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病毒報告》 — 《閆博士第三篇報告》 vs 《WHO報告》

撰稿: 舒平风

審核: pv0, 莫黎

圖片: 艾伦

在新冠(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有超過100個國家要求對疫情源頭進行獨立調查。在經歷多次拖延後,今年1月,世衛組織牽頭的國際專家團隊前往武漢調查病毒的起源。他們由經過中共審查認可的12至15名科學家組成,包括作為國際專家組組長的丹麥的彼得·安巴雷克(Peter Embarek)、美國的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荷蘭的馬里恩·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等。當WHO於2020年8月17日徵召專家加入新冠病毒溯源國際考察團,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通過國務院向WHO提供了三名候選人的名單,但都沒有獲得中共的認同而落選。入選的來自美國的達扎克曾與中(共)國的研究人員合作過16年,還在過去幾年曾向武漢病毒研究所提供資金,作為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撥款的一部分。達扎克曾公開否定新冠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

世界衛生組織新冠溯源小組另一名成員、澳大利亞傳染病學家德懷爾(Dominic Dwyer)2月中旬曾表示,專家組曾向中方索取新冠肺炎(中共病毒)2019年12月在武漢爆發初期的174例原始病患數據,但遭到拒絕。這些數據本來可能幫助他們確定新冠病毒最初在中(共)國開始傳播的方式和時間。德懷爾說,174個早期病例中有半數人曾經與最早爆發疫情的華南海鮮市場有接觸,因此這些原始數據尤為重要, “所以我們堅持索取數據。為何對方不願提供,我不能置評。是基於政治原因、時間因素或存在困難性……是否有其他不能取得數據的理由,我不知道。我們只能猜測。”中方表示,1000多名中(共)國專家自去年7月以來查閱了武漢200多家醫療機構的7.6萬名患者的病歷,選定了2019年10月、11月和12月初的92名住院患者,這些人的症狀表明他們可能感染了新冠病毒。然而,沒有一個人的抗體檢測呈陽性。 WHO專家組則指出,92例這個數字似乎太小了,在一個人口近6,000萬的省份,本應檢測更多的病例。專家組成員想知道選定這92例病例的標準是什麼以及為什麼中(共)國當局在考察小組到達幾週前才給這些前患者檢測抗體。專家組還要求立即獲得關於這7.6萬名患者的經過匿名化處理的原始數據,認為可以用別的方式過濾相關數據,以便尋找1,000個潛在早期病例的蛛絲馬跡。但是,專家組成員說,中方沒有答應這一要求。許多事實可揭示該專家組進行徹底、公正調查的權力有多微小,並讓人對其調查結果似乎提供的明確答案產生疑問。更令人可笑的是,儘管中方一直強調,疫情溯源工作是一個科學議題,不應被政治化,但是在武漢時的世衛調查組依然被安排參觀了旨在突出中共領導作用的“武漢抗疫成就展”。

2021年2月9日,中(共)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在武漢召開了新聞發布會。會上,國際專家組組長彼得·安巴雷克表示,新冠病毒由實驗室洩漏引發的可能性很低。他表示,他的團隊沒有發現武漢的任何實驗室與此次疫情有關的證據。但他透露,早在2019年11月或10月,新冠病毒“非常有可能”已經在武漢周邊傳播,這可能意味著病毒傳播到海外的時間比目前記錄的更早。荷蘭病毒學家的馬里恩·庫普曼斯談到了《WHO病毒報告》中的核心說法:新冠病毒可能是經由兩種動物傳播給人類的。她表示,從蝙蝠經由另一動物傳至人類是一條“最可能的路線;相反,該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很小。”庫普曼斯還駁回關於科學家們無法在中(共)國自由工作的說法。她稱,她和整個團隊均無此經歷。她強調, “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調查”,涉及到很多領域的很多人,不能期許很快得到所有數據,“不是這樣的。”顯然,彼得·安巴雷克和馬里恩·庫普曼斯都已上了中共的賊船。

