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滅白計劃的傳遞者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寫作組 木香

《白虎》是網飛最新的印度犯罪片,由伊朗裔美國導演拉敏·巴哈尼執導。單從表面看,這部影片講述了一個低種姓仆人逆襲為企業家的故事,但在兩個多小時裏,電影實際上卻鼓吹了“打土豪分田地”的老調。不僅如此,這部電影更是赤裸裸地宣揚中共的“滅白計劃”,傳遞著“這個世界的未來,掌握在黃色人種和棕色人種手裏”的價值觀,成為新的國際形勢下中共大外宣的工具。
電影借由“功成名就”的男主的回憶,向我們講述他的故事。
男主巴拉姆在讀書時頗有些天賦,還得了老師的賞識,也是在老師那裏,他知道了白虎的存在:同輩中僅出一只的、罕見的動物。他還被誇為白虎。但和家裏其他人一樣,巴拉姆很快輟學去了茶水坊打工,像哥哥那樣把錢都交給奶奶,巴拉姆的父親因為奶奶的壓迫和剝削,患上了肺結核,而村莊裏呼喊著社會主義的政客們,從未在這裏建立起一家醫院,所以父親死了。
當熊熊火焰燃燒時,巴拉姆看到了父親微微動彈的腳趾,第一次意識到,他要改變人生軌跡,必須走出這個愚昧、吃人的村子。他立志成為地主家小少爺的司機,但他僅僅是一個不受重視的二號司機。為了和一號司機競爭,獲得主人的賞識,他窺探一號司機的秘密,成功上位。
一次,被主人阿肖克少爺的妻子平姬當面指出衣衫骯臟、牙齒泛黃、異味、抓檔……之後,巴拉姆開始意識到自己和富人之間的差距,並對自身的處境有了強烈的羞恥感,並照著主人那樣做,打扮得更得體,更註意自己的舉止。
打破平靜的是一起車禍事故,醉酒的平姬夫人駕駛時撞死了一個小孩,巴拉姆自以為 “機智地”帶走了主人們,保護了主人,但卻被主人家要求頂罪。雖然小少爺阿肖克和妻子平姬心懷內疚,但也不得不最終認可了家人讓巴拉姆頂罪一事。所幸,最後由於沒有目擊者指證,巴拉姆免於為主人頂罪。
阿肖克少爺的妻子平姬無法面對內心的指責和印度的等級制度,悄然返回紐約,阿肖克少爺將一腔怒火發泄在開車送平姬夫人去機場的巴拉姆身上。
而此時,農村的奶奶又派家人追蹤到城市,試圖繼續剝削巴拉姆的工資,掌控住他的未來。所有這些,似乎都讓巴拉姆的人生走入了絕境。
面對貧富懸殊和生活困境,電影不止一處地宣稱:“窮人只有兩種爬到社會頂層的方法:犯罪或從政”,對他們而言,前者毫無成本,後者難於登天。正是在這種觀念的主宰下,男主選擇了犯罪。在一個雨夜,男主殺死了主人,帶走了錢袋,獲得了自由和財富,成為了影片開頭功成名就的企業家。
整部影片就是以成為企業家後的巴拉姆寫給中國總理溫家寶的信貫穿的,巴拉姆在信中不無得意地寫道:“美國已經是明日黃花了,印度和中國才代表著未來,我相信這個世界的未來,掌握在黃色人種和棕色人種手中……”
《白虎》中鼓吹的所謂 “覺醒”,實際是對私欲這一人性之惡的激發,因此面對生活的種種不幸,巴拉姆的解決之道只能是殺人越貨。熟悉土改口號“打土豪、分田地” 的人們,想必對此不會陌生。 “打土豪、分田地” 的暴力規則所喚起的是人性之惡,而惡的激發者和始作俑者中共,如今卻試圖用這種暴力規則給全世界洗腦,借助影片公然叫囂自己比美國適合制定世界的規則,並將成為世界未來的主宰者。
很諷刺的是,影片多處提到的“雞籠效應”:雞販子刻意地在雞籠旁邊把要殺的雞拔毛放血,讓一旁的籠中雞對自己同類的死亡感到麻木,不敢也無意反抗。其實,這正是當下中共對老百姓的控制手段。可以看到,巴拉姆成為企業家之後,和之前壓榨過他的主人一樣,他對自己的工人——雞籠中的雞群也同樣磨刀霍霍,還自以為仁慈。這也正是中共所做的:不但要滅白,還要更狠地壓榨自己的同胞,因為他們關心的唯有自己和以自己為核心的少數家族的利益。如同文貴先生所說的那樣:“跟著共產黨,走進火葬場”。新中國聯邦人願幫助更多的中國人和世界人民走出中國共產黨的洗腦,成為真正的覺醒者。唯此,我們才能擁有一個更好的未來。

2021.3.30

編輯/審核/發稿:浪跡天涯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 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