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生物學家:世衛組織調查成員“監守自盜”

新聞來源:《Independentscience news(獨立科學新聞)》| 作者:Jorge Casesmeiro Roger 豪爾赫·卡塞米羅·羅格爾| 發佈時間:2021年3月24日

翻譯/簡評:clau | 校對:SilverSpurs7 | 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簡評:

3月4日,全世界26位頂級科學家共同簽署一封《公開信》,呼籲對新冠病毒的起源進行全面和無限制的國際取證調查。參與《公開信》簽名的科學家中不乏我們熟悉的名字,例如斯蒂芬·奎伊博士。《獨立科學新聞》圍繞《公開信》採訪了參與簽名的美國科學家理查德·埃布賴特博士。

埃布賴特博士在整個採訪過程中,充分體現出自己作為頂級科學家的嚴謹和克制。例如,在對待新冠病毒到底傾向於自然事故假說還是實驗室事故假說這一問題上,埃布賴特博士始終都沒有主觀地給出意見,而是陳述了三個重要的間接證據;對於世衛組織在武漢的調查一事,明確的質疑了彼得· 達扎克在世衛組織調查以及新冠病毒相關研究中起的作用以及利益衝突的角色。更重要的是,埃布賴特博士指出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等美國的科研機構和組織,從2005年就開始,對潛在大流行病原體的功能增強性研究持默許、縱容的態度,甚至存在瀆職的行為。作為一個在科學圈內的大咖,能夠站出來直面這些問題,著實令人敬佩。

全球以毒滅共的態勢已經勢不可擋。越來越多的科學家在事實面前,在良心的譴責下,都會逐漸站出來發聲,加入正義的力量。以彼得· 達扎克為代表與中共狼狽為奸、為中共洗地造假說謊的科學家,已經葬送了自己的一切,有生之年再也不會有任何的可信度。世衛組織武漢之行的所謂的調查報告,注定會成“爛尾樓”。一切已經開始!

彼得· 達扎克與石正麗

原文翻譯:

採訪理查德·埃布賴特( Richard Ebright):世衛組織調查成員是“虛假信息的參與者”

包括分子生物學家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博士在內的全世界26位科學家簽署以下《公開信》:“呼籲對新冠病毒的起源進行全面和無限制的國際取證調查”。《華爾街日報》和《世界報》在3月4日發布了這封公開信,在世衛組織召集的武漢考察團之後,再次引發了關於疫情起源的討論。

羅格斯大學化學和化學生物學理事會教授理查德·H·埃布賴特博士,同時也是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Waksman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的實驗室主任,擔任兩個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研究基金的項目負責人。

理查德·埃布賴特博士在哈佛大學獲得生物學學士學位和微生物學與分子遺傳學博士學位。他發表了160多篇論文,並擁有40多項已頒發和正在申請的專利。他是美國藝術與科學學院的成員,也是美國科學促進會、美國微生物學會和美國傳染病協會的會員。

埃布賴特博士是羅格斯大學機構生物安全委員會和美國傳染病協會抗生素耐藥委員會的成員,他也是新澤西州病原體安全工作組和國際安全研究中心控制危險病原體項目的成員。他曾是劍橋工作組的創始成員,該工作組主張對潛在大流行病原體的功能增強性研究進行生物安全、生物安保和風險效益審查。

埃布賴特博士,您是26位簽署《公開信》的科學家之一,該《公開信》阻止了世衛組織召集的考察團的臨時報告的發布,並重啟了新冠病毒起源的辯論。您認為這個世衛組織/中共國聯合小組的最終報告會停止新冠病毒起源的爭議嗎?

不會。

《公開信》詳細解釋了世衛組織——中國武漢合作團隊在結構和功能方面的局限性:專屬的中國現場工作、無法完全訪問實驗室設施或數據庫、報告編寫過程中達成共識……

2020年2月23日,世衛組織總幹事高級顧問艾爾沃德率領的世衛組織-中國聯合考察組抵達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進行實地考察

一個可信的調查應該包含如下的職責權限:1)承認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2)確保調查人員能接觸到記錄、樣本、人員和武漢處理與蝙蝠SARS相關冠狀病毒的實驗室的設施,3)能夠收集證據,而不僅僅是見面拍照,4)授權長達幾個月的調查,而不僅僅是幾天,5)一個可信的調查也不會包括有利益衝突的調查人員,而不是與研究對象和/或與調查對象密切相關的人。

您曾多次說過,世衛組織的調查團實際上是“一場表演”。

是的,它的成員是心甘情願的且至少在一個案例中,是虛假信息的熱心參與者。

世衛組織事先商量好的研究“職責權限”甚至不承認病毒有可能來自實驗室,甚至沒有提到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武漢市疾病控制中心或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

關於考察人員,世衛組織考察組中至少有一位成員,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博士,似乎存在利益衝突,應該取消他參與新冠病毒疫情起源調查的資格。

是的,達扎克是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的承包商,該實驗室可能是病毒的源頭(美國國務院提供了2億美元的分包合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提供了700萬美元的分包合同),他是該實驗室研究項目的合作者和共同作者。

《公開信》還列出了“全面調查應該是什麼樣”的內容。所以,我重複問一次,埃布賴特博士,如果您領導一個取證團隊在武漢調查疫情的起源:您會想先看什麼?您會向誰問什麼樣的問題?

