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330II: G-Fashion一定做到讓你穿上後一生愛不釋手

編輯整理:

康州盤古農場:Ara;紐約香草山農場:貝貝&<文V>🦅&清泉石上流;

華盛頓DC農場:湘江之水;日本東京方舟農場:山川異域

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3月30日 文貴直播:GFashion的設計,材質都是唯一;警告投資G系列不要被騙,所有代持代購都必須上報聯盟;好萊塢,華爾街大佬都將加入以毒滅共中談到了某基金的破產將使科技股暴跌使中概股受重創;談到了G-Fashion一定做到讓你穿上後一生愛不釋手;談到了戰友們要睜開眼睛把自己當人看,被人騙是對你自己人格的侮辱;談到了防止戰友們在經濟活動中被騙的四條注意事項等內容,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直播中涉及的不同側重點逐一上傳,以下為本系列第二部分——G-Fashion一定做到讓你穿上後一生愛不釋手

2021年3月30日 文貴直播:GFashion的設計,材質都是唯一;警告投資G系列不要被騙,所有代持代購都必須上報聯盟;好萊塢,華爾街大佬都將加入以毒滅共時間點13:14——

行了,前奏剛才是。兄弟姐妹們好今天是3月30號2021年,大家如果能記得2020年的3月30號在幹啥了嗎?咱記得吧兄弟姐妹們,有誰記得在這兒說說。

(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我看誰說的,野村證券,七哥,這麥穗扣的衣服漂亮,醬香小螞蟻啊,醬香小螞蟻,絕對不是一般人,不是一般人呐,你不是一般人]這個衣服啊,很 ,中國人一般不敢穿這種藍色,中國人因為穿不起來,這個絲是高絲,咱們這個醬香小螞蟻為啥我說你厲害呢,麥穗扣衣服呢,這個衣服就是最值錢的還真不是這個料子是真這個扣子,這扣子是金絲編的麥穗扣,然後是現在咱們信仰之星,這邊這邊,哈,摸錯了,七哥的手摸這地方老是摸錯地方,摸不對地方。

信仰之星非常的舒服,裡面還有一個這樣一個Cashmere的襯,你看看,非常的舒服,但是很少中國人,今天早上剛才我第一次穿嘛,你七嫂說哎呀這不好看,我看看她沒吱聲,你說今天你嫂子穿了一套衣服超級漂亮,那個叫做絲合Cashmere的,你嫂子穿的,她很少穿皮鞋,今天穿一皮靴,哇撒,蹬上一皮靴老酷了。然後我說你穿挺好看,咱也沒法和她吵架呀,你跟人家吵架、你跟家裡大領導吵架你有好日子過嗎?是吧,沒好日子過。

但是她不知道哦,因為很多中國人啊他不敢穿這個藍,這個藍它是有獨到的特色,非常非常的漂亮,就這種,你看你看,你看你看,是吧,就是舒服,按山東話說這叫熨帖、很熨帖,吃好了叫吃的很熨帖,穿的很熨帖、很舒服。我們山東老家舒服叫熨帖,很熨帖。咱們真是醬香小螞蟻高啊,這戰友一眼就看出來哪值錢。

(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G-TV測試版2020年3月30號上線的,虎嘯東方,中,中中中中,虎嘯東方,虎嘯東方,相當的厲害啊,雄鷹翱翔,七哥好,念念我,謝謝七哥。現代化的傳統服裝,Miles ,Miles Guo is hero ,Kottens。我可不是什麼hero,啥hero都是騙人的。叫文駿,文駿啊。城外民夫戰友,文駿,文友,七哥念念我。沒問題。沉默不是金,拳打趙家人,買暴G-coin,七哥念念我,小豬胖胖681,然後韓國姐姐,BBQ and韓國姐姐。這是老戰友了。兩隻小兔子 小餃子戰友,ANT。這我知道,我是小螞蟻,很好。蔡桃惠,我來了,七哥,我來了我來了。七哥的眼鏡帥有型,顏色和國旗一樣]。