3月30日公佈的《WHO病毒報告》沒有改變2月9日新聞發布會的說法。該報告指出,新冠病毒傳播的四種情況,按照其可能性大小排序,排在首位的是通過第三方動物傳播,這最有可能發生。他們評價了從蝙蝠直接傳播給人類的可能性,並表示通過 “冷凍食品鏈 ”傳播是可能的,但可能性很小。如今發現的最接近新冠病毒(SARS-CoV-2)的種屬為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然而,報告稱,“這些蝙蝠病毒與新冠病毒之間的進化距離估計為幾十年,這表明中間還有一個環節。” 他們稱,研究者在袋鼠身上發現了高度相似的病毒。報告還說,水貂和貓對冠狀病毒很敏感,這表明它們也可能是攜帶者。在這份備受爭議的報告發布的同一天,來自美國的彼得·達扎克接受了中共環球電視網的採訪。在採訪中,他承認自己與中共許多研究機構保持長期 “合作”關係,特別是“多年來與武漢病毒學研究所保持有很強的合作關係”。作為周二發表報告的重要參與人,達扎克堅持病毒的“自然起源假說”,並堅稱由於缺乏相關確鑿證據,所以“實驗室洩露假說”是不成立的。正是他親自說服了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人員,使他們相信武漢病毒所最近刪除的重要的關於病毒起源數據無關緊要。早在2020 年10 月,達扎克在他的武漢“調查”開始之前就曾發表公開聲明,宣稱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洩露假說”是由一小部分人蓄意挑起針對中共國的有計劃的“陰謀論”。他暗示,由史蒂夫·班農領銜的一小部分美國保守勢力陣營是這個“陰謀論”的幕後推手。

《WHO病毒報告》發布後,立即引發了外界質疑,甚至連該組織的領導人也意外地公開表達了擔憂。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在3月30日承認調查團隊在獲取原始數據時遇到困難,希望未來進行“更及時、更全面的數據共享”。他還稱,對於新冠(中共)病毒是否來自於實驗室的說法需要進一步調查。他的發言被解讀為發出了和書面報告不同的聲音。他說,“需要進一步調查”實驗室洩露論。 “讓我說得明確一點,就世衛組織而言,所有的假設都有待商榷,”譚德塞補充說。譚德塞還意外地在總結講話時委婉批評中共,承認專家團隊在中(共)國獲得數據時遇到困難。 “在我與團隊的討論中,他們表達了在獲取原始數據時遇到的困難。我希望未來的合作研究包括更及時和全面的數據共享”譚德塞說。恩巴雷克在同一天說,“他的團隊感到了政治壓力,包括來自中(共)國以外的壓力。”但他表示,自己從未被要求從團隊的最終報告中刪除任何內容。譚德塞、彼得·安巴雷克、彼得·達扎克等這些中共走狗,必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即使現在想棄中共大船,也太晚了。他們與中共狼狽為奸所造成的人類史上的最大災難至今已有1億3千萬多人感染,近3百萬人死亡,還遠遠看不到盡頭……

美國等14個國家在同日發布聯合聲明,對該報告的延遲發布和完整數據的缺失表示擔憂。克林頓時期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世衛組織基因工程諮詢委員會成員傑米·梅茲爾(Jamie Metzl)在《WHO病毒報告》公佈的當天表示,WHO和中共的報告將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的起源歸咎於動物對人的傳播是有缺陷的,這項調查必須重新開始。梅茲爾和二十幾位病毒專家在3月早些時候簽署了一封公開信,呼籲國際社會返回中(共)國進行新的調查。專家們在信中說,“世衛組織團隊在中(共)國沒有獲得允許獨立,全面和不受限制的調查的權力,由於該調查團隊主要專注於中共病毒始於動物自然產生而傳播到人的假設而撰寫報告,這讓中共政府逃避了一切的責任。” 梅茲爾在3月30日說:“從第一天開始,他們(中共)就一直在銷毀樣本,隱藏記錄,並監禁記者。他們對科學家進行禁言。這就是為什麼任何依賴中共政府進行的調查,從一開始就有缺陷的原因。”

《WHO病毒報告》公佈的第2天(3月31日),閆麗夢博士在Zenodo發表了第三篇關於COVID-19的重磅報告。報告標題為:The Wuhan Laboratory Origin of SARS-CoV-2 and the Validity of the Yan Reports Are Further Proved by the Failure of Two Uninvited “Peer Reviews”(《兩篇不請自來的“同行評議”論文的失實,進一步證明了SARS-CoV-2的武漢實驗室起源和閆麗夢博士報告的有效性》)。該報告採用典型的辯論流程,由三個部分組成。即開場陳述、對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和約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發表的所謂同行評議的“點對點”式的精準駁斥。

開場陳述總結了“超限科學誤導”的主要事件,包括與中共政權關係密切的個人所執行的各種掩蓋行為,以及閆博士團隊為揭露中共病毒真相所做的持續努力,展示了中共自證進行“超限生物戰”的“著作”——《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其中還提到早在2020年1月19日的《路德社》直播節目,幕後的閆麗夢博士就向世界發出了關於COVID-19的5條重要信息:(1) The virus was created in a PLA laboratory using ZC45/ZXC21 as the template. (軍方擁有的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為骨架); (2) The CCP government is actively covering up the true information of the disease. (中共隱瞞疫情真相); (3 ) There is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已有人傳人); (4) There are no wild animal intermediate hosts, and the Huanan seafood market is not the origin of the virus. (沒有動物中間宿主,華南海鮮市場不是病毒源頭); (5) If not controlled immediately, the virus may lead to a pandemic and, as a result, many mutants will emerge inevitably and rapidly. (如果不立即控制,該病毒將導致世界大爆發,許多變種病毒肯定會迅速出現)。

