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說歷史:揭露中共世紀騙局史1956~1960:“大躍進”

  • 作者:一顆星星
  • 制圖:透明的遮羞布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30日電/西喜社——

毛在“雙百運動”失敗之後,並未停止保衛自己獨裁統治的步伐。(本來是想借助高知清黨整風,沒想到弄成高知反黨,最後迫不得已發動“反右”。)已經把“鬥爭”這一本質寫進了血液裏的毛,心中十分清楚,只有不斷的發動運動,“與天鬥、於地鬥、與人鬥”,在鬥爭中才能把自己的對手一個個清除。於是,依舊是中共“偉大領袖”的他,開始計劃“大亂中求大治”。

毛首先推翻了周恩來、陳雲等帶領經濟專家制定的前途看好的“第二個五年計劃”。(1953年~1957年的“第一個五年計劃”,在國家百廢待興的情況下,經濟的發展與增長還是非常引人註目的。而“第二個五年計劃”才是真正的經濟建設的開始。)

事情緣於1957年,蘇聯科學家放出了人類歷史上的第一顆人造衛星,世界矚目。而赫魯曉夫同誌也在毛面前大放厥詞,揚言蘇聯要在十五年內超越美國。(1957年,毛訪蘇參加慶祝十月革命四十周年。)

一向好大喜功的毛,本就對周所制定的“二五計劃”有所不滿,一聽此言頓時來了精神,於是便信口雌黃的吹出“中國要十五年超越英國”的“偉大目標”。借此機會,毛也正可以砸亂一切後“亂中取勝”。(親愛的讀者朋友們,但凡有一些經濟知識的朋友們都知道,一個國家經濟的增長與目標,需要根據經濟的發展規律,經過科學的論證、計劃與實施,可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吹出來的。腳踏實地、實事求是的發展是世界上每一個正常國家的運作方式。無奈今天的中國,我們依舊能看到這種“冒進”,“假大空”現象的存在。)

回國後的毛先是在南寧會議中以“反對‘冒進’就是反革命、反馬克思主義”為由要罷官周恩來。之後又豎起“三面紅旗”,即“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南寧會議後,周恩來親書“檢討書”以檢討“反冒進”的錯誤,並主動請辭總理職務。周的“以退為進”並沒有讓他失去總理的職位,最終他在總理的職位直至去世。)

所謂“大躍進”反映在城市的工商業中,便是“以鋼為綱”的“土法大煉鋼”。1957年中國的鋼產量已經達到535萬噸,國務院把1958年的鋼產量訂為650萬噸。但是相對於毛所號召的“十五年趕超英國”,這一指標顯然太慢。所以,在毛的心中,這一目標應該“翻一番”。但是650萬噸的目標相對於當時中國的工業基礎已屬於超額,而毛提出的“翻一番”便屬於絕對不可能完成的神話。

不可一世的毛堅信群眾的力量攻無不克、戰無不勝。老蔣的四百萬軍隊都被中共打得丟盔卸甲,兇狠美帝都在朝鮮戰場上被英勇的誌願軍“打敗”。區區百萬鋼鐵又算什麽?中共向來都是“外行領導內行”,對於那些專家的意見更是不屑一顧了。所以在毛的“聖旨”下,1958年的鋼產量被訂在了“翻一番”的1070萬噸。根據薄一波的回憶,及其它官方記錄,1959年的鋼產量被訂在了更加荒唐的3000萬噸;1962年則被訂為8千萬到1億噸……

指標訂的太高了,全國的鋼廠根本辦不到怎麽辦?為了響應毛主席的號召,為了完成生產指標,從秋季開始,全國各地便搞起了“全民大煉鋼”。全國各省的省委書記也在主席面前誇下海口,使毛“龍心大悅”。

為了博得“聖心”,於是乎各省市自治區的“土皇帝”們蜂擁而起,大煉鋼鐵。終於,老百姓們家中的鐵鍋、鐵窗、鐵床、鐵門、鐵鎖、鐵釘……凡是鐵的東西統統上繳,全部被投進了土質小高爐。

上至大部長、大教授、大將軍,下至販夫走卒、毛頭小孩,總之農民不下田,學生不入校,“夫妻不上床”,九千萬人披掛上陣,沒日沒夜的大煉鋼鐵,最終煉出了幾百萬噸在工業上毫無用處的“鐵疙瘩”……

而“大躍進”反映在鄉村與農業方面,便是“以糧為綱”的“人民公社”了。在全國“土法大煉鋼”,百萬座“小高爐”的熊熊烈火照耀之下,中國農村就在黨的要求下,百萬個“初、高級合作社”在數周之內就被合並成26425個“人民公社”了。

