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3.29早:CNN採訪國務卿布林肯強硬質問“難道這次就算了嗎”意味著什麼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強)、蓉兒(文蓉)、APPLE(文渺)、熊嘟嘟、愛麗絲ALICE、freecat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摘要

1.中國是美國最大的敵人嗎?國務卿布林肯接受CNN採訪說中美關係有越來越明顯的敵對方面也有競爭,但仍然有合作的方面;有敵對就是中共,有競爭是中國老百姓企業的競爭,有合作就是一些反工的組織,從政治概念把中國人和中共區分開。

2.美國預警可能會打一場超限戰避免下一輪疫情爆發,意味著美國新的運動叫針對超限生物武器的防禦戰為主的,建立防禦系統體系架構;來確保一切努力應對這場病毒的同時防止另一場大流行;這是一場攻防戰爭和超限戰,用當代基因武器建一個體係來如何防止這種超現站武器。

3.中共說容不得為科學家攪局他們都是偽科學家,提出偽科學家概念,完全驗證了路德社早就預料到中共一定會打這張牌,即使美國科學家站出來,中共都不會認抵賴你去過中國嗎?你做過冠狀病毒實驗了解冠病毒嗎?所以閆麗夢博士很重要,因著我們爆料革命,真正能讓世界看清中共的參透是史以來最最邪惡的犯罪組織。

4.中共設計的病最終的贏家是一個病毒讓全世界政府崩潰,體系崩潰,醫療體系崩潰全部結束,它的攻略就是設計病毒,第一要有潛伏期,第二,傳染性極強而且死亡率是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第三,一定是要對醫療系統進行國家經濟徹底的崩潰。

5.科學界最重要是科學講資格講話語權,拜登政府又加入WHO美國就依然有話語權的,對WHO改組方式拿回控制權,這是美國體系的偉大;WHO的報告居然有北京參與,這就是對WHO最大的指控,只要拜登說對這些科學家特赦,說不定像皮特打雜客的分分種會翻臉。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0)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墨談,今天是2021年3月29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早上8:45。我們首先來看現在這個病毒來源的事情,病毒溯源的事情,病毒的真相依然是全世界最熱門的話題。現在這個WHO的報告全面要出來,昨天布林肯國務卿說的很多話,包括又接受了CNN的採訪,這裡面透露的一些信息,包括昨天皮特打雜客也接受60分鐘的採訪,還有這個以前的國家安全顧問博明也接受了採訪;這裡面還包括新華社等發表了很多相應的社論,實際上全面的都是關注的就是病毒到底從哪來的。這裡面,昨天我們做節目時候說,布林肯說過一句話,他說不准備對中國追責,是不是?昨天我們做節目也說這個是China,指對中國;他發推是PRC,在菲律賓的這個洋菲律賓這個島嶼上島礁上大量的是PRC的民兵,海上民兵組織是用PRC,可見布林肯對PRC和中國兩個概念是有嚴格區分的。我們之前告訴大家這個這個政治概念如何區分?這是中共可以說是攪渾水攪在一起絞了幾十年,讓美國人都混在一起了。昨天CNN採訪國務卿,我們待會就要講,CNN在全面推進這個事,裡面一問一答實際上,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個左派主流媒體在全面推進這個事,我們待會來仔細來看看。這是一個。

第2個,我們再看中共新華社說,病毒溯源研究容不得偽科學家攪局。這麼一個聯名信刊登公開信,這裡面閆博士不在裡面,但是中共說他們都是偽科學家。這就完全驗證了我們之前所說的,你美國科學家再出來,它都不會認。為什麼?它會說“你去過中國嗎?你做過冠狀病毒實驗,你了解冠狀病毒嗎?”果真它現在,所以閆博士為什麼很重要,大家知道,因為這個公開信裡頭確實,我之前跟大家說過,冠狀病毒的研究只有中共國才是最厲害的,因為03年SARS到最後,最厲害的就是在香港P3實驗室,因為石正麗高福都要跑P3實驗室去拜碼頭,拜誰的碼頭?馬利克。所以中共有資格說你們都是偽科學家,哪怕你人在美國,哪怕你是搞基因搞什麼別的方面你很厲害,但是你他是直接問你,你搞過冠狀病毒嗎?很多人就傻眼了。這是中共對這個新疆一模一樣的概念。新華社說偽科學家,實際上這最後是準備著最終的華山論劍,為華山論劍來做準備的。我告訴大家,最終的PK一定是華山論劍PK,這所有的現在在前台的,什麼Gallo他根本都不是搞冠狀病毒的,什麼這皮特打雜客,說白了是雖然在美國的技術,但是他對冠狀病毒也是了解的很少;最終一定是華山論劍,就是真正搞冠狀病毒的祖師爺要互相出來PK,這就是中共的“偽科學家攪局”。美國看完以後就知道最後誰要出來?是不是?

待會我們深入分析。首先安紅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安紅(00:04:29)

好的,戰友們大家好。

第1條消息呢,是來自Hugo Boss,這個Huge boss是德國總部哈,它中國分部率先表示要支持新疆棉;結果沒想到呢,這個公佈發出去沒多久,馬上被總部勒令撤回,而且總部還同時用英文發了一個聲明,就是說他們反對。為什麼呢?就是強調說一定是不能容忍這個新疆同胞或者新疆人被強迫勞動,所以他們是要抵制。大家都看出來了:中國分部率先行動,當然總部一一回絕,這轉身的速度也非常之快,也能讓大家看到這個Hugo boss總部後面的力量。

第2條呢是來自香港前沿。我們知道這個12人子李宇軒呢他們很多人是被這個羈押在內地,後來就那個發送回香港。那現在呢,這幾天李宇軒本人呢,是暫時不知道到底在哪個地方關押;那有日報消息說,有消息說他是關在一個小欖精神病院。但是我們繼續關注看一看就說這樣的人子最終是去了內地,然後再被關押回來,到底會遭逢什麼樣的殘酷迫害,而且是繼續來的。

第3條呢就是給大家講念一段這個呀,我是一直非常喜歡這個影星,他叫黃秋生,他就說“我也想妥協過;但妥協以後呢,他們就會讓我跪下;跪下之後呢,他們還想要我的命。”人不一定要做正義的英雄,但不要去做邪惡的幫兇,非常喜歡這位影星,也非常欣賞他的做派,可以說他是香港脊梁。

好其他熱點我們節目裡說,一一分享。謝謝路德。

路德(00:06:07)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6:08)

大家好。這里分享一個,就特別是國內的戰友要注意了,就是說中共國其實現在國內的疫苗注射已經超過上億支了,但是這個疾控中心的首席專家吳尊友又出來表示:要通過疫苗實現群體免疫,中共需要更高的這個疫苗注射率。也就是說很明顯中共的這個疫苗戰要加速和提速,因為疫苗特別是在香港注射以後,中共疫苗的各種問題暴露得非常的明顯,很可能在未來成為一個中共的另一個失敗的一個病毒點,所以說那病毒戰中疫苗有可能是中共國的這個先手,也可能是它的致命點。這一點上中共國現在已經明確意識到:疫苗可以控制老百姓,疫苗可以控製香港,疫苗可以控制中共的一帶一路。所以說疫苗戰絕對是中共現在的重之又重。但是大家知道,中共的疫苗還是不打為妙。

還有一點就是國內的戰友也要小心,中共的廣電部又開始推出新的廣電法,其最核心的一個東西就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也就是說核心價值觀已經超越了中共自己的偽法律,變成了核心。也就是說現在中共可以對任何的法律開始用這種核心價值觀來越過,也就是說為什麼演員這時候要出來,為什麼各個地方的發聲都要被坑,因為有核心價值觀這把劍現在懸在了頭上。

