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媒體:歷數中共在國際舞臺上屢施霸淩的屈辱時刻

圖片來源:TRUENORTH

《真北方》(TRUENORTH)這一加拿大向來頗顯本國真實民意和試圖報道事實真相的自媒體於3月30日刊登時事評論文章,就日前中共駐巴西總領事因加拿大協同美國和各西方盟國,針對中共政權的“種族滅絕”聯合對其實施制裁的舉措,而公開羞辱總理特魯多的“美帝狗腿”論進行了全面報道。並憤然指出,這並非中共當局首次對加拿大政府進行隨心所欲地欺侮和蔑視了。文中不僅詳細敘述了中共政權歷來所有那些對加拿大內政層出不窮的粗暴幹涉和恣意欺淩,而且還因此為公眾揭露了孱弱的特魯多自由黨政府名為“美國狗”實為“中共臣”的核心本質。

全文編譯如下:
我們都知道在過去的幾年中,中共國對西方民主各國的敵對仇視情緒與日俱增。對於加拿大而言,中共當局已經用其長期的實際行動清晰地證明了該政權是嗜血和不合作的。例如,它始終野蠻拒絕準許加拿大領事官員對被其以莫須有的“間諜罪”關押至今的兩位加拿大公民進行公正和公開的審判,這是中共對加拿大惡性敵對外交政策的實錘鐵證。

甚至在2018年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捕之前,中共官方媒體和主要黨政官員就已經開始對加拿大政府展開了猛烈的抨擊。

以下羅列了多年來那些中共政府高官和其黨媒外宣在國際政治舞臺上,歷次恣意羞辱和蓄意貶低加拿大的具體詳情:

2021年3月28日,中共國駐巴西總領事虐稱總理特魯多為美國的“狗腿子!”其總領事李楊為此專門發推辱罵道:“嘿,黃口小子,你丫最大的功績就是破壞了中加之間的友好關系,並將加拿大變成了美國的跟班狗。你這個賤種敗家子!!!”

2021年3月23日:抨擊加拿大自身的人權記錄“不堪入目”!其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此信口雌黃道:“必須指出的是,這些宣稱自己是人權“法官”並熱衷於對其他國家指手劃腳的政府,在其本身人權方面的記錄卻是如此的拙劣。他們無權批評中共國(殘酷的人權狀況),更不用說將自己的醜行歸咎於我們了。在1870年代,加拿大政府將同化當地的土著人民納入其正式國事議程,甚至公開主張殺害印第安人。並從土著兒童開始,建立了各類寄宿學校,以執行其‘種族滅絕’的文化政策。據不完全統計顯示,有超過15萬名土著兒童被送進這類學校,其中有50,000多人死於虐待。”

2021年3月14日,粗暴定義加拿大政府對香港民主的援助和支持為“實施非法幹涉”,並宣稱:“加方的行徑已經嚴重破壞了中共國的內政。並向其表示了強烈的反對和嚴厲的警告。”

2021年3月2日:中共黨媒妄稱包括加拿大在內的“五眼聯盟”為“白人至上主義邪惡軸心”。其外宣喉舌《環球時報》彼時如此描繪道:“五眼聯盟已經形成了一個以美帝為核心,通過黑幫手段聯合對外實施種族主義的犯罪集團,傲慢和自以為是地蓄意挑釁中共國,並企圖像所有黑社會統治一樣,非法鞏固他們的霸權。該聯盟正在成為種族主義勢力軸心,旨在扼殺14億中國人的生存和發展權。”

2021年2月23日:瘋狂譴責加拿大下議院議員一致投票通過的,關於將中共政權對維吾爾族人實施的罪行定義為“種族滅絕”。為此,駐加大使叢培武激憤道:“加拿大和美國等以人權為借口而對有關新疆的一系列問題進行政治操作,試圖通過打中國牌來幹涉中共國的內政並贏得其領導人的政治資本。這種野心是多麽滴虛偽和卑鄙啊!時至今日,這些國家仍不放棄無謂的努力並妄圖繼續在21世紀暗中染指中國。這又是多麽滴驕狂無知啊!”

2021年2月8日:中共大使館無理要求加拿大各界媒體大力宣揚所謂“中共國利益觀”。其發言人因此冠冕堂皇道:“我們希望加拿大有關媒體恪守職業道德,尊重事實,區分是非,並為促進中加兩國人民之間的友誼和相互了解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被反華勢力用作平臺以散布虛假信息,攻擊和誹謗中(共)國。”
2021年2月2日:強制向加拿大媒體下達有關該如何報道港臺局勢的指令,並威嚇稱:“我們敦促加媒體在涉及中共國主權,領土完整和其他主要核心利益的問題上堅持正確立場,遵守一中原則,不要為“臺灣獨立”勢力的活動提供平臺而發出錯誤信號。”

2021年1月12日:指責加拿大進步媒體在(中共病毒)疫情的問題上“攻擊和抹黑”中共政府。其大使叢培武怒曰:“一些加拿大媒體已將(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當作借口來誣陷和攻擊中共國的政治體系,外交方式和疫情應對措施。這些造謠中傷無助於對抗疫情的流行。我們敦促有關媒體尊重事實,停止任何不負責任,抹黑和構陷中共國的虛假報道。”

2020年10月28日:中共國“泣訴”加拿大政府支持“反人類的法輪功邪教”組織:“ 10月27日,加外交部長在所謂的“國際宗教自由日”的聲明中對中共國的宗教信仰自由進行了毫無根據的指責。作為法治國家,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以宗教名義從事非法和犯罪活動。“法輪功”是中共國政府依法禁止的反人類,反社會和反科學邪教。而加拿大政府公開支持這一邪教組織令人震驚。”

2020年5月6日:中共大外宣《中國時報》譏諷加拿大胸懷“巨嬰”心態。復旦大學網絡空間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中共黨員沈逸就此讒言:“和美國一樣,加拿大的行為就像一個以自我為中心,有著的‘巨嬰’心態的國家,並拒絕接受它不願意相信的事實。(中共病毒)疫情打擊了他們曾經自認為擁有的‘高強’治國能力,以應對突然出現的公共衛生危機。但加拿大(中共病毒)的死亡率遠高於中共國,這摧毀了他們的幻想和優越感。”

2020年4月22日:斥責加拿大政府和其疫情調研機構對媒體的公開信是對中共政權的“惡意誹謗”:“最近,加拿大麥克唐納·勞裏爾研究所發表了對外公開信,錯誤地宣稱(中共病毒)流行的根源是由於中共國對疫情真相的掩蓋所致,該惡意的誹謗損害了我們的國際形象。盡管中共國和包括加拿大在內的國際社會都在與疫情作鬥爭,但該研究所散布的“中共故意掩蓋論”是可恥的,這背後肯定包藏別有用心的動機。”

2019年1月9日:痛斥加拿大政府宣揚“白人至上”主義。時任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官媒上寫道:“加拿大某些人習慣於傲慢地采用雙重標準的原因是由於其西方的自我主義和白人至上主義。他們一貫的作為並不是在尊重法治,而是在嘲弄和踐踏法治。”

2017年12月6日:中共高官惡意攻擊加拿大記者詢問其有關中共國的人權問題。當時,外交部長王毅粗暴回應道:“你的(人權)問題顯然充滿了對中共國的傲慢和偏見……我不知道該問題是從何而來的,這完全不能接受。中國人比外國人對中共國的人權狀況要了解得更多,且由於我們所處的“地利優勢”,因此最有資格對中共國的人權狀況發表意見。”

2016年9月6日:中共媒體“天真熱情”地“尊稱”特魯多為“小土豆”。我們知道,總理在2016年首次出訪中共國以恢復兩國之間的外交關系時,他便首次贏得了“小土豆”的外號。該別名來自其特魯多(Trudeau)的姓氏與中共國普通話中的“土豆”發音相似。

盡管總理本人對這個明顯嘲貶的綽號欣然接受,但加拿大多數時政評論家們和各界有識之士卻毫不隱諱地指出,特魯多的那次中共國外交之旅,除了收獲屬於他私人的“土豆”外,不僅極度缺乏開創立新,而且對加拿大的國際利益發展也毫無任何建樹。(全文完)

正是:
癡行腐政不自哀,尚思助共戍獨裁。
朝綱罔顧民意雨,赤匪鐵蹄踏夢來!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