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淫魔亂黨竟然集體宣誓不認“幹親戚”

視頻&撰稿:必有回響

中共是一個淫亂的黨,早在延安時期之前,由於男多女少,中共為了解決高層的性生活問題,用黨組織的名頭給高層進行“分配”女黨員,這個“分配”不會經過女黨員的同意,當然女黨員也沒有過多的選擇,中共黨組織的名頭一壓下來就必須服從。為數不多的女黨員就分配給了黨內職務高的人,剩下的就只能打光棍。作為中共的最高層,毛澤東當然是這個淫黨表率。毛早在1928年井岡山就娶了18歲的賀子珍,毛當時34歲足足比賀大了16歲,並且同時其發妻楊開慧當時並沒有與毛離婚,可見毛是一個為了滿足淫欲可以拋棄夫妻情義的人。毛把賀子珍當成了發泄淫欲的工具,在結婚的十年裏,分娩過6次,也就是說這期間幾乎不停地生孩子。

在延安時期,中共這個淫亂之黨用要給中國民主的謊言騙取了大量知識份子、學生來到延安為中共工作,這其中就有大量的女學生。於是中共高層又打起了女學生的主意,又開始進行“分配”,中共高層來了一個集體換妻,他們都嫌棄之前分配的伴侶,嫌棄她們比起女學生來又老又醜又土。淫黨之表率毛當然不會自甘寂寞,不過這時毛為了自己領袖形象並沒有立即把賀子珍給踢開,但是平時也沒閑著,當時美國著名左派記者艾格尼絲·史沫特萊駐延安對中共進行長期的報道,毛有事沒事就邀請史沫特萊和她漂亮的翻譯吳莉莉進行閑談,更有時候“談”到半夜,毛不久就和吳莉莉就打得火熱。這件事自然瞞不過賀子珍的眼睛。有天半夜,毛來到吳莉莉的窯洞。賀子珍跟蹤而去。

具體發生了什麽雖然不為人知,但是據史沫特萊說,她上床睡覺的時間不久,忽然聽到隔壁吳莉莉的窯洞門前響起了熟悉的毛的腳步聲。接著,像貓一樣的尖叫聲劃破了夜空。史沫特萊沖進了隔壁窯洞,看見毛坐在吳的炕頭擋住妻子的拳頭。賀子珍站在一邊,對毛大叫大喊,毛默默地承受了她一陣子責備,然後給了她一記耳光,要她停止。於是,賀子珍沖向縮在墻角的吳莉莉,一把抓住她的頭發,用手指甲摳她的臉。史沫特萊過來幹預,賀子珍開始大罵史沫特萊。其實這個事《鮮為人知的毛澤東》當中也有記錄。不用說肯定是捉奸在床了。

毛並沒有就此收手,他作為淫魔亂黨之首怎麽會如此就收手,後來又和上海來的女演員江青搞上了,也就是現在為大眾所熟悉的“四人幫“裏的那個江青。當然毛後來的生活依然淫亂,江青為了權力和利益忍了。

(新浪新聞圖片)

中共歷史上就是這樣一個淫亂的黨,上梁不正下梁歪,淫亂基因代代傳。到了今天這個比之前開放的社會,中共淫亂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中共當官的當然不再換妻了,這多沒效率,現在時興認“幹親”,比如“幹妹妹”,“幹女兒”,不得不說中文就是博大精深,這個“幹”字體現了這個所謂“幹親”的真實含義,中共當官的當然不是沒事幹認個幹親戚,這是中共當官的為了滿足自己的淫欲而又想通過一個方式來遮醜,讓這些中共當官的能有稍微正當合理的理由和年輕女子進行“親密接觸”。

但是“幹女兒”也挺坑爹的,近些年來爆出一些“幹女兒”炫富導致中共淫魔亂黨的腐敗內幕被曝光。作為第一坑爹“幹女兒”非郭美美莫屬,2011年6月郭美美在其實名認證為“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的新浪微博炫耀自己住大別墅,開著瑪莎拉蒂。隨後郭美美在2012年5月23日手機消費金額7240元,手機顯示所剩金額還有51.37869875億元。這個事情一出,一時間在中共國內整個社會輿論都爆炸了,後來大家都知道了,原來郭美美的“幹爹”是中共紅十字會副會長王軍,因此揭開了中共紅十字會腐敗內幕,從那以後中共國內老百姓絕大部分都不再相信中共紅十字會了,也不會給紅十會捐款。

讓人感到諷刺的是,也許是中共知道自己內部太過於淫亂,於是乎竟然有中共黨員組織不“打幹親”的集體宣誓儀式。而且還堂而皇之的上了新聞,這件鬧劇發生在2015年7月,根據報道:“四川省青神縣300多名黨員領導幹部聚集在縣清廉廣場,集體公開簽名,並舉起右手就不以任何名義任何形式與任何人【打幹親】等作公開宣誓承諾。縣委書記胡國民帶頭在【不‘打幹親’】集體承諾活動現場簽名。現場宣傳紅布上清楚寫著“幹女兒”,這真是讓人笑掉大牙,這等於中共自己承認黨內亂認“幹女兒”之類的事情很普遍,還生怕別人不知道。當然其實是當時習大神上任才三年,根基不穩,習大神把“反腐”和“從嚴治黨”做為恐嚇和清除政治對手的工具,把一眾官員嚇得哭天喊地的,所以下邊的官員也顧不得醜態百出了,紛紛表忠心,但是有時候用力過猛就把內部的醜陋現象給曝光出來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

參考資料:

https://news.sina.cn/2015-07-25/detail-ifxfhxmk6870864.d.html?from=wap

http://www.edubridge.com/erxiantang/l2/wulili.htm

審稿:光耀華夏

編輯:MG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