還有一個就是說FACEBOOK跟谷歌現在聯合,打算把以前跟香港的海底電纜現在銜接到北美新加坡和印尼,構成整個太平洋的這個電纜。兩條電纜將啟動後,跨太平洋海底電纜總容量增加70%,但是這個大的事件呢又沒有了中共,可見連科技企業和未來的網絡信息,中共也會被慢慢排擠出去,可見中共的這個網絡即使自己不脫鉤,世界也會跟它脫鉤。好的路德。

路德(00:08:28)

好,我們來看這個CNN現在,這基本上這個右派的媒體主流媒體基本上已經推進到了哪一步?大家可以看到已經是直接實驗室,CNN也已經推動了實驗室這一步。因為昨天布林肯的講話裡頭,我們昨天做節目時候的說,這次等於對中國不追責。然後CNN馬上做節目,質問他一系列的質問。怎麼質問的?我們看。

主持人說:“來自中國日益增長的威脅,是拜登政府努力重整美國與盟國關係的原因之一。中國在網絡安全經濟軍事方面向美國發起挑戰,而且還在實行,正如您定義的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那麼您認為中國是美國最大的敵人嗎?”這個布林肯說:“我不會把它簡化成一個標籤。中美關係有越來越明顯的敵對方面,當然也有競爭的方面,也仍然有合作的方面。”

這個布林肯這一段,你看就是他說,中美不要貼一個特意的標籤。中國它是一個很複雜的,是吧,如果說中國里頭有有合作,有競爭;有敵對是什麼?就是中共中國共產黨;有競爭方面,那中國的老百姓,你的一些私企企業的競爭;有合作,那還有一些反共的組織,跟他們都叫合作。所以說,他昨天發推專門用PRC,PRC其實就是中共國的概念,就是中國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是不是?他為什麼不用CHINA?所以就是說,對於把中國人和中共中國共產黨分開這個事情上,這個就布林肯看看他們可能就是換一個說法,因為他不想用這個來自右派的說法。如果用來自右派說法,他所有的支持者就說:“你怎麼跟他們搞在一起了”,是不是?你們這個左右這個民主黨和共和黨明顯是演戲來欺騙忽悠咱們老百姓的。就在兩黨政治,你記住,在美國有一個,在美國上市公司,有一個最大指控是什麼?就是關聯交易。什麼叫關聯交易?就是非一致行動人,就表面上不是一起,但是你是一致行動人,那就是欺騙忽悠。就美國的左右一定要至少要掐的你死我活,不可能說,讓別人說,他們叫做壟斷。因為美國的左右兩黨,實際上它其實就是一種寡頭,就是多頭壟斷。就是多頭壟斷,老百姓認,是不是?為什麼?你像有些壟斷,你想為什麼AT& T之前佔有的市場是50~60%就要給它進行反壟斷調查;微軟佔有60~70%市場就被認為是壟斷,他說我沒有壟斷,還有30%在外面;對不起,因為我們發現你微軟利用你的這個市場份額,在和別人在私底下在談事,這就是壟斷。就你可以佔90%的市場都沒問題,但你不能和一些​​小的又在私底下勾兌,這是美國最大的問題,絕對的。因為美國專門反壟斷,你們自己去看看,當時對微軟的巨大的那個,就是因為這一點。所以我我們來給大家解讀,就告訴大家美國的政治生態是什麼樣的。這個話他是這樣說,其實意思和那個蓬佩奧說的沒啥區別,明白不?但是你不能讓老百姓覺得,你這原來你所謂的競選競爭…因為美國很多書天天都這樣寫,美國的競選什麼,馬克吐溫就開始說了,包括什麼美國的電影,那個叫啥美國電視連續劇《紙牌屋》都說的,私底下勾兌,他們更加…

因為你要了解美國的政治,美國人民的思考,他對政府它是一個天然的,他覺得政府就是老百姓的天敵。第一不是中國政府,你去問1萬個人美國人,1萬個人他會說天敵就是美國政府。美國人總是第一把美國政府看成是最最最大的敵人。美國政府如果說,我們外面還有一個更邪惡的敵人。他第一時間他會想,你是不是故意在轉移注意力,轉移視線;你是不是想對我又開始收稅了;你是不是要剝奪我的啥東西?中共是很好的利用這一點。你去看美國所有的這些影視作品都這樣。因為美國政府太強大了,美國的軍隊,所有的美國的國家機器太強,所以美國人天然的第1敏感反應就是這個反應,他絕對不會被你政府牽著鼻子走。但是媒體它是可以影響民意的,政府…所以這就是我們之前說過,做一個管理美國政府的管理是很難的,要水平很高,技術很高,他是一個高水平高技術高藝術的一個這樣的活;不是一個像中共拿著槍收稅這種很粗礦的這種。你說有些恐怖組織為什麼很落後?像阿富汗塔利班,因為拿著槍看似很強,那個實際上是一種很原始的一種方式,很原始。只不過以前是拿著刀,現在拿著槍,就這點區別而已;你千萬別以為他們很牛,實際上是很弱的一種表現。而美國,他每一句話,因為老百姓很強,所以政府他知道各方面,一定首先要考慮的是美國老百姓怎麼想,所以他這句話要各方面都要照顧到。合作的方面,哪些合作?你美國蘋果很多還是要跟它合作的;競爭的方面,比如阿里巴巴,跟美國競爭,他都要考慮到,所以他不會一竿子打到底。共和黨他做的什麼呢?就是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分開,他是把右派最基本的這個東西,他給穩固住了。

在價值觀上左右之間它有最大區別,美國的右派是以愛國主義、愛國為優先,所以你看美國右派所有保守派的力量都是愛國主義,愛國主義,愛國主義;美國左派是什麼呢?他是反愛國主義的,他覺得你這愛國主義,是剝奪我的自由;但他們兩邊都講自由,兩個自由的概念不一樣,右派的自由是什麼?和左派的自由不一樣,左派的自由,讓我自由散漫,說白了,我自由散漫都有福利,左派催生大多數是搞藝術的,像好萊塢的藝術家,影視絕對是進入到那種很散漫的狀態,他才可以出作品。而右派的,大多數可以說是一些傳統工業的,比如說什麼軍事軍工這些行業為主,現在他對自由的理解,我不想讓這個國家進入到一個吃福利的狀態,我們應該要永遠在這個世界上佔據一個領先地位。他覺得這是一個愛國的體現,我們不能把我們的東西被別人偷走,你這種自由散漫,你就把這個大門敞開,讓別人偷走,是不對的。他是一個這樣的想法。所以你看右派它的宣傳策略,我們不叫宣傳,是他媒體的方向和左派不一樣的。左派,他不敢說右派的話,你只要一說,那就是政治不正確;右派也絕對不敢說左派的話,所以他對自由的追求和定義的完全不一樣。

所以在這裡頭布林肯他說,既有競爭也有合作,我覺得一點問題都沒有。很多有些這個狠過於片面的,他就會覺得,你看這些跟中共有合作,當然有合作!跟中國人難道不合作嗎?你想想14億人在這裡。他說,但是共同點是我們都需要以實力來處理中國問題,不論是在敵對還是盡力合作等方面,這也正是我上週去了亞洲包括日本和韓國的重要原因,這也是我本週來到歐洲訪問北約和歐盟的重要原因。看到沒有說“實力”,這就是任何事情就是實力說了算,都是為了確保在我們應對中國問題時,最大的力量來源之一是我們的盟友和夥伴,面對中國帶來的挑戰,當我們團結一起就能更有效的去應對這一挑戰。

