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在將CCP病毒來源栽贓美國實驗室

向真

本周二被中共完全操縱的世衛武漢病毒溯源調查報告出爐, 該報告認為,人類從自然界的源性動物那裏感染了SARS-CoV-2(中共病毒),在分析基因組後,參與調查的科學家將SARS-CoV-2來自實驗室的假說排除在外。該報告還費盡心機地闡述“中國可能不是起源”,為嫁禍美國事先埋下伏筆。

本周三,閆麗夢博士出臺了反擊中共及其海外代理人在SARS-CoV-2起源問題上顛倒黑白的第三份報告,標題為《兩次不請自來的”同行評議”失敗,進一步證明了SARS-CoV-2的武漢實驗室起源和閆麗夢博士報告的有效性”》,在報告中閆博士指出:“疫情真相之所以遲遲不為大多數人所知,是因為很多所謂的科學家出於利益刻意的隱瞞和掩蓋,將實驗室起源理論標記為陰謀論”。此前她的第一份報告證實了SARS-CoV-2是中共軍方實驗室的產物,並被中共故意釋放;第二份報告揭示了SARS-CoV-2就是中共的超限生物武器。

閆博士三份報告的威力對於中共而言,就如被孫行者用金箍棒追打的小妖怪,毫無還手之力。但妄想掩蓋病毒真相的中共,在確鑿的罪證面前,仍然不放棄逃脫巨大罪責的幻想。

在閆博士第三份報告出臺的同一天,中(共)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首席流行病學家曾光接受中共喉舌《環球時報》釆訪時謊稱,世衛的調查報告“是由在武漢進行真實調查的科學家匯編的,如果有人純粹出於政治目的對這份報告潑泥,那將是可悲的,甚至是對科學的褻瀆”。針對美國、英國等14個國家質疑世衛報告的聯合聲明,曾光使出了中共賊喊捉賊的手法,指“他們不是在為真正的科學說話”。
此前一天,在病毒問題上曾經極力包庇中共的世衛負責人譚德賽,在宣布SARS-CoV-2起源報告的新聞發布會上稱,世衛本次武漢調查組“無法訪問原始數據”,並希望在下一次調查時不再受到數據釆集的阻撓;譚德賽表示,世衛將對實驗室泄漏作為病毒起源的可能性進行更多研究。這說明譚書記也膽怯了,因而變成了兩頭觀望的騎墻派。

更為瘋狂的是,曾光“呼籲”世衛前往美國調查SARS-CoV-2的“真實起源”,他認為中(共)國的冠狀病毒起源可能來自美國實驗室的一次泄漏,他甚至建議從美國馬裏蘭州德特裏克堡的陸軍實驗室開始調查。幾個月以來中共外交部的幾位發言人曾經無端指責SARS-CoV-2來自美國。

作為策應,本周三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揚言,世衛專家組應檢查世界各地的實驗室,武漢實驗室已經進行了檢查,什麽時候美國的德特裏克堡實驗室也敞開大門接受檢查?去年她曾經說SARS-CoV-2可能來自美國的該實驗室。時任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主任邁克爾·雷德菲爾德一度用事實駁斥了來自中共毫無依據的指控。
從中共的外交部發言人、國家疾控中心主任、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南華早報等同時出動來看,中共已經惶恐到了極點。中共當然明白,國際社會對中共發動超限生物戰的認定乃至追責是任何人都無法阻擋的。那麽中共為什麽還如些決絕地甩禍和栽贓美國呢?第一是為了愚弄和欺騙墻內人民,煽動仇美情緒,為綁架14億中國人充當炮灰創造條件;二是為了逃脫罪責,對西方進行戰爭恫嚇做鋪墊,最近習近平曾叫囂要“以戰逼和”,就是用“我是流氓我怕誰”這樣的耍賴和威脅,來嚇阻全世界對其發動超限生物戰的清算。

在中共的邏輯中,70多年的暴政害死大幾千萬中國人,在越南戰爭、朝鮮戰爭中直接或間接導致超過11萬美國及其盟友軍人死亡,在中東、阿富汗支持恐怖組織攻擊美軍及其盟軍,操縱美國的大選等等,哪一件不是罪惡滔天的戰爭罪或反人類罪?但中共這樣的邪惡政權不僅不被推翻,而且還越來越強大。當前習近平仗著手中握有核武等毀滅性武器,只認力不認理,延續了強權+暴政即真理的中共邪惡的思維定式,因此才會發生放毒等這樣的罪惡。習近平這一次打錯了算盤,他毒死的三百多萬人分屬近兩百個國家,等於對全人類開戰,因此,中共無論是欺瞞、恐嚇或挑起戰爭,都改變不了被徹底殲滅的結局!

新聞來源


發稿 文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