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支持烏克蘭和俄羅斯對抗大有玄機

丁過

Ukraine accuses Russia of 'muscle-flexing' as tensions rise | Border  Disputes News | Al Jazeera

即將出任美國印太司令的阿奎利諾將軍於3月23日的國會聽證會上稱,中共將“收復”臺灣視為首要任務,否則中共的復興就瀕臨危險。此前美國海軍陸戰隊調整戰略,首次把俄羅斯的威脅降級至與伊朗、朝鮮及極端組織並列,而把中國當成了頭號威脅。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現任印太司令截維森等都明確指示美國的最大威脅來自中(共)國。

但是作為美國三軍統帥的美國總統喬·拜登至今一直認為美國的最大威脅來自俄羅斯。請註意,拜登和五角大樓及各軍種負責人可不是節目嘉賓,雙方的辯論不會即時產生實際影響。3月16日拜登突然攻擊普京,稱要普京為幹預美國大選付出代價,並攻擊普京為“殺手”,“沒有靈魂的人”。可以說拜登完全憑一己之力激怒了俄羅斯,起碼在客觀上為中共創造了中俄聯手的外部環境。

最近,烏克蘭為了奪回被俄羅斯侵占的克裏米亞,平定烏克蘭東部由俄羅斯支持的親俄反叛武裝,在烏俄邊境部署了大量坦克和部隊,俄羅斯也大批屯兵與烏軍對峙,戰事有一觸即發之勢。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4月1日宣稱:在烏克蘭東部挑起任何軍事沖突的企圖最終都可能摧毀烏克蘭。用大白話來說,就是對烏克蘭發出了滅國的威脅。作為回應,4月2日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和拜登通話,拜登稱美國“堅定支持”烏克蘭對俄羅斯的軍事對峙。此前白宮曾發表聲明:“面對俄羅斯對頓巴斯和克裏米亞的持續侵略,拜登總統申明,美國堅定不移地支持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

這裏稍微探討一下,烏克蘭要奪回頓巴斯和克裏米亞有勝算嗎?2014年2月27日,俄羅斯趁烏克蘭內亂之際,出兵控制了烏克蘭領土克裏米亞。在普京的授意下,克裏米亞自治共和國政府於2014年3月16日發起公投,投票結果顯示絕大多數(約97%)選民贊成脫烏入俄,3月17日克裏米亞議會認可了這項公民投票結果(維基),隨後俄羅斯把克裏米亞納入了自己的版圖。如果烏俄爆發戰爭,預計烏克蘭很難得到克裏米亞人民的民意支持。

美國及其北約盟友不太可能出兵參戰,由於俄羅斯是武器出口大國,擁有威力僅次於核武器“地獄火”空氣炸彈這樣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單從常規軍事實力而言烏克蘭毫無勝算;由於CCP病毒肆虐及臺海局勢的動蕩,當前內憂外患的美國及其北約盟友不太可能直接參戰,因為打仗太燒錢了,因此對烏克蘭的支持將相當有限,可以限於部分武器的支援和加大對俄制裁。另外,俄羅斯地域廣闊,有足夠的戰略縱深,人口分布相對分散,在應對核戰爭時有巨大優勢,這也是對西方進行核威懾的一個重要枸成因素。

據悉,美國當前對烏克蘭每年5億美元的援助都難以保證。烏克蘭約有一半的國民支持加入俄羅斯(東部接壤俄羅斯部分),一旦戰爭爆發,這些親俄地區可能步克裏米亞後塵加速投入俄羅斯懷抱。也就是說,烏克蘭潛在的戰爭風險大大高於戰爭可能帶來的潛在利益;對於俄羅斯而言,即使戰爭陷入持久戰,嚴重消耗俄羅斯的財政和國力,但俄羅斯可能將釆用吞並克裏米亞的方式侵占更多烏克蘭領土。

