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要對美國新任貿易代表戴琪抱有幻想

翻譯: WEN JIE

校對:人間四月

圖片來源:覆旦大學網站


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近期報道,美國貿易代表凱瑟琳•戴(Katherine Tai,華文名也叫“戴琪”)表示,美國還沒有準備好在近期內取消對中共國進口商品額外加征的關稅,但可能與中共政府開展貿易談判持開放態度。

戴琪在參議院提名確認聽證會後首次接受采訪時表示,她承認關稅會給美國商業和消費者造成損失,不過有支持者表示該關稅也有助於保護公司免受外國補貼競爭的影響。戴琪警告道,除非以某種方式與經濟活動中的各主體溝通,讓他們做些調整,但肯定不會突然取消已加征的關稅。她還列舉了出於戰略原因也不能取消關稅,稱沒有人會放棄這樣的籌碼。

不論是公司,貿易商,生產商還有工人,對關稅變化所采取的計劃能力對他們未來的影響是至關重要的。

戴女士現年47歲,她是擔任美國貿易代表的首位亞裔美國人,也是第一位擔任該職務的有色女性,在獲得兩黨的驚人支持下,她走馬上任,包括在參議院,獲得98票同意,0票反對的投票,是拜登總統內閣提名中表現最好的。

戴女士在采訪中說,作為一名內閣成員,領導和代表亞裔美國人社區,她感到責任重大,尤其是現在“感覺就像撕裂的社會”。她表示美國的偉大之處就在於,像她這樣生於美國的亞洲移民的後代,由於自己的經驗和資格而受到關注,並能被指派代表美國。她認為許多和她自己差不多履歷,來自其他國家的人不會有這樣的幸運。作為貿易代表,戴女士需要處理國內外的棘手問題。 她已經面臨那些急於解決來自美國與中共國貿易沖突的大公司的壓力。

在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執政期間,為了讓中共國放棄貿易壁壘,美國對每年約3700億美元的中共國商品加征關稅,約占其對美出口價值的四分之三,這是貿易戰的一部分。中共國對價值11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征收更高比例的關稅。

即使中美於2020年簽署了協議以結束貿易戰,但關稅仍然存在,主要是因為美國希望它們作為籌碼來確保中共遵守交易條款,包括加大購買美國商品和更好的保護美國知識產權。

中共希望能夠說服拜登新政府移除關稅,因為關稅使中共國商品更加昂貴,並導致美國公司將部分采購轉移到越南,墨西哥和其他國家。同時,中共對美國商品采購量遠遠低於簽署協議上承諾的數量。尤其是農產品,自貿易戰時的低谷一直增長緩慢,按照查德•鮑恩(Chad Bown)的說法,美國整體的出口並不能達到協議承諾的在兩年內額外增加2,000億美元,查德•鮑恩(Chad Bown)是來自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經濟學家,該研究所主張自由貿易。

戴女士在聽證會上說,她將執行貿易協議,盡管她沒有透露如何做。該協議還要求美國貿易代表每六個月與中共國的一位副總理進行會晤,在這個貿易戰中曾是劉鶴代表中共進行會晤,他參與了這個協議的談判。盡管會議已逾期兩個月,但是還沒有新的會晤計劃。

美國貿易代表发言人說,在任職的第一周,她與14名國際貿易官員進行了會談,但戴女士沒有給劉鶴打電話。戴琪說,她將在“時機成熟的時候”給劉鶴打電話,這也是作為回應美國政府內那些團體,他們為了和中共進行貿易前而結成聯盟。由大型出口商組成的國家對外貿易委員會(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組建了一個由36個貿易協會組成的聯盟,代表汽車行業,啤酒和零售商等行業,要求廢除關稅。

這個被稱為關稅改革聯盟的組織聲稱:“在沒有進行仔細分析的情況下就草率征收更高的關稅,並且在實際執行中,不但未能有效地促使中共進行改革,反而還對美國公司造成了嚴重經濟損害。”戴女士承認關稅可能造成的經濟傷害,但表示征收關稅是“為了糾正不平衡和不公平的貿易狀況。”

戴女士曾是民主黨眾議院籌款委員會的工作人員,與川普政府密切合作,談判了《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exico-Canada Agreement),該協定是《北美自由貿易協定》(the 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更新版。

這使她在貿易工作方面贏得了前任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的稱讚,但現在她必須兼顧不同的要求。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常務副主席邁倫•布里里安特(Myron Brilliant)表示,他希望制定一個令人讚嘆的貿易自由化議程。他說:“這種願景仍在實現中。”美國工會組織勞聯-產聯(AFL-CIO)首席經濟學家威廉•斯普里格斯(William Spriggs)表示,他正在尋找一種根本的貿易重定位模式,遠離公司模式——高度關聯的人物在交易中因為付錢就可以得到席位。

戴女士承諾致力於制定一項貿易政策,將產業工人視為個體,而不是僅僅作為消費者。她在聽證會上說,在實際操作中,將貿易政策的重點放在工作和工資上,而不是僅僅降價和提供豐富的商品。

戴女士在國家安全委員會(th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和國務院(theState Department)迄今主導政策的政府中,對中共政策產生多大影響還很不清楚。內閣主要的經濟機構——商務部,財政部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通常在制定對中共國的戰略方面发揮著重要作用,甚至現在還沒有任命其高級國際官員。

在川普政府成立的頭三年,萊特希澤先生和財政部長史蒂芬•努欽(Steven Mnuchin)是對中共國政策的主要制定者。

戴女士的華裔背景為美中關系增加了想象的空間。在奧巴馬時期,她曾作為美國貿易辦公室擔任中共國事務執法部門負責人,對中共國的貿易問題有深刻的了解。
戴琪在美國華盛頓特區長大,能夠流利說中文普通話,她在大學畢業後去中國做了兩年的英語老師。那使她在中國成為令人好奇的人物,那時她以“戴琪”的中文名字為人熟知,“琪”的意思是“美玉”。

戴琪的任命引发了中文媒體的不同反應,有些評論員說她熟練的中文和對中共國的了解能夠使雙方的了解和溝通變得更加容易;然而,有些人認為她或許與她的前任萊特希澤先生一樣對中共國強硬。3月的一篇文章說:“這位具有華人血統的貿易代表向來是對中共國不友好的女人,”該文引用戴女士此前在世界貿易組織(WTO)上針對中共政府的訴訟如此說道。

戴女士的父母出生在中共國,在台灣長大。隨後他們成為美國的研究生,並在美國生了戴琪。戴琪的母親是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類鴉片藥物成癮研究的研究員。她的已故父親是沃爾特•里德國家軍事醫學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的研究員。


評:

譯者認為,中共現在已經是走投無路了,無論美國新政府哪個關鍵職位的人士任命都讓中共掌控的大外宣意淫一把。這次戴女士的任命也不例外,任命才過幾天,媒體就討論移除川普時期加在中共進口商品的關稅。譯者認為,中共現在孤立於世界,特別是孤立於西方民主國家的陣營,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現在隨著新疆反人類罪和世界對病毒真相的溯源,加上中共國內經濟即將崩潰,中共離它的末日也不遠了,就別再對任何美國新政府官員的任命抱有任何的幻想,誰都阻止不了中共即將滅亡的事實。


原文鏈接:New Trade Representative Says U.S. Isn’t Ready to Lift China Tariff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3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