還真跟國旗不一樣,看這顏色和咱這國旗還是不一樣。中國人不太敢穿藍色,不太敢穿藍色。但是我們的路波切不是在直播中講了嗎?是不是?未來就在天空中。就是我們的新中國聯邦旗子信仰之星49個星叫天空。還有一個就是藍色天空藍,但是這個藍的是咱們G-Fashion的。這是你看看啊,王雁平是昨天剛從洛杉磯回來,過去兩到三周吧是兩周是三周我忘了啊,一直在洛杉磯,帶著所有的投資機構的律師還有會計師到洛杉磯去。

在洛杉磯這幫傻貨,你說這G-Fashion有多傻,她跟人說“一個月多少錢成本”?他們說”哎呦七十多萬吧”。然後她說“再算算”,“一百多萬” ,他都不知道一個月多少成本。最後人說“你算算,把你這個財務賬給你算算”。一加一個月200萬美元。就洛杉磯就200萬美元,戰友們你想想咱那個網站上才掛了多少件衣服啊?掛了多少件衣服?然後他們跟我算“郭先生你在直播中說設計費是銷售額的五倍”。他說你錯了,50倍都不止,設計師是銷售額的100倍還多。他說就短短這幾千萬美元就花出去了,你想啥呢郭先生?我一聽這我也嚇一大跳,我說這下去還得了嗎?他說“這很簡單,你只要不賺錢,你只要不賺錢,你這就是要賠大錢”。

我們新來的你知道是香奈爾的美國總裁來,人家總裁在哪兒辦公知道嗎?香奈爾總部就在我家對面是曼哈頓最貴的也是全世界最貴的寫字樓。豐田、愛馬仕、還有勞斯萊斯引擎、勞斯萊斯汽車全在對面兒叫nine west西九號,就在58街西九號你查查這個樓。就在我們家對面兒白的每次你看那個樓,五層樓香奈爾在那兒,250美金一尺。

我原來的合作基金在那樓上最頂樓280美金一尺、一簽合同簽20年,一年大概將近兩千萬美金的租金簽20年。人家香奈爾在那塊五層樓,它一年最起碼五千萬美元最低,五千萬美元一簽20年,你看多少錢去了?十來個億租辦公室!人家這總裁到咱G-Fashion來工作來了。你看看人家是吧,人家這個寫字樓就在那塊兒一年要幾千萬,四、五千萬美元,光寫字樓。

然後王雁平原來對洛杉磯這個G-Fashion橫挑鼻子豎挑眼的,她跟G-Fashion搞得非常不愉快,然後他們一提王雁平就頭都大、都怕她。結果王雁平這回是和投資機構者到那去了幫他處理問題,哇塞!所有人都愛上王雁平了,說每個人都覺得王雁平太酷了。

到那塊兒去以後,就王雁平被培養這十幾年,從法國留學回到中國,第一個工作她本來家人找的是國營企業,她家裡人都是共產黨員,很好的工作,她去了盤古,第一個工作,我是她第一個老闆啊當時是。然後到了盤古以後,就在董辦工作,然後主要是對外,這十幾年把她培養得,結果這回在那塊工作兩三周,所有的這個洛杉磯跟我說,他說王雁平太酷了,沒有一句廢話而且事情都說重點,每個人都喜歡她喜歡得不得了,現在還解決了很多問題。

那麼G-Fashion王雁平原來就心裡面有點看不起人家似的,老玩大的是吧,覺得人家好怎麼著,結果一看這回她傻眼了,王雁平也被改造了,她一看人家那真的G-Fashion從設計師出來→畫草圖→審圖→設計師審核→審核完再看再選擇出來→然後選料子→然後打版,打版師→打版師完打完版再修正→修正完再樣板,咱光買LORO PIANA  的衣裳就這樣就這料子,幾百萬美元打版也就幾千萬人民幣,她看到料子全都傻眼了,王雁平也不捨得花那麼貴的錢去買那個料子。

