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禮——14個國家成為以毒滅共的先鋒!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軍迷Wilson

在CCP病毒不斷變異,疫情防控前景令人愈加悲觀之際,萬眾矚目的WHO武漢病毒調查報告出爐,該報告的結論是“幾乎沒有證據表明冠狀病毒來自動物,中(共)國可能不是起源”。這個結論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前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於3月26日CNN的公開訪談中認定新冠病毒起源於中共實驗室完全相反。

此前,正直而造詣深厚的病毒學家閆麗夢博士,已經通過她的論文科學地闡述了新冠病毒來自中共的軍方實驗室,CCP病毒被進行功能增強改造後由中共軍方故意釋放,是一種為中共以毒謀霸及實施完美犯罪的武器,閆麗夢博士在她的論文中稱該病毒為“超限生化武器”。由於閆博士的論文無械可擊,心虛的中共至今無一象樣的科學家敢於正面挑戰閆博士的結論。

WHO在今天拋出這份長達120頁的報告中承認,該報告的大部分工作是由中共(CCP)科學家完成的,WHO的專家組“感激地承認”他們的貢獻,並坦承該報告的大部分內容純粹是基於中共“分析師”的結論,WHO專家組“沒有參考他們的原始數據”。也就是說,中共沒有向WHO專家組提供病毒溯源最為關鍵的原始數據,而是采用了“中共分析師的結論”,並且WHO專家組“感激並承認”中共科學家的“貢獻”,把這個荒謬的結論當作本應秉持正義的WHO正式報告公諸於眾——這一點得感謝WHO專家組的誠實,否則我們外行人沒有那麽容易理清其中的邏輯。

讓我們來看看該報告荒謬到什麽程度:“迄今為止的研究證據表明,與SARS-Cov-2(中國冠狀病毒)關系最密切的冠狀病毒存在於蝙蝠和穿山甲中,這表明這些哺乳動物可能是導致新冠病毒的儲存地。從這些哺乳動物物種中識別的兩種病毒都與SARS-CoV-2足夠相似,足以作為其直接祖先,這表明貂和貓可能是潛在宿主中的物種”。此前,閆博士曾調侃,將有更多無法言語的無辜動物成為中共隨意指定的“宿主”,幫中共背鍋。

報告認為,冠狀病毒起源最有可能是“通過中間宿主引入”,這意味著人類從自然界的源性動物那裏感染了中共病毒。第二種可能的是“直接的人畜共患病溢出”,這意味著人類直接從疾病起源的動物那裏感染了疾病。這和中共首選的理論“通過冷/食品鏈產品引入”被評為“可能”,而“通過實驗室事件引入被認為是極不可能的途徑”高度吻合——這是最極致的狼狽為奸!

該報告還企圖甩鍋和嫁禍其他國家。報告用大量篇幅來解釋中共病毒可能起源於另一個國家,並通過冷凍食品的運輸傳播到武漢的海鮮市場。報告因而“不考慮故意釋放SARS-CoV-2或故意生物工程的釋放假說,在分析基因組後被其他科學家排除在外”。但做賊心虛的中共在該報告中不敢授意嫁禍於具體某個國家。

報告的無恥和邏輯矛盾接下來暴露無遺。報告稱,明確考慮的情況是“實驗室工作人員因涉及相關病毒的活動而意外感染”——這是關乎已威脅人類生存的病毒溯源科學調查報告嗎?夠了!即使我們異常憤怒,但還是要面對這樣的問題:為什麽世界上和中共這個惡魔同樣歹毒的人這麽多?為了改變這個墮落的星球,我們能做什麽?

令人振奮的是,要拯救被中共綁架的人類文明的正義力量正在覺醒,而且是以引領人類文明的海洋系國家為主的民主陣營。今天,記住今天,美國、英國、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等14個國家對WHO這份荒唐的報告表示“共同關註”,他們表示支持對該病毒進行“獨立分析和評估,不受幹擾和不當影響”,其意思很簡單,態度很強硬: WHO的這份報告被中共操縱,我們不認可該報告的同時,要啟動不受中共幹擾的獨立調查——至此,以毒滅共的大戲正式拉開了序幕!

率先站出的14個國家是澳大利亞、加拿大、捷克、丹麥、愛沙尼亞、以色列、日本、拉脫維亞、立陶宛、挪威、韓國、斯洛文尼亞、英國和美國。
致敬!

參考鏈接:
[1]]14 countries express ‘shared concerns’ over WHO report on Covid-19 origins
[2]W.H.O. Report: Little Evidence Coronavirus Came from Animals, China May Not Be Origin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