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 五嶽劍派圍攻風清揚——閆麗夢博士第三份報告

作者:紐約香草山福音部 小草

閆麗夢博士是個真正的科學家:一個真正的科學家首先要有良知,有信仰,不能被金錢、名利收買。她的靈魂里有對人的關愛,她的聲音永遠自由。在我看來,閆博士的第一份報告在於揭露中共病毒特徵,第二份為病毒製作指南,第3份則是在病毒界一對一打擂——閆麗夢是病毒界的郭文貴,是一面照妖鏡,撕下了無數科學工作者虛偽的面紗,所以這幫人急得跳腳。這很好,沒有爭議的真相沒有價值。讓我們FAIR PLAY,用事實來討論病毒問題吧。

閆博士對中共唯一的要求:負責任——對自己國民健康負責任,對事實負責任——這個要求並不過分。當一個普通人發現了危及公共衛生安全的事,報告給上司,但上司不理睬,可多報告幾次又帶來了“你會被消失”的回復。無人關心,冷漠和麻木充斥著香港大學病毒P4試驗室。就是同樣這一幫人聯合著自己的同行,在中共病毒大爆發後,不是琢磨病毒解藥,而是一門心思來和閆博士打擂。用一句四川話來形容他們——“你們真是稀缺”。

閆博士對假話沒有義務回復,但是通過科學一對一打擂能讓更多老百姓知道病毒真相,所以現在閆博士騰出手,把科學界的“丁春秋”、“岳不群”們打出原形。不請自來的建議等於批評,不請自來的評價等於反對。其實大部分打擂者的問題是沒有仔細看1、2份報告——或者看不懂,或者理解錯——還有學術態度不客觀。評論別人之前,這一幫人有以下缺陷:自己有沒有病毒專業資格,搞過病毒專業嗎?這個專業研究了多長時間?有論述、著作嗎?有頂尖方向性發現嗎?評論中是否有客觀證據?自己的態度有偏倚嗎?是否自己被中共利益捆綁?自己的咽喉足夠自由嗎?敢跟閆博士面對面PK嗎?有科學良知嗎?說到底,評論中本應就事論事,別扯什麼身份,又拉扯法治基金和法制社會。畢竟,任何人說真話不需要資格證書。科學真相也本不需要同行的首肯和評價。在學術討論中,拿已經是中共用過的虛假材料來說事,本身就是偽命題。在科學研究中,需要給大家陳述事實——全部不摻水分的事實,不夾帶個人偏好。偏聽則暗,兼聽則明。實際上,出來發聲的都是第三方,真正在局中的沒人發聲——Academy of Military Medical Sciences (AMMS) 沒有發聲。這些人指責閆博士團隊所選取的中共數據有針對性,實際上,我們是已經過濾掉虛假和誤導的真數據。“過濾”花的功夫,搞過學術的人都知道,等於多做了幾個新的研究。

君子不黨。在面對全球大瘟疫面前,這一幫人不是救人,而是互相串連,搞朋黨,愛搞小圈子,固步自封。實際上,不允許有反對聲音的平臺不值得信任,隨意封殺別人聲音的組織一定不懷好意。他們反對了半天,卻還聚焦在第1份閆博士報告,還在自然界學說,仍舊把中共的犯罪推到自然界身上——我認為這是世界上最沒膽的事。到現在,已然沒人敢打第2份報告的擂臺。麻省理工認為我們的數據是假的,那請他們拿出證據來——沒有證據的判斷不可靠。要知道,閆博士是有充分證據的。徐德忠所謂的“完美犯罪”——製造別人找不到痕跡的病毒——中國人的錢被大量用在這樣的研究上,這真是我們的恥辱。中共國沒有一件事的發生是偶然,所有的一切都是預謀犯罪。病毒就是“生死符”,讓人變傻、變弱;打疫苗就像定期服用天山童姥的“鎮癢丸”。

科學圈和媒體界的集體墮落,目的是污名化閆博士。有偏倚的媒體都不做事實檢查,僅是單純地標簽化、妖魔化某個人。媒體只報道事實的一部分,但說出全部事實的報道才叫客觀。假新聞是精神上的中共病毒。由於假新聞造成了大眾認知上的混亂,故有必要一對一地澄清。打擂是讓大眾知道真相——被中共故意掩蓋已久的真相。 

審核:靈性探索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中文推特賬號

英文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英文推特賬號

更多視頻,歡迎關註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YouTube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