我可以告訴大家,你看我穿那幾個就T-Shirt了嗎戰友們,你們看了嗎G-Fashion,我可以告訴大家任何一件那T-shirt你在任何一個名牌店買就是二檔牌、一檔牌哪一個都在3000到5000美金,因為它成本就給你弄住了,它成本那擺著呐,那個料子是在視頻上看不出來的,王雁平看了以後傻眼了,王雁平一件G-Fashion都沒有,結果到那以後人家給了她6件,3件穿不上,她太胖了,啊哈,然後號太小,3件她穿上了,我還沒看還沒穿,昨天我見她沒穿,好幾周沒見了。

昨天你七嫂穿了一套G-Fashion,哎喲那個漂亮啊,誰一看,Ho~~~(驚豔讚美….. )漂亮,就G-Fashion的衣服,就是咱們現在做的有些件不是太好的,但絕大多數未來都會成為孤品,不會有人再花這價錢讓你買到這個衣服永遠不可能。

頭兩天我這是在家裡面,我們家郭美從來不買名牌,我妮子都是買國內那淘寶衣裳,然後老跟我爭執,爸爸你別老以為淘寶就不行,淘寶的品質真的是挺好的,然後就跟我講什麼什麼什麼,哎喲我的媽呀給我講半天,你說俺倆一為這事就吵架,我這閨女是平民派好像他爹就是貴族派,我說你爹也是草根,我說的是藝術是設計,它絕對淘寶網上很多東西它不一樣,國內很多工廠產的東西,別說,她說大多數都是中國產的,她說這個沒有太大差距,我這閨女跟我老吵架,你說咱也不能老吵啊。 我說差距很大,它絕對很大,首先在設計原創上,這點她承認。再一個關鍵在國內的材料,材料差距太大了。

所以說我這個王雁平看完以後她說:老闆真明白了。 就你在G-Fashion這個衣服我可以說今天誰買了你都是賺的。因為這都是賠錢,現在G-Fashion現在對G-Club會員傻眼了,說這G-Club的人買走以後怎麼可能賺錢永遠不賺錢,說新來的這些G-Fashion管理層說你們這麼賣G-Club怎麼能賺錢呢? 這本來就G-Club就不是讓你賺錢,當然就不讓你賺錢啦,為啥要買你的卡啊? 為啥每年要繳你管理費啊?當然你就不能賺那麼多錢啦,你有一點點意思就行了,有些你還得賠錢呢,對吧,就這麼簡單,你能維持住,最重點的下一步你賺錢是把它變成了G-Mall,就是像G系列的亞馬遜一樣,對吧?所以說這是戰略,後來他們經過這幾周開完會以後。 她認為一旦做大絕對了不得,認可了我這種商業模式,所以這投資機構者吧都傻子呢以為有錢。

(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大聖文越,大聖文越戰友,蒙古風情。哎對了真是啊,蒙古風情,有點兒]。 所以說戰友們要這個衣服啊、這個服裝啊、藝術啊,這真得的搞明白它的概念,它是藝術品還是工業品,我們的G-Fashion要的是什麼?愛馬仕的工藝就是它的品質,我們要的材料是什麼?Loro Piana,Loro Piana,我們要Lora Piana的那種材料。要的什麼樣的設計呢?要的是日本的Yohji Yamamoto,還有Sling、還有Riko Ovan,還有Chrome Hearts這種設計唯一型、現代型,這是我們要要的,絕對藝術化的唯一性的設計。但是要的大廠的那種工藝,他們賣的就是工藝嘛。但是我們要獨創性,材料世界上最好的。所以說很多人他搞不明白,這就是真正的。王雁平知道G-Fashion 值錢了她傻眼了,她每件她都會珍惜。你像在她頭一段時間搞了個笑話送給咱們幾個戰友的褲子,送了一些,送給郝海東先生的、葉釗穎妹妹的,送去了幾個月他們都沒有收著,被UPS給扣住現在找都找不著了。

