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簡說歷史專欄

  • 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编辑部
  • 专栏作者:一颗星星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28日电/西喜社——

“80後”這個詞曾幾何時代表了中國的希望與未來,“我們80後”這個短語,每每被人說起時,語氣中總是洋溢著滿足、自豪和自我優越感。我便是一個生在“改革開放年代”,成長在“紅旗”下的“80後”。

年少時的我曾經也是一枚十足的“小粉紅”,那時的我對“國家”、“民族”、“政府”和“黨”的概念及界限是模糊的。每每看到宣傳中有有損於“國家”之事時,我和身邊的同學、朋友們,總是義憤填膺,乃至熱血沸騰。隨著年齡的增長,讀書的增多,好多疑問浮現在我腦中:“為什麽會有文化大革命?”“為何二戰之後一貧如洗的日本會發展的如此強大?”“為什麽身邊的好多人都把出國留學做為最時髦、最向往的目標?”……帶著好多“為什麽”我度過了高中,進入了大學。

幸運的是,在大學中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也能夠到“帝國主義”國家求學,淺嘗了“資本主義社會”的“味道”。不幸的是在留學結束之後,滿懷精忠報國思想的我被家裏安排到了北京,謀得了一份“體制內”的工作。然而,不善於承歡獻媚、勾心鬥角的我,在幹了兩年後,便匆匆的離開了。在那個環境還算寬松的年代,我或在網絡上,或在朋友幫助下,閱讀了些許有別於國內歷史教材的書籍,結合曾經的工作經歷,我心中的那些“為什麽”逐漸解開了。

學生時代曾經讀過奧威爾先生的《1984》,書中那壓抑夢幻的場景讓我把它當作是一本科幻小說賞讀。但是,隨著網絡時代的大發展,大數據的大推廣,中國大陸慢慢的把《1984》逐漸演繹成了現實……2020年初,一場毫無預警的“病毒”席卷世界,在“墻”內,一切都“封”了。在“墻內”茍活的我,在病毒爆發前的一個月,有幸學會了“翻墻”。於是,我便開始在網絡中查找這看似不尋常的病毒的各種資訊。趴在“墻頭”上的我看到了路德社,知道了“爆料革命”,了解到了郭文貴先生,也知曉了香港同胞們那將會永載史冊的奮勇抗爭。國內的高壓環境讓我壓抑許久,一向謹言慎行的我仿佛找到了另一片天地,在油管上可以看到各種觀點的時事資訊,在推特上可以隨心所欲的暢所欲言,在GTV上讓我知道了世界上的各個角落有著一群為了正義事業而默默付出的“戰友”。“自由”在向我呼喚,“爆料革命”激發了我血液中那潛藏已久的“自由”。我義無反顧的加入到了“爆料革命”的隊伍中。

人類中每一個王朝的誕生與覆滅都寫在了歷史裏。有的人說“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我始終不認同這個觀點。因為沒有任何一個人或者組織能夠永遠站在勝利者的位置上去書寫歷史,更何況那些邪惡的人(或組織)。歷史可以由勝利者書寫,但是真實的歷史永遠不會改變。人類的歷史中寫滿了各種陰謀詭計和可歌可泣,但是縱觀歷史,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人類向著民主、自由、和諧的生活前進。沒有人可以阻擋住滾滾向前的歷史“車輪”,沒有人可以改寫已然發生過的歷史事實。那些被邪惡者們修改粉飾過的“骯臟”,也終有一天會重見天日。

讀史使人明智。在一個個寫滿“教訓”的歷史故事中,人類始終擺脫不掉“貪、嗔、癡、慢、疑”這五種心魔。在閱讀每一個歷史故事的過程中,我們只要勤於思考,總能看到問題的本質,或事件、或人物,總是逃不掉天理的輪回。一句“為真不破”道出了人們應該前進的道路和方向。

歷史是可以借鑒的,昏聵殘暴而茍延殘喘的中共,像極了“辛醜”中的晚清。“墻內”的高壓,已經把百姓的思想洗了又洗。在這激蕩渾濁的大時代裏,墻內人依舊生活在強國美夢之中。而人類最大的弊病就是“從來不以史為鑒”。

在一片浮華之下,清醒的人是孤獨的。但是這種“孤獨”卻並不孤單,在我的身後,有千千萬萬個素未謀面的戰友們,無時不刻的在努力著、奮鬥著。他們用心去呼喚著正義和真相,他們用血去維系著中華民族最後的良知。“爆料革命”的故事,終將會被載入史冊源遠流長。

感謝“爆料革命”讓我重新認識了世界;感謝“爆料革命”讓我參與其中,讓我本以為碌碌無為的一生,得到了一次人生的升華。

天地不仁,舉世惶惶。居廟堂者全無廟算,處江湖者糞土江山。舉目望去,墻內一片歌舞升平。集思細酌,實則餓殍遍野。威威中華早已國將不國……

萬涓成水終究匯流成河,無數次正義的吶喊與呼喚,終將匯聚成驚濤駭浪,激濁揚清,蕩盡一切邪惡與汙垢。中國和世界必將迎來光明。

特此感謝曾經幫助、激勵過我的戰友們以及爆料革命和西班牙巴塞喜悅農場,讓我找到心的歸宿。

编辑:蚂蚁兄弟;校对:阿伯塔;发稿:信心的选择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