一個可信的取證調查將需要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武漢市疾控中心和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的記錄、樣本、人員和設施。這將需要檢查電子和紙質記錄,檢查冷藏室和冰箱樣本,對設施進行環境取樣,並對人員進行秘密訪談——包括以前和現在的建造、維護、保洁、危險品處理、安全、動物設施、實驗室和行政人員。

每當被問及這種病毒是否會從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洩露時,您的回答都是:“是的……這不能也不應該被否定。”《公開信》的另一位簽名者斯蒂芬·奎伊(Steven Quay)博士關於新冠病毒來源的研究,計算出實驗室假設的可能性為99.8%。

目前,還沒有可靠的依據來給自然事故假說和實驗室事故假說分配相對概率。

但是,既然實驗室洩漏是一種可能性,那麼你認為這次大流行病是人畜共患的自然起源的可能性有多大?

目前,所有與SARS-CoV-2的基因組序列和新冠病毒的流行病學相關的科學數據都同樣符合自然—意外起源或實驗室—意外起源。

對於那位因為《公開信》不是來自病毒學家而拒絕發表評論的科學家,你想說什麼?

其說法是不成立的。

公開信的簽署者中就有病毒學家。甚至在公開信的簽署者中也有冠狀病毒學家。

更重要的是,新冠病毒影響著地球上的每一個人。不僅僅是病毒學家。

埃布賴特博士,您是一名微生物學家和分子生物學家,從您的專業領域來看,您對這件事情有什麼看法?

微生物學家和分子生物學家和病毒學家一樣有資格評估相關的科學和科學政策。病毒學是微生物學和分子生物學的一個分支,並沒有超過後兩者的研究範疇。病毒學家使用的測序、序列分析、細胞培養、動物感染研究和其他實驗室程序與其他微生物學家和分子生物學家使用的程序沒有實質性區別。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公開信》研究提案的第二點,正是要建立一個多學科的團隊。

任何一個審查問題的團隊不僅要包括研究科學家,還要包括生物安全、生物安保和科學政策專家,這一點至關重要。

基於SARS-CoV-2的結構和行為,有哪些生物學證據表明這是一種純粹的人畜共患病?又該如何看待實驗室理論?

疫情病毒的基因組序列表明,其祖先是馬蹄蝠冠狀病毒RaTG13,或者是一種與蝙蝠密切相關的冠狀病毒。

RaTG13病毒由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於2013年從雲南某礦區的馬蹄蝠群落中採集,2012年該礦區的礦工曾死於非典型肺炎,2013-2016年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對病毒進行了部分測序,2018-2019年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進行了完全測序,2020年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公佈了RaTG13的基因組序列。

蝙蝠冠狀病毒存在於中國多地的自然界中。

因此,人類首次感染可能是自然事故,病毒從蝙蝠傳給人類,也可能通過其他動物。這是有明確先例的。2002年,SARS病毒首次進入人類群體,是在廣東省的一個農村地區發生的自然事故。

但是,包括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在內的中國多地實驗室也在收集和研究蝙蝠冠狀病毒。

舟山蝙蝠

因此,第一次人類感染也可能是作為實驗室意外發生的,病毒意外感染了野外採集員、野外調查員或實驗員,然後由工作人員傳染給民眾。這也是有明確先例的。非典病毒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進入人類群體,分別是2003年新加坡的實驗室事故、2003年台北的實驗室事故、2004年北京的兩次實驗室事故。

所以對您來說,還有一半的機會?

此時此刻,自然事故假說和實驗室事故假說的相對概率還沒有一個可靠的依據來分配。

不過,有三條間接證據值得注意。

請繼續,博士。

首先,疫情發生在武漢這個1100萬人口的城市,這個城市並非馬蹄蝠的聚居地,最近的已知的馬蹄蝠聚居地在幾十公里之外,超過了它們的飛行範圍。

此外,疫情發生時正值馬蹄蝠的冬眠期,它們不會離開聚居地。

第二個證據呢。

其次,此次疫情發生在武漢,而武漢的實驗室開展著世界上最大的馬蹄蝠病毒研究項目、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馬蹄蝠病毒庫、擁有和處理著世界上與疫情病毒序列最接近的相關病毒。該實驗室在雲南偏遠農村的馬蹄蝠聚居地中積極地尋找新的馬蹄蝠病毒,並將這些新的馬蹄蝠病毒帶到武漢,然後在武漢市內,常年對這些新的馬蹄蝠病毒進行批量生產、基因改造和研究。

一個非凡的巧合。最後一條證據是什麼?