然後送給老江、送給了科學家還送給了路德,送給科學家的是用Cashmere設計的,Cashmere那個料子就是LORO PIANA都是打版的,都是做的給大家用的,那件衣服任何一個如果是大牌裡面兒的一定是一萬三到一萬五美金一件的,咱們做下來成本幾千美金。那麼給科學家做的呢她就寄去了Cashmere的,科學家給我拍了照片“啊,太舒服了、太漂亮”。老江財神也發了個信息,說:七哥,謝謝你,我收到的褲子太棒了。我說,江財神你知道嗎那是Cashmere的,那要在任何品牌都一萬多美金,老江說是嗎,我看不懂。欸,這事兒就過去了。

頭兩天兒他們給我看那個成本的時候說這光買那個料子就花兩三百萬美元,哎呀我說你們瘋了打版幾百萬美元。我說怪不得你們送這些戰友、科學家、路德、江財神都送這個都是Cashmere的,欸,但是我發現江財神那個上面成本才多少錢,成本才八百美金。就是我穿的那個絲的呢市場價是一千八,成本下來應該是大概在五百多美金,如果計上行政成本大概是八百多美金。我這覺得不對呀,這老江怎麼是八百美金,上面寫材料沒寫清楚啊,後來一問我們那個現在G-Fashion咱們戰友在那兒工作呢,是吧?二把手是咱戰友,三把手也是咱戰友,說老江那是絲的,我馬上說老江你把褲子拍給我看一看,老江一拍是絲的。

那就是那個絲的就一千多美金,就這個料子(指郭先生自己身上穿的)差不多啊,顏色是黑的。那跟Cashmere是不一樣,但是它經典是絲的。你看我穿的很多就是絲的很多是棉的,然後就是Cashmere的,還有絲和Cashmere的。但是那個褲子你要過去買,就是原來最早咱已經把這專利買了一千八一條,而且每年也就出個四五款。就是買這個褲子我才認識了這個設計師叫Dony,就是咱們那個Dony很酷那個男孩兒,很酷的男孩兒,現在是咱們G-Fashion設計師之一。咱們那個總裁凱米爾是洛杉磯潮牌店叫Allen Lorenzo這個牌子,Lorenzo這裡面兒工作了26年還是28年,他就是那個創始人之一。所以說,這都是所有全世界人到洛杉磯買潮牌就到這幾個店去:Chrome Hearts、Allen Lorenzo,這幾個人全讓我挖過來了,這就是G-Fashion!

所以王雁平這回去了以後她感受深刻,她說你選這個人,原來他倆死磕,凱米爾一聽說王雁平的聲音就發抖害怕,啊~~~~~就害怕了,哎呀~~~~就是不行了,就像魔鬼一樣,王雁平就老呵唬人家。但這次他對王雁平佩服得五體投地,覺得她太有執行力太有能力了,腦袋清楚而且看事情很有站位、很有高度。那同時王雁平對凱米爾也有個看法,就凱米爾這個品牌愛到心裡面去了,人家家是法國人老娘都很大歲數了,現在連給老娘打電話時間都少了。王雁平昨天給我說,她說她覺得她一年前見的凱米爾和現在覺得凱米爾老了十歲,就是凱米爾每天要給義大利打電話,啊~~~就這義大利的廠家,你知道嗎,真老了十歲,真用心了!

她才知道每一件G-Fashion 出品都是這麼難,每一件產品都是我們的原創,要經歷這麼多東西。而且王雁平就跟他商量說是不是有些在義大利的廠生產的東西咱拿來以後有些款咱還能用,哇,這個凱米爾就是刺激得受不了,說絕不可能、絕不可能、絕不可能。我太瞭解凱米爾了,就是凱米爾絕對不會接受你抄別人的,他絕對不會允許的,他認為對他是個侮辱。那麼這些大牌裡面兒有的很多產品,我們在它那個打版之外加上我們的logo進行我們這個設計融合以後可以,但你是完全抄人家的他是不會接受的、他是不會給你幹的。

