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中共的擴張本性——中共“輸出革命”黑歷史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文鬥

中共黨魁習近平有一句流傳很廣的講話,是在2009年時對西方世界,尤其是對美國的喊話:“有些吃飽了沒事乾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共)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這句話的意思很直白——我中共不給你們國際社會找麻煩,你們也別找我中共的麻煩。

如果是個街頭混混,說這句話還有點社會人的派頭。可作為一個國家領導人,放這種無賴話實在太LOW了。

如果從文明禮貌的角度,習當時身為儲君不能講這種胡話,顯得很沒擔當,更是跟一直標榜大國崛起的厲害國地位很不配。

但是,其實這根本不是文明禮貌的問題,而是中共領導人揣著明白裝糊塗,對全地球整個國際社會公然撒謊!

習當時作為主管外事工作的領導,對中共的所作所為比誰都清楚。中共自1949年奪權以來,就一直在輸出革命,這輸出革命給被輸入國的人民帶去的何止是飢餓和貧困,還有大量的死亡與巨大的社會動蕩。中共幾十年如一日地輸出革命、顛覆他國政權、搞亂國際社會,還紅口白牙扯謊說“不折騰你們”?中共臉皮之厚、心地之黑令人瞠目。

中共來到人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流著鮮血和骯臟的東西!

中共擁有武力之後,就是赤裸裸的殺戮搶奪。從紅軍時期“打土豪、分田地”開始舉起了階級鬥爭的屠刀,說白了就是用階級鬥爭來偷換概念,美化搶劫殺人:

1949年奪權後,“土改”鼓動農民殺地主,徹底滅了農村精英階層;

“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滅了心存幻想的國民黨、無黨派和工商階層;

“公私合營” 滅了大小資本家;

“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導致大飢荒,餓死幾千萬農民;

“文化大革命”不僅是滅了中華文化,幾乎就徹底毀了中國;

“整風運動”殺共產黨內異己;“朝鮮戰爭”借刀殺人,滅了投誠的國民黨軍……

十面埋伏,各個擊破,一個都不放過,翻遍人類歷史找不出第二個這樣不擇手段挖空心思殺戮億萬本國人民的執政黨。共產黨之罪、之惡,所謂罄竹難書莫過於此!中共“解放全中國”,就殺戮了億萬中國百姓。然而,只殺中國人是滿足不了中共的胃口的,它的目標是整個地球——“解放全人類”!

在亞洲搞“顏色革命”

中共現在最怕西方給它搞“顏色革命”,但中共自己卻給別的國家搞了幾十年的“顏色革命”。

1949奪取大陸政權後,中共就支持在東南亞國家發動武裝革命 ,給印尼共產黨提供武器、金錢、骨乾培訓。當時的中共總理周恩來曾向蘇聯和各國共產黨代表拍胸保證說,“東南亞有這麼多華僑,中(共)國政府有能力通過這些華僑輸出共產主義,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盡顏色。”印尼1965年的排華事件(實際是反共清洗運動,華人慘遭牽連),和中共企圖幫助印尼共產黨發動政變更是有直接關系。

中共支持在湖南設立馬共的秘密電台“馬來亞革命之聲”,用華語以及一些中國南方方言(對象是華僑)、馬來語、泰米爾語和英語廣播。

毛“甚至不顧脆弱的外交關系,積極支持泰國、馬來西亞、緬甸等國的共產黨建立起武裝來了。”

“…還在中共黨報黨刊上發表文章鼓動緬甸革命。毛澤東親自批準留在中國已有17年之久的大批緬甸共產黨人和少數民族分子回國開展武裝鬥爭,建立根據地。為了保護那些在中國受訓的緬共人員能安全進入緬甸開展武裝鬥爭,中國人民解放軍還專門組織了護送部隊,深入護送到緬甸境內,直到被護送人員抵達安全地點。有時這些中共護送部隊還直接與緬甸政府軍發生戰鬥。”

《向世界輸出革命——“文革”在亞非拉的影響初探》,作者:程映虹

從1970年代的紅色高棉(柬埔寨共產黨)殺了四分之一的柬埔寨人(近300萬),到現在的軍隊政變,處處隱現著中共的鬼影作祟。而這個鬼影,還出沒在泰國、馬來西亞,出沒於整個東南亞。

不遠萬里向非洲輸出革命

亞洲是近鄰,家門口搞革命有地利優勢。但中共不遠萬里搞非洲又是為啥?中共真的是輸出革命不怕遠徵難,這是什麼樣的國際共產主義精神?

早在1961年,就有6個喀麥隆人被捕,交代了在北京接受為期10周的軍事訓練的情況。除了軍事技術,這些非洲人還學習了中共革命的經驗,“訓練的第二個階段集中在‘中(共)國革命鬥爭’、‘人民戰爭’、‘民主革命’,以及如何在農村建立根據地。”這6個非洲人在1959年就被派回法屬非洲展開武裝鬥爭。

在60年代中期以前,一些從阿爾及利亞、安哥拉、莫三比克、幾內亞、喀麥隆和剛果來的非洲革命青年在哈爾濱、南京和其它中國城市接受訓練。

“羅得西亞辛巴威民族聯盟”的一個成員介紹他在上海接受為期一年訓練的情況時說,當時除了軍訓,主要是政治學習,如何發動鄉村群眾和展開以人民戰爭為目的的游擊戰。

《向世界輸出革命──“文革”在亞非拉的影響初探》,作者:程映虹

這些折騰他國也殘害華人的案例, 觸目驚心。這就是習大神說的“不輸出革命”、“不折騰”?

