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賜號”凸顯世界航運要道的脆弱性 應嚴防中共從中作梗

翻譯:文非 | 校對:萌萌的朋克

圖片來源:介面新聞

3月27日,據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嶄新的起亞(Kia)汽車、成集裝箱的喜力(Heineken)啤酒、活生生的動物以及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原油和其他大宗商品,從上週五開始都被滯留在蘇伊士運河(Suez Canal)。與此同時,拖船和挖泥船正在試圖解救一艘擱淺的集裝箱貨輪。這艘貨輪已成為全球經濟危險信號的象徵,因為全球經濟依賴於這些越來越大的船隻運送的貨物。

有史以來人類建造的最大的集裝箱船之一,“長賜號”(Ever Given)貨輪從週二開始就被困在蘇伊士運河裡,造成了運河航道的交通堵塞,同時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長賜號”由臺灣長榮海運公司(Evergreen Marine Corp.)運營,週二在從紅海到地中海的120英里長的航道上因一場沙塵暴擱淺。目前尚不清楚擱淺的確切原因,但專家推測,船頂上的集裝箱可能像巨大的帆一樣,在大風中推動船隻前進。

負責船員管理和船隻維修的舒爾特船舶管理公司(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稱,事故調查正在進行。但是官員們還沒有公佈任何細節,包括誰受到了詢問。通常情況下,蘇伊士運河的引航員會引導這艘船通過狹窄的航道,管理公司說,當船擱淺時,船上有兩名引航員。對埃及來說,無法將這艘船脫離困境可能會成為一件尷尬的事情。在埃及,這條運河及其在全球貿易中的關鍵作用是民族自豪感的來源。

週五上午,運河服務提供者——萊斯代理公司(Leth Agencies)在推特上表示,“長賜號”貨輪“仍然擱淺在原地”,拖船和挖泥船正在努力將“長賜號”拖出運河,這艘船阻礙了估計價值120億美元的貨物流動。與此同時,這艘船的日本船主表示,希望這艘船能在週六晚上獲釋。據日本財經新聞網站日經亞洲報導,正栄汽船株式會社(Shoei Kisen Kaisha)社長檜垣幸人(Higaki Yukito)週五為貨輪造成的巨大麻煩道歉。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Suez Canal Authority)週五下午表示,其疏浚作業已經完成了大約87%,但根據航行安全規定,疏浚船不能靠得太近。據美國CNN報導,美國海軍計畫派遣一個疏浚專家小組前往運河評估相關問題。

一些專家預測,這艘船脫困可能需要數周時間,一些全球航運公司從週五開始尋找替代路線。丹麥海洋情報諮詢公司的首席執行官拉爾斯·延森(Lars Jensen)告訴《華盛頓郵報》:“我們現在開始看到,甚至進入地中海的船隻也在掉頭。”至少有七艘裝載液化天然氣的油輪已經改道,其中三艘正轉向經由南非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前往歐洲的長途航線。資料情報公司Kpler的一名分析師對《衛報》表示,如果封鎖持續到週末,另外九艘油輪預計將被迫改道。總部位於倫敦的船舶經紀公司Braemar ACM向路透社表示,至少有四艘能夠裝載75,000噸石油的遠洋油輪也可能駛往好望角,並補充稱,本周運費幾乎翻了一番,”由於該地區可供使用的船隻數量減少,運費應聲上行。”

船隻繞道好望角(圖片來源:網路)

在船舶跟蹤網站“海上交通”(Marine Traffic)上,可以觀察到幾艘船在週五改變了航向。繞行非洲可能會增加一到兩周的航程。這也意味著將增加數十萬美元的燃料成本。隨著更多船隻繞道好望角,海盜活動可能會增加。海盜長期以來一直以在非洲之角(索馬里半島)附近海域行駛的船隻為食,而石油資源豐富的西非附近海域,現在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危險的航運海域之一。

非洲之角(圖片來源:BlankMap-Africa.svg)

