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就是中共的生化武器

  • 翻译:喜妹
  • 制图:小鲨鱼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4月3日電/西喜社——

“是的,COVID-19就是中共的生化武器”,勞倫斯-塞林博士說。

勞倫斯-塞林博士從國際商業和醫學研究領域退休,在美國陸軍預備役服役29年,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老兵,也是美國國家安全公民委員會的成員。

據Gateway Pundit門戶專家網4月1日的一篇關於中共病毒的評論: 在《印度國防評論》2020年12月的一篇文章中,Sharad S Chauhan博士將 “機會生物恐怖主義 “定義如下:”通過有意或無意隱瞞生物制劑、病原體或疾病的出現,明知這種行為會傷害或殺死人類,動物或植物,意圖恐嚇或脅迫政府或平民,以達到某種政治或社會目標,或利用某種情況獲得權力或利益。”

這個 “機會”就是COVID-19,它是中共邪惡政權的產物。

首先,大家要明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生物研究中心沒有軍用和民用之分。

中共 “十三五 “規劃(2016-2020年)第78章描述了包括 “合成生物學 “領域在內的軍民融合研究。

在該規劃發布之前,中共就已經普遍將軍事研究中心的名稱改成聽起來更平民化的東西,中共國科學家也都會掩飾自己的軍方關系。

中共軍民融合項目的第二個組成部分是將在國外工作的中共國科學家納入其麾下的一部分,甚至中共國科學家已經成為了美國公民,但仍然是中共政權的積極分子。

這樣一來,外國機構和外國資金來源就成為中共軍事研究計劃的事實上的合作夥伴,成為中共國軍事和經濟實力的貢獻者。

這種美國 “有用的白癡 “參與中共軍民融合研究計劃的例子,最明顯但遠不是唯一的,就是安東尼-福齊(Anthony Fauci)博士,他所在的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通過與中共長期研究合作者彼得-達斯紮克(Peter Daszak),他資助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冠狀病毒研究,也是生態健康聯盟的負責人。

中共軍民融合病毒研究一體化由軍事醫學科學院牽頭,中共國人民解放軍少將、病毒學家陳薇博士是該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據推測是中共國生物戰項目的負責人。

2020年1月,中共派陳薇少將到武漢負責應對日益嚴重的疫情。同時,她還負責中共國的COVID-19疫苗研發。也正是陳薇少將自身的經歷和所作的研發,為COVID-19的誕生墊定了基礎。

以下只是代表中共國軍民融合研究計劃的更廣泛、更深入的國內外網絡的一個縮影。

2004年和2005年,陳薇少將在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與流行病學研究所工作,她利用RNA幹擾這一基因技術作為病毒的基因表達,研究了首例SARS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並分析了SARS患者的免疫治療。

根據她所發表的記錄,2008年至2013年,陳薇少將在重慶第三軍醫大學微生物系進行登革熱病毒的實驗。

值得註意的是,中共國吹哨人閆麗夢博士稱,COVID-19病毒的骨架——是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或ZXC21,是在重慶第三軍醫大學的指導下進行定性和基因工程研究的。

2014年前後,陳薇少將回到軍事醫學科學院擔任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在非洲指導基因工程病毒載體埃博拉疫苗的人體試驗。

周玉森博士是中共國軍方科學家之一,與陳薇少將合作應對COVID-19疫情。

他接受了軍醫訓練,還在2004年與陳薇少將在同一個研究中心–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與流行病學研究所工作時,研究了第一例SARS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

周玉森與蔣世波博士在2004年聯合的一篇科學文章《重癥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冠狀病毒刺突蛋白免疫優勢位點的鑒定:對開發SARS診斷和疫苗的意義”。

同樣畢業於軍醫大學的蔣世波,在紐約血液中心林斯利-金寶研究所工作了近二十年,獲得了1700多萬美元的美國研究基金,其中絕大部分來自福齊的NIAID。

在此期間,蔣世波與美國其他病毒研究實驗室建立了廣泛的合作研究網絡,成為連接中共國與美國軍民研究項目的紐帶。

與此同時,蔣世波與周玉森和幾個解放軍實驗室保持著研究活動,這裏有詳細描述,同時邀請其他中共國科學家進入他的美國實驗室。

其中一位是杜蘭英博士,據稱是周玉森的妻子,她現在仍然是紐約林茲利-F-金寶研究所的雇員,最近從福齊NIAID那裏得到了一筆為期5年、總額410萬美元的資助。

蔣世波的美國網絡由進行最前沿的冠狀病毒研究的實驗室組成,包括有爭議的 “功能增強性”實驗。

Ralph Baric博士,北卡羅來納大學,北卡羅來納州教堂山。

李芳博士,明尼蘇達大學醫學院,明尼阿波利斯,明尼蘇達。

新加坡杜克大學-新加坡國立醫學院新發傳染病項目主任王林發。

曾建德,德克薩斯大學加爾維斯頓醫學分院,國防部資助的生物防禦和傳染病中心和病毒BL-4遏制設施的所在地。

以上這些都是通過周玉森或與 “蝙蝠女”-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石正麗博士與中共的軍民融合研究項目聯系在一起的。

另一位與中共軍方和美國最高級別研究項目都有聯系的中共科學家是高福博士,又名George F. Gao,他是一位病毒學家和免疫學家,曾任中共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CDC)主任。

2019年,他當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和美國國家醫學科學院外籍院士。

高福是中共國軍方的長期研究夥伴,他在2002年、2005年、2006年、2007年、2008年a、2008年b、2010年、2011年、2013年、2014年a、2014年b、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發表過論文。

高福在中紀委的同事譚文傑博士,不僅與石波金格、周玉森有聯系,而且是武漢解放軍中部戰區司令部總醫院胡振紅博士的親密合作夥伴。

胡振紅與第三軍醫大學開展研究,據稱COVID-19病毒的蝙蝠骨架就來自這裏。

第三軍醫大學也是陳偉少將工作5年的地方。

據患者資料顯示,疫情爆發初期的中心點是解放軍中部戰區司令部總醫院(地圖坐標30.53148,114.34356),這絕對不是巧合。

該地點距離湖北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武漢病毒研究所P-3級實驗室(地圖坐標30.53941,114.35085)不足一裏。

這一信息也與武漢市武昌區衛生局公布的數據相吻合,即疫情初期,感染最集中的地方是距離醫院一裏左右的居民區。

這些觀察結果在時間和地點上與從新浪微博平臺獲得的社交媒體數據相吻合,新浪微博平臺是起初為COVID-19患者尋求幫助的渠道。

有意思的是,2020年5月期間,美國國家科學院發起了一系列中美科學家電話會議,交流正在進行的COVID-19疫情。

參加這些電話會議的三位中方人員是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高福、譚文傑和 “蝙蝠女 “石正麗。

這些電話也可以說明他們是中共國軍方的事實。

關於COVID-19的來源,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地方,這主要是由於中共領導的、和一些無良的西方科學界人士、一些美國政府官員和操縱民意的主流媒體一起進行一次掩蓋行動。

可以說,他們都是 “機會生物恐怖主義 “的共謀者。

他的電子郵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

编辑:蚂蚁兄弟;校对:阿伯塔;发稿:信心的选择

新聞來源:GP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