更為可怕的是,俄羅斯為了應對西方的經濟制裁和軍事對抗,極有可能和中共結盟,尋求中共在財政和經濟上的支持及軍事上的聯手。這是中共夢寐以求的,中共於2014年支持俄羅斯吞並克裏米亞,是因為希望和俄羅斯結盟以圖共同統治歐亞大陸,進而取代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由於普京對中共的狂妄和邪惡有清醒的認識,中共的圖謀並未得逞。

歐盟對美國將戰略重心放在印太頗為擔心,因為歐盟需要面對來自俄羅斯更大的防務壓力。但印太才是美國的根本利益所在,試設想一下,如果中俄結盟,中共將肆無忌憚地進攻第一島鏈上的中心點臺灣,臺灣一旦淪陷,美國圍堵中共的印太戰略將土崩瓦解,美國將失去日韓等印太盟友,不得不後撒到中共大量中程導彈覆蓋範圍之外的太平洋深處,孤獨地和中共的海軍對抗。臺大名譽教授明居正曾經指出,臺灣淪陷,等於世界霸權易主。因此,拜登對中共綏靖,卻決絕地和俄羅斯為敵確實令人費解。

眾所周知,國際話語權是由軍事實力來支撐的。當前中共和俄羅斯、伊朗的油氣貿易已經棄用美元,一旦中俄聯手,對美元霸權將形成巨大沖擊,因為被中俄控制的中東、非洲產油國和進口國將相繼棄用美元。比如產油大國沙特已明顯倒向中共,最近沙特王子即沙特阿美的CEO跑到北京開會,並表態要保證中(共)國50年的能源安全。

簡單的說,油氣是全球經濟的血液,美元霸權主要是通過石油美元來實現的,很多國家持有美元是為了用於油氣交易。中俄陣營國家棄用的美元無疑將沖擊外匯金融市場和回流美國,勢必造成美元的拋售和貶值。班農先生曾經非常有預見性地指出:當美元大量回流美國時,美國的通脹將失控,美國將快速淪落為阿根廷這樣的國家。

中共剛剛在伊朗簽訂4000億美元大單,就是要扶植伊朗在中東稱霸,並擠壓中東的石油美元;中共近來為了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動作頻頻,於3月25日提出了一套“央行數字貨幣的全球規則”,羅列了從全球如何使用數字貨幣到監控和信息共享等高度敏感問題。中共央行研究局局長王欣在4月1日表示,人行已與香港、泰國和阿聯酋的貨幣當局啟動了多邊數字貨幣研究試點計劃。試點針對研究使用分布式分類賬技術在貨幣對跨境交易中所謂的支付與支付(PvP)結算——中共對美元霸權的挑戰已付諸實施。

回顧川普政府的政策可以看到其清晰的戰略意圖:川普政府希望聯俄抗中(被民主黨以通俄門耽誤了),在中東扶持以色列和沙特,創造中東和平環境,把伊朗死死按住,把中共的勢力逐出中東,把印度請進“亞洲北約”以控制中共在印度洋的石油航線,目的除了圍堵中共的軍事擴張,保護美元霸權和打擊人民幣國際化的戰略意圖也非常明顯。

拜登對俄羅斯的敵對,使印度左右為難,印度由於使用60%的俄制武器,一定程度上只能被動跟隨俄羅斯,從而削弱了“亞洲北約”的力量。拜登繼承奧巴馬的中東政策,激活了伊朗,使沙特倒向中共,中共得以在中東重新呼風喚雨。今天的以色列和奧巴馬時期的以色列一樣都被搞得灰頭土臉,當年的以色列曾一度動了和美國斷交的心思。

所幸的是,全世界正義力量對CCP病毒溯源,對中共發動超限生物戰的定性和追責正在快速推進,當大多數國家都認定中共放毒時,很難想象俄羅斯和那些唯利是圖喪失底線的國家還能夠和中共狼狽為奸,因此,中共離被剿滅僅一步之遙。

新聞來源

Any attempt to start a new war in Donbass could destroy Ukraine: Russia

Biden offers Ukraine ‘unwavering support’ in faceoff with Russia


發稿 文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