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在世衛組織发布中共病毒起源報告之前持觀望狀態

翻譯報道:Evalu

責編:WenWang

圖片來源:gettyimages

據《華盛頓觀察家》(Washington Examiner )3月27日報道,雖然一些川普政府官員稱中共病毒來自中共國的武漢實驗室,但拜登政府在和中共有勾結的世衛組織(WHO)发表關於病毒起源的調查報告之前,采取觀望的態度,

報道指出,中共政府參與了關於造成全球二百七十七萬人死亡的中共病毒起源的事後調查,來自川普和拜登政府的官員都證實了這個事實,這個一再延期的世衛組織與中共國合作的報告預計應該在最近幾天內成布。

周五,拜登的新聞发言人珍• 薩奇(Jen Psaki) 被問及拜登總統對於中共病毒起源問題有何觀點,以及美國是否已經可以得出結論時,她沒有直接回答。她說,“世衛組織正在檢查這個報告,並且很快會发表出來。一旦被公布,我們將對其進行審查。我們還在檢視更多的關於冠狀病毒引起全球爆发的早期情況,包括它的起源,這樣我們才能對未來的危機有更好的應對措施。”當問及世衛組織的報告是否會通報給拜登時,薩奇說“他的衛生與醫學顧問們會告知他這個報告,當然他們(這些顧問們)會審查這個報告和有關的數據。”有記者問拜登政府是否對這個報告有顧慮,對此,薩奇說確實如此,“因為部分原因是缺乏透明,而且我們也無法確定我們是否會獲得真正的數據”。當被問到如果對世衛組織的報告不滿意,拜登政府會如何處理時,薩奇說:“我們已經要求進行國際調查,不僅要調查病毒的起源,而且要檢查病毒是如何发生的。由於中國缺乏透明度,我們制定了方案,或許通過我們在北京的團隊介入調查。”“所以我們將先看看這個報告的內容,我們有哪些顧慮,然後根據我們所看到的數據,來決定接下來的完整措施。”

報道稱,川普政府的疾控防治中心(CDC)主任羅伯特• 瑞德費爾德(Robert Redfield)博士指出,“我的觀點是這個病毒很可能是從武漢實驗室逃逸,還有些人不信,沒關系,科學最後會證明,搞呼吸道病原體研究的實驗人員感染呼吸道病原體是很少見的。”上周五記者問拜登的首席健康顧問安東尼• 福 奇(Anthony Fauci)博士有關瑞德費爾德的論點,他回答說:“關於有些人認為,病毒來自於實驗室逃逸的問題意味著這個非感染人類的病毒已經在實驗室中調適到了適合人類感染,但是,另一個解釋是,這個病毒實際已經在中國,尤其是武漢漫延,在2019年12月底被发現之前的一個月前就已經在傳播。”接替瑞德費爾德的現任CDC主任羅謝爾•瓦倫斯基(Rochelle Walensky)說:“我們期待不久將面世的世衛組織報告能調查出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起源,我們等待著這個報告。”川普政府的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ew Pottinger)二月份說:“把病毒起源歸結於人為錯誤,遠超過自然起源所能解釋的。” 他在早些時候稱,世衛組織與中共的調查是一種“虛假的表演(Potemkin Exercise)”。


一些前川普內閣的官員,如國家情報中心主任約翰•拉克利夫(John Ratcliffe) 和前國務卿麥克•彭佩奧(Mike Pompeo)都指出,中共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國務院发言人內德•普萊斯(Ned Price)二月早些時候在被問到中共官員是否為世衛組織提供足夠的信息時說,“在我們看到這個報告前,我不想作出結論。”普萊斯還說:“不要急於得出結論,那可能並非來自科學。我們想要看到什麼樣的數據和科學依據會帶給我們什麼。”他進一步說:“我不認為任何有理智的人會否認這個病毒起源於(中共國之外的)其他地方。”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三月初說:“中國還沒有完全和有效的透明措施,無論由這個危機起始,還是如今對此的調查,我們要看到真正的透明信息,這是非常重要的。”

拜登政府國家安全顧問傑克•蘇利文(Jake Sullivan)於二月中旬发布聲明說:“我們對調查病毒早期爆发行動的整個過程,包括對受訪者的交流和問話,表示極其疑慮。這個報告必須是獨立的,由專家自由尋找而不是由中國政府幹預或改變。”蘇立文說:“我也相信,我們需要一個可信的,開放透明的世衛組織領導的國際調查,他們將有一個關於病毒起源於中國武漢的報告。我們之所以質疑,是因為我們不相信中國給予了我們足夠的關於如何造成全球大流行的原始數據。”當問到中共是否操控世衛組織時,蘇立文說:“我不能那樣說,我要說的是我們只需要一個以科學為基礎的,並獲得了所有的數據之後的調查。”

報道認為,武漢實驗室研究人員“曾在2020年1月做了发現有關蝙蝠冠狀病毒RaTG13的實驗,並認為該病毒最接近於SARS-CoV-2(本次大流行的中共病毒)。”此外,該實驗室做了“功能增強實驗”以研究人工嵌合病毒,國務院於今年一月中旬发布的事實清單已對此做出確認。“美國政府對於2019年秋天发生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內部的幾個研究人員患病的事提出推理,認為在大流行的第一個確定的病例之前,有普通流感和Covid感染的癥狀。” 國務院的事實清單稱,武漢實驗室介入了各項研究,包括自2017以來為中共軍方做的動物實驗。彭佩奧3月19日告訴《華盛頓觀察家》說:“這是一個可信度很高的評估。"蘇立文在被問到情報事宜時說:“這就是為什麼世衛組織調查應該留給科學家和專家,而且不能有任何政府幹預,因為這是僅有的方式讓公眾知道這個大流行是如何起始的。”在被問到他是否讚成這個情報時,他說:“不,我沒有這個資格說這話,拜登政府人員也沒有,我們不能決定這個病毒的準確起源,部分原因是因為中國政府的不透明,世衛組織還有更多的事要做來確定這個病毒是怎麼來的。”

今年二月上旬在武漢時,彼得•恩巴里克(Peter Ben Embarek)說,這個病毒很可能從一個動物傳到另一個動物,然後再傳到人,而從實驗室釋放是極不可能的。說完後他不接受進一步提問,但世衛組織執行主席譚德賽(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說需要有更多的研究。中共政府否認這個病毒起源於武漢實驗室,並讓中共外交人員提出病毒是起源於美國軍方的陰謀論。

評論:

世衛組織今年初去中共武漢調查中共病毒起源的報告至今尚未公布。人們因為對中共政府的不透明,對中共政府幹預世衛組織的調查,以及對公布的數據完整性的疑慮,而對世衛組織即將公布的報告準確性表示憂慮。拜登政府官員對此也表示疑慮,但他們不像川普政府的官員如彭佩奧那樣,明確指出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而是等待世衛組織的調查報告。讓我們拭目以待,關注這個值得懷疑的調查過程所得出的調查結果。

文章來源:Biden adminstration in wait-and-see mode on coronavirus origins ahead of WHO-China

+4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3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