第三,武漢病毒所的非典相關蝙蝠冠狀病毒項目,使用的是個人防護裝備(通常只是手套,有時連手套都沒有)和生物安全標準(通常只是生物安全等級2級),野外採集、野外調查或實驗室工作人員接觸到具有SARS-CoV-2傳播特性的病毒後,會有非常高的感染風險。

《公開信》中提出的實驗室洩漏假說,應該是針對四種可能的情況,並不意味著在功能增強性(GoF)實驗中進行了基因修改。但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埃布賴特博士,當疫情開始後,您聲明過:“在病毒的基因組序列中沒有任何跡象表明病毒是被改造過的。”您今天會重申這一點嗎?

這種病毒的基因組序列沒有顯示出人為修改的跡象。

但是,被認為是美國冠狀病毒頂尖專家的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博士,他可能是世界上最頂尖的,他說,在實驗室中可以對病毒進行改造,且不留下任何修改的痕跡。

事實上,這種病毒的基因組序列沒有顯示出人為修改的痕跡,這就排除了那種可留下痕蹟的功能增強性研究。但這並不排除各種不留痕蹟的功能增強性研究。

新冠病毒是功能增強性病毒的可能性並不意味著洩漏可能發生在生物武器項目中。《公開信》的簽署者並沒有涉及到你堅決排除的這種情況。儘管如此,埃布賴特博士,作為生物武器擴散的長期反對者(2002年1月24日和2012年1月15日《自然》發表文章)和哈佛大學“劍橋工作小組關於創造潛在的大流行病原體(PPPs)的共識聲明”的創始成員,當前的危機是否要求對這些高風險的實驗進行新的討論和暫停,而且這次要有更多的國際參與?

是的。

在2014-2016年美國官方暫停和審議關注功能增強性研究(GoFRoC)的過程中,劍橋工作組的論述出了什麼問題?

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長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院長系統性地阻撓了白宮、國會、科學家和科學政策專家對值得關注的功能增強性研究進行監管的努力,甚至要求對涉及值得關注的功能增強性研究的項目進行風險收益審查。

2014年,奧巴馬政府對值得關注的功能增強性研究實施了聯邦資金的“暫停”。然而,宣布“暫停”的文件在腳註中指出:“如果資助機構的負責人認為研究對保護公眾健康或國家安全是非常必要的,可以不被包括在暫停內。”遺憾的是,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利用這個漏洞,向受“暫停”限制的項目發出豁免——荒謬地宣稱被豁免的研究是“保護公共健康或國家安全所急需的” ——從而使“暫停”失效。

2017年,川普政府宣布了一個潛在大流行病原體控制和監督(P3CO)框架,實施了對值得關注的功能增強性研究進行風險效益審查的要求。然而,P3CO框架依賴於資助機構標記並推進風險效益審查的建議。遺憾的是,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拒絕標示和提交風險效益審查的建議,從而使P3CO框架失效。

潛在大流行病原體(PPPs)的功能增強性實驗的支持者贏得了過去十年的所有辯論。但我不知道為什麼一些對該類研究最負盛名的批評者現在如此低調,儘管不是完全的沉默。而我想到的是劍橋工作組的主要組織者之一:哈佛大學流行病學家馬克·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博士,他在2018年還在警告說,流感的功能增強性研究可能會引發一場規模空前的大流行病。

劍橋工作組的一些前領導人的沉默讓人失望。

順便說一下,讀了被引用的利普西奇博士的論文我才知道,也許第一個在實驗室裡創造的潛在大流行病原體(PPP)的努力是2005年的研究,題目是:重建的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病毒的特徵。利普西奇博士對此表示懷疑:“構建一個與現代史上最嚴重的流感大流行有關的病毒是否明智。”你還記得這個具體的功能增強性研究嗎?十五年後的今天,你是否知道它有任何積極的成果?最後,埃布賴特博士:這樣做是明智的嗎?

我一貫的說法是:“這是一項不應該被進行的研究(紐約時報2005年10月和2006年1月29日)。”

而且,這項工作並沒有產生對預防大流行病或應對大流行病有用的信息。

去年夏天,劍橋工作組理事會成員因佩里亞爾(Imperiale)和卡薩德巴爾(Casadevall)博士也表示贊同:“大多數研究和討論預備問題的專家都認為病原體的來源並不會顯著改變應對措施的性質。是這樣嗎,埃布賴特博士?或者說了解CoV-2來源的後果可以挽救生命嗎?

了解SARS-CoV-2的來源對於應對目前的大流行並不關鍵。但對於預防未來的大流行來說,卻是至關重要的——絕對是至關重要的。

關於預防,正好彼得·達扎克博士,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獲得了新的資金,現在要針對南亞的致命病毒,他在2020年8月表示:“我們將在馬來西亞和泰國的邊遠地區開展工作,我們將站在下一次大流行病發生的前線。”現在,雖然在3月4日的《公開信》中沒有公開引用達斯扎克博士的名字,但在視察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可能存在的洩密問題時,他顯然是世衛組織的團隊成員,眼光比較偏頗,利益衝突尚未解決。所以回過頭來說:如果新冠病毒的起源是實驗室事故、功能增強性實驗,或者介於兩者之間,這將改變整個大流行的說法,從而改變防止另一次大流行病所應該採取的措施:比如,讓瘋子科學家遠離致命病毒。我說錯了嗎?

您沒有錯。

感謝您的關注,埃布賴特博士。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