2020年9月14日,閆麗夢博士在Zenodo發表了第一篇報告“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該報告用大量的證據和邏輯分析表明了為什麼SARS-CoV-2一定是實驗室的產物,以及如何按照眾所周知的概念和已有的技術來方便地製造它。 10月8日,閆麗夢博士在Zenodo發表了第二篇報告“SARS-CoV-2 Is an Unrestricted Bioweapon: A Truth Revealed through Uncovering a Large-Scale, Organized Scientific Fraud”。該報告揭露了一個大規模的、有組織的科學騙局,通過這個騙局揭示了SARS-CoV-2作為一種超限生物武器的本質。

就在閆麗夢博士的第一份報告發表後兩週內,就有兩篇自稱 “同行評議 ”的評論文章出來專門批評閆麗夢博士的報告。第一篇是由吉吉·格隆瓦爾博士(Dr. Gigi Gronvall)領頭的約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的四位科學家於9月21日發表的,題為:“In Response: Yan et al Preprint;Examinations of the Origin of SARS-CoV-2”。第二篇於9月25日發表在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MIT Press)上,由羅伯特•蓋洛博士Dr. Robert Gallo領頭的四位科學家編寫,題為:“Reviews of ‘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

閆麗夢博士的第三篇關於COVID-19(中共病毒)的報告指出了以上兩篇為中共站台的所謂“評議”存在的大量問題。具體為:不完整了解或忽視閆博士報告中關於中共病毒完整保留舟山蝙蝠ZC45/ZXC21基因組E蛋白骨架的描述、大量引用石正麗等捏造的RaTG13等虛假的蝙蝠病毒基因組作為依據、以受體結合位點的所謂穿山甲來源學說以假蓋全、選擇性忽視弗林酶切位點出現在β型冠狀病毒B鏈上這一現象的非自然本質、盲目信任中共政權、歪曲生造閆博士報告內容、認為更時髦的CRISPR基因編輯技術一定更好……凡此種種,破綻百出。閆麗夢博士在第三篇報告裡進行了“點對點”式的精準駁斥。不僅論證了這兩篇為中共“自然起源說”站台的論文的欺騙與虛假,而且給所有論文評審人的評語一一進行了邏輯分析式的反駁。打了這兩篇所謂同行評議論文的作者和評審者一個又一個的大耳光。解氣、過癮!

因為任何經過基因編輯的病毒都會留下痕跡,中共利用動物傳代實驗(實驗室重組)來隱藏這些痕跡,閆博士報告就是將這些都一一揭露出來。閆博士真誠地希望第3篇報告能夠幫助世界認識到正在進行的錯誤信息宣傳,並認識到中共病毒是中共政權開發的一種超限生物武器。閆博士團隊認為,認識到這一點對於戰勝COVID-19大流行病和保護全球社會免受未來生物武器攻擊至關重要。另外,閆博士在第二篇報告揭露出李放、王林發以及彼得·達扎克等多位為中共效力的冠狀病毒科學家,軍情部門隨後對這些人進行了布控和調查。在第3篇報告裡,引用了被軍情部門有關人士曝光到網上的這些科學家來往的郵件。閆博士報告為美國調查部門辦案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線索。

自1995年9月至2003年3月擔任中共軍委副主席的遲浩田,在離任後的2005年曾發表《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講話。他暗示,鄧小平於1989年的天安門大屠殺後,確定了“集中力量研發滅絕敵人人口的殺手鐧的新的生物武器”這一戰略,並且中共的新的生物武器於2005年之前已經有能力達到突然把美國“清場”的目的。遲浩田的講話,充分地暴露了中共的極端邪惡。

2021年3月13日郭文貴先生在GTV直播中談到了美國政府即將發表的《病毒白皮書》,他說:“《病毒白皮書》就相當於向共產黨宣戰!這不是拜登政府, 是一年前川普政府就開始了,這就是美國!這麼亂大事沒停。值得欣慰的是我們中國知識界科學界體制內都有參加, 這對未來我們中國人在國際上的正面形像很重要, 報告裡都會寫到。”

天使閆麗夢博士是華人科學家的最傑出代表,她拯救了世界!拯救了人類!拯救了全球華人!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信息:

WHO report into COVID pandemic origins zeroes in on animal markets, not labs

The Wuhan Laboratory Origin of SARS-CoV-2 and the Validity of the Yan Reports Are Further Proved by the Failure of Two Uninvited “Peer Reviews”


發佈: 法國巴黎七星編輯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4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