“吃飯不要錢”這種“共產主義生活”也確確實實的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實現了。有了“趕超英國”的目標,鋼產量要翻番,糧產量自然也不能落後。毛號召大家“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發揚敢想、敢說、敢幹的精神。”總共中央也提出了“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口號。於是全國各地又掀起了糧食大躍進的高潮。這一“號角”吹響不久,各地便開始“放衛星”,捷報頻傳。

《人民日報》從1958年6月開始陸續刊登全國各縣書記們報來的“喜報”。先是河南遂平縣衛星人民公社爆出小麥畝產二千一百零五斤的新聞,算是放了第一顆“高產衛星”。

以後各地逐漸加碼,到第29顆衛星出現在《人民日報》時,畝產已達七千三百二十斤。以後連地處高原的青海,也參加了這場“衛星”大合唱,打出八千五百八十五斤的牌子,鎮住了各路“好漢”。

水稻就更神了,報上的數字一個比一個驚人,七千、一萬、一萬五,乃至湖北蹦出了三萬七、安徽蹦了四萬三的“奇跡”。到了九月份,一行特大鉛字赫然出現在《人民日報》上:“廣東窮山出奇跡,一畝中稻六萬斤”。

為了說明此數字之不虛,那篇報導特地強調,省委秘書長在場驗收,決非胡吹亂說。至於整個大躍進運動的頭號冠軍則屬廣西環江縣,中稻畝產十三萬斤!

8月間,湖北麻城縣稻子畝產三萬六千九百五十六斤的消息見報時,《人民日報》特別發布了一幅新聞照片,顯示四個小孩站立在田間的稻穗上,照片下的說明是:“孩子們站在上面就像站在沙發上似的。”不過,這個奇跡很快又落伍了。一個月之後,又一幅照片問世,其說明為:“三個人站在上面也壓不倒。”

制造新聞的不光是報紙,還有黨的宣傳部控制的電影制片廠,尤其是黨的一大喉舌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該廠在大躍進鬧得最紅火的時候制造了一系列荒唐透頂的消息,比《人民日報》有過之而無不及。

它拍攝了一部《沸騰的廣西》。這是一部紀錄片,裏面有這麽一個鏡頭:一群頭戴草帽的農民在割稻子,右邊沈甸甸的稻穗上散亂地放著幾叠茶碗,一只顯然盛滿開水的大木桶,桶上寫著兩個大字:“請茶”。字幕上出現這個鏡頭的同時,畫外的解說詞是:“羅城縣創造了稻子畝產十三萬斤的高產衛星。”

這部紀錄片還有一個同樣驚人的新聞:某人民公社“放射了震驚全國的日產鐵二十萬噸的大衛星”。後來這部片子的攝制者還撰文介紹這個公社:“這是多麽了不起啊!他們一天的幹勁,等於完成全廣西1958年全年的產鐵任務。” (《電影畫報》一九五九年第二期)

親愛的讀者們,就算在科技如此發展的今天,縱觀全世界,又有哪個國家的能達到當時“人民日報”所報的畝產數量呢?中共的宣傳主媒竟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厚顏無恥的向全國人民,向全世界編造謊言吹牛皮……(至今未改)悲哉!那一段時期的《人民日報》和黨媒的紀錄片新聞必將在歷史中成為讓後人怡笑千載的笑柄……

可能有的讀者心中會有疑問:為何沒有說真話的記者、公知、幹部站出來?讀過前面的小節,再略加思考,您就會很清楚:誰敢站出來?

一場“雙百運動”之後的“反右”把數以萬計肯說真話的黨內外新聞工作者及高知打成“右派”,全部去“蹲牛棚”勞動改造去了。剩下的不是秋後寒蟬,便是“墻頭草”,不可能指望這些人挺身而出做批評,說真話。

就連身居高位的周恩來、劉少奇、鄧小平等都跟著配合鼓吹,其他人又有何本事“扭轉乾坤”呢?中共就是用這種“鬥爭”的高壓方式,把黨內、黨外,從上到下治理的服服帖帖。(時至今日的中共,依舊在走這條“鬥爭”的老路。)

當時中共對農村糧食征集的政策美其名曰“統購統銷”:糧、油、棉、麻等主要農產品,除了政府規定的可以留給農民自己食用的份額之外的部份,全部由國家統一收購、統一經銷。

名曰“賣余糧”,其實是國家先預訂一個全國的收購總指標,分配到各省各地,這是“國家任務”,必須完成的。各地“縣官老爺們”為了向中央獻媚討好表忠心,“放衛星”、“畝產萬斤糧”的牛皮吹的震天響,“國家的任務”可是要根據吹出的“牛皮”實額上繳的。

糧庫的糧食不夠怎麽辦?繳口糧,甚至是種籽糧也要湊數上繳。再加上“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在全國各地的全面鋪開,全國各行業的人力、物力、財力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這種影響在以後的兩年中直接造成了幾千萬人的死亡。這,便是中共口中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

編輯:螞蟻兄弟;校對:阿伯塔;發稿:信心的選擇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