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社》精选主题专栏:福克斯新闻主持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为什么媒体、科学界和世卫组织不会调查中共病毒的起源?

《路德社》精選主題專欄組出品

一場仍在進行中的悲劇,其影響已永遠改變了這個國家。就在中共當局報告武漢首批冠狀病毒病例的前幾天,世界衛生組織的一名高級檢查員採訪內容在YouTube上播出。

這位視察員叫彼得-那紮克(Peter Daszak),他談到了他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研究已經進行了超過15年的時間。在採訪中,Peter Daszak還討論了他主導的非營利組織,該組織曾從美國政府獲得數百萬美元。Peter Daszak將其中相當大比例的資金輸送給了中共的武漢實驗室,他稱其為”世界一流的最高標準的實驗室”。其中一些由美國納稅人支付的項目用於所謂的 “功能型增強研究”。這項研究涉及在實驗室中操縱病毒,使其更具傳播性和致命性。在YouTube的採訪中,Peter Daszak暢談了這一切。因為當時,他沒有理由保留什麼。當時,除了少數外交官之外,沒有人會對武漢正在進行的蝙蝠病毒研究表示擔憂。但事實證明,這種研究非常危險。據Peter Daszak說,他的研究以及支援研究的資金,對於創造疫苗以防止下一次全球病毒大流行是必要的,當中,他甚至解釋了操縱冠狀病毒是多麼容易。

Peter Daszak冠狀病毒對於實驗非常有用,你可以在實驗室裡很容易地操縱它們.其中S蛋白對於很多冠狀病毒的作用機理影響很大,包括發生人畜共患的風險。你可以在實驗中得到病毒序列,建立S白質。我們和北卡羅來納大學的Ralph Barrack一起研究過這個問題,將S蛋白插入到另一種病毒的骨架中,然後就可以做一些實驗工作。

在實驗室裡 “你可以很容易地操縱它們”,這記錄在2019年12月9日的訪談中。不久之後, Peter Daszak就不再接受關於他的病毒實驗採訪。但人們開始問一些讓他不舒服的問題。是不是有一個先進的病毒學實驗室,這個實驗室的病毒防範協定並不嚴格,地點非常接近第一次爆發的地方?現在大家都知道了,確實有。但 Peter Daszak並不想談論這個問題。所以他和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其他官員想出了另一種解釋來說明這場病毒大流行。

他們告訴世界,這種病毒很可能是從一種外來的哺乳動物身上出現的,這種哺乳動物由於某種原因被賣到武漢的一個海鮮市場。他們說這就是事情的真相。媒體相信了這種解釋。後來我們發現這不是真的,從來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中共病毒的感染源於食用穿山甲。

武漢當地人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Peter Daszak並沒有道歉,只是不斷把注意力從實驗室起源中轉移開。4月,他在節目《DemocracyNow》中說:”這種病毒從實驗室洩露的想法純屬扯淡。這根本不是真的。我已經和那個實驗室合作了15年,其中都是世界上最優秀的科學家在那裡工作。”

Peter Daszak從那時起就堅定地宣揚這種說法。

去年夏天,他在《衛報》上寫了一篇題為 “忽略那些陰謀論:科學家們知道Covid-19(中共病毒)不是在實驗室裡創造的 “的專欄文章。然後在推特上反復強調了這一點。如下:

DASZAK病毒功能性增加研究與COVID(中共病毒)的起源無關,除非你相信陰謀論。

這個國家的幾乎所有媒體都全力地把Daszak的說法當作事實來重複。早在一月份,國家公共廣播電臺(NPR)就報導:”中共武漢的一個海鮮市場被指為目前席捲全球的冠狀病毒爆發的可能來源。”人們並不清楚NPR電臺有沒有派人去武漢實地考察,但不知為何,他們清楚地知道病毒來自半個地球之外的中國中部。以探險著稱的《國家地理》也不知為何就認定了武漢海鮮市場就是病毒的起源地。但有些人還是有疑問。其中之一是Alina Chan,她是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布羅德研究所的分子生物學家。Chan注意到冠狀病毒有一些奇怪的地方。它的基因組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即使這種病毒,已經經歷了數萬億次的複製。這就奇怪了,通常情況下,從動物身上傳到人類身上的病毒,必須迅速適應人體的宿主。2003年,SARS病毒的傳染就是這樣的:早期的SARS病毒與後來大流行的SARS病毒看起來很不一樣。但這次冠狀病毒並沒有這樣的表現。事實上,它似乎是為人類傳播而定制的。

