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手足家書系列】【第七期】-有燈,就有人『國語譯本』

收集/翻譯/整理:【喜馬拉雅-粵語組】sherry/文卡西歐/小叮嚀、

今天是我被關押赤柱監獄的第三個星期六,和Owen、Sam、慢必等其他八人不同,我被關在另一幢單人囚室,除了偶爾在探訪室碰到,我們沒有機會互相交談。但日子過得尚充實,每天讀報、讀書、讀信、寫信、做運動,基本上已經適應在囚生活。只是由於每天如是,對「明天」產生了不確定性,心裡有點怕這一層不變的模式會一直持續下去。唯有多讀多看,不讓腦袋休息、不讓它停止思考,我很怕自己變成只會吃、喝、拉、睡的機械人。

圖片來源與網絡

我陸續收到了各位的來信,得知大家現在的情緒都很低落,大家都很不開心。我開始有點懷疑自己之前所說「不要懷憂喪志」、「越爛的牌越要小心出牌」是否有點過於輕率,是否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自己在囚,很多事情都無能為力,也沒有一直纏繞了自己很久的「內疚」感,除了沉悶,反而過得心安理得、理直氣壯。可是若你們因為身處在外、被無力感、愧疚和沮喪纏繞,為著「如何得以做一個正直善良的人」而懊惱,以為在高牆內的人會痛苦一萬倍。其實這不對,我絲毫沒有看輕大家面對的情緒和困難,這年頭,試問有誰不苦?

如何能做到「不懷憂喪志」,難,的確很難。我在這和你們分享一個入獄前的感受: 坦白講,前一段時間我受夠了每天湧現的移民新聞,甚至有些人還指責或嘲笑留下來的人,(我有時讀著讀著甚至會有躺槍的感覺,明明自己絕對理解和明白要離開、並且是不得不離開的原因,為何選擇留下來反而被人嘲諷? 我感到「受夠了」的原因,是因為這些(指移民)散發著「運動已死」、「再也沒有人站出來了」的氣氛。而我的日常經驗和觀察卻恰恰相反,因為只要你稍加留意就會發現有很多手足一直在堅持,他們遍布港九,只是他們不再像之前那麼容易被你發現而已,而且大家也沒機會聚在一起彼此認識。但這跟「不懷憂喪志」有何關係?我想說的是,我也有軟弱、恐懼、無力的時候,但每當我看到這些默默做事的手足,甚至只有一個短暫的眼神交流,都或多或少地給予了我支撐的力量。在此艱難時刻,要獨自做到「不懷憂喪志」,近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要有看到彼此的機會才能獲得支撐下去的力量。眼下比誰更黃已變得沒甚麼意思的時候,大家不妨發掘一下身邊一直在協助、支持同道的朋友,也請分享一下你還在堅持做的事情,或許微小、或許微不足道,但做了、分享了、被看見了,總會讓某些人感受到或多或少的力量。

圖片來源與網絡

在氣勢如虹的時刻高呼「堅持」,易如反掌,同時便宜至極。越是在艱難的時刻,越能見證實踐此詞的重量。而我敢肯定,這個實踐,或輕或重,但絕非微不足道。

在香港,不願放棄的手足依然大有人在,只要一息尚存,就可以點一盞燈,有燈,就會有人; 有人,就自然會有路。

20-3-2021

赤柱監獄

原文鏈接:TG電報群:香港被捕手足家書

審核:卡西歐 / 上傳:文粵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