說到這一段,我們說這個實力,什麼叫實力?他說的是大家聯合起來,聯合起來幹啥?實力體現最重要的這幾個方面:對美國來說實力是什麼?美國的軍事實力,秒殺任何國家,是所有的第二到100位全部聯合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我們昨天說了,在二戰之後人類走向了一個科技引領的軍事,變成了你人多沒用,就是一個這樣的地步,所以他不可能說還要這個軍事實力。別的什麼糧食也不求中共,因為我們說美國的幾大最重要的科技、糧食、軍事科技園,所以他這裡頭說的實力,其實就是在經濟上、資本上,就說美國還得要把這個資本都搞起來,這啥意思?就是把中共​​的實力減弱,中共別的實力,你現在不用去減弱,它也是侏儒,你給他100年也起不來,它沒這個體系。無非不就是中共手上多拿一點錢嗎,是不是?這個實力就是他有這個車,這個美元就是他的油,你要把他這個實力給他搞定,把這美元給抽走,把他資本抽走,他就沒實力了;所以他團結一起有效應對,其實就是先把你錢榨乾。川普總統的那種方式已經榨不干了,就是川普總統加關稅,實際上就是從你口袋裡搞錢,動手之前先搞錢。我們之前跟他說,無論一戰、二戰,二戰先賣武器,兩邊賣完,然後再開戰。現在美國也是一樣的策略,就是在你身上我不僅搞,還要把你搞幹乾淨淨,然後再滅了你,他一貫是這樣的。這就是別人厲害的地方,你不得不服,你沒這個實力去那樣搞。他現在就是聯合歐盟,這個新疆棉花事情,那都是歐盟瑞士發起的,不就是搞幹你那個外匯麼!很多人說這個棉花,那棉花中國出口,棉花所對應所有的,中國老百姓這些衣服,你們去看,在加入WTO之前,最大的出口來源就是紡織品。把這所有的紡織品砍斷,你別的東西是需要進口原料的,中國唯一一個不需要進口原料就可以生產的東西,就紡織品,別的都需要,無論你手機叫組裝,別的都叫組裝,哪怕你生產的皮鞋,牛皮也得從澳洲進,皮鞋裡頭有皮呀,還有這個塑料件都得要石油,等於說中國糧食你都得進口。

你現在只有一個東西,你是不需要進口,全部的,全產業鏈,就是在加入WTO之前只有這個紡織業-衣服。中共國一直以來就是靠這玩意,就是加入WTO之前,一直是靠這個衣服去創外彙的。現在直接這一塊給你卡死,別的東西我直接給你禁運,你不都死了嗎?離死有多遠?是不是?所以中共自擺一刀,是吧,因為新疆紡織品,然後又是對耐克等等,那行,那耐克不到你中共國採購不就得了,所有的耐克、阿迪達斯,全部聯合起來,不到你中共那裡採購紡織品,你想想對它是多大的打擊,紡織品是解決就業人口最多最多的,它就是勞動力密集型,你所有的東西最終都有用針縫,什麼logo等,哪怕你是機織的,最終你還有一個要手工的話。所以這裡頭所謂的應對挑戰,你看他們打得很準。這個安紅,中間接一下你怎麼看?

安紅(00:23:33)

這個採訪的人員呢,絕對是盡職敬業,而且這個話題真是一針見血,毫不留情,就直接就問到了,那麼布林肯的回答,按理說也是蠻老道的,而且說的卻是實情,剛才路德給大家一分析,我們可能就一下恍然大悟。

第二他特別強調的就是他的這個盟友關係和他的伙伴關係,也就是說美國如果孤身一個人來應對這種邪惡龐大的中共呢,其實還是有所顧忌的。我們之前也分析過,那麼因為包括這個川普總統在台上的時候,我們節目中也曾給大家曝光過,他是很害怕,對不對?那畢竟認為這個中共國很強大,但是現在我們看,可以說中共已經陷於這個四面楚歌,整個美國這個正義力量為主的代表,無論是在經濟軍事上,還是在這個政治上都已經結成了他的盟友,所以說當我們笑談著中共可能面對的,或者是習包子麵對的根本就不是什麼八國聯軍,甚至可能不僅僅是80國聯軍,就可能更多的時候,這才是真正中共噩夢的開始。

第3條,我們可以看到一下啊,就是說這個CNN作為左媒這個大本營,他竟然也開始如此報導的話,恰恰也就印證了當時路德社所預料的,預期的,就是說當川普總統下台,這些以前拿著川普總統說事,動不動川普總統一發推,馬上可以做文章的這些媒體在川普總統退了之後,下來之後,恰恰是感覺一下子喪失了很多目標,沒有什麼可以做的。那真正這個時候,美國的人民也依舊在遭逢,全世界的人也依舊在遭逢,這個病毒、這個疫情到現在為止還是不可以推卸的,就是一定要去找到了,那麼這個時候恰恰就是把整個這個勢頭全部聚焦在這個問題上。那麼有這樣的新聞記者來直接可以說咄咄逼人的問布林肯的話,那他的回答相對來說老道,但是作為這個記者來採訪,我個人認為非常出彩。一個是精彩絕倫的這麼一個,同時一邊是老道的,我們可以看出,他們最終也擦出一些火花,待會兒節目中繼續分析,謝謝路德。

路德(00:25:40)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25:40)

嗯,這個布林肯他們左派的說法,其實我覺得在美國的精神上實際是一直有這個說法。那我感覺就是,如果說右派是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話,左派就是以國際主義為中心,就是他很喜歡大同聯盟的感覺,就是大家一起好。這個一點就是說,類似於美國內戰時期南北內戰時期,就是說打仗的時候生死相見,當投降了以後兩方面的士兵都可以做朋友,做兄弟一起去開發。美國人對這個敵人的感覺從來不像我們華人那種,敵人就要趕盡殺絕,敵人叫什麼徹底斬草除根,他對敵人的感覺只要沒有敵對勢力,只要可以和平相處的時候,敵人是可以化解的。這個方向跟中國人不一樣。

我記得二戰的時候,就是二戰期間美國跟日本在太平洋最激烈的時候,但是美軍裡面最強的一個兵團居然是日裔軍團,你知道嗎?真的很可怕的,442軍團是榮譽歷史是最高,史上打仗最勇敢的一個軍團是日裔士兵軍團。居然美國羅斯福總統親自授命成立的,可見美國人對敵人的時候,他是分開的,敵對的人是敵人,但是敵人裡面願意做朋友的仍然是朋友,這一點我覺得很少有國家能做到這一點。這個是非常非常讓人佩服的。

還有一點我覺得布林肯最近為什麼對這個經濟政策很很上心,弄得很好,我嚴重懷疑就是當時納瓦羅和川普總統留在白宮的那一系列招數里面,布林肯用完發現,真好用,好用的時候,那當然要使勁用了,這說明什麼,這麼好的招數能從中共所里大筆的抓錢,還有什麼?還能得到好的名聲,自然就用得順手。所以說我覺得布林等接下來的話可能還會走這個路線,因為長期的川普總統和納瓦羅的佈局,我覺得讓他們嚐到了甜頭,未來的話他們還可能繼續這一方針。好的路德。

路德(00:27:59)

你看主持人問:國務卿先生您在聽證會上曾說過,你相信中國政府在冠狀病毒上誤導了世界,基於此還有因此所造成的世界各地幾百萬人的死亡,中國是否應該為此受到懲罰?他說:我認為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要確保我們盡一切努力,在努力應對這場大流行的同時,還能防止另一場大流行。而要實先此目標的很大一部分,如何防止另一場大流行。