王雁平還擔心香奈爾的總裁能看上凱米爾嗎?結果人家倆見了面以後兩小時,人家嘰嘰咕咕跑一起了成好朋友了。啊!很多背後故事你們還不知道,很大的故事,很大的故事!在這兒我就不多說了,涉及到人個人隱私,很多是跟我們滅共有關係的,就因為滅共人才來咱這兒了。人家一年幾十億美元的營業額到你這個現在百八十萬、幾百萬、幾千萬營業額的一個企業來,那這是什麼概念啦!是吧,

這就是王雁平重新認識,原來每件衣服都不一樣。你看我穿的這個高領的,這low那,我都是試啦!我運動的時候都穿,你嫂子說你穿著這衣服運動?你嫂子說你瘋了啦!我說我就是運動穿我看它這個品質。現在你嫂子天天一開始讓她試G-Fashion時候還不太耐煩啦!別試了吧!我說你得試試你代表我們女戰友試啊!這兩天天天穿著。就是G-Fashion一定做到讓你穿上後一生愛不釋手,否則就一定是失敗的。

昨天約翰摩根我們的J摩根是我們的還是我們新GTV的主席、董事,頭兩天我送給他的,因為摩根先生仨孩子,我送給他口哨,頭一段時間我直播說到送的哨子、送的手鏈、送的戒指、送的那個口罩,他的那個大女兒現在已經18歲了,但是因為他是三婚嘛,還有他夫人超級漂亮,摩根夫人送給他們的。他的孩子去跟她的同學見面,每個人都愛死了咱們的哨子、戒指、手鏈、口罩。發了幾次資訊感謝,昨天又接到另外的倆孩子回來,喜歡的不得了,給王雁平發E-mail表示感謝,說孩子太喜歡了,還有她的同學太喜歡了,這就是魔力啊!你說摩根的孩子,摩根先生都喜歡,都喜歡成這樣,摩根先生也都帶上哨子,這個真是有意思,摩根夫人跟他開玩笑,你帶著掛在脖子上萬一你摔倒了你好吹著叫我。

唉呀,這真是。所以說咱G-Fashion這個藝術性實在是太重要了,它是唯一性它是藝術性,太牛了!所以這次凱米爾對王雁平重新認識,王雁平對凱米爾重新認識,而且王雁平對G-Fashion也重新認識。你想想別說戰友你們理解不了,你們暫時這樣,連王雁平她都是剛剛接受得了,她才明白,什麼叫G-Fashion。

就剛才我們的這個螞蟻兄弟一看這個這是麥穗式的扣,但這個不是普通的麥穗扣,這真的是很特別、很特別的,而且這絕對不是假的工業絲,這是純高絲,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說我今天花那麼多時間講G-Fashion是幹什麼的,我希望戰友們真的是把G-Fashion你不要買了當、真別當淘寶便宜貨去買,因為你要去買那貨你去淘寶買,不要來G-Fashion買。

第二個你要是會員G-Club的話你一定要珍惜你這個卡,一定要珍惜這個卡,因為這個卡你一定要記住,它有你買到的東西是在任何地方買不到的。這個世界最大的悲哀是當你擁有什麼東西時候你從來不懂得它的價值、你從來不懂得享受它、你從來不懂得珍惜它,當你失去的時候你才知道它的美好、珍惜它,那已經晚了。人生的悲劇莫過於如此啦!

兄弟姐妹們,所以說你看我把你嫂子的衣服,我們家來過我們家的人、戰友們都知道我們家的衣櫃裡三分之二是我的、三分之一是你嫂子的,現在你嫂子三分之一也被我占了一半,她現在已經是五分之一了我是五分之四了,都是一個一個掛著G-Fashion,很認真地掛著G-Fashion,我真是把它當成神物來供仰著,因為我知道每一件都來自於我們的內心世界,而不是在國內找一個打打版、Copy Copy,絕不是那樣。所以說兄弟姐妹們講一講G-Fashion。

接上文——

郭先生0330I某基金的破產將使科技股暴跌使中概股受重創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