也不是通常意義的民運、憤青,不是爲了政治庇護來美國聳人聽聞。現在,靠坑蒙拐騙近百年的CCP,必須要面臨用科學的幹貨來面對闫報告的質疑。

CCP還在混亂中試圖組織反擊,一個月後的10月8日,第二篇闫報告發布:

SARS-CoV-2 Is an Unrestricted Bioweapon: A Truth Revealed through Uncovering a Large-Scale, Organized Scientific Fraud [SARS-CoV-2是一種超限生物武器:通過揭露大規模有組織科學欺詐行爲,揭示了真相] DOI: 10.5281/zenodo.4073131 https://zenodo.org/record/4073131#.YGSGKpgzb3E

報告提出:

  1. CCP冠狀病毒是一種超限生物武器;
  2. 科學界仍然淡化回避實驗室人工理論;
  3. 疫情爆發後公布的幾種新型冠狀病毒(RaTG13蝙蝠冠狀病毒、穿山甲冠狀病毒、RmYN02蝙蝠冠狀病毒)與SARS-CoV-2有很高的序列同源性,成爲自然起源的證據。報告指出這些新型動物冠狀病毒在自然界中並不存在,其序列是被制造出來的;
  4. 對石正麗親自參與的雲南礦洞的蝙蝠起源論的質疑;
  5. 共軍擁有的模板病毒,可以在大約六個月內合成CCP冠狀病毒;

這次闫博士以一己之力,對整個科學界提出挑戰。報告提出,科學界用僞造的數據來掩蓋病毒的起源,顯示大規模的、有組織的科學欺騙。並且,報告提出了所有當權派避諱的問題:CCP冠狀病毒的性質已經超越了過去人類對生物武器的認識和定義,是超限生物武器。

如果說第一篇闫報告是善意地提醒科學界,自然起源說是一種誤解,那麽第二篇闫報告就明確點出了CCP控制的冠狀病毒研究是邪惡的對立面。

這兩篇闫報告發表後,闫博士和她的合作者繼續進行幕後的工作。而CCP方面則開始安排可能的科學辯護。2020年9月22日、24日,第一篇闫報告發布數日後,來自約翰霍普金斯的研究團隊,以及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MIT Press)彙集的數位科學家的意見,先後給出兩份“不請自來(uninvited)”的同行評議,試圖用科學的方式來辯駁闫報告的內容。之後有又許多著名的機構和學者以論文方式攻擊闫博士的報告。

轉眼到了2021年2月,CCP冠狀病毒肆虐全球一年,WHO才開始裝模做樣地去共産中國“考察學習、莅臨指導”。當CCP冠狀病毒的起源問題再次成爲熱點時,路德開始在節目中連續數日討論一本奇書:

《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主編:徐德忠,李峰;軍事醫學科學出版社2015年出版。

這本書的主編徐德忠爲第四軍醫大學流行病學教研室教授,李鋒爲總後勤部衛生部防疫局副局長,均爲CCP軍方的生物武器專家。這本公開出版的教材,實質上就是中共軍方的“手把手教你制作超限生物武器”,用于培訓共軍未來的生物武器專家。(詳細解讀:https://www.gnews.org/zh-hans/900971/)

這本奇書明面上在討論SARS病毒,界定各種生物武器的概念,講解SARS相關的生物科學和技術問題。暗面上,就是在說明,如何通過人工幹預的方式發展生物武器,以及如何存儲、釋放生物武器。這本書體現出CCP和共軍對于生物武器的理解已經遠遠超出人類的認知框架。

通常,各國對生物武器的理解爲戰爭狀態下,通過導彈、包裹等方式進行投放,具有短時間大規模殺傷性。而CCP早已謀劃刻意避免戰爭狀態,不與假想敵國家發生表面的敵對關系,而是通過平民進行人際傳播。CCP的超限生物武器不追求戰爭時期的短時間大規模殺傷性,而是可以持續多年的廣泛傳染性,可以深刻地改變疫區的政治、經濟、生活面貌。通過動物群體傳代適應性實驗制造病毒,以便在類似這次的大流行一樣,有自然來源的輿論和科學操作預案。

一個月後,2021年3月31日,闫博士的團隊發布了第三篇報告:

The Wuhan Laboratory Origin of SARS-CoV-2 and the Validity of the Yan Reports Are Further Proved by the Failure of Two Uninvited “Peer Reviews” (兩次不請自來的 “同行評議 “失敗,進一步證明了SARS-CoV-2起源于武漢實驗室起源,以及闫報告的有效性]) DOI: 10.5281/zenodo.4650821 https://zenodo.org/record/4650821#.YGSHFJgzb3E

第三篇闫報告直接用科學方法回應兩次同行評議,並且把主戰場直接拉到了武漢的實驗室。報告一開始直接給出了學術化的聲明,指出:

  1. CCP冠狀病毒是共軍的生物武器,腐敗的科學界一直在誤導;
  2. 兩篇不請自來的同行評議,評議者並非來自冠狀病毒研究領域。雖然評議者有顯赫的地位,但評議內容本身的科學性不足,並且摻雜了政治化的傾向;
  3. 論證了中共和共軍長期以來在超限生物武器方面的研究,這種研究不同于通常人類社會對于生物武器的認知。

報告的第一部分,對MIT Press的評議進行了詳細辯駁,包括對四位評議人Takahiko Koyama、Adam Lauring、Robert Gallo、Marvin Reitz的逐條評議意見的逐點辯駁。報告的第二部分,對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團隊的評議意見進行了逐點辯駁。

雖千萬人吾往矣。闫博士只身逃遁美國,和爆料革命中的同行合作,以幾個人的力量引戰黑幕重重的冠狀病毒科學界。CCP的利益共同體人多勢衆,發動各路大佬攻擊闫博士,試圖用學術的口水淹沒不一樣的聲音。而第三篇闫報告則抓住了兩個評議、諸多科學家、林林總總的論點,一一詳細回擊。

第一波搶CCP頭功的僞冠狀病毒專家們,嘗到了被第三篇闫報告反駁得體無完膚的滋味,如果不能有力地回擊,這些所謂的專家將帶著這些汙點被學術界贻笑終生。第三篇闫報告出路後,素來愛惜羽毛的學術界,會不會“竟無一人是男兒”呢?

(待續)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