首先我們之前說過,這種全球大流行它就不可能是來自自然的,之前,任何的病毒學家,美國軍方的那個叫什麼?瑟琳說了,就說自然界不存在這樣的病毒可以讓全球迅速的這麼快,幾千萬,上億人感染。這個我們之前在1.19 、1. 20做節目就告訴大家,病毒他和人的相處,如果是自然界的,相處個3-4代估計基本上就融合在一起了,並且我們之前還專門說一個遊戲叫做《病毒工廠》,病毒感染大家去看,這裡設計病毒,最終的贏家是什麼?贏家不是設計一個死亡率很高,死亡率很高的病毒是不可能全球大疫情,就出不了村,它傳染的範圍有限,最終的贏家是一個病毒讓全世界政府崩潰,體系崩潰,醫療體系崩潰,全世界全部結束,你就是贏家。所以當時病毒就是設計裡頭,好多打完的那個攻略就是說,你要設計一個病毒,這個病毒一定要有潛伏期。第二,一定死亡率不能很高。死亡率高,它沒法傳,傳不下去,一定死亡率是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第三,一定是要對別人的醫療系統進行一個…對國家的經濟進行一個徹底的崩潰。我們去年做節目就這樣說的,是不是?所以這句話:如何防止另一場大流行。就這幾個字“大流行”,是不是,如何防止?你有自然界,人類都這麼多年了,為什麼都沒有過?為什麼?這本身這“大流行”這三個字,人類歷史上你去看看有沒有?埃博拉病毒這麼那個也不叫大流行,那也就是剛果那個地方,因為它死亡率太高了,並且第2天24小時內必發作,你哪怕坐到飛機上,第一時間就可以把飛機的人給控制起來,隔離,你也傳不出去。哪怕到一個村子,把這個村隔離起來,就算村子的人全死光,你也傳不出去。之前美國的電影不都這樣嗎?是不是,很多這種病毒。大流行,防止大流行,就這個話題,我告訴你,那都不是一個簡單話題,如何防止,是不是?大家想想,真正的內行就知道這句話啥意思;就相當於說如何打到NBA的總決賽拿到冠軍一樣,這句話,很多人覺得好像很簡單,但是你就意味著啥?你必須得有什麼樣的人,你必須得有什麼樣的體系,你必須知道你的對手,你得研究你的對手,你看根據你的對手,是中鋒強,你得配個比他中鋒更強的,可不是簡單的獲個總冠軍,你以為只要能打就行。競爭的核心不是能幹什麼,而是你一定要贏,能幹贏。所以你要防止另一場,實際上其實這就是一個攻防,這就是一個戰爭,這就是一個超限戰,是不是?另一場大流行,似乎他透露著未來會有另一場大流行,大 流行這個概念,你發現這句話裡頭透露著這個概念,似乎有情報,因為按照我們的解釋來說,如果按照這個右翼的解釋,右派媒體解釋,說白了就是閆博士說中國武器庫有大把生物武器,你只要是超限生物武器,這個隨時的大流行,隨時還會有。因為自然的不可能造成大流行的,所以他說現在首要任務是建立一個有效的體系,現在來防止這個。我記得當時我們解讀那個當代基因武器的時候,我們專門說過,說一定要建一個體係來如何防止這種超限生物武器,別人一測空氣中,對不對?但是沒有導彈,你本土沒有進攻,這種大流行怎麼防?這就是超限生物武器的防,是不是?說白了就是一個自然界,你再是泥石流,你也是自然界泥石流,你再地震你也是地震,估計也就是一個國家,什麼印尼,就那個20萬人,你現在你人類看過任何的自然災害說可以死200萬人的嗎?安紅,見過沒有?只有人工做的,是不是?人工,人工造的或者外來星球,一個什麼隕石,一個像核武器一樣的隕石。當時說記得冰河時期就是這樣的。你說你見過1億人受波及,死200萬人以上的任何的自然的東西嗎?沒有,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不存在這玩意。就是你自然界,你用石頭再怎麼再大的石頭,我告訴你,你都很難,就這概念,是不是?所以他說:“世衛組織內部具有透明性能,信息共享的系統,建立一個能讓國際專家在此類事件爆發前期就可以運用的系統,我認為正如其他國家所運作的一樣,這也是中共必須履行的義務,因此我認為最重點關注的是確保今後我們能保護自己,並保護整個世界”。這其實他說的是一個目標。因為要實現這個目標就必須滅共,你不滅共,你怎麼保護,是不是?“這將需要進行大量的改革,同時也包括需要中國去履行他們在過去從未做過的事情”。你要讓中國,他就是說讓中國人去履行,其實這就是中國人履行,中國人履行那就是讓中共政府是不可能履行的;中共政府就是一個完美犯罪組織,怎麼去履行?是不是?然後主持人就說“這聽起來是這樣子,在是否追責的問題上說不,這對過去所發生的一些事情,也包括對目前正在發生的事追責”。你看,這追責實際上他潛意識裡頭已經確定了這個就是要么就是你中共隱瞞,要么就是你來自實驗室。因為如果是來自自然的,有著追責這個概念嗎?沒這概念,是不是?所以就CNN的主持人就已經就說白了已經認可,這就是中共必須要追責,是不是?也就是對這流行病在世界範圍內造成的破壞追責。他叫破壞,看到沒有,“難道沒有任何反響嗎?沒有任何懲罰嗎?就這樣放過他嗎?”“是這樣,我知道世界衛生組織將即將發布一份報告,我們對該報告說法存疑,其中包括北京政府居然協助編寫了該報告的事實”,就這句話,中共馬上立刻反擊,立刻反擊。說協助編寫,因為協助編寫這是絕對的就是造假的事情,是不是?“我們確實需要對過去追責”,你看,是不是?“但是我認為我們重點需要放在為將來建立更強大的系統上。”所以,就是對過去追責和未來建立更強系統這個邏輯上並沒有任何的不符,建立更強大的系統,你就必須得,說白了,誰造成的責任必須得解決掉。美國做事,就為什麼當時要參加二戰?因為他發現跟你日本說來說去沒辦法,只能把你日本滅了,日本軍國主義徹底解決了,最後他並沒有把日本滅國,你發現沒有,日本人照樣日本,也沒有把德國直接滅國或者肢解,就像當年那個肢解哪個國家一樣,是吧?沒有肢解德國人,還是德國人,這就是美國。安紅 懲罰嗎?就這樣放過他嗎?”“是這樣,我知道世界衛生組織將即將發布一份報告,我們對該報告說法存疑,其中包括北京政府居然協助編寫了該報告的事實”,就這句話,中共馬上立刻反擊,立刻反擊。說協助編寫,因為協助編寫這是絕對的就是造假的事情,是不是?“我們確實需要對過去追責”,你看,是不是?“但是我認為我們重點需要放在為將來建立更強大的系統上。”所以,就是對過去追責和未來建立更強系統這個邏輯上並沒有任何的不符,建立更強大的系統,你就必須得,說白了,誰造成的責任必須得解決掉。美國做事,就為什麼當時要參加二戰?因為他發現跟你日本說來說去沒辦法,只能把你日本滅了,日本軍國主義徹底解決了,最後他並沒有把日本滅國,你發現沒有,日本人照樣日本,也沒有把德國直接滅國或者肢解,就像當年那個肢解哪個國家一樣,是吧?沒有肢解德國人,還是德國人,這就是美國。安紅 懲罰嗎?就這樣放過他嗎?”“是這樣,我知道世界衛生組織將即將發布一份報告,我們對該報告說法存疑,其中包括北京政府居然協助編寫了該報告的事實”,就這句話,中共馬上立刻反擊,立刻反擊。說協助編寫,因為協助編寫這是絕對的就是造假的事情,是不是?“我們確實需要對過去追責”,你看,是不是?“但是我認為我們重點需要放在為將來建立更強大的系統上。”所以,就是對過去追責和未來建立更強系統這個邏輯上並沒有任何的不符,建立更強大的系統,你就必須得,說白了,誰造成的責任必須得解決掉。美國做事,就為什麼當時要參加二戰?因為他發現跟你日本說來說去沒辦法,只能把你日本滅了,日本軍國主義徹底解決了,最後他並沒有把日本滅國,你發現沒有,日本人照樣日本,也沒有把德國直接滅國或者肢解,就像當年那個肢解哪個國家一樣,是吧?沒有肢解德國人,還是德國人,這就是美國。安紅

安紅(00:37:51)

