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牆”或許被關3年,“不翻牆”則會被困一輩子

作者:台灣準農場 快慢機

新聞鏈接

“Great Firewall”— —中共局域網的數字圍城!

“Great Firewall”——縮寫為“GFW”,即“防火長城”之意。一般特指中共的國家級“網絡防火牆”。也就是被大陸民間所俗稱之“牆”的一種網絡過濾、審查系統。

該系統的關鍵核心環節設計者,是被素有“中共防火牆之父”頭銜稱謂的,中共工程院“方濱興”院士一手負責創建的。

中共防火牆系統在設計之初,便被蓄意打造成一種圓形閉環式性質的,集全方位過濾、分析、監控、審查以及強制介入干預等功能於一身的,360度無死角防控型數字監獄。

“GFW”屬於典型的中共“軍民一體化協作模式”下,所誕生的巨型數字信息管制系統產物。其作用於中共大陸與全球互聯接入的,幾個主要骨幹國際網關接口處位置,對途徑此處的一切進出類通訊信息,展開無差別式掃描,並通過一系列監控、過濾、分析、審查等技術手段,甄別出涉嫌有悖於中共當局所嚴禁的“敏感”內容,即時予以強制性介入干預阻斷或屏蔽。

至此,大陸網民若要通過互聯網獲取真實訊息,便不得不被迫採用搭載“VPN”等技術手段,繞過中共網絡防火牆的數字過濾及審查。而此類蓄意規避“GFW”監控體系的技術性動作,一律被中共當局定性為“非法翻牆”之罪行。

“翻牆”被定罪,中共卻否認“牆”的存在!

2020年5月,中共黨媒喉舌《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在網絡上公開撰文批駁,反對將“翻牆”定為“違法”行為。其在肯定了“中共防火牆”存在必要性的同時,也表示社會確實需要一定強度的管控,但應適當伸縮彈性,以保持必要的平衡。絕對不能一刀切式的一概而論!胡錫進”的這番言論,其實明眼人一見便知,他是在為自己的日常“翻牆”工作進行“辯解”與“開脫”。

眾所周知,中共當局對外界一直否認其國家級“防火牆”的存在。而“胡錫進”的這篇批文,正從側面印證了“GFW”確實存在的既定事實。

無獨有偶,早在2016年4月,“中共防火牆之父”方濱興院士,在其母校哈工大所進行的,一場關於《定義網絡空間安全》的專題講座現場,由於其文內所涉論證觀點的相關數據,需要訪問大陸境外的韓國網站才能獲取。但由於“GFW”系統的屏蔽,無法實現正常登錄。隨即,這位“中共網絡防火長城”的首席核心設計者,便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使用“VPN”技術,繞過“GFW”系統,成功鏈接境外網站,那場講座方才得以繼續進行。

無論是“方濱興”的現場演示,還是“胡錫進”的自我開脫,都毫無疑問的向外界傳遞了一個,“中共網絡防火牆”的確存在的既定事實。徹底戳穿了中共當局為隱瞞“GFW”系統存在,而對外宣稱的一切謊言。

若“翻牆”可能被關三年,“不翻牆”則被困一輩子,您選哪個?

隨著網絡信息技術的不斷更迭與普及,中共當局的“網絡防火長城”也不再是那堵“密不透風”的赤色圍牆。日益增長的網絡流量,以及如雨後春筍般遍地開花的“VPN”軟件,令不堪負重的“GFW”系統,漸漸漏洞百出。

既然“ GFW”系統已大白於天下,便無再隱瞞下去的必要。那麼索性順水推舟,調轉口徑。假借防止境外反華勢力,依托互聯網特殊渠道,不斷蠱惑及煽動大陸網民持續聚集。通過無中生有、顛倒黑白等諸多抹黑中共政府的手段,試圖動搖大陸民眾對北京當局的信心等云云。

因此,中共政府為淨化大陸網絡環境,保障網民不被境外“垃圾信息”所“污染”,才“出此下策”對互聯網展開政策性介入干預。

如果說中共當局擔心所謂海外反華勢力大量聚集,形成非法組織力量。那麼,中共自身的黨組織內部,竟高達9200餘萬人的一眾黨員、及黨費存繳記錄!難道不是非法聚集大量信眾的最好不過之例麼?要說非法組織規模,全球之最非中共莫屬。

中共眼下由於受國際社會的全球性制裁,尤其是科技領域的芯片環節最為嚴重,“GFW ”系統的更新周期必定有所延遲乃至被迫終止。在面對互聯網海量信息傳輸的今天,無法有效保障網絡軟硬件設施的更新前提下,“GFW”系統的運轉效率勢必將大打折扣。

中共此時將“非法翻牆”定性為嚴重犯罪,足見其“GFW”系統已經出現捉襟見肘之態。水滴石穿的道理,中共當局自然明白。用其流氓的法律條款,強勢高壓打擊“翻牆”群體,以此填補“GFW”系統,由於外界制裁而凸顯的,技術漏洞之客觀現實。維穩的終極目標,就是封鎖大陸民眾獲取真實訊息的渠道。

“翻牆”或許被關三年,“不翻牆”則可能被困一輩子!就算因“翻牆”而定罪,也無法阻擋我們揮動嚮往自由的翅膀!

點擊此處閱讀更多台灣農場精彩文章

點擊此處觀看更多台灣農場精彩直播影片

點擊此處加入「台灣寶島農場」Discord伺服器

文章審核:zhong

文章發布:Little Liu

+4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