位於巴林的美國海軍第五艦隊的一位發言人對《金融時報》稱,過去兩天,美國海軍表示,已經有多個國家的航運公司與美國海軍聯繫,他們擔心改變航線的船隻面臨更大的海盜風險。南加州大學索爾普賴斯公共政策學院教(USC Sol Price School of Public Policy)授吉納維芙·朱利亞諾(Genevieve Giuliano)說:“這是有風險的,也是這些遠洋貨輪繞道好望角要三思的另一個原因。”

還有200多艘船被困在了這裡,移動“長賜號”只會帶來一系列新的麻煩。其中許多船隻將同時抵達歐洲港口,它們將無處可停靠。這種前所未有的航道堵塞,可能會給已經受到中共病毒影響的全球供應鏈增加壓力。除了需要將原材料運送到工業製造商和製藥公司之外,船運公司還在努力應對運輸消費品的巨大需求,這導致了空集裝箱的短缺。

“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種現象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國際集裝箱航運公司哈帛琉埃德(Hapag – Haupt)的發言人說。剛剛堵塞的前幾天,豪普特(Haupt)預計延誤不會傷害到許多消費者。雖然排隊等待穿越蘇伊士運河的船隻超過200艘,但已經改變航線的還有許多其他船隻,其中包括赫伯羅特的幾艘船。

雖然通過蘇伊士運河的大部分消費品是從中國運往歐洲的,但多米諾骨牌效應最終將會影響到美國。總部位於英國的國際航運商會(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Shipping)秘書長蓋伊•普拉滕(Guy Platten)說:“這表明我們的供應鏈是多麼脆弱”,“全球是緊密相連的”。他認為目前的危機凸顯出世界經濟在多大程度上依賴于海員,因為疫情,一些海員已經整整一年沒有休息,也沒有見過家人。

評:蘇伊士運河是一條人工開鑿的航道,於1869年11月17日通航,是溝通歐、亞、非三大洲的重要航道,也是世界最著名的黃金航道之一,使得大西洋到印度洋的航程比繞道非洲好望角縮短了近萬公里。蘇伊士運河的航道較窄,平均寬度為135米,遠洋貨輪往往體積較大,一旦發生故障,便有可能阻塞航道,這次“長賜號”貨輪便造成蘇伊士運河的阻塞,對世界經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世界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國家間的航運貿易日益增加,關鍵性的航道像人類血管的動脈一樣關係著全人類的安危。此次蘇伊士運河航道堵塞事件便為我們敲響了警鐘。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3月27日的直播中再次提到,“人類的咽喉”將會是中共下手的重要目標。“2017年開始爆料,全世界有一個人敢說過,霍茨木海峽是全世界經濟、能源供給、中東佈局的根本手段,有必要的時候會炸掉一個船,包括當時吉布地,共產黨的一帶一路,所以說,對著的是石油、黃金價格能源供給的控制,石油價格一定會影響黃金的價格。大家算一算,不過百米的霍茨木海峽,埃及還有一個運河呢,只有七哥在五年前告訴全人類,共產黨影響全球經濟市場、黃金價格,對付西方的手段,炸掉郵輪、堵掉霍茨木海峽,共產黨一系列都有計劃,就像有戰友整理出過去五年爆了八個計畫。”

2019年5月7日,郭文貴先生在直播中談到:“炸霍斯木海峽這都是中共鋌而走險、挑戰美國、要領導世界,或者叫強姦世界真正的一個官方的開始,而且力量的(英文)叫Force,真正的力量的故事全面開始。”在2019年5月2日的直播中,郭文貴先生曾談到:“再有一個霍爾木茲海峽,可以說這個地方的一舉一動,直接影響到是否能滅共成功。大家看著吧。那麼霍爾莫茲海峽跟委內瑞拉直接影響到香港和臺灣的未來,決定了美國在香港和臺灣上將影響多大!”時過境遷,當前全球滅共大勢的形成對中共造成了巨大的威脅,當前蘇伊士運河的堵塞造成的影響力都如此之大,更何況石油運輸的咽喉要道——霍爾木茲海峽,一旦發生嚴重堵塞,會對世界經濟造成災難性影響。中共對付西方的手段屢試不爽,西方國家需要提前做好應對,時刻關注中共的動態,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徹底消滅中共!

參考連結:
1.Piracy fears mount as ships take long way around Africa to avoid blocked Suez Canal
2.蘇伊士運河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3月 29日