這個第一個話題,就是再強調一遍他已經承認了,就是現在最重要的問題呢,還不全是研究這個找到病毒的根源,而是為了預防下一場更大的。其實兩層含義,一層含義,就是說呢證據確鑿,目前一切都已經妥妥地釘在板子上面就是生物武器。第2點呢就是說他都已經事先知道,或者說他已經有情報作為這個足夠的證據支撐,在背面能夠幫助輔佐他,就說他其實真正就是擔心中共可能有新一輪的這個投毒,定點投毒,而且可能還不止一個。這種話本身看似好像是輕描淡寫一筆帶過,但其實意義非常深刻。

第二呢想說一下,我們當時做節目就曾經談到過,這個美國在傳統的思維中真的是忽略了這個超限生物武器的這種表現形式,那麼美國並沒有做好真正的應對,也同時沒有真正應對的這個架構。那這一次呢,他恰恰在談話中談出來了,就說我們需要這麼一個系統的東西,這個就是那個架構,一旦已經有這個認識,其實我個人認為他一定是後面已經開始做了,而且做的應該還說比較順利;只是說呢,不便於在這個公眾媒體面前一一給大家曝光,但是直接點出,作為一個國務卿點出我們需要這個體系,就已經非常之好,起碼是對之前的一個不足的彌補。

第三呢,就是關於談到這個整個未來,就說他也說了,說我們是一定要把未來弄好,我們一定不能讓這個世界再如何如何,說白了,就是已經考慮到滅共之後的事情,就說不僅僅現在限於說我還要向你中共追責,我還要跟你討債。追責之後,他已經想到了追責之後處理完CCP或者處理完這件事情,最終的一個架構和未來人類的一個走向,那麼站在一個高屋建瓴的高度,他其實已經點出了一個宏觀的,更大的體系,對這個現在這波人類,這個地球目前以及未來的負責任的態度。我想從這3點呢應該可以看出來,看似好像真的不像是我們特別期待的12345直接說,我們開幹,我們要如何如何,把中共如何。但是他的潛台詞意義深刻。好,謝謝路德。

路德(00:40:07)

其實這個布林肯說的已經考慮到第3步了,剛才說,這就是如何防,因為他已經知道只要溯源,只要追責,中共一定會,說白了,跟你地球同滅亡,他會放出更多的,所以先把第三道先做起來,因為說白了你跑不掉,你中共什麼核武器你也扔不過來,說白了也沒這水平,唯一的就是現在有超限生物武器對美國進行下一輪的攻擊,是吧,但是現在美國…

我現在徹底明白了,為什麼美國現在沒有把這個東西挑破,他現在先要建防禦系統,把這個防禦系統防禦體系,因為美國做事都是要件體系的,我們說過,中國咱們這思維,別人就得先把防禦體系建好,建完以後,我再找你算賬,就這麼簡單。是不是?因為你的所有東西全在我這裡,我怕啥呀?是不是?這其實他已經,說白了,就是前面兩步不需要考慮了,必定是要對你算賬的,現在我知道我只要一對你算賬,你100%肯定說白了啥事都乾出來,你這邪惡程度,美國能不知道嗎?所以現在就開始建體系,防禦體系。墨博士,你覺得是不是?

墨博士(00:41:49)

我觉得他现在提出来,实际上应该已经是有所动作以后才提出来,就是说这个CNN能这样在这个大众媒体上问,绝对不会说是布林肯跟美国毫无做,由一个媒体来首先做这个事情,就是我觉得就是可以跟这个主持人有几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会有他会知道有另一场的疫情,那新的另一场疫情来自哪里,那谁告诉你这个消息呢?那现在为什么会突然可以提问题提给国务卿,而不是在那个蓬佩奥之前提呢,这些我觉得都是问题。那么提出来以后,如果美国没有应对方案,这是不是打草惊蛇了呢?这些问题就像回应路德先生一样,如果这些问题没有解决,他贸然的提出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帮助中共,实际上并不是在帮助美国和帮助美国人,这属于自找麻烦。那么他现在提出来的话,那意味着美国其实已经做好了连CNN的主持都知道的信息,我不相信美国的病毒界、美国的军方,美国的情报界会不知道,会没有考虑,和没有应对方案。我现在是想,但是这里面只是提出来,并没有说是直接的向中共问责,只是谈话,其实也是,我觉得是一个预警,向美国国内在预警:我们可能会打一场超限战,这个超限站可能是另一场的疫情爆发,我们在第1场疫情爆发,已经吃了大亏,第2场我们不可以再吃这个大亏,一定要建立好。那么这个意味着美国新的运动一定是在叫什么针对超限生物武器的防御战为主的,那么这个说明我们这个闫博士提出来的超限生物战,其实美国已不但接收了,而且提出了应对方案。好的路德。

路德(00:43:50)

絕對,他這話是絕對接收了,因為建立一個,你想想。首先,美國不可能閉關自守,所有中國人不讓進,那上次不是意大利人把美國給傳染的?所以它不可能閉關自守,不可能全部封了。為了怕出一個大流行病,把全部所有的,這是絕對不可能。第二,這個建立強大的系統,我們之前說過對所有的實驗室的監控。但是這個東西,是不是?我們說那必須得有個國際組織,他這個剛才那句話說沒想到WHO居然有北京參與那個,這句話就是對WHO最大的指控,WHO你死定了,就這個意思。明白吧,是不是?之前川普總統做的可能過於那個,他動作過於地生猛了。是不是?現在我們照樣我把會費給你匯過去,匯過去那我美國依然是有話語權的,你居然在這裡頭還讓他們參與,那啥意思?我們必須得對WHO改組,這種方式就要控制WHO拿回控制權,美國就是這樣的。比如說蘋果,這是上市公司,我就拿回你的控制權,我不把你蘋果拆散,是不是?我通過拿回控制權然後改變方向,美國都這樣,被美國拿回來了,你中共到底認不認,安紅?這不是自己打自己臉回頭說WHO什麼什麼什麼,我們堅決抵制WHO,就跟那個BCI一模一樣,我告訴他有BCI和中國之間關係就跟WHO關係一樣,我告訴你, 你們自己去查瑞士的這個BCI,中共以前講的什麼種族滅絕,影響不了,因為他們自以為控制了BCI。但是沒想到BCI居然換了個主席,直接翻臉了,現在攻擊BCI;再過幾天你看它一定攻WHO,我們抵制WHO,現在天天跟WHO站台站在一起,幫WHO。

好,美國就這麼厲害,美國人就因為別人說白了我們你要知道在這種這種玩法我已經玩的游刃有餘的,像王毅這種,他以為他水平很高玩的,實際上美國人看你太low了,你就是水平太低,所有的東西我都知道你怎麼玩?過兩天中共就要開始抵制WHO,美國說白了就是趕緊換。現在中共說什麼PETER DASZAK說不定分分鐘翻臉都有可能,那些所謂的專家。中共現在覺得,拜登跟他們站在一起,收了我的錢都可以翻臉,你說別的能不翻臉嗎?然後你想想拜登只要一句話,你們所有之前跟中共的勾兌都特赦。你看這些人翻不翻臉?100%翻臉,一句話給你特赦,只要你現在一起那個就可以了,所有人全部都會站出來。之前有川普在那裡,他們覺得川普肯定會把他們搞死,一個個都害怕。知道吧?現在拜登在這裡,你看我都沒事,你們怕啥?所以拜登上台,就這幫人,咱們就看接下來看WHO的很多專家,未來馬上在一個投票選舉投票的過程中,一翻就全部翻到美國。美國在控制,馬上WHO就跟那BCI一樣再出一個東西,中共就死定了。所以你看他說,你居然你的報告讓北京跟你參與一起,這是重點中的重點,就說白了我現在全面監控的方式,你居然還這樣在這造假。那你要背責任的,知道不。你所有的這些參與的要承擔責任的。要感受到這裡的話外音,中共還以為…胡錫進說,拜登比特朗普更陰險,是不是?為啥這樣說?所以也就是美國的,就是美國的厲害,它的體系的厲害,一個唱紅臉這4年給你唱黑臉,明年4個人唱紅臉,實際上背後再給你把錢弄過來,然後那個他來回,就是最終永遠他都是贏家,為什麼?他真的是集結了人類最精英的這些人。別人的哈佛西點天天讀書讀的啥東西?咱中國讀4年讀啥東西?全都垃圾,基本上這4年大學啥都沒讀;別人天天就是在研究設計,他專門有人有這種學科,專門搞策略的政治。政治學乾啥呢?在美國政治就是策略,是不是?然後有人西點軍校專門設計系統,設計體系,設計金融體系,像比特幣你看不到的東西,他在給你設計。

