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的土地改革

作者:Tito

“國以善民治奸民者,必亂至削;國以奸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強”《商君書·去強》

國家以善人治理奸惡的人民,國家必然陷入動亂,衰落。而如果國家以惡人治理善民,國家就可以穩定強大。

看見同行寫手對《商君書》做出了自己的解讀,頗有感慨。但是從不同的角度,透過不同的時空,自己理解了下《商君書》,有的,卻只是另一番悲哀。

在1950年6月召開的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二次全體會議上,與會代表討論《土地改革法》。許多民主人士主張“只要政府頒布法令,分配土地,不要發動群眾鬥爭。”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則堅決反對把土地恩賜給農民的和平土改,他主張組織農民與地主階級進行面對面的鬥爭奪回土地。胡喬木在《中國共產黨的七十年》一書的序言中說:“黨反對不發動群眾,用行政命令方法把土地‘恩賜’給農民的‘和平土改”。

什麽叫面對面的鬥爭奪回土地呢?其實就是批鬥。批鬥有多可怕,估計沒在那個年代生活的人是無法想象的。因為習慣了現代社會的安寧,人性的罪惡到底有多深邃,普通人是很難感知的到的。讓一個人去攻擊另一個人,目的是為了奪取對方的財富,這種行為一開始就是犯罪。中華千年文明糟粕的《商君書》,也無非是讓奸民治善民。《商君書》今天的體現,在官場也就是奸人爬的快。在民間,也無非就是流氓管百姓。可是一個通過批鬥奪取土地的暴力土改,卻埋下了一顆影響中國至今的黑暗種子。

以一種名為階級鬥爭的方式批鬥地主,在沒有法律的保護,政府慫恿犯罪的情況下,一瞬間出現的,不是奸民治良民那麽簡單。一開始最先出現的,一定是良知最淡漠的人,是天生的犯罪分子。而後跟隨的,才是戰戰兢兢所謂的”貧農“。農村天生的流氓無產者,加上被財富迷眼的貧苦農民,對政府定義所謂的地主階級,展開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屠殺。

有的時候,我不得不說共產黨真的是會玩兒弄人心。先慫恿一票人去犯下致命的罪過,消滅農民中的精英階層,而後又通過土地集體所有制把土地拿到黨的手中。普通的無知農民,剩下的只有罪過。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的活在共產黨的陰影下,而那些心術不正的天生犯罪者,就成了管理他們的人。

共產黨到底多可怕?暴力土改這一手,直接擊碎了農村精英這個兩千年的中國國本。我們今天看到的農村貧窮與落後,可以說,是共產黨一手造成的。而貧窮與落後,帶來的往往都是愚昧,讓人變越來越無知,可以不斷的去利用和壓榨。

土改為什麽要暴力,就是讓農民去犯罪。為什麽讓農民去犯罪,就是讓農民沒有回頭路,只能站隊共產黨。只能站隊共產黨的結果,就是永遠面對剝削和壓榨。而管理這些沒有回頭路農民的人,是更沒有人性的農民。一次暴力土改,把全民族都變成犯罪者。

我現在有點兒明白,為什麽不可以清算絕大部份黨員了,而只是針對最高層那幾個家族。因為共產黨不在乎精英不精英,它只在乎一個人有沒有罪,受不受它控制。這些清楚共產黨真實面貌的黨內精英,是共產黨首要的攻擊目標,殺掉這批知道真相的,提升另一批更盲目無知沒有人性的,達到共產黨永遠統治中國的邪惡目的。共產式“去強”,永遠是以全民性的犯罪運動模式,掃掉全民族精英的核心,無分黨內黨外。

聽到戰狼外交的嘶吼,我是不寒而栗的。聽到民眾的沸騰,我是搖頭苦嘆的。外交的嘶吼,鼓動的是暴力犯罪。民眾的沸騰,或許是新時代的犯罪分子的吶喊。而這次的暴力運動,這些沸騰的普通百姓,能否知道自己在做什麽?

參考資料鏈接:

  1. 土地改革運動
  2. 《商君書·去強》

審核/校對:Ting Guo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跟GNEWS平臺無關。)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4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