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聞】為香港人權狀況 發聲加拿大港人組織創辦人 收中共威脅電話 

蒐集/編撰:心聽見

(據立場新聞訊)加拿大媒體報道,當地為香港及新疆人權狀況發聲的人士,遭受滋擾、甚至是生命威脅。 Alliance Canada Hong Kong(ACHK)共同創辦人,王卓妍接受《Global News》訪問時表示,她曾多次遭受死亡及強姦的要脅,在去年1 月準備公佈成立ACHK 時,她朋友以自己的名字替她預約一間酒店房間,她入住該房間後,就隨即收到電話,對方不斷重複「我們來捉你了」,又指知道她的位置,並說出她身處的房間編號,「我坐在房間內開始顫抖,我知道自己可能面臨真正的危險,但我不知道有甚麼可以做。」有當地大學學生會主席邀請港人訪談時,有人疑到場「監視」,拍下港人學生的樣貌。

Alliance Canada Hong Kong(ACHK)共同創辦人王卓妍,圖片來源:global news片段截圖

西藏、新疆維權人士遭威脅

在加拿大的新疆人Mehmet Tohti 在海外為新疆維吾爾人發聲,形容中共政府在新疆的行為是種族滅絕,指出當地存在集中營,然而他家人及後就「被消失」,自2016 年10 月23 日起,他和新疆的母親及37 名親人失去聯繫,過去3 年來沒有任何電話或訊息。

加拿大藏裔學生Chemi Lhamo 是多倫多大學士嘉堡分校的學生會主席,她接受同一訪問時提到,曾邀請香港學生到她的學生會辦公室訪談,但有其他學生長期站在辦公室門外,又拍攝進內的香港學生,部分港人因而要配戴面具才進內。她又指,她參選學生會時曾提出支持解放西藏的立場,一群親中人士到她的 Twitter 帳戶,留下近一萬個針對她及她家人的訊息及留言。

當地政府難以受理

王卓妍說,她曾經就滋擾問題聯絡警方,但對方指他們無法就此採取任何行動。皇家騎警官員 Brenda Lucki 表示,如認為受中共施壓,可以致電國家安全專線,部分個案或轉介到加拿大情報安全情報局,不過該部門可做的都有限。情報安全情報局分析人員 Stephanie Carvin 表示,當地欠缺打擊這類「外國政府的秘密影響力」(clandestine foreign influence)的法例,令協助這類受騷擾的人士十分困難。

王卓妍及 Mehmet Tohti 建議當局成立一個海外維權人士的註冊處,以反映有關海外人士在當地從事的人權活動,是獲得當地政府認可。

戰友點評:

看到這個新聞,中共的邪惡力量已經滿布全球,已經威脅到各國不容小覷,難道中共想做世界「士匪警察」?而中共暴政不喜歡的西方國家,因為有《憲法》保障言論自由,議員可以見任何想見的人,而不必擔心遭到任何政治報復,不同政黨可以發表不同政見,可以質疑政府施政方針,老百姓可以依法訴求,而民間依法成立團體為民發聲,不會擔心政府濫用權力、濫捕、濫告報復打壓。因為他們尊重人權律法。

而在中共暴政統治之地,「憲法」如同廢紙,因此無法可依,到處都有被極權暴政不公平的對待,而中共極權為了掩蓋殘暴打壓迫害持不同政見人士的真相,中共極權從來都不會手軟,甚至無視國際各國的製裁和譴責,中共是如何對持國內政見不同的人士我們有目共睹,不是扣以罪名,就是消失,送到精神病院,恐嚇等手段來達到禁聲的效,甚至對在國外為中共國內、香港、新疆、西藏人權發聲的人士,也受到中共打手用同樣的威脅恐嚇,已經是常態,曾經幫助許智峯的丹麥議員亦受到中共暴政「國安法」的威脅,又是以人身安全恐嚇,這個恐嚇模式是中共極權經常用的伎倆,因為中共暴政極權沒有人權可言。

而在加拿大為香港及新疆人權狀況發聲的人士,遭受滋擾、甚至是生命威脅,當地政府不作為,是否道出了某些原因,令人猜疑?因為中共的大外宣的「藍金黃」力量無無孔不入,然而中共在加拿大實施威脅為由來已久,對中共暴政違反人權發聲的人士,很久以前就開始遭受中共的騷擾。因為懼當地的律法,中共打手盡力避免直接參與相關的活動,怕被抓到,會被驅逐出境,都是用電話或社交媒體各種恐嚇手法,使發聲人士不再參與。這些流氓手段,只有在極權暴政才會有如此荒謬的邪惡行為,禁止言論自由。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新聞來源:立場新聞

審稿:文粵 / 上傳:彩虹( Rainbow )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