安紅(00:49:54)

其實這兩天陸陸續續聊了一些戰友,就是覺得120川普總統沒有當選,很失落哈,但真的我們那個時候,趕緊分析過就馬上接上節目就說,拜登這種方式恰恰有可能最利於滅共。為什麼?因為最終是民主黨共和黨將聯手起來。這個川普總統呢,就像比如說像他所說的如果我是這個還是總統的話,在阿拉斯加這種會晤,談要不談我甩手就走,拂袖而去;絕對是一種風格和一種方式,但是有沒有利於這個問題的解決呢?但畢竟呢,這個王楊想來補牢是千里迢迢,萬里迢迢畢竟是跪在你門口。那麼現在向布林肯這樣的一種方式恰恰是起碼還給你中共面子,對吧,起碼還給你一條路徑讓你做,但是在剛才路德先生分析這個WHO我認為這個概率太高了。拂袖而去,不付這種WHO的會費,我再也不是你的成員之一的,這樣的話呢,恰恰喪失了在這個國際這個WHO裡面的真正的主權,或者說問責權以及說行使他作為一個大國的這麼一個風範,或者說進行處理問題的這麼一個設計和條件,以及它落實的方式。現在可能在一開始我們還聽說,原來這個拜登簽那個協議,簽那個bill文件,繼續還要在WH做下去,會費照樣交,那麼這個時候我們就看出來當時那個決策,到底是用意何在。就是說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依舊還在這裡,但是我要改變它已經被中共藍金黃之後的體系,我要用我的力量和能力影響到WHO,同時讓整個世界回到一個正軌。所以說,這樣看來的話呢,既然BCI可以這麼做,那WHO一定可以。同時他會是舉一反三所有這樣的國家,比如說世界糧農組織,比如說世界所有那些聯合國那些組織,人權理事會等等,都有可能因此而逐漸改變,這個速度應該是說只要WHO能夠變化,只要類似BCI這樣的變化的話,這個速度整體來說推進會非常之快。在推進的過程中我們再一次看到,像這種被中共長久以往覬覦已久,用金錢買斷的這種所謂的某些重要位置,最終還是能夠回到正義力量手中。好謝謝路德。

路德(00:52:18)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52:26)

我覺得就是當時我們看到就是說,這個布林肯特別是拜登政府上台以後,他們與各個世界組織和盟友的關係的改善是非常迅速,說明他們在這方面絕對是非常的擅長和有底蘊的。大家看到沒有,這次WHO的美國回歸,並不是說簡單的美國祇是交錢,然後話語權交給中攻。其中美國由於這次的一退一進,WHO慢慢的開始轉向,這是一個很明顯的特點,就是說美國的回來以後話語權明顯加重了。那麼這個BCI也是,那麼聯合國還有現在的那個WTO,其實大家可以看到,回來以後美國的話語權明顯增加,這些國家這些組織也在想,他們拿的是美國最多的錢,那麼現在有抉擇的時候會不會開始出現一種現象,就是大家有一個內在的這個默契,表面上你們還是跟中共繼續打配合,實際上真正的實際的內容全部靠向於美國,包括WHO的報告,看到嗎?由於美國的參與一拖再拖,表面上其實中共已經很不滿意了,但是仍然沒有辦法,人家還是表面上敷衍著你,按你的話說,但是實際上有可能很多信息已經進入到了美國內部,包括其他組織我覺得也會是這樣。這就是老辣的這種政治家明面一套暗地裡一套,但是暗地裡的這一套,我覺得他可能玩的比中共還要陰險一點,就是說中共覺得自己玩的夠陰了,但是暗地裡一套其實比中共玩的還要陰一點,就是說中共玩的夠陰了,玩的更陰的其實是美國的那些左派和勢力。就像胡錫進也是,估計是聽到我們的節目覺得不對,這個拜登玩陰的比我們還陰,我得提醒一下,所以說才可能會有那篇文章。但是我覺得這裡面大家也是要注意到這些信息出來,中共方面肯定也會有所覺察,那麼未來拜登政府和美國政府的表態和動作其實也很,我覺得仍然是大家甚麼明里一套暗裡一套進行博弈的時刻。好的路德。

路德(00:54:40)

剛才說到這一點,這個你看美國的很多好萊塢大片,是不是?你中共囯所有的影視劇,燒腦的片子基本上沒有。安紅,你發現沒有?但是美國的無論什麼,無論你的是文學作品,小說,還是說影視左派這一塊,特別燒腦,他的邏輯線路很複雜,很複雜,很複雜,發現沒有?就光復仇者聯盟,一個漫威宇宙,幾十個電影互相之間穿插在一起,你這個導演你得要什麼樣的一個腦子,你再想想,就是他互相每個片子,是不是?那個叫什麼《證人》那個片子,都是燒腦片,就說就是什麼意思,我們就說,中共覺得自己玩的很高,實際上小學都沒畢業,屬於弱智的玩法,很弱。明白吧,是不是?中共覺得自己很那個,這就是墨博士說的很對,就是很多人總以為,就是中共總以為自己很聰明,包括王毅,楊潔篪,包括什麼胡錫進,覺得你看,是不是,我們中國市場很大。實際上很low,玩法很low。我們最近發現,美國永遠他的很多玩法,你不經過個幾年你都不知道,原來他是一個大的局,是吧?現在最近在HBO MAX上有一個電影很火,叫做《正義聯盟》,就是超人,蝙蝠俠呀還包括那個驚奇女俠,一系列正義聯盟,它要對抗的就是那個叫做漫威宇宙,那叫漫威復仇者聯盟。為什麼很火?他成了一個叫做宗教性的東西了。為什麼?因為這個片子絕對是人類歷史電影史上又一個新的形式,新的形式。以前我們看電影,就只看電影,但是你不知道,美國的電影它分兩種,一種是叫做影院版,比如說一個半小時​​;但是你買碟,還有一個叫做導演版,知道吧?就是兩個小時還有半個小時,全讓你看個過癮。買碟看導演版玩了一段時間,現在你就知道,這個正義聯盟他現在玩了一個什麼招?他在2017年就已經拍完了,但是那個導演叫扎導,很知名的一個大導演,然後呢他就辭職了,不干了,然後呢那個華納公司就找另外一個導演接手。他已經全拍完了,全拍完了,然後當時要剪輯要4個小時,華納覺得4小時都太長了,那個讓他壓縮到兩個小時影院版,他說我做不了兩個小時,我這故事情節都沒法交代,我做不了,然後呢他就辭職了。然後換了另外一個導演,那個導演來又補拍了好多,只用了扎導10%的鏡頭,然後在裡頭出了一個影院版,兩個小時在2019年出來的,你去看。後來他的商業運作太成功了,知道吧,然後有人就說原來還有一個扎導版,正義聯盟扎導版,然後很多人就在開始在推特發推,我們要求扎導版的正義聯盟放出來,很火Facebook,後來別人做了個網站,叫做要求扎導版,搞了一個運動叫做“釋放播放扎導版”,這個運動要求華納播放扎導版的這個正義聯盟;成了一個教了,一個網站然後成了一個教,然後搞各種組織運動,各地線下活動。線下活動“你是我們這個運動的?”“是”,握手,一直搞了很多年,在2021年的時候華納說確實有紮導版的,還有4個小時。哇,一下轟動了,實際上這就是一個商業運作。為什麼?為HBO的最新的一個app,有這個HBO MAX的發布做鋪墊,做了四五年的鋪墊,我跟你說,首發就是這個扎導版電影《正義聯盟》,所有的目光從漫威宇宙全部都關注到這個叫做DC宇宙,這就是成功的商業運作。