當Chan發表了一篇關於她的研究結果的論文時,Peter Daszak攻擊了她。他稱Chan的結論是 “荒謬的”,是 “陰謀論”。大多數媒體機構也跟著起哄,這個故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畢竟,Alina Chan只是一個分子生物學家。她知道什麼?很容易被人們忽略。

這種事情也發生在一位叫閻麗夢的中國病毒學家身上,我們在本節目中採訪過她。閻博士疫情初期就在在武漢工作,但美國媒體把她當成一個瘋子,一個陰謀論者。

但之後,這些說病毒起源來自實驗室是陰謀論的人可能更難否定這個“故事”。周日,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前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告訴CNN,根據他所知道的一切,他也相信冠狀病毒很可能來自武漢的實驗室。

Robert Redfield:我還是認為武漢這個病原體最有可能是來自實驗室洩露,別人不相信,那也沒關係,科學最終會弄明白的。許多實驗室裡正在研究的呼吸道病原體感染的工作人員被感染上的情況並不少見。

很難把Robert Redfield歸為Q組織的狂熱者或瘋子。Robert Redfield是一名前陸軍軍官,他一生都在研究病毒學。這並不意味著他對所有事情的看法都是正確的,事實上,在這次大流行期間,他經常是錯的。但這確實意味著,他說的話值得仔細評估。這也是記者的職責,雖然這種說法沒有被證實,但記者會調查那些有一定道理的說法,尤其是對國家的有巨大影響力的說法。

可是這種事情並沒有發生。MSNBC和CNN的科學家們,就是那些讓Alina Chan沉默的人立刻展開了媒體反擊工作。

ERIN BURNETT在CNN上說:前疾控中心主任Robert Redfield認為COVID -19起源於武漢的實驗室,但是很明顯,並沒有確鑿的證據支持他的這個理論。

SCOTT GOTTLIEB在CBS說:除非你把最多的冠狀病毒集合起來,並把它們放在實驗室裡,否則實驗室洩漏理論似乎並不靠譜。

ALI VELSHI在MSNBC上說: 關於病毒起源於中共武漢實驗室的理論,Dr. Anthony Fauci告訴國家地理雜誌說:”這種病毒不可能是人為或故意操縱的。”

CHRIS HAYES 在MSNBC上說:科學家和美國情報界一致認為這種病毒不是人為的。它來自自然界,不是來自實驗室,右派很多人都喜歡 “從實驗室逃出來 “這個詞,因為它聽起來像是漫威電影或漫畫書裡的東西。他們說的是一種人為製造的病毒,中共把這種病毒武器化,直到失去了控制。

所以科學家和美國情報界一致認為:它不是來自實驗室。當然,最有趣的是,我們到現在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因為無論是哪方都沒有確鑿的證據。那麼,為什麼這些自詡為電視上的醫生和喜歡侃侃而談的人會瞬間把它變成政治性的,瞬間就能確定自己無法證明的東西。例如:《紐約時報》立即發表了一篇題為 “前CDC主任贊成被曝光的COVID-19(中共病毒)起源理論 “的熱門文章。《泰晤士報》稱,”情報機構沒有證據表明冠狀病毒從實驗室逃出。”

但這不完全是真的。這並不是一個確定的問題。去年4月,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辦公室發表聲明,指出情報界沒有排除武漢實驗室洩露的可能性。

情報官員表示,他們將 “繼續嚴格審查新出現的資訊和情報,以確定疫情是通過接觸受感染的動物開始的,還是武漢的實驗室發生意外而導致的。” 就在上個月,國家情報局局長還堅持這一說法。

那麼,為什麼這麼多人試圖斷然否定這些說法,好像他們知道似的?為什麼他們要讓這位前疾控中心主任保持沉默?答案的一部分,當然是:保護中共。因為世界衛生組織(WHO)是由中共資助的,當然世界衛生組織會努力保護中共。本周,世界衛生組織發佈了一份所謂的關於冠狀病毒起源的 “報告”。只有一位美國的研究人員參與了世界衛生組織對病毒起源的調查。猜猜他是誰?對的,就是Peter Daszak,驚喜嗎?

你猜Daszak和他的同事們在 “調查 “中發現了什麼?中共是無辜的。在世衛組織長達120頁的關於冠狀病毒起源的報告中,只有兩頁專門論述了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

報告承認:”雖然罕見,但實驗室事故確實會發生,全世界不同的實驗室都在研究蝙蝠冠狀病毒”。”武漢市疾控中心實驗室於2019年12月2日搬遷到海鮮市場的附近。這種搬遷對任何實驗室的運作都會造成干擾。”

但同時世衛組織表示,別想多了。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 “極小”。那到底為什麼“極小”呢?報告中說:”在2019年12月之前,武漢任何實驗室都沒有與中共病毒密切相關的病毒記錄,或者基因組,來證明提供了SARS-CoV-2基因組。”

換句話說,我們沒有找到檔線索,因為中國沒有留下任何資料。

世衛組織想讓你知道的是,”如果有哪個實驗室能阻止致命病毒逃入世界其他地方,那就是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因為武漢從事冠狀病毒診斷,冠狀病毒分離和疫苗開發的三個實驗室都擁有高品質的生物安全級設施,管理良好。”報告中寫道。

所以,案件可以結束了。順便說一下,這與美國外交官的第一手證詞相矛盾,他們進入實驗室後說:”哇,這看起來很危險”。但根據世衛組織(WHO)的說法,中國和世界衛生組織沒有做錯什麼,所以不要再問了。有趣的是,人們並沒有停止追問。周日,一位前國家安全官員告訴CBS,世衛組織的報告具有朝鮮晚間新聞廣播的可信度。

這位名字Jamie Metzl的前國家安全官員曾在克林頓政府任職,是世衛組織諮詢委員會,不是右翼分子。

Jamie Metzl說:“我不會真的把現在發生的事情稱為調查。這本質上是一次精心陪護、精心策劃的考察,全世界的人都在想像這是某種完整的調查。其實不是的。這群專家只看到了中國政府希望他們看到的東西,因為,中共對誰能參加這次考察有否決權,並且世衛組織還同意了。想像一下,如果我們要求蘇聯對切爾諾貝利核事故進行聯合調查。會是什麼情況?一點意義都沒有。

那麼,為什麼這麼多身居要職的人,包括所謂的科學界,都如此堅定地認為這裡沒有什麼可挖掘的真相?

這裡給大家一個建議:去年,羅格斯大學的微生物學家Richard Ebright在波士頓雜誌的採訪中解釋了為什麼科學界可能要隱藏這樣的大流行病的起源。他說:”對於從事功能增強型研究的相當一部分病毒學家來說,避免研究經費的限制、避免實施適當的生物安全標準、避免實施適當的研究監督是強大的動機。”

另一位科學家,來自麻省理工學院的Antonio Regalado對此的看法更為直接。他說,如果確定病毒來自實驗室,那將會從上到下,粉碎整個“科學界的大廈”

”科學大廈“是華盛頓的每個人都希望維護的。正是它給了政客們在過去濫用權力改變選舉,消滅數千家小企業,使某些行業變得更加富有和強大,並摧毀其他行業的權力。

明天,估計拜登政府不會宣佈對冠狀病毒的起源進行新的調查,他們對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很滿意。相反,他們將宣佈這個國家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加稅計畫。也許是最大的一次,預計總金額將達到3到4萬億美元。大部分成本將落在中產階級身上。與此同時,中國共產黨不計後果和不誠實將美國從全球優勢地位的地位上打落,並在此過程中摧毀了數百萬人的生命,卻不用支付一分錢。他們會更富有,而我們越來越窮。預計這種趨勢會繼續下去。有趣的是:甚至沒有人建議中共對COVID(中共病毒)進行賠償。甚至沒有人可以說出這個詞。賠償是美國要支付的,永遠都是。

原文鏈結

【文章僅限作者個人觀點】

本文作者:林林虎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玫瑰新聞群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路德社精选

路德社精选栏目-喜马拉雅新西兰奥克兰伊甸农场新闻组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3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