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說歷史:揭露中共世紀騙局史1956~1960:“三年自然災害”

  • 作者:一颗星星
  • 制图:透明的遮羞布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30日电/西喜社——

1959年至1961年這三年的時間裡,中國大地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大饑荒”。 “人相食”、“民易子而食”、“餓殍遍野”這些在史書中才能見到的人間慘劇,確確實實的發生在了現代中國這片土地上。

中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飢荒歲月之時確會有貧民流浪乞討的現象。但是,是什麼導致了在現代化的社會中發生了這次“飢荒”?並餓死幾千萬國人,甚至達到人吃人,和吃自己孩子的程度呢?尤其是它發生在 “為窮人翻身而革命”的中共治下的人民中國。

而餓死的幾乎全部都是最可憐的,也正是中共最要替他們“翻身做主”的貧下中農。時至今日,中共的國家的領導人,和中共的那些“黨史”、“國史”專家們,對此都是諱莫如深,不願提及。非提不可時,就以“三年自然災害”搪塞了事。

至今,這段時期的真實檔案和數據還未對外公佈。但是,很多有良知的專家、學者,通過對當時各種資料的整理、匯總、分析,及對當事人的訪談。抽絲剝繭的把這段真實的歷史留在了書中。

在閱讀這些書籍的時候,一幕幕人間慘劇展開在眼前,筆者的心情是沉重的。篇幅所限,對於那些人間慘劇本文不做過多描述。讀者們只要了解三個問題,就會發現,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又是中共徹頭徹尾的一個謊言! ——這三年真的有自然災害發生嗎?是什麼導致了缺糧造成飢荒?到底死了多少人?

這三年真的有“自然災害”嗎?

雖然說中國疆域遼闊,地形複雜,是世界中自然災害頻發的國家之一。但是相關的書籍及數據記錄可以很明確的告訴我們,1959年至1961年,這三年期間中國根本沒有發生過嚴重的自然災害。

《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的作者楊繼繩先生,以科學的態度,對這三年中中國的自然災害情況進行了嚴謹的調查。

楊繼繩先生首先用官方數據進行了分析,分別對比了1950年-1983年的全國自然災害、受災、成災面積及糧食總量情況。當然,熟悉中國官方統計數據的朋友們應該很清楚,中共官方的統計數據歷來都是假的,是為政治服務騙人的。

而作假做出的統計數據,當然不符合統計學規律。楊先生對官方數據調查出的結果是:糧食減產數據與受災嚴重程度不呈正相關關係。

繼而,楊先生又對全國各地的350個站點的氣象資料進行了分析。別分對降水量、生產季降水量、年平均氣溫……等一系列氣象專業數據進行了對比。最終得出的結論:“1959年至1961年,這三年間,全國范圍內既沒有大面積旱災和澇災,也沒有大面積低溫災。這三年是“正常年景。 ”

治學嚴謹的楊先生又對全國120個水文站點的資料進行了分析。通過對歷年來的水文數據對全國的旱澇情況進行對比。最終得出的結論,這三年依舊是“正常年景”。

是什麼導致了缺糧造成飢荒?

閱讀過上節(“大躍進”尾段)的朋友們應該已經知道,在中共制定的“統購統銷”糧食政策下,農民口糧的多少本就由政府決定,只能算作是剛剛達到“糊口”的程度。而一向對上級吮癰舐痔,諂媚獻好的底層官員們,虛報實繳,把農民的口糧,甚至是種籽糧都繳給了國家。勤勞質樸的中國農民們哪裡還有糧吃?不但如此,從1958年開始,全國各地還發生了大面積的“拋荒棄收”……

“民以食為天”,這是中國自古以來連黃口小兒都知道的道理,農民自然知道不收穫就沒有飯吃。為什麼豐收的糧食任其爛在地裡,犁掉、燒掉都沒人去收?人呢? ——全部都去大煉鋼鐵、挖煤找礦、興修水利去了……

1949年中共進城時,中國的產業工人人數約為400萬,以後每年增加約100萬左右,勞力主要來源是農村。 1958年的一個“大躍進”便從農村抽調了2000多萬勞力去搞工業,職工人數比1957年增加了2550多萬。

大量工廠運轉不靈,每日賠錢,招去的新工人坐吃山空不說,農村勞力一下減少了六分之一左右。按照張聞天在五九年廬山會議上的發言:“這2000多萬還僅就縣以上的招工而言。縣以下究竟招了多少,還不清楚。”

1958年秋,彭德懷坐車路過甘肅某處,看到已成熟的莊稼無人收割,便下了車進村找人詢問。當時他不見男人,只見婦孺,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個老頭,因為青壯男人全去煉鋼了,全去了還沒達到公社指定的必須參加煉鋼的“人頭指標”。

同一年秋,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鼎丞回到三十年前與朱德、毛澤東、鄧子恢等人一起“打土豪分田地”的閩西地區。他一路上看到稻子長得很好,已經成熟,可是在地裡收割的只有老人和孩子,不少田裡穀粒已經撒地,公路上卻走著一隊隊的背著背包的青壯年“鋼鐵大軍”……本應是個豐收年的1958年,糧食就這樣被犁掉、燒掉了。

或許有人會問:“農民們為什麼不自己回家收糧食?拒絕燒掉糧食的要求?”

首先,“人民公社”推廣之後,人人都在公社食堂吃大鍋飯,吃飯不要錢,想吃多少吃多少。收穫的糧食全部上繳給國家,一粒都裝不進及自己的“兜里”。單純的貧下中農們,在中共宣傳的鼓吹下,自以為已經過上了偉大的“共產主義生活”,他們只有吃飯幹活的份,誰還在乎糧食收多少?而最重要的是沒有人敢“不聽話”。

中共那高壓恐怖的統治大機器,發揮了巨大的威力。本就“無法無天”的偉大領袖毛,它下面的那些鬼子狼孫們自然也是目中無法。不要說偷跑回去收糧食,只是在公社大會上對畝產多少斤的“衛星”提出質疑的農名民,就直接被指為“反對大躍進”,扣上一頂“消極份子”的大帽子,當場就會被用繩子捆起來,或批鬥,或毒打。河南省西平縣全縣就打死了300多人,打傷的更是成千上萬……中共治下的“人民公社社員”真是連農奴都不如……

就在全國各地“餓殍遍野”的時候,中共還不忘去周濟那些共產主義的“小老弟”、“窮哥們儿”。大饑荒期間,中共對外援助和出口糧食力度不減,1959年、1960年間淨出口糧食合計136億斤(如圖)。與此同時,中共還對“大饑荒”一事,在國際上嚴密封鎖消息。在這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的民人大劫難中,中國那些可憐的農民們未得到任何的外部援助。

極度“好面子”的中共不但不需要外部的援助,在國內那些“聽黨話、跟黨走”的黨員幹部們還要侵吞、剋扣上級政府調撥下來補助糧。的就在各地農民“人相食”、“易子而食”的時候,中共的黨員幹部們可是“紅光滿面”。

在飢餓中,那些“吃苦在前,享受在後”的人民公僕們多吃多佔,貪污挪用,私分糧食的行為是普遍現象。尤其是那些“人民公社”的公社幹部,成百上千斤的糧食被他們搬回家裡。那些掌管公共食堂“勺把子”的炊事員的職位也成了“香餑餑”,一般都會落到干部的親屬或親信身上。 “社員餓得光骨頭,幹部吃得肥油油”這句順口溜,在當時的民間廣為流傳。

這三年間的中國農村,猶如“人間煉獄”……

到底餓死了多少人?

關於“這三年當中到底死了多少人?”,每每遇到這一問題,唱著“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口號的中共總是顧左右而言他。那些被中共圈養的,臭不要臉的所謂專家學者們,面對這一問題時也是“東拉西扯”的拿出一些數據來做分析,不是這個不科學就是那個不合理,繞來繞去最後總能繞出個“黨是勇於承認和改正錯誤”的無恥論斷。

由於中共一以貫之的對數據作假,所以這三年中真實的死亡人數一直未被公開。很多海內外的專家學者們根據能夠查找到的已知相關數據進行了分析,對這場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餓饉的死亡人數做出了一千七百萬至四千萬的判斷。

筆者比較認同《墓碑》作者楊繼繩先生的結果,先生對各方面數據,及海內外各個學者計算結果進行了詳細的比對,並通過科學的方法進行了分析。最終得出的結果:在大饑荒期間,全國非正常死亡人口約三千六百萬人,隨之產生影響的,應出生而未出生的人數大約為四千萬人。大饑荒使中國人口損失大約為七千六百萬。

一向篤信“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中共,阻擋不了歷史的進程。相信終有一天它們要在歷史的車輪下上原形畢露。而這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飢荒事件,實質上就是一場“人禍”。這一切終將被後人們“拖”出來重見天日。

筆者觀點:

中共建政後的這第二個“五年”依舊是“鬥爭不斷”、“運動不止”。在第一個“五年”的運動中,全國幾乎所有的工商廠礦都美其名曰的以“公私合營”的形式劃為“黨”有。雖說中國人口占比最多的貧下中農分得了土地,但是在一些列的“集體化”操作下,最終農民們賴以生存的土地也變成了“國有”。而中共所作的這一切都是打著“社會主義”的“高尚”名義。

想要了解這一切,就要深刻的理解“鬥爭”這一詞。如果說建國前的“鬥爭”,用盡了陰險狡詐的伎倆,是為了取得政權。那麼建國後的“鬥爭”全部都是為了一己私利的個人“權”“利”。 (其實,建國前中共黨內的“權鬥”也是血雨腥風。)在這第二個“五年”中,毛為了自己的“獨裁之路”,無所不用其極的發動各種運動,以便“在大亂中,求大治”。

在大亂中的中共不斷的完善著這部“統治大機器”的控制力。如果說現代化的世界中,“警察國家”這一詞是令人不齒和恐怖的。那麼中共所統治的中國便是“警察國家”的至高境界——“沒有警察的警察國家”,因為中共治下的幾乎每一個黨員幹部都在扮演著“警察”的角色。

從鄉下的農村,到城市的社區,中共的這些犬牙們控制著中國這片大地的每一個角落。但凡有一點權力的干部,都可以給人扣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或批鬥、或勞改。 (時至今日,官官相護的中共依舊如此。)

在中共眼中,國家利益、民族利益、人民的利益統統都沒有“黨”的利益重要。為了“鬥爭”他們可以把全國的知識分子關進牛棚,為了“鬥爭”他們可以餓死幾千萬勤勞質樸的中國農民。然而“鬥爭”還沒有結束,因為只有“鬥”下去,惡魔才會爬到權力的頂峰……

編輯:螞蟻兄弟;校對:阿伯塔;發稿:神奇四俠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