這就是一個新的方式,就你還不知道原來還有導演版。未來你看,所有的都會是這有兩個方式:一個因為影院2021年沒人看電影,沒人敢去電影院看,全部都是用手機APP看電影。手機APP你放個三四小時沒事,影院你放三四小時,說白了你待會要上廁所,誒什麼什麼的環節就錯過了,所以影院版它是有局限性的,這就是美國。我看到這個我覺得美國太牛了,太牛了,牛在什麼地方?它的迅速轉變,它的這種打法的轉變,它知道未來至少多少年電影院,你就別指望影院版來給你賺錢了,你就手機APP。手機APP 5個小時你都會守著看,為啥?我可以暫停上個廁所,或者今天看半小時,明天看半個小時,後天看半小時。你看,這是不是神操作?為了做這個是4~5年的鋪墊,當然它也有巧合。

這就是我想告訴大家就是什麼?你中共的很多玩法真的很low,真的,別人真的是高級特高級的一種玩法,完全不在一個維度,知道嗎?所以你只有,咱們只有上到那個維度才明白:哦,原來別人是這樣運作的。否則說白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現在要談這個中共說偽科學家這個概念,這是華爾街日報前一段時間刊登了一個公開信,這裡有很多,什麼什麼什麼這些,閆博士不在裡面了,都是有些甚至是,就他們主要以洩露為主,然後有的現在還說閆博士陰謀論的。但這些人中共就打這個,因為它要爭奪話語權,它這個話就是:你是偽科學家,你們都是一些社會科學家,科學傳播者,就是媒體人,還有一些科學家。而這些科學家我看了名單,沒有一個真正是做冠狀病毒的。美國的有誰做過冠狀病毒?你最多就這次冠狀病毒爆發以後,你可能才參與一下,說白了你在實驗室從來沒接觸過。因為我們說過2003年之後,全世界研究冠狀病毒只有在香港和北京,中共國,後來加武漢,就這幾個地方,別的沒了說白了。華山論劍就這幾個地方的人,不可能美國人能參與,我告訴你,美國它最多給你提供基礎,像那個皮特打雜客做那基因增強的這個技術他可以,但是你讓他有沒有全面,他就是培訓,這個叫啥, 那個叫石正麗告訴你,但是具體石正麗做了啥他不知道。所有的都是最最先進的就是在香港!這就是它為什麼現在要提出偽科學家概念,這就是我們之前早就預料到中共一定會打這張牌,它一定會說 “你去過中國嗎?”昨晚上有個採訪閆博士的,知道吧,明白吧?他就是這樣,他說他不相信中國政府會,一個政府會做這樣的事。閆博士直接就一句話“你去過中國嗎?你真的不了解中共政府”。他說我很了解黑社會黑手黨,我採訪了當時黑手黨的大佬,我採訪了當時ISIS恐怖組織的這個第3號人物,他說那些都不至於說做這麼邪惡的事!他可以拿槍殺人,他說不至於做的就全世界那個,這就是中共的邪惡!這就是我現在明白了1月23號去年,為什麼班農先生對我說的這個來自中共實驗室,他覺得我發神經。知道吧?他覺得一個政府怎麼可能這樣?!我們早知道它絕對比,比這些恐怖組織還要邪惡!這就是,未來它們一定要打的牌。這個安紅。

安紅(01:04:20)

非常欣慰啊,起碼就是說西方世界無論如何最起碼是在這個我們華裔華人同胞爆料的基礎上,真正能夠窺見中共那個邪惡,能夠參透原來中共是這一波世界有史以來最最邪惡,沒有人可以復加,沒有人可以去跟它比擬的!你想想一個採訪過黑社會採訪過ISIS的第幾號人物的人,他竟然也依舊一味天真的認為中共政府不會這樣做,那麼這個最好的回答恐怕就是我們閆麗夢博士的回答。同時呢,也非常感念這老天爺一定是在背後冥冥之中協助我們,否則呢不會在去年1月23號就已經把這個信息,尤其是我們1月19號做的節目,1月23號最終能在這個會上能夠讓班農先生他們知道。我想一定會有那麼一天,當我們回眸的時候,把所有的細節一一給大家曝光背後真相的時候,真的是可以令人感慨萬千!

第二條,就是中共的邪惡是我們可以預期的,因為我們從它這裡面被這個洗腦出來,我們在那個氛圍里長大過,我們知道它們如何撒謊騙人,而且我們做節目事先就已經預測已經推測過,或者說預期過的是,中共一定會在這個地方來挑茬說,而且用的這個邏輯呢,就是所謂的王毅邏輯:你沒去過中國,你來過嗎?你不知道我這個。那最終呢,如果說我們不是在其中這個深諳中共的邪惡的話,我們可能像世界那個那個約瑟夫的一個法則一樣,約瑟夫那個父親一樣,可能真的對他這個約瑟夫本人無法下手。但現在可能是不一樣,就說我們太了解,太清楚這裡面。如果說真的按照所有它們這個中共的那種邏輯的話,那真正最能夠戳穿中共謊言真相的恰恰就是閆麗夢博士,恰恰就是這個病毒真相,恰恰就是我們所定論的這個超限戰生物武器!那中共恐怕很難想到它們自己所做的一切,最終被它們自己束縛住了手腳,埋了個大坑把它們自己埋葬。好,謝謝路德。

路德(01:06:24)

大家知道這個話語權,我一直告訴大家這個話語權,現在還都屬於低層次的在這媒體層次來回扯,中間可能會有一些,比如說一些科學家就都不沾邊的,跟冠狀病毒不沾邊的,像Gallo這種所謂的大佬,但是跟冠狀病毒不沾邊的,最終一定是,我告訴大家,一定是搞冠狀病毒的中國人,馬利克那算是香港的,相互之間的PK,為什麼?最終的一定是做動物實驗的,因為這個病毒的動物傳代是最最核心的。閆博士就是專門做動物傳代,在他們那裡,就乾這個的,我告訴大家,明白吧?你別的基因,就跟那做菜一樣:這個東西,但是它把它人工的偽裝成自然的,這是這所有的過程中最最最重要的!誰做過這,才有話語權,否則都沒有話語權,我告訴你,知道吧?最終一定就是華山論劍。這就是因為話語權決定了所有的這一切,接下來,現在都是打打口仗,來回,沒用!未來一定會走到這一步,告訴大家,因為這個事太大,這事太大!現在一步步往前推,因為推的過程中你就會發現,發現什麼呢?需要的東西越來越多,是不是?閆博士當然不僅僅只做動物傳代,還有疫苗病毒免疫這些。但是你要知道,不僅你要做過冠(狀病毒)這就這方面的動物傳代,我跟你說,就你要知道,了解這個。所以我就剛才說,無論就最終為什麼呢,就相當於,現在越往深挖,一定它要牽扯的你的知識面要越廣,並且還親手做過,是不是?我們可以幻想一下嘛,是不是:中共那肯定是派,要么就香港的,要么就石正麗,是不是,還包括這些這個別的咱們點名的一些,是吧。高福他都不是做這玩意的,那肯定是石正麗,那石正麗她也是只是一塊,她找蝙蝠,但是是別人的,甚至還要出來的,是吧。那第一句話你如果這是個老外,第一句話“ 你去過中國嗎?”傻眼了,他可以忽悠你:我們武漢旁邊到處都是蝙蝠。“哦是不是”,你就傻眼了。因為在辯論的場合,他知道你沒去過他就可以忽悠你,明白不?知道吧,是不是?第一點。第二點他說“這個我們都沒你們美國這麼先進的技術,我們說白了,這個技術水平很差的”。誒美國人說“是哦”。兩句話就把美國人給搞傻了。但是閆博士“誰說沒有?我們實驗室香港的都有,你石正麗還專門來過”。哪一句話她撒的了謊?她就說你去過武漢沒有?武漢我經常去,這中國哪有蝙蝠?到時候說白了,我住在哪裡都沒見過蝙蝠,你別忽悠了,知道吧。就隨便幾句話,他就沒法那個,沒法往下,那最終那無非不就是說道,一定是第一辯論的焦點就是舟山蝙蝠病毒這個骨架;第二就是什麼呢?就是什麼,就是剛才動物傳代。那舟山蝙蝠,那你說是不是你們發現的嗎?是不是?所有的東西就是中共想忽悠,它在閆博士這裡絕對過不去的。所以它現在要偽科學家攪局,然後所有的就是把美國的你的,你不具備這個水平,你就說你沒這資格,知道吧,因為它現在是科學問題嘛,它說科學問題科學解決,最終你沒這資格,只有他中國人,(不是),只有它中共底下的這些中共控制的科學家才有資格,它一定是玩這個。大家知道SARS,你想想,香港當時感染這麼多,所有的病毒樣本都在香港港大實驗室,就是他們P3實驗室。北京當時也是送到P3,第一個分離SARS的就是馬利克,馬利克就是因為這個第一個所以知名,知道不?名氣很大。還有那個叫管毅就是找到了那個就是所謂的找到了那個果子狸,就是他去廣州找的,他跟馬利克是同事,也是港大的,所以管毅是這第一個找到的什麼中間宿主的。袁國勇,為什麼呢,袁國勇為啥?袁國勇也就是第一個開發布會說,這是一個病毒,不是別的。因為當時北京搞不清楚到底是病毒還是病原體,到底是細菌還是病毒,當時鬧笑話我告訴你,那北京那些專家。MERS你知道嗎?全世界第一個發現MERS病毒並分離出來,分離的是誰?港大的那個馬利克下面的那個秘書,閆博士的老公,他是全世界第一個分離發現MERS病毒的,看到沒有?他不是秘書,他是助手,病毒學專 家。所以最終都是到這裡,都是到這裡我告訴你。話語權你首先就是資格之戰,接著就是相互之間擺事實。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1:12:33)

我覺得閆博士老公應該是馬利克的助理研究然後加一個貼身秘書,是屬於這種雙重身份,也是最接近的身份,所以說才會有這麼強的這個信息能量。大家可以看到路德先生說,就是說為什麼中共這個偽科學家說的這麼理直氣壯呢?其實也就是它這個病毒在裡面完美犯罪的一個很大的特色,就是說它其實把整個病毒這個一整套的系統基本上都設計好了。因為大家知道,連病毒都到了馬利克的研究組,中國抓蝙蝠的這個分離病毒的人全部在他手下,而且國外世界上WHO、美國的NIH、CDC全部也是被它藍金黃了。也就說如果沒有閆博士出來的話,把它完美犯罪其中的一環給打碎的話,那現在這個真的是完美的一個病毒超限戰的一個案例,什麼所有的事情按部就班沒有漏洞。所以說全世界這時候,中共指誰誰是偽科學家,誰就是偽科學家;指誰是病毒的來源,誰就可能被病毒來去追溯。這是中共一直玩和玩的最高的一招,但是就是什麼,人算不如天算,正好是在最關鍵的一環出了漏洞,就閆博士出來。它估計到現在可能它佈局的人也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間點上,會有閆博士這個人出來打碎它這個完美犯罪這個一環,就是最關鍵的一環,上下連接的一環!它現在估計在後悔。但這個事情就是你沒有辦法去用常理去搞的,因為你不可能當時知道閆博士這時候會站出來,會反對馬利克,會反對她的老公的這種事情,然後出來。這個事情真的叫做是什麼:上帝概率,一點不誇張。那麼它完美犯罪的證據已經出來了,美國也知道,那它再把這個包裝的再好,只能是什麼,只能給我們留下更多的證據和把柄。好的路德。

路德(01:14:43)

你看,皮特打雜客可接受60分鐘這個節目採訪,他說我被選入WHO調查組是有原因的,為什麼呢?因為他說他在中國,他去過中國,了解中國,所以WHO選他。這就是因為科學界,科學這個東西它講資格講話語權,這裡頭最重要的,跟你說你搞過沒有?說白了比如說這個核武器你搞過沒?沒搞過,你都沒在這個實驗室和核武器當時曼哈頓計劃裡沒參與過,你有啥資格?所以曼哈頓計劃誰的那個弟子跑到前蘇聯,結果蘇聯很快就搞起來了;是不是?然後又跑到另外一個前蘇聯的什麼弟子,不是,那錢學森好像就曼哈頓那個;來自於底氣,你搞過你就是有底氣;你做過這個,你就在辯論的時候你就有底氣,不是像來自於媒體界或者是律師界這玩意,純粹就是靠一個嘴活,知道吧,這個是靠底氣的,真正靠實力的。

所以咱們就知道中共國它一定會打這個牌:“你去過中國嗎?你了解冠狀病毒嗎?下一次一定是你了解冠狀病毒嗎?你們這些科學家,你研究過冠狀病毒嗎?”是不是?回頭一定說一定有人會寫出冠狀病毒的研究的權威都是在中共國,香港。是不是?因為它要把這個資格要把握在自己的手上,話語權把握在手上,然後最終就是那幫人說了算,就這意思你美國沒資格。你像美國找來找去,也找不出冠狀病毒的大佬出來,美國沒有冠狀病毒大佬了,只有流感大佬艾滋病大佬,沒有冠狀病毒的大佬,因為美國就沒人研發,03年到2020年,沒人搞冠狀病毒,沒有這個項目,所有WHO的項目為什麼錢都搞到中共武漢裡去了?因為只有那裡有樣本,美國沒樣本。我告訴你,當時我告訴你,這當時他們為了,據我了解閆博士告訴我,美國某個牛逼的學校為了搞這個樣本那可是花很大價錢,就中共國的這個病毒樣本,但是中共國當時是嚴格禁止出口,樣本一律那個不能出來。我們當時去年節目都說了的,美國各個方面都在想辦法搞這個樣本,哪怕是是來自長沙的也行,不一定說一定來自武漢的第一線,哪怕是傳了幾代的,什麼旁邊的南昌的,長沙的,河南鄭州的都可以,就是搞不出來。但是港大有一點,因為他們是一伙的,所以就直接過來了,是鍾南山直接給他們的,明白吧?鐘南山那是直接直通中共天庭的,是不是?大家想想。好,安紅最後總結分享一下。

安紅(01:18:09)

今天我們從這個記者咄咄逼人採訪這個國務卿布林肯先生的這個有問必答,同時這個言語這個審慎中其實已經看到了,美國已經在這個體系架構上再繼續追責中共病毒的這個未來的預期上,同時也為了防範中共進一步變本加厲,或者說是它繼續要投毒,中共投毒世界的話,他已經有了預期。還有一點就是再確切不過的證明,可以從這個對談中看到這個美國和正義力量,真的是早就知道這就是一場超限戰爭生化武器。

第2個就是我們從中共最近無論是什麼環球屎報胡錫進,這個新華社等等,他們其實都在已經繼續嗷嗷著跳著叫著,來試圖把這個所謂的這個病毒真相繼續抹黑下去,但是這個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中共還能堅持撐幾天?我們其實心裡頭很清楚。

第三呢就是我說世界格局依然如此,那麼我們這樣能做的還是一條:傳播真相繼續努力。

路德(01:19:17)

謝謝安紅,謝謝墨博士,謝謝諸位觀眾來看,別忘了點贊分享,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發布:GL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om 3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