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機】 14: 手把手教你制作超限生物武器(上)

作者:紐約香草山 Tiffany的早餐

https://gnews.org/zh-hans/618646/2020年4月28日,世界頂級冠狀病毒專家闫麗夢擺脫重重跟蹤,從香港飛往洛杉矶,開始了她流亡美國的生活(生化危機 5: 闫博士的發現, 生化危機 6: 逃離香港 )。

2020年7月10日,萬衆期待中,FOX台播出了對闫博士專訪的13分鍾獨白剪輯。

EXCLUSIVE: Chinese virologist accuses Beijing of coronavirus cover-up, flees Hong Kong: ‘I know how they treat whistleblowers’ (獨家:中國病毒學家指控北京對冠狀病毒真相的掩蓋,逃離香港:“我知道他們怎樣對待爆料者”

之後,闫博士多次接受保守派媒體專訪,包括America’s Voice News(班農旗下)、Newsmax電視台、英國第二大報每日郵報(Daily Mail)。2020年下半年,闫博士多次接受FOX台諸位名嘴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魯道博(Lou Dobbs)等人的專訪,她在卡爾森節目受訪的片段已有千萬浏覽,覆蓋到美國社會的方方面面。

闫博士來到美國,沒有像流亡民運人士一樣做自己的自媒體,募捐打賞,到處混臉熟。除了接受重要的采訪以及和爆料革命相關人士連線外,大多數時間她在不爲人知的地方低調地工作——做科研。在一年的時間裏,闫博士以第一作者身份公開發表了三篇學術論文(報告)。

這三篇報告被稱爲闫報告(The Yan Reports),均發表在預印本(preprint)平台Zenodo。所謂預印本,指的是學術論文的發表往往有冗長的同行評議(peer review)過程,學術界爲了搶研究的頭功和知識産權,並且加快新發現的傳播,通過預印本平台這種“學術自媒體”,讓研究成果及早面世。闫報告發表在預印本平台,意味著報告沒有被官方學術界所承認,說這是“民間科學家”的成果也不過分——畢竟大名鼎鼎如愛因斯坦,成名前也只是上班摸魚做科研的瑞士伯爾尼專利局公務員。

被CCP和跨國腐敗集團深度綁架的冠狀病毒科學界把持著學術機構和學術期刊,在頂級科學期刊可以隨意大字報式地發文抨擊政治人物的當今時代,闫報告當然無法通過同行評議——從某種意義上,被利益捆綁的科學界的同行評議已經帶有了新聞出版業政治審查的色彩。

有趣的是,闫博士的報告在學術自媒體上首次展示,即得到了一百多萬的浏覽量和七十多萬的下載量。當今世界冠狀病毒研究領域能叫出名字的區區數十人,算上大大小小的教職人員和研究生、研究助理,也並沒有太多人。充滿學術術語,外人看如同天書的闫報告一時間火遍全球,成爲當代社會現象級的奇觀,也反應了世界各地的同行和外行們對CCP病毒大流行真相的渴求。

自從闫博士出逃,CCP就亂成一鍋粥。CCP的宣傳機器“嚴防死守”,非常刻意地避免在媒體上討論她,防止對她的討論形成輿論熱點。闫博士在FOX台初次亮相,走向美國公衆視野後,CCP再也無法裝作闫博士的不存在。闫博士人不在CCP手上,沒法讓她上CCAV認罪,CCP只能用老一套下三濫的手法來抹黑她,比如把闫博士描繪爲身心不健康的,言下之意身心不健康的人的科學觀點也是身心不健康的;把闫博士描述爲在實驗室裏的工作只是養倉鼠,言下之意她只是低水平的外圍工作人員,沒有接觸核心技術,科學上無足輕重。

CCP進一步發動世界各地同流合汙的學閥,一時間各路生物科學領域的大佬們紛紛出來用科普的方式維護CCP的立場。CCP動用世界各地的資源,試圖給闫博士造成只會空談、沒有科學水平的形象。

中共控制的媒體幾乎已經把闫麗夢描繪爲不學無術的“反共社會活動家”“陰謀論倡導者”,不停地用科學來挑釁。而闫博士安頓好,萬事俱備後,開通了自己的推特賬號,立即引來大批關注。不久後,她發推寫到:

“你們要談科學,我就和你們談科學!”

不久後的2020年9月14日,闫博士流亡美國幾個月的科研成果彙集爲第1篇闫報告,發布于Zenodo,題爲:

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 (SARS-CoV-2基因組的不尋常特征表明其複雜的實驗室改造而非自然進化,並確定其可能的合成途徑) DOI: 10.5281/zenodo.4028830 https://zenodo.org/record/4028830#.YGSGB5gzb3E

2020年CCP冠狀病毒生物武器被投放全球後,CCP和WHO、世界各地的政府專業管理部門(CDC)、媒體、學術機構、學閥們緊密合謀,基本上已經把CCP冠狀病毒自然起源論辦成了鐵案,並不遺余力地打壓其他的聲音。被廣泛掩蓋的真相終究會在細節上露出馬腳,認真做一線科研的科學家發現了實驗室的人工痕迹,但這樣的聲音在同行評審的科學期刊上被嚴格審查。

針對當時的情況,第一篇闫報告提出:

  1. 自然起源論缺乏實質性的支持;
  2. CCP冠狀病毒表現出的生物學特征與自然發生的人畜共患病毒不一致,展示了對從自然界傳染到人的中間宿主的質疑;
  3. CCP冠狀病毒的基因組、結構、醫學和文獻證據與自然起源理論相矛盾;
  4. 有證據表明,CCP冠狀病毒是以蝙蝠冠狀病毒ZC45/ZXC21爲模板/骨幹創建的實驗室産物。

更重要的是,作爲實驗室起源論的理論支持,闫博士和她的合作者們,以自身深厚的研究背景爲基礎,以極大的科學自信,給出了一種可能的CCP冠狀病毒合成路線。可謂“手把手教你制作超限生物武器”。過去郭先生和路德常常談到,闫博士作爲冠狀病毒全球頂級專家,可以輕松地在六個月內制作出超限生物武器。在第一篇闫報告中,給出了確實的合成路徑,證明CCO冠狀病毒這類人工産物的確可以在大約六個月內在實驗室合成。

(未完待續)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