經過幾十年的折騰,中共搞定了眾多所謂的“第三世界兄弟”國家。其中政治上最光鮮的成果就是1971年獲得聯合國席位。毛澤東興奮地說,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們抬進去的”、“是第三世界國家把我們抬進去的”。這是中共利用國內民脂民膏收買他國政要與輸出革命的組合拳在亞非拉為主體的第三世界國家取得的階段勝利。

如果說毛時期剛剛開始能夠影響到這些第三世界國家,還能讓中共興奮不已,再幾十年後,當中共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時,有了當黑道老大的底氣,“藍金黃”手段更是滾瓜爛熟——此時,這些第三世界國家在中共眼裡已經是囊中之物,手到擒來了。“孟建柱在外交上當著領導面說,馬來西亞我百分之百控制,菲律賓我百分之百控制 ,緬甸我百分之百控制,寮國我百分之百控制。”(郭文貴先生2017年9月10日視頻)

中共始終惦記著搞亂美國、搞垮美國、搞死美國

中共吹得最響亮的鬥爭經驗——農村包圍城市,說白了就是能搞的先搞,不能搞的慢慢搞。亞非拉也好,第三世界也好,就是國際版農村,中共基本已經搞定。歐洲類似於城鄉結合部或中小城市,也淪陷的差不多了。中共現在開始進軍大城市了,其中最大的目標無疑就是美國。中共準備進城強攻之前,先在城裡放幾把火,搞點騷亂,探探底,“黑命貴運動”無疑就是其中的一招。而實際上,搞亂美國、搞垮美國、搞死美國是中共長期堅持的目標,也是中共幾十年如一日乾著的一件壞事。

利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搞分化,然後自己再尋找機會乘虛而入是中共最拿手的。黑人問題、種族問題,無疑是美國的一個軟肋,中共當然不會放過。早在幾十年前,中共就開始拿美國的種族問題說事了。這就是習大神說的不折騰?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與前述國家相對照,新加坡李光耀就是看清了中共威脅,早早收拾了新加坡的共產黨,1965年獨立後就立法規定共產黨是非法組織。消除了共產黨的威脅,才有了新加坡穩定繁榮的基礎。

而中共,始終不曾放過控制新加坡的圖謀。幾十年過去,世界在變,中共也在變:原來是為了輸出革命,演變成現在整個國家機器為權貴家族利益爭奪服務——不變的還是要控制一切。從郭先生透露的“新共計劃”可以看到,如果不滅共,新加坡難逃厄運。

“李家一定是屈服了,100%屈服的,他沒任何選擇。經濟上、政治上、實力上,都會屈服,還有一個所謂的血統上,這是共產黨早就計劃好了的。你們去看看李家身邊現在圍繞他的華人,圍著他的所謂的那些馬來人,馬來人被中共安排的婚姻都結了,巨大的利益在給他們,最後是沒選擇。所以新加坡加速‘新共化’以後,會成為共產黨在海外情報、經濟的大運作平臺。所以說,在新加坡的華人,很快就會遭遇香港的待遇。”(2021年2月23日郭文貴視頻),

從這些國家的不同境遇,可以很明確的得出結論:中共所到之處,就是人間地獄;與中共交易,就是把自己的靈魂與未來出賣給魔鬼。只有堅決滅共,才有安寧與繁榮。

中共從來就沒有放棄過折騰全世界,反而是幾十年如一日的一貫的折騰。只是有時碰壁了,怕被剁手,裝裝孫子,用中共自己的話,這叫“韜光養晦”;可他們手裡始終沒閑著,時刻惦記著要借機捅刀。這些見不得光的事中共藏著掖著我們無從知曉,只能從郭文貴先生爆料的“一帶一路計劃”、“13579計劃”、“新共計劃”等略窺端倪,中共,從來就沒有安分過。

中共是幾十年如一日地乾壞事,無論是思想意識還是物質準備,中共都在處心積慮地搞陰謀。而以美國為代表的很多西方民選政府,換個總統,就換個政策,有時甚至都不知道中共正在對自己下手——一方是處心積慮隨時捅刀子,一方是搖擺不定,從策略上比較,中共無疑贏了先手。

民主國家還往往有一種樂觀心態,覺得自己代表文明,又站在道德高點,就認為自己必然會戰勝殘暴無道的中共——他們天真了。長期來看,文明或許終將戰勝野蠻,但在某個特定時期,某一個文明國家不一定必然能戰勝另一個野蠻國家。比如宋朝的文明盛世,終究還是慘敗於蒙古鐵騎,連皇帝都被俘虜虐死,宮中女眷被姦淫殆盡。文明,在暴力面前有時不堪一擊。

回看二戰,盟軍能夠戰勝納粹德國,實在是有各種巧合僥幸。再看中共輸出革命的黑歷史,腐蝕全球幾十年,黑暗已經層層籠罩,世界各國如果不認真對待,全力滅共,還會有僥幸嗎?

參考閱讀:

《向世界輸出革命──“文革”在亞非拉的影響初探》,作者:程映虹

《中共輸出革命及周恩來一句話導致印尼排華暴行》 ,作者: 唐迪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中文推特賬號

英文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英文推特賬號

更多視